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 瓮中捉鳖
    看到朱炎的目光稍有些迟疑,林梦雅勾起唇,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冷笑。

    伸出玉色的纤纤玉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石板上的红色脉络。

    “瞧,这里面的,都是那些女孩子的血呢。你说,她们有多大的怨气,竟然,连这石头,都成了精似的。”

    面不改色的瞎掰,青石板明明是因为常年浸染在血中,所以才会被渗透进去的。

    可朱炎却不清楚其中的原理,在加上他是确确实实,看到过这里所发生的罪恶,所以,也就被林梦雅,慢慢的拖入了恐惧之中。

    “你...你...她们又不是我杀的,要找,也不会来找我!”

    朱炎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缩了缩头,竟然结巴了起来。

    声音,也不自觉的,染上了一丝丝的颤抖。

    “可你看到了不是么?你看到了她们的痛苦,看到了她们被折磨致死,现在那些人都跑了,她们当然要来找你了。我都看到了,她们就站在你的肩头呢。”

    这样的气氛,再加上林梦雅故意营造的诡异情绪。色厉内荏的朱炎,早就已经被吓得脸色苍白了。

    林梦雅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本来时间紧迫,她不想跟这小家伙计较太多的。

    可惜,这家伙只要不敲打,就要搞点什么事情出来。

    起身,缓缓的走到了朱炎的面前。眼神带着几分戏谑,看着面前,早就已经脸色煞白的小家伙,低声说道。

    “知道怕了么?知道怕了,还不快点,找到机关。”

    林梦雅挑起了眉头,估计这么一吓的话,至少在他们逃脱出来以前,朱炎都会乖乖听话了。

    “好...好...”

    忙不迭的点头,刚刚嚣张的劲头,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朱炎赶紧转身,去寻找机关房的入口。只是他没有看到,在他转身以后,林梦雅的脸上,飞快划过的一抹得逞的笑容。

    跟她斗,朱炎,还嫩着呢。

    机关房就在地牢的另外一端,精钢诸城的门,还设置了十分先进的保密手段。

    朱炎熟稔的拧动着门上的圆环,嘴里还念念有词,应该,是开启这门的方法。

    没多大会儿的功夫,门就被朱炎用力的拽开,一股子灰尘的味道,从门内窜了出来。

    “咳咳,进来吧。”

    林梦雅跟在朱炎的身后,一闪身就进了这个不大的机关房。

    这里的空间并不怎么宽敞,而且,还布满了让她眼花缭乱的机关开关。

    如果不是朱炎知道如何操作的话,即便是她,怕是也只会无处下手。

    “现在要开始么?”

    尽管不悦,可朱炎还是收敛了自己的任性。

    他毕竟是个孩子的心性,耍够了脾气,再加上林梦雅这一吓唬,也知道了些轻重。

    “先等等,说不定一会儿,我们会把这个叛徒,给揪出来。总要知道他是哪一边的,才好处理。你也不想,让你的坊主,有任何的闪失吧?”

    红玉她们应该是没有藏在这左右,而且她刚刚的露面,怕是已经引了那些人,大部分往前院来了。

    毕竟,她才是那个正经的彩头。

    剩下的一些游兵散将的,阿秀的毒药,应该是可以应付。

    此刻,她既然到了这里,便是已经掌握了这院子里的生杀大权。动手,是一定会的。不过,在此之前,她倒是想知道,外面的这些人,到底是谁派来的?

    眉头微皱,林梦雅快速的分析了一切的可能性。

    她来到临天国这段时间,结下的仇人却是不少。

    百草阁的那四个老不死的,怕是对她,恨不得除之后快。

    可既然她懂了百草阁,那那些把宝都押在了他们身上的家族,也对她恨之入骨了。

    这些,她倒是一点也不害怕。因为辰表哥在暗处,一定会铲除了这些祸患。

    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叛徒,也是跟素梅一样,是烛龙会的龙首直属之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不但是她,就连朱云跟清狐,也是十分的危险。

    她既然不能在烛龙会里,榜上这俩个人的忙。那么,至少在后面,为他们稍稍的,清扫一些后患吧。

    “有人来了,你听。”

    朱炎伏在林梦雅的耳边,轻声说道。

    果然,安静的地牢里,传出了些微的脚步声。

    如果不是她的听觉十分的灵敏,怕是,可能会忽略掉。

    林梦雅即刻绷紧了神经,顺着铁门上的缝隙,悄悄的看向了外面。

    脚步声,在地牢的转弯处突然停了下来。随后,几道影子,静悄悄的潜了进来。

    明亮的灯光,却几乎映不出他们的影子来,机警的在黑暗中移动。

    若不是林梦雅仔细的瞪大了眼睛,还真是,找不出他们是何时,移动到密牢之中的。

    看到他们这幅小心翼翼的样子,林梦雅却是忍不住,在心头冷笑。

    想要玩偷袭是么?看来,这背叛之人,也算是谨慎了。

    “里面没人。”

