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 狠辣少年
    “没事...我...我只是觉得...对不起...”

    喉头有千言万语,一时之间,林梦雅却是如鲠在喉,半句也说出不来了。

    眼圈有些红红的,可她还是努力,没有让眼泪流下来。

    “唉——我没怪你,别难过。”

    伸出大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额头。

    龙天昱纵使心头有什么火气,如今,也发不出分毫来了。

    况且,他虽然有些生林梦雅的气,但是更气的,是自己无法好好的护住她。

    如今,只看到她那张泫然欲泣的小脸,一腔怒意,早就已经烟消云散。

    对林梦雅,如今,只剩下了难言的温柔怜爱。

    “你长了记性也好,今后,小心些吧。”

    龙天昱心头暗暗叫苦,若是放在以前的话,不管是谁,只要是犯了错误,总是免不了受到他的训诫。

    错就是错,即便是有千万种理由,也掩盖不了犯错的事实。

    但是,对待林梦雅,他却是连说上一句重话都舍不得。

    这辈子,怕是唯有对她一人,如此了。

    “嗯,我以后,一定会小心的。”

    紧紧的抓着龙天昱的披风,林梦雅乖巧的像是一只小猫。

    难得看到她这样的安静可爱,龙天昱心满意足的,把她护在了自己的怀中。

    宽大的披风,把纤细的她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只想把她困在自己的世界里,再也,看不到任何的残酷与黑暗。

    夜色终于完全褪去,东方柔和的阳光,接管了整个大地。

    刘轩与夜在前方,迫近了地牢。

    看着那个只能容纳一个人出入的洞口,夜跟刘轩对视了一眼后,轻巧的腾跃之前,就悄无声息的潜入了进去。

    里面的机关声音,也不如刚刚林梦雅出去的时候,那般的声势浩大了。

    林梦雅忍不住紧走了几步,朱炎还在里面苦苦的支撑,虽然机关能够暂时困住白龙使跟影奴,可她也不能,就此牺牲朱炎。

    “朱炎!我找人来救你了!”

    为了不误伤刘轩跟夜,林梦雅只能探出了小脑袋,往里面大喊了几句。

    彼时,一阵刀剑相接的声音,也从密牢的深处传来。

    林梦雅想要去看看朱炎的状况,可龙天昱,却牢牢的扣住了她的一双手。

    悻悻的止住了自己的势头,林梦雅一双眼睛怯生生的看着龙天昱,低声说道:

    “朱炎,是清狐留给我的护身符。事关重大,我不能让他有事。”

    机关,地牢里的,要比外面密集得多了。

    所以,林梦雅才留下了朱炎自己操纵,自己找机会出去寻救兵的。

    龙天昱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后,才快走几步,挡在了她的面前。

    一行人刚进入密牢,便看到刘轩跟夜,正在跟一条黑影打斗。

    俩个人的武功不弱,身法又十分的轻灵机变。可饶是如此,还是跟那黑影,打得难舍难分。

    “我在这里!”

    站在机关井里的朱炎,本已经觉得自己,肯定会死在这里了。

    却不想,就在机关用尽的前一刻,有俩个人闯了进来。还缠住了,想要取他性命的影奴。

    再加上林梦雅的那一声,他终于放下了一颗心,救兵已经到了。

    可没想到,就在他放松警惕的那一刻,一道刚刚被人忽视的影子,突然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憋屈不已的白龙使,狰狞着扑向了朱炎。

    他也不是傻子,知道现在自己大势已去,若不抓住朱炎的话,怕是自己也会折在这里了。

    “小心!”

    林梦雅焦急的大喊了一声,以她对白龙使的了解,这家伙十分的狡诈。

    若真的让他得逞了,怕是朱云跟清狐,就会陷入危险!

    关键时刻,一道寒光,却在转眼之间,没入了白龙使的腰间。

    面具下,那双因为痛楚,而瞪大了的双眼,震惊的看着,面前冷傲暴戾的少年。

    他如何也没有想到,在危险临身的这一刹那间,朱炎从来不轻易离身的那把弯刀,竟然丝毫没有犹豫的,捅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

    向朱炎扑来的凶猛气力,此时,却成了他自己找死的理由之一。

    “放心,我不杀你。”

    朱炎厌恶的放开了手中的弯刀,瞬间,白龙使就瘫软在了地上。

    林梦雅站在龙天昱的身后,只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后,转而,忽然间想起,第一次,跟朱炎相见的场景。

    怪不得,朱云把他托付给自己。

    这样有天赋的孩子,若是落在烛龙会的手中,只怕十年八年以后,江湖里,又会多了一个残暴不仁的杀神了。

    “你的主子已经死了,在反抗下去,他可就没有命了。”

