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六章 真实真相
    她十分的小心,可没想到,还是被人盯上了。

    纵然机关凶猛,到底还是有机警的,从陷阱中逃了出来。

    林梦雅身体紧贴在门上,还在颤抖的剑柄,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下一次,她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浑身是血的黑衣人,如同野兽一般,盯着她。

    林梦雅下意识的想要跑,可唯一的出口,就在黑衣人们的身后。

    好在对方都已经受了伤,不管是速度还是准头,都大失水准。

    因此,林梦雅才能黑衣人的手下周旋。

    但是尽管如此,机关的声音渐渐减弱,钻到前院的黑衣人,也多了起来。

    林梦雅虽然机灵,但是黑衣人也不傻。

    他们知道,在前院不能闹出太大的动静,所以,分出俩个人来牢牢的守在大门前。

    其他的四五个人,则是尽力的把林梦雅,往后院驱赶。

    “来人啊!救命啊!”

    冷静归冷静,可林梦雅此时却是拼尽了力气,想要引起外面人的注意。

    此时,天光穿透了黑暗。熹微的晨光,倒是带给了林梦雅越来越大的希望。

    龙天昱跟左丘羽肯定已经得到了消息,到现在还没有来,那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人的阻拦。

    眼看着黑衣人越来越急躁,林梦雅知道自己猜对了。

    可心里的希望,却难以抗拒越来越沉重的身体。

    此时,上蹿下跳的林梦雅,只觉得俩条腿越来越沉。

    躲开那些人的动作,也显得有些吃力了不少。

    好在那些人只是想要生擒她,所以有所顾忌,不然的话,她现在早就成了死鬼了。

    “开门!开门!”

    突然间,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黑衣人的身形迟缓了一下后,对林梦雅的围堵,也更加厉害了起来。

    “我在这里!救我!”

    已经有些嘶哑的嗓子,突然间爆发出穿透力极强的呐喊声。

    林梦雅喊完,只觉得嗓子眼火辣辣的疼,像是几天几夜没有喝水一般。

    她的这一声喊,却是得到了作用。

    敲门声,变成了撞门的声音。

    而且,几道身影,如同夜枭已经的轻盈灵便,转眼间,就从墙外翻了过来。

    林梦雅看到那几个人,心头一喜。

    刘轩跟夜,还有几个辰表哥派给她的高手侍卫。

    这些熟人的面孔,倒是让林梦雅,心头一喜。

    可也是因为如此,林梦雅就突然间放松了警惕。

    此时,知道大势已去的黑衣人,攻势也凌厉了许多。

    趁着林梦雅露出的破绽,一把匕首,转眼间就到了她的脖颈前。

    收紧了瞳孔,林梦雅正在心头暗叫糟糕之时,一道身影闪过,转眼间,她就被人带出了包围的圈子。

    恰好,此时棕红色的大门,也已经被撞得破烂不堪。

    劲装打扮的精兵强将,也如同潮水一般,涌进了院子。

    “杀!一个不留!”

    低沉,而泛着阴狠怒气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

    林梦雅被立刻,送到了熟悉的怀抱中。

    鼻间,龙天昱身上好闻的清香味道,混入了她的呼吸。

    此时的林梦雅,才猛地缓过来神。

    “没事了,我在这里。”

    龙天昱收紧了怀抱,就在破门的那一刻,他亲眼得见,林梦雅,是如何死里逃生。

    如果不是夜身手如鬼魅般,怕是那匕首,可以轻易的,就划开她的咽喉了。

    “龙天昱,你...你来了!”

    说不害怕是假的,尽管她已经历经了不少的风风雨雨。

    但是,每一次面对死亡,她依旧还是心生恐惧。

    她也明白,不是每一次,都能这样幸运的死里逃生。

    “嗯,你站在这里,不许乱跑。”

