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七章 意欲何为
    只是,落在这种地方,死亡,怕才是最好的解脱。

    林梦雅拍了拍红玉的手,她对于素梅,实在是没有一点的好感。

    韩凌虽然挡了红玉,却未曾挡住林梦雅的脚步。

    缓步走到了素梅的身边,此刻,她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动弹不得了。

    如同像是一条死鱼一般,张大着嘴,鲜红的血液,无意识的,从她的嘴里,流了出来。

    “救...救我...”

    素梅瞪着一双眼睛,看向了林梦雅。

    沾满了鲜血的手,抓住了她的裙角。此刻,她早就已经忘记,眼前的女子,是她非要置于死地不可的宿敌了。

    “我救不了你,也不想救你。”

    看着这样的素梅,林梦雅心头,却没有什么报复的快感。

    她本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不过是因为贪心不足,所以,才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随手,从腰间拿出了那把,龙天昱送给她防身的锋利匕首。

    屋子里,红玉别过了头,可眼神里,却是有些,解脱的神色。

    “上路吧,但愿来世,你不再托生为人。”

    银白色的刀影闪过,刚刚还在努力挣扎的素梅,脖颈间,却是绽放出了一朵,绚丽的血花。

    眼睛大大的睁着,求生的渴望,渐渐的冷却。

    那一只紧紧的攥着林梦雅裙摆的手,也无力的,垂了下来。

    “拖走吧,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杀的。”

    平静的收起了匕首,殷红的血色,竟然不染她手中锋利的银白。

    眸光,漫不经心的划过月门的某处。

    一个隐藏在暗中的身影,突然间消失不见了。

    想必,把素梅拖到这里来,无非是要看看自己,如何的处置。

    怕是此刻,她在朱云的心里,怕是又填上了一条狠辣。

    无妨,反正朱云也是为了试探她,才让人把半死不活的素梅,拖到这里来过一遭。

    如果不是这样,随便他们怎么处置,都不会让她知道的。

    朱云,到底想要做什么?

    “昱王妃一如传说中的果断,这一条人命,倒也是去的干净利落。”

    温和文雅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林梦雅转过头去,此时,素梅早就已经被人给拖走了。

    一条蜿蜒的血痕,从她的脚底延伸,不知道,却是不知道,哪里才是她最后的归宿了。

    “活着不如死了,那苟且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条人命,我自然会担着,不劳朱先生费心。”

    其实,林梦雅的心里,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的镇定。

    从她手下救回来的人不计其数,但是,真的杀人,结束一个人的生命,她还是不太习惯。

    只不过,她从不会允许自己的手,有任何的颤抖。不管,是救人,还是杀人的时候。

    “区区一条人命而已,其实,昱王妃做的很对。即便是她今天不死,这里倒也是有不少办法,叫她生不如死。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触犯了不该触犯的规矩。你可是我最尊贵的客人,她竟然敢向你动手,死有余辜。”

    朱云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梦雅,可话里话外,却是把素梅死去的过错,全部都推到了林梦雅的身上。

    懒得在口舌上,再跟朱云有任何的争辩。林梦雅把匕首放回了腰间,看也不看,就回到了屋子里。

    “王妃放心,我已经叫人去给王爷送信了。您,在这里安度三天,我必定会将您送回昱王爷的身边。”

    身后的朱云,再一次强调了三天的期限。

    林梦雅关上了房门,心神一转,看来,素梅的下场,也是朱云给自己的警告。

    不听话,就会生不如死么?毒辣的手段,果然是这群人一贯的风格。

    “郡主姐姐,方正那个人早晚都是要死的,你又何必,脏了你的手呢?”

    阿秀有些疑惑不解,红玉跟素梅之间的姐妹亲情,她可是看在眼里的。

    万一,红玉不分好歹,找郡主姐姐报仇,可怎么办?

