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 互相试探
    但是,真正让他停住脚步的,却是一股,几乎瞬间,就让他的手脚,都失去了控制的力量。

    若不是他努力的抵抗,怕是现在,他早就手脚瘫软的倒了下去。

    黑色的双瞳,第一次出现了些许的慌张。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这一切,都是对面,那个厉害的丫头,捣的鬼。

    “想知道么?我偏生不告诉你,小鬼头,以后记得,要对我郡主姐姐有礼貌。不然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吃尽苦头的。”

    初步交锋,就大获全胜的阿秀,显然心情好了许多。

    从她们到这宅子里来,就步步受人的掣肘,郡主姐姐看起来没什么反应,她,可是要被这种被人戏弄的感觉给憋闷坏了。

    如今,教训了这个狂妄的小子,她,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她今天痛打了这只嚣张的狗,也算是给他的主子,一记狠狠的回击了。

    林梦雅并未阻止阿秀用毒,从她来到这里,就好像是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朱云总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每每,做出来的举动,却是让她,连半点心思都摸不到。

    她虽然能沉得住气,却并非没有半分的火气。

    况且,唯有旗鼓相当,才能有对垒的可能性。不然,也只不过是单方面的屠戮,仅此而已。

    “你家主人在哪?”

    林梦雅目光清冷,全身的气势爆发出来,远非是一个纤弱的女子,能够拥有的。

    可偏偏,她哪怕是处在下风,也永远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

    朱炎还有心要为难她们几句,可林梦雅,却对着阿秀说道:

    “把他的毒给解了吧,正主儿还在后面。”

    “就是,我家坊主威名远播,若是你敢伤我,我家坊主,必定让你走不出这个大门!”

    还没好,人就又叫嚣了起来。

    林梦雅却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道:

    “哦?是么?”

    挑起了眉头,颇有深意的看向了朱炎,现在,林梦雅可是越来,越靠近了心头的真相。

    论城府,朱炎跟阿秀,都没长这个功能似的。

    红玉虽然历经世事,可到底,心底里,也是存了一分稚子之心。

    唯有林梦雅,别看她一时,好像是个女英雄似的主持公道。若是抡起腹黑来,怕是没几个人,能胜得过她。

    如今,她就棋逢对手,被人耍得团团转。

    不过,到底鹿死谁手,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路上,朱炎还想要挑衅。不过,在看到阿秀手中,不知道何时拿出来把玩的一只寸长的翠绿小蛇后,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闭了嘴。

    四个人路过了长长的回廊,一片翠竹,突然间出现在四个人的眼前。

    “我家坊主只请了昱王妃一人,你们,还是随我在这里等候吧。”

    虽然眼睛里依旧没能容下任何人,可到底,朱炎也比刚刚,存了几分的客气。

    红玉跟阿秀自然是不肯的,林梦雅却按住了她们俩个的手,摇了摇头。

    竟然是她的敌人,那她,唯有面对。

    青灰色的石子路十分的平坦,一路蜿蜒,到了竹林的深处。

    石子路边,碗口粗的翠竹之上,挑着一盏盏橘色小灯。

    虽然太阳早就已经日落西山,可竹林里的一切,却十分清晰的,尽收眼底。

    林梦雅优雅的轻移莲步,没多久,就看到了一个坐在竹林中的月白色身影。

    朱云背对着他,手中拿着一只明胎碎玉纹的茶杯,似乎,是在欣赏林中美景。

    林梦雅看着他,戒备之心大起。可脸上的表情,却是越发的淡然了起来。

    自顾自的坐在了朱云对面的石凳上,也捻起了这杯,沾了翠竹清香的茶。淡黄色的水,只是在樱唇上抿了一下,幽微的香气,就让她仿佛置身于茶园之中。

    宁静,淡雅的香气,却如同余音绕梁一般,让人难以忘怀。

    茶是好茶,只可惜,品味的时机不对。

    “如何?”

    捏着手中的茶杯,朱云回头浅笑看着林梦雅。

    “我虽然不懂,但是,确实不错。”

    林梦雅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俩个人谁也没有切入主题。只是,双发的博弈,早就开始了。

    “此茶名唤冤孽饮,是取人肉当肥料,取人血浇灌。虽然树根植身在累累白骨之中,可难得,没有沾染任何的血腥气息。比其他的茶,更为幽静清冽。这茶,最受士大夫们的欢迎,一两,可值百金。”

    朱云极为耐心的讲解,温和的语气里,更加凸显了这茶的莫名诡异。

    可林梦雅却不动神色,又细品了一口杯中茶。

    “这方法倒是极好,人血浇灌,人肉为土。都说,人是天地第一等的灵物,果然,所言不虚。”

    看到她神色如常,朱云却好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样,也未曾露出丝毫惊讶的表情来。

    “果然,你跟他说的一样,这点子伎俩,真是吓不到你。只是,不知道郡主可知道,在下,为何要邀郡主再次一叙么?”