    确认林梦雅安然无恙后,龙天昱的语气一转,脸上也蒙上了几分冰冷的怒意。

    看着龙天昱冷下了一张脸,林梦雅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

    垂下了一张脸,林梦雅乖巧的站在了龙天昱的身后。

    今天的事情,已经够她受到足够的教训了。再任性的话,只会犯下更大的错误。

    有她在身后,龙天昱也放下了一颗心。

    宽大的披风披在了林梦雅单薄的身体上,他再有气,也不会撒在林梦雅的身上。

    早就已经有伤在身的黑衣人们,此刻已经是节节败退。

    夜,如同鬼魅一般,无声的收割着那些人的生命。

    躲在龙天昱的身后,也是在绝对安全的保护后,林梦雅才第一次,看到刘轩如何出手的。

    一柄长鞭伸缩如电,瞬间,就能缠住一个黑衣人,随后,夺走他的性命。

    俩个人无声无息,各自开辟着战场。

    几乎不费一兵一卒,就能让这些黑衣人,闻风丧胆,节节败退。

    林梦雅亦步亦趋的站在龙天昱的身后,其实,她今天也得到了充分的教训。

    朱云所说的烛龙会,是她现在的力量,所无法企及的。

    从前,她总是仗着自己有些小聪明,再加上有神农系统的庇护,所以,才会歪打正着直到现在。

    若不是因为有龙天昱跟清狐他们的一路护航,怕是,她就不可能如此的逍遥了。

    这一次回去,她必须要好好的想一想。如果她还继续冒冒失失的话,别说铲除烛龙会了,就连清狐跟朱云,怕也会被她拖累了。

    “你这丫头,唉,你可知道,为了你,皇兄跟龙天昱,差一点就乱了阵脚。”

    一向嘻嘻哈哈的左丘羽,此时也严肃了起来。

    他虽然不是责怪林梦雅,但是,如果不是龙天昱跟左丘辰早有布置,他们也就不能这样及时赶到,来营救林梦雅了。

    要是她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龙天昱也好,他也好,怕是都要留下终身的遗憾了。

    “我...我知道错了。”

    缩了缩鼻子,林梦雅并没有觉得委屈。

    本就是她的错,可龙天昱却是宁可自己生气,也不肯轻易的跟她发脾气。

    这份沉甸甸的在乎,她心知肚明。

    “其实这事,也怪不得你。若是我跟皇兄,早些平定了这些忤逆。你,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终究,左丘羽还是舍不得多说林梦雅一句。

    这样也好,这个小表妹聪明伶俐,但就是缺少力量。

    偶尔让她品尝一下挫败的滋味,也能,让她长长记性。

    “朱炎还在地牢里,你们先去救他吧。而且,那里面,还有个意外的惊喜呢。”

    林梦雅偷偷的扯了扯龙天昱的袖子,低声说道。

    龙天昱点了点头,看着她的小脑袋垂得低低的,不由得在心头叹了一口气。

    她真是太过大胆了,每每,都会想到这种以身犯险的法子。

    殊不知,这世上艺高人胆大的人多了去了。

    这一次的请君入瓮,可就差一点,就要了她的小命去。

    “去地牢,你来领路吧。”

    龙天昱把她拥在怀中,沉声吩咐道。

    机关百出的后院,黑衣人的尸体遍地。

    在加上那俩个人的屠杀,那些黑衣人,能站得住的,已经是屈指可数了。

    林梦雅本有心想要留个活口什么的,可左丘羽却制止了她,随意把一个黑衣人的蒙脸黑布拿了下来。

    可是,林梦雅却捂住了嘴,眼中,泛出了莫名的惊骇。

    黑衣人嘴...不,与其说是嘴,不如说是黑洞,更加来得确切。

    牙齿跟舌头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属于嘴巴的位置,只剩下一个黝黑的洞。

    “他们都是被人豢养的杀人狂魔,即便是留了下来,也不会对我们有任何的帮助。况且,只要他们不死,就会继续追杀你。”

    左丘羽叹了口气,才幽幽的说道。

    看来,他早就对这些人,有所了解。

    林梦雅猛地反应了过来,转头,看向了龙天昱。

    难道,他们都知道烛龙会的存在?

    可为什么,要瞒着自己呢?

    “为什么——”

    话刚出口,林梦雅便是心头一震。

    从前到现在,大家为她做的事情,点点滴滴,都涌上了心头。

    母亲为了躲避烛龙会的纠缠,所以,才逃离了故土,隐姓埋名的,成为了晋国的林家夫人;

    清狐早就察觉到,她以后会被烛龙会盯上,所以,才早早的为她铺好了后路。支持她创立三绝堂,还留下了朱云这个后招;

    龙天昱也是因为知道烛龙会会对她不利,所以,才抛下了自己的一起,跟着她一起来临天国求药,对她处处保护;

    辰表哥跟羽表哥,绝口不提要把青筝谱拿回来的事情,只是恢复了她安乐郡主的身份,把精锐的侍卫,都放在她身边保护着她;

    所有人,都默默的为了保护她,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可她呢,却总是横冲直撞,为了寻求一个所谓的真相,数次把自己,置之险地。

    这不仅仅是让这些关心她的人担心,更是让大家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了。

    怕是因为她,那些暗中的布置,不知损伤了多少。

    到了现在,林梦雅才突然间意识到,自己以往的任性,到底,祸害了多少,别人的好意。

    她总是以为,自己可以把一切都扛起来,独立的做好每一件事。

    却不知道,她,才是那个,被宠坏的小女孩。

    “梦雅,梦雅,怎么了?哪里受伤了么?”

    龙天昱低下头,柔声的询问着林梦雅。

    看着这丫头突然间凝固了的眼神,心头,忍不住浮上了一抹焦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