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章 不情之请
    “我跟他,是家人。他是我最重要的家人之一,我也是他的家人。”

    她跟清狐之前,早就没有什么男女之情了。

    这一点,林梦雅比任何人都清楚。

    以清狐的性格,他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坦然的跟自己说说笑笑。

    正是因为,彼此的心头,都明白,对方是最重要的家人,所以,才会没有什么顾忌。

    就跟哥哥一样,是永远,都不用担心对方,会背叛自己,会抛弃自己的家人。

    “原来如此,那他还真是好运。像我们这样的人,人不人鬼不鬼,能有一个这样惦记他的家人,也不枉来世上,走上这么一遭了。”

    朱云忽然绽开了一抹笑容,仿佛是放下了什么似的。

    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的温度。

    也许,她真的像是清狐那样,是可以,解脱他们宿命之人。

    略微整理了一下思绪后,才开口说道:

    “我知道你出身将门,但是,江湖之事,你怕是,从未有过了解吧?”

    看来,清狐对朱云,也是有所保留的。比如说,已经渐渐有了起色的三绝堂。

    “只是略有耳闻而已,我夫君跟父兄,虽然在朝为官,但是,江湖也是天下。又怎么可能,完全的置身事外呢。只是不知道,朱先生说的,是哪一桩了。”

    “那你,可曾听闻过,烛龙会么?”

    朱云轻声问道,可是,那双向来沉静如水的眸子,此刻,却飞快的划过了一抹,不可察觉的忌惮。

    不过,林梦雅也并未发现,因为,她无论如何绞尽脑汁,都想不到一丝丝,有关于这个烛龙会的消息。

    半晌,也只能摇了摇了头,说道:

    “江湖中派系纷杂,比朝堂之事更甚,我并未听说过这个烛龙会。”

    朱云缓缓的站了起来,只是背对着林梦雅,才勉强的,藏起了眼中,那无论如何,也按捺不住的恨意。

    “烛龙会,乃是三十年前,江湖第一大邪派。因为行事诡异,草菅人命,所以,被正派人士联手剿灭。曾经,一度销声匿迹。江湖中人,都以为烛龙会,已经在当年的那一战中,尽数被诛杀了。可他们却不知道的是,他们所谓的邪派,只不过是烛龙会,最外围的利益。这些年,烛龙会的势力,已经转入了地下。要是细算起来,这一代的龙首,已经是第三十六代了。”

    三十六代?岂不是比这几个王朝加起来的皇帝,还要多了?

    这烛龙会,好深的根基。

    可谁知道,烛龙会厉害之处,还不仅仅如此。

    朱云说,烛龙会是一个行事诡异,但是规矩又极为森严的组织。

    最上面的带头大哥称之为龙首,也是他们这些人所有人的主子。据说,此人极为的神秘,平常,从不轻易露面。

    而且,龙首为终身制。所以,这个烛龙会,其实,已经传承了几百年。

    经过几百年的发展,烛龙会,已经不仅仅是个江湖组织了。其触手,早就已经深入各国,就连核心的成员,都不知道烛龙会,究竟有多大的能量。

    那些被当做货品一样的少女,还有神仙散之类的害人东西,在烛龙会里,都属平常。

    在烛龙会的眼中,不管是大晋还是临天国的皇帝,都不如他们的龙首,来得神通广大。

    可就是这么一个邪派,就像是一只毒龙般,潜伏在阴暗之处。

    林梦雅才意识到,那些所谓的皇权,到底,有多不安稳。

    “可是,烛龙会既然这么厉害,那为何,没有人会知道它的所在呢?”

    看着林梦雅疑惑的眼神,朱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其实,烛龙会的存在,在每个国家,都属于隐秘之事。毕竟,没有一个皇帝,会对一个江湖组织妥协。而且,烛龙会别看架子大,这么多年来,也是有不少的弊病。不然的话,你以为,龙首会这么安定么?”

    这倒是,权力的**,是无穷无尽的。

    坐拥一国,便肖想天下的君主,大有人在。

    又何况,是这个残忍阴狠到了极点的烛龙会呢?

    “你的意思是,希望借助我的手,帮你逃脱出来?”

    林梦雅绝对是有自知之明的人,烛龙会这个庞然大物,别说她了,估计,哪怕是穷尽晋国国力,才能勉强一战。

    而且,坐在皇位上的,是龙氏家族,又不是她林梦雅的。

    所以,这个可能性,完全可以被排除在外了。

    但是,朱云突然间回头,一双清冷的眸子,此刻,却是死死的定格在了林梦雅的身上,那里面的热切,让林梦雅,不由得心头一紧。

    这家伙,该不是想要寻个由头,把自己给卖了吧?