    给自己又斟上了一杯茶,朱云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林梦雅,眸子里,含着几分玩味。

    “背弃旧主,自然是要选择一个稳固的退路,别人之言不可信。有些事,自然还是要自己看到的好,只是不知道,朱先生对我,可还满意?”

    林梦雅眼神清明,她可不傻。如果说,刚开始见到朱云,她的心头,更多的是忌惮的话。那么现在,更多的,则是探究。

    朱云对她,既有防备,又有试探,如今,更是丝毫不避忌自己。

    院子里,这些本应该都属于机密,现在,她却是一样一样的,都亲身验证过了。

    那朱云的目的,她也多少的,能确定了几分。

    要么,就是想要把她杀人灭口,要么,这意思,就十分的微妙了。

    “昱王妃真是会说笑,您怎么能确定,在下,是想要另投明主呢?天下之大,明主却不多。在下虽然不才,可不管是临天国还是晋国,却没有一人,能做我的主子。”

    这话,说得虽然狂傲。可却偏偏,让人有种不得不信服的气势来。

    林梦雅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要是别人这么说,她只会觉得,此人是井底之蛙。

    但是,朱云这个人,为人深不可测。

    她跟朱云接触得也不多,可每每,都让她有一种投鼠忌器的感觉。心头微微一动,林梦雅垂下了头,轻声说道。

    “先生好大的志气,也是,这世道不安稳。不管为谁效命,也不是长久之计。只是我有一点,与先生这位旧主不同。我没有那么的野心,既不想掌控天下,也不想掌控他人。人活一世,若是连自己的命运都不能掌握,何谈其他呢?”

    这几句话,却像是道中了朱云的要害。

    深邃的双眸,终于停在了林梦雅的身上。跟那双澄澈的水眸对视,朱云本以为,他可以看出,林梦雅哪怕是一个细微的情绪来。

    只是没想到,那一汪清潭,竟然不起半丝波澜。

    眼看着,是自己占了上风。可是对手不动如山,他的招数,一时间,也似乎是没有了效用似的。

    心头轻叹了一声,怪不得,清狐那个怪胎,每每在提起林梦雅的时候,都是眉飞色舞,骄傲非常的样子。

    对于他们这些,已经活了半辈子的老家伙而言,这才十几岁的丫头,虽然稚嫩,却有一飞冲天的资本了。

    “王妃好生聪明,你说的没错,一个人,若是连自己的命运都握不住,还能握住什么呢?我想,你应该猜到了,我所说的旧人,就是清狐吧?”

    互相试探的阶段已经结束,既然人家已经切入了正题,林梦雅也不好,再装下去了。

    点了点头,自从清狐那天现身,她便猜测到,清狐所谓的主人,跟神仙散的背后势力,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现在,到了这个宅子里,不管是素梅的美人骨,还是朱云口中的冤孽饮,都是一样的毫无人性,一样的丧心病狂。

    除了清狐所说的主人,她,想不到还有谁,能有这么大的手笔了。

    “我跟他一样,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我想你应该知道,清狐跟我,都是怪物。只不过,我比他幸运一些。我九岁的时候,就摔断了腿。模样,也不如清狐俊美,所以,才没有落得跟他一样的下场。”

    朱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膝头,这样的过去,在他的语气里,似乎不占什么分量似的。

    “清狐跟你的确不一样,终究是我拖累了他。若是你有什么要求,我必定会办到。只希望,朱先生能在紧要关头,帮他一把。”

    林梦雅无比真诚的说道,事关清狐的生死,她越是了解这个势力的庞大,就越是为清狐担心。

    “呵,你跟他,还真是奇怪。他以性命来求我,希望我为你所用。现在,你又来求我去帮他。你跟他之间,难道昱王爷,也不在乎么?”

    难得八卦一次,朱云颇有深意的看着林梦雅。他倒是好奇,这位风头正劲的昱王妃,到底跟清狐,是什么关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