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 冰山一角
    朱云,这是在玩什么花样?

    林梦雅也越发的糊涂了,难道,朱云真的不怕自己,会偷偷的跑了么?

    “这人还真是奇怪,明明是要囚禁咱们,现在,这算是怎么回事嘛!”

    阿秀坐在软塌上,晃动着自己的小脚丫,噘着嘴嘟囔着。

    她还以为朱云是要对她们三个不利呢,没想到,却只是把她们都圈在了院子里。

    害的她白紧张了一场,似乎,除了晚餐的毒药以外,却像是把她们遗忘到了这里一样。

    “我也不知道,以前在回春坊的时候,坊主他就不常出现。可是,坊里的人,没有人敢忤逆他。坊主的心思,谁也摸不透。”

    连红玉这个旧人,都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林梦雅更是一脑袋的雾水了。

    “我们出去看看,也许,他另有什么安排呢?”

    林梦雅并非是莽撞,只是,她心头却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红玉跟阿秀自然是唯她马首是瞻,既然林梦雅提出来,她们自然是会跟随。况且,现在在别人的地盘上,林梦雅更怕的,若是自己不在她们的身边,万一,朱云会对她们不利该怎么办?

    大大方方的出了院子,刚刚还在门口晃悠的下人们,此刻,不知道为何,竟然集体‘失踪’了。

    三个人从刚开始的小心翼翼,到后来,却是黑线满头了。

    因为,就在刚刚不久前,她们碰到了一个院子里的仆人,刚想要想办法躲藏。那仆人突然就掉头,往来时的路走去了。

    如果说,第一个是巧合的话,那么一路上的其他人,则是明明都已经打了照面,却还是嘀嘀咕咕的转身离开,当做没看到一样。

    现在,就连林梦雅颇为精明的大脑,都处理不来现在的情况了。

    到底,这家伙是要闹哪样?

    “这也...太奇怪了吧?”

    阿秀愣愣的看着空无一人的院落,按照红玉的意思来看,她们已经快要逛了小半个院子了。

    可非但没有人出来阻拦,反倒是一个个的,不是装睁眼瞎,就是跟耗子见了猫似的躲了个干净。

    这下子,她在脑海中,预想的种种状况,目前看来,好像是白搭了。

    “我也不太清楚,对了,红玉,你能不能领我们,去看看你之前训练那些少女的地方?”

    别以为有一场硬仗要打,谁知道,此时可此,却像是棉花团似的,软绵绵的,让她丝毫没有了任何的着力点。

    仿佛是朱云,特意在为她洞开方便之门一样。

    这人好奇怪的性子,先是强硬的把自己三人留在这里。又是用素梅跟毒药来试探自己,如今,更是让院子里的人,把她当做空气一样。

    虽然不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但是有一点,林梦雅可以肯定。

    这人,一定是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悄悄的观察着自己。

    心头的疑惑更胜,不过,林梦雅却好像是,有了些方向。

    看到四周都没有什么人,红玉的胆子也大了些,边走,边跟林梦雅阿秀,低声的介绍起自己所掌握的一些情况来。

    被拐来的少女,分成了三等,可却不是都养在一处的。

    红玉的地位,还不如素梅重要,所以,除了自己需要*的女孩子外,其他的,也并不了解。

    “那你可知道,这些已经被*好的女孩子,会被送到哪里么?”

    听了红玉的介绍,林梦雅才察觉到,之前夜他们探听到的,也许只是冰山一角。

    要知道,拐卖少女的勾当,应该是在许多年以前,就已经开始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被拐卖来的少女,几乎是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

    别看这群女孩子不起眼,可真的是用来做暗地交易的话,怕是,足以掀起一场轩然大波了。

    “还能去哪里呢,青楼楚馆,各家的外室别院,真不知道,一年要祸害多少无辜之人。”

    这句话,红玉可是深有感触。

    她自小就是被这样残害过的,所以,也格外的感同身受。

    她们本应该都是好人家的女儿,也都应该会有不一样的前程。

    可一入到这里,却是要一生孤苦难捱了。

    她力有不逮,唯一能做的,便是待这些女孩子好一些,能拖一时,是一时了。

    这一点,林梦雅确实是已经预料到了。

    人活在世上,无非是酒色财气四个字。

    况且,有些有钱有权之人,最是贪恋这种朝气蓬勃的美色。

    就红玉所言,这些少女们的训练,除了寻常的媚功以外,更是针对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培养。

    院子里,就她这样的教引花娘,至少有十多位。而且,都曾经是艳名远播的魁首。

    经她们*出来的少女,怕是各个,都会让那群急色鬼们难以抵挡。可最终的结果,怕只能是一头撞入温柔乡中,再也不知道今夕是何年了。

    而这样的宅子,难道,只会在旧都有一处么?