    “多谢郡主,让我妹妹,少受了许多的罪。”

    红玉,此时却跪在了林梦雅的面前,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通红的眼圈,却是没有一滴泪水。反而,好像真的对林梦雅,带着几分真挚的感激。

    “你也看出来了,是不是?她五脏六腑都已经碎了,如果不是有人故意用药吊着,恐怕早就死了。”

    林梦雅淡淡的说道,红玉看了看林梦雅,最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靠近了素梅的时候,就嗅到了素梅的身上,有一股子清幽的药香。

    虽然跟血腥的味道混合在了一起,但是,林梦雅却轻易的,就分辨出来。她在被人拖进来之前,已经吃过了上好的人参丸。

    不过是吊了一口气而已,她的眼神一略过,便是知道,素梅基本上全身的骨头,都被人打断了。

    而且,她出来的血液,已经掺杂着少量的内脏碎片。

    只要药效一过,素梅还是个死。

    “嗯,以前我在楼里,也曾看到过鸨母,去教训那些不听话的姑娘。我对郡主,从未有半点怨言。如今,我也是了无牵挂。若是郡主不嫌弃,我愿意一辈子,侍奉左右。”

    红玉十分的坚定,穿透她心脏的悲痛,此时必须要藏在心底。

    她经历了太多,也看过了太多。所以,她知道,谁,才是她真正的敌人。

    “还是等我们能出去了再说吧,我总觉得,他不会这么轻易的放我们出去。”

    林梦雅坐在椅子上,眉头紧紧的皱起。

    朱云曾经说过,他是因为一个故人,所以才会放她一马的。

    这一次,虽然定出了三天的期限,可天晓得,这三天的时间,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龙天昱跟左丘羽一定已经知道,她被人囚禁了起来。

    现在,她担心的是,不是朱云会对自己不利。反而,是担心,朱云会以她当做筹码,要挟龙天昱他们。

    其实,她倒是希望,龙天昱他们什么都不要答应。不然的话,怕是辰表哥的苦心,终究会付诸东流。

    “阿秀,你能不能传出消息?”

    拉过阿秀的手,林梦雅在她娇嫩的手心上,问出了这句话。

    阿秀点了点头,小手往腰间一模,就摸出了一只紫色的大蝎子。

    这蝎子足有阿秀的手掌大小,与众不同的,则是这蝎子的背上,紧紧的束着一哥油纸包。

    “他可以帮我们传递消息。”

    阿秀指了指蝎子背上的小油纸包,然后在林梦雅的手心里,写下了这句话。

    有些意外的惊喜,没想到,阿秀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红玉也看明白了俩个人要做什么,心思一转,就哭哭啼啼了起来。掩盖住了屋子里,那些可能会被人察觉到的细微的动静。

    林梦雅赞赏的看着红玉,不愧是老江湖了,这些细腻的心思,怕是没人,能比得过她的了。

    从本就有些破烂的衣裳,撕了一小块布下来。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用匕首,把自己左手的食指,挑了一个小口子出来。

    殷红的血珠,在指尖绽放,林梦雅只在布上,写了四个歪歪扭扭的字。

    随后,就把布条小心翼翼的卷了起来,放在了巨蝎背后的小油纸包里。

    阿秀跟林梦雅对视了一眼后,小心翼翼的,喂给了巨蝎一滴血。随后,这小东西,就如同有了灵智一般,从半开的窗子里,爬了出去。

    “行了行了,你那妹妹是罪有应得,你还在这边哭什么?哭得我跟郡主姐姐,都心烦了!再哭,我就割了你的舌头,让你以后连话都说不出来。”

    阿秀假意的斥责了红玉一番,红玉的哭声,果然渐渐的低沉了下去。

    若是外面的人听了去,也只会认为,这几个人是因为素梅的死,而有了内讧而已。

    却不知道,这是一次,几乎完美的配合。

    林梦雅看了看阿秀,跟已经止住了哭声的红玉。

    还好,有她们俩个在身边,她,才不至于孤立无援。

    本以为,朱云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没想到,一直到晚上,朱云,都未曾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只是,却是派人送来了上好的衣裳跟吃食来。

    好在,林梦雅可是个万能的测毒神器,衣裳跟首饰倒是没有问题。只是有俩道菜里,被掺了些毒药。

    在林梦雅的示意下,她们三个故意避开了有毒药的菜色。

    不过,也仅仅是避开了而已,林梦雅甚至,根本就没有声张。

    若不是进来收拾碗筷的侍女们,脸上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

    林梦雅还真的相信,朱云是无心的呢。

    只是,鹤顶红这样的剧毒,怕还真是想要她们死了。但是,为何侍女也只是默默的把饭菜给撤走,并未有其他的举动呢?

    这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饿了有东西吃,脏了有热水来洗澡。

    如果不是因为晚上,那俩碟鹤顶红的话,林梦雅还真是以为,朱云,只是留她们做客的而已。

    倒是下午一直看守着门口的韩凌,天色刚刚擦黑,他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林梦雅故意带着阿秀跟红玉,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发现除了月门,还有几个下人在看守以外,却是没有发现,任何监视的眼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