    “没错,但是我更希望,能借助你的手,把烛龙会,完全铲除掉!”

    话里,带着让林梦雅难以招架的热切。

    但是,惊世骇俗的言论,瞬间,就让她有些接受无能。

    烛龙会啊!几百年的江湖组织,堪比一个国家。

    让她去铲除,她这几十斤,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呢!

    “先生抬举我了,我虽然有些小能耐,但是,这种颠倒乾坤的本事,我自认是没有的。还请先生,不要再开玩笑了。”

    可朱云,却完全没有放过她的意思。抓起了她的手,有些激动的说道:

    “青筝谱,不是在你手里么?只要有了它,你就绝对可以铲除烛龙会。也许,一年两年,甚至于十年八年,你都不能完全铲除。但是,这世上,唯有你,才可以铲除掉烛龙会!”

    这话,让林梦雅听得更加糊涂了。

    青筝谱不过是一本医书而已,是,她承认,这本医书,绝对不凡。

    但是,如果光凭医术,就能战胜千军万马的话,那百草阁,岂不是成了核武器实验基地了?

    辰表哥,还不赶紧带着这群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去征服地球去?

    光是用脚趾头想想,她也知道,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好容易挣脱开了朱云的手,林梦雅不留痕迹的后退了一步。

    心头有了些疑惑,这家伙,不会是疯了吧?

    “不,你现在,还不知道青筝谱的秘密。只要你知道了,那烛龙会,便能在顷刻间,化为乌有。这样的话,我跟清狐的宿命,才能完全被解脱。你现在不明白没有关系,但是,你要记住。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让烛龙会的人,得到青筝谱,不然的话,天下苍生,将会生灵涂炭。那我跟清狐,也唯有死路一条了。为了清狐,你也不能,让别人得到青筝谱,明白了么!”

    林梦雅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朱云,才稍微的缓和了急切的神色。

    “抱歉,吓到你了吧?这事实在是太过重要了,所以,我激动了一些。你别拍,我不会伤害你的。”

    朱云歉意的话语,让林梦雅的心头,也稍微的好受了一些。

    今天,朱云失态,是她预料之外的。

    本以为,朱云,只是想要利用临天国跟晋国的势力,来摆脱烛龙会的。

    现在看来,她,好像是摊上了一件大麻烦。

    “朱先生,之所以老是有人,想要从我手里抢去青筝谱,其实,都是因为烛龙会的原因么?”

    从前,林梦雅就有些纳闷。

    青筝谱虽然是一部奇书,可还没到那么抢手的地步吧。

    不仅仅是杀人越货,更是阴谋百出。

    如今,她才明白,青筝谱关系到这么大一个秘密,怪不得,那些人拼了命,也想要拿到手呢。

    “嗯,有些人是这样。但是也有许多人,是为了其他目的来的。你要知道,青筝谱不仅仅是一部医书而已。它里面,藏了许多许多的秘密。你现在根基未稳,不宜知道更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这几天,应该是要回大晋去了吧?我有个不情之请,还请昱王妃,能够答应我。”

    吐露了心头的隐秘,朱云对林梦雅,也更多了几分客气。

    林梦雅想了想,示意他可以继续说下去。

    “我有个小侍从,就是你看到的朱炎。他从小就跟着我,虽然顽劣了一些,但是本性不坏。这一次,我希望昱王妃,能把他带在身边。一来,方便我们之间的联系。二来,我是不希望,他再走我跟清狐的老路。希望昱王妃,能够成全。”

    朱云的眼中,带了几分乞求。

    看到他这样低声下气的,林梦雅反倒是有些不好做了。

    答应吧,以后就有了个不安分的眼线在身边。

    若是不答应,反倒显得自己,没有什么诚意了。

    思考再三后,林梦雅,才轻轻的点了点头,答应道:

    “此事倒是不难,只是,他若是跟着我的话,万一,被烛龙会的人发现了,会不会,给你惹上什么麻烦?”

    反正王府那么大,朱炎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也翻不起什么浪头来。

    家里猫猫狗狗都大了,也正缺一个合适的人选来照顾。

    可怜的朱炎,丝毫不知道,他在林梦雅的心头,已经沦落成为,昱王府第一铲屎官的最佳人选了。

    “不会,朱炎是我从外面捡回来的孩子。会中众人,还从未见过他。只是,这一次我要回到会中去了,带着他,恐怕有些不方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