    不由得心头发寒,如今她越是接近这个神秘的势力,越发觉得,自己所接触到的,是一个如何可怕的庞然大物。

    如果她再莽撞下去,怕真是无异于以卵击石了。

    红玉轻车熟路的,引着林梦雅到了一处小院。

    依旧是没有任何的看守,三个人刚刚进去,就看到整齐的小房间内,一个个小脑袋,正好奇的向她们的方向张望。

    “姑姑,您可来了。”

    等到,看到是已经再熟悉不过的红玉,一个个清秀可人的少女们,也都小兔子一般才,从门里跑了出来。

    一下子,就把三个人,团团围住了。

    “嗯,你们可都吃过饭了么?有没有人,过来为难你们?”

    因为素梅的关系,红玉所带的一批少女们,待遇算是最低等的。

    不过,素梅也不过敢在吃穿上做些小文章而已。

    这群小丫头,最大的也不过是十三四岁,最小的,看起来也就七八岁的样子。

    可她们,却早早的离开了家人,磨灭了温情的烙印,就这样,成为了阴谋的牺牲品,为了野心而葬送自己的一生。

    看着这样一群懵懂的女孩子,林梦雅则是悄悄的攥紧了拳头。

    这个残暴的恶魔!早晚有一天,她要亲自敲响丧钟,送它上路!

    “没有,只是别院的姑姑过来说,从今天起,您不再教我们了。姑姑,我们舍不得您。”

    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少女有些失望的说道,片刻间,刚刚还喧闹的少女们,就都沉默了下去。

    看来,红玉倒是真心,待这群小丫头们好的。

    “我也舍不得你们,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珍惜自己。记得,不管有任何的困难,都不要放弃自己心头的希望。早晚,你们会有解脱的那一天。”

    红玉实在是有些舍不得这样女孩子,但是,她能力微薄。

    也不过是能在这里,拖延一些时日罢了。

    看着那一张张天真可爱的脸,一想到终有一天,会被蒙上脏污的无奈,会成为献媚的工具,她,就不由得深深的难过。

    转过头来,红玉看着林梦雅,却是轻轻的摇了摇贝齿,又跪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郡主,我知道这让您很为难。但是,您能不能,能不能呢——”

    不用红玉说,林梦雅也知道,她想要求自己什么。

    这一刻,她从未体会过,这种深深的无力感。

    她有心,想要让这些少女,全部都脱离苦海。

    可是,如今她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若是强行把这些少女再走,反而会害了她们。

    这不是懦弱,却是让她,鞭长莫及的无奈。

    “哼,她都陷在这里出不去了。哪还有闲工夫,管这些没用的人呢?”

    俩下为难之际,一道嚣张的声音,忽然从背后响了起来。

    林梦雅跟阿秀回头看去,一道朱红色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院落的门口。

    得意的眼角上挑,目中无人的眼神,一如之前的骄傲。

    原来,竟然是在回春坊里,看到的那个名叫朱炎的小侍从。

    果然没错,她的一切行动,都是在朱云的掌控中。

    只是不知道,他现在让朱炎在她的面前现身,到底,是有何目的了。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我郡主姐姐讲话,信不信,我随时要了你的命!”

    看到对方,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就敢这样臭屁。阿秀忍不住跳出来,狠狠的瞪着这个讨厌的家伙。

    朱炎阴冷的挑起了笑容,手中不知何时,摸出了一把闪着银光的锐利弯刀来。

    稚气未脱的面容里,却露出了一抹残忍嗜血的笑容。

    只是,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人,就像是被什么东西一样,钉在了原地。

    “别动,想要小命,你就乖乖听话。不然的话,我叫你即刻,肠穿肚烂,受尽折磨而死。”

    阿秀沉下了一张俏丽的小脸,她早就在心里窝了一把火。

    之前发作不得,是因为没有机会。如今,这个欠修理的家伙,找上门来,她,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你——你什么时候,在我的胸口放了虫子的!”

    心口处,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

    可是,那软绵绵的触感,却让朱炎顷刻间僵直了身体。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