    密牢一眼就能望得到头,几个黑影扫视了一周后,低声向外面的指挥者报告。

    偌大的空间空空荡荡,根本就藏不住人。

    可外面的人,却不肯轻易的进来。

    又从外面,走进来好几道人影,保证密牢的哪一个方向,都有人照顾到之后。

    三个人,才从外面,缓步进到这里来。

    灯光虽然没有照到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却是把这三个人的面容,照得清清楚楚。

    为首的人,精瘦的身材,包裹在一袭血色的长衫之中。

    只是脸上,带着一面黑色的鬼面具,显得十分的狰狞神秘。

    在他身后,则是站着一个熟悉的面孔。

    林梦雅倒是没有想到,原来背叛者,居然是这个人。

    “这里,就是你说的那个地方么?看起来,也没什么特殊的。”

    面具人的声音有些发闷,但是语气里的不屑,却是准确的传达了出来。

    “是,白龙使眼光高,当然是看不上这个地方的。只是,这池子颇为特殊。当初,朱云就是凭借这个水池,才能炼制出来美人骨,得到龙首的人嘉奖的。现在,他就是一只丧家之犬,哪里比得上白龙使大人,这样的威风凛凛呢!”

    地牢的灯光中,那一张讨好的嘴脸,格外的惹人讨厌。

    “竟然是他!”

    林梦雅的身边,朱炎绷紧了身体,脸色也阴沉了下来,语气,带了十足的杀意。

    “嘘。”

    捂住了朱炎的嘴,外面可都是那个白龙使的人。

    若不是因为有这扇厚重的精钢门挡着,怕是他们一有动作,就会被外面的察觉到。

    事情,果然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

    这个白龙使,看来,也应该是烛龙会里的人了。

    “哼,不过都是一些微末伎俩而已。竟然,也想跟我争个高低!你们,赶紧去把那个丫头给我抓来。有了她在,朱云就死定了!”

    白龙使果然就像是那人说的一样,看不上这里。

    那些人得到了白龙使的命令后,也都静悄悄的离开了。

    倒是那个一直站在白龙使身后的黑衣男子,不动如山。想来,应该是保镖之类的人物吧。

    “这里的机关井,你可知道在哪里?”

    白龙使环顾了四周后,出声问道。

    机关井?说的应该是这里吧?

    林梦雅趴在门上窥探,心头,却是有些紧张了起来。

    而朱炎早就手握了其中的一个木柄,眼神里,满是阴沉的怒意。

    “就在那扇门的后面,只不过,平常像是我这种人,是不能进去里面的。想要打开,怕是,要劳烦白龙使大人了。”

    这叛徒其实也算是旧相识了,此人就是在后门,假意救了林梦雅跟阿秀的男子。

    此时,卑躬屈膝的样子,想必,是白龙使许了他不少的好处。

    “打开自然是不难的,只是,门里可是藏了两只小虫子,万一,扑出来咬我一口,,岂不是得不偿失?”

    白龙使的语气带着几分戏谑,林梦雅没有想到,她跟朱炎,竟然早就已经被白龙使察觉了。

    不过,她还是选择按兵不动。

    “啊?虫子?大人说的是——”

    男子有些迟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白龙使也不耐烦去解释,转过身来,冲着那扇钢门,说道:

    “早就听说安乐郡主,可是个百年不遇的聪明人。既然是聪明人,为何,还会被本使瓮中捉鳖呢?可见,传言不可信。”

    语气里的轻蔑,足以让任何人不爽。

    可惜,林梦雅虽然年岁不大,心境可不是一般人可堪比的。

    现在,明显她处于不利的境地,所以,不如以不变应万变。

    “大人,安乐郡主就在这里面?不可能吧,这扇门除了朱云跟那个小崽子之外,可没人知道开启的方法。难道说——哼哼,若是真的在里面的话,不知道大人,能不能把那个小崽子,交给属下来处置!”

    男人露出了十分阴毒的笑容,想来,是对朱炎积怨深深了。

    林梦雅瞥了朱炎一眼,也难怪,这家伙向来是嚣张惯了。如今,被人恨上,倒也是情有可原。

    “我的猎物,何时轮到你来插嘴了?影奴,竟然郡主不识抬举,你就亲自,把她给请出来吧。”

    呵斥了那男人一句,白龙使冷声指使起了自己身后的男子。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