    朱炎一脚踩着白龙使的脑袋,嚣张至极的说道。

    许是因为心系主人,也许是因为,刚刚长时间的抵挡机关,已经耗费了影奴太多的体力。

    凌厉的攻势,渐渐的慢了下来,破绽,也不如从前那样的难得。

    夜跟刘轩配合得颇为默契,又拼了几十招后,寻了个空隙,俩个人的兵器,便快速的加注在影奴的身上。

    一时间,皮鞭的倒刺,跟夜的长剑,激起了许多的血雾。

    影奴的身形也踉跄了起来,最后,一个不稳,就栽倒在了中间的水池中。

    淡红色的血液,从水中泛滥开来,这一场战斗,最终,是以林梦雅这一方的绝对胜利,为结尾。

    “把人押回去,左丘羽,你亲自照顾他。”

    虽然是两方人马的通力合作,但是指挥者,显然是龙天昱。

    让人把影奴捞出来,又把白龙使给一起带走了以后,龙天昱要左丘羽亲自来治好白龙使的伤。

    外面,已经有人在默契的打扫战场。

    偌大的庭院,此刻已经是被机关石块,还有横卧了一地的尸体所填满了。

    红玉跟阿秀,也带着躲避的女孩子,从藏身的地方出来了。

    尽管大家都有些受到了惊吓,但是好在是,有惊无险。

    收尾的工作,已经没有了林梦雅可以帮忙的地方。

    在龙天昱的瞪视下,她只好乖乖的,带着阿秀跟朱炎,登上了等在门外的马车。

    “想不到,堂堂的安乐郡主,竟然也是个绣花枕头。怎么,你就当真,这么害怕,你家的夫君么?”

    宽敞的马车上,其实三个人都已经有些脱力了。

    但朱炎还是抓紧了难得的机会,挖苦着林梦雅。

    毕竟,能让她吃瘪的机会,怕是不多见了。

    “胡说!那是昱亲王心疼我郡主姐姐,你个小屁孩,懂什么?”

    林梦雅自然是不去理会朱炎小儿科的挑衅,倒是阿秀,寸步不让。

    尽管身子乏力,可却依旧中气十足。眼睛一瞪,两个人又吵了个天翻地覆。

    这两个小家伙之间的吵架虽然火气十足,但却是一点营养也没有。

    林梦雅由得他们去,毕竟紧张过后,的确是需要放松的。

    不过,她现在更加感兴趣的是,之前朱云曾经说过,青筝谱,是打败烛龙会的关键。

    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她已经粗略的翻了一遍青筝谱。在加上烛龙会字样的关键字的检索,却丝毫没有任何的线索。

    难道,这秘密,是隐藏在青筝谱原本之中的么?

    不过好在,她这一路上吸引了大部分的目标不说。临走以前,她可是让云竹按照指派了不少的高手,用来保护院子里的人。

    想必,原件应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只是,那黑漆漆的一本墨团似的废书,究竟,会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思考间,不知何时,林梦雅竟然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到她再次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却还是摇晃不停的车厢顶部。

    “我...还没到么?”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的林梦雅,发现自己已经被换好了一身干净的衣裳。

    水粉色的细纱料子,柔软舒适,就是太过轻薄了一些。

    略一起身,一头青丝垂下,还带着几分茉莉的沁香。

    林梦雅愕然的撑起身,却发现对面,也换了一身宝蓝色镶云龙纹常服的龙天昱,正冲着自己,无奈的笑了笑。

    “可睡好了?”

    温和的声音,带着几分惯有的宠溺。

    林梦雅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头,点了点头。

    顺手撩开了马车的帘子,却发现外面,已经洒满了点点星光。

    夜风微凉,让她不得意,放下了棉布的帘子。缩了缩头,躲进了被子里。

    “你都睡了一天了,还是红玉跟阿秀,帮你梳洗换了衣裳。”

    看到林梦雅疑惑的样子,龙天昱开口解释道。

    啥?她竟然睡死到了这种程度,还是麻烦人家阿秀跟红玉,给自己洗过澡,换的衣服。

    顿时,林梦雅觉得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这哪是睡觉啊,简直成了一头死猪!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反正,她今天该出的洋相,肯定是已经出完了。

    林梦雅悄然红了一张俏脸,故意转移了话题。

    只不过,她这弯拐的虽然生硬,可龙天昱并不在乎。

    放下了手中的书卷,凑坐在了林梦雅的身边。

    “我们——要回去了。”

    林梦雅眨了眨眼睛,满肚子的疑问。

    回去?龙天昱的意思是,回大晋么?

    可为什么,会这么快呢?

    百草阁的事情,怕是还没有真正的落幕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