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六章 囚禁三天
    尽管之前,红玉曾经因为素梅,而有过对不起自己的地方。

    但是,今天她能在生死面前,依旧坚定的站在自己的前面,替自己挡住所有的危险。

    这份情谊,她也是记在了心底。

    “多谢郡主的好意,只是,咱们又怎么能出去呢?坊主...他可不好对付。”

    尽管上一次,坊主能高抬贵手,把她们给放走。

    但是并不代表这一次,奇迹还能发生。

    她死不足惜,只是郡主跟阿秀姑娘,却是不应该,深陷在这里的。

    林梦雅有心想要安慰红玉几句,可隔墙有耳。有些话,她不便多说。

    只是轻轻的握了红玉的手一下,压低了声音,说道:

    “相信我。”

    看着欲言又止的林梦雅,本就不抱多少希望的红玉,还以为是郡主,在安慰自己。

    苦笑了一下后,却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三个人就这样沉默的坐在那里,各有心事。没多时,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道脚步声。

    随后,韩凌恭敬的声音,也传到了她们的耳朵里。

    “坊主,人都在里面。”

    “嗯。”

    一双修长的大手,轻轻的推开了屋门。

    随后,这位神秘的坊主,却是带着几分温和的笑意,看着屋子里,突然站起来的三个女人。

    “怠慢了,下人不懂事,来人,上茶。”

    依旧是一样的温和淡雅,也是一样的神秘莫测。

    此时林梦雅,却是十分戒备的,看着这个坊主。

    “是在下唐突了,我叫朱云,昱王妃,请坐。”

    朱云倒是一点也不着急,不疾不徐的坐在了上位。

    林梦雅看到他这幅样子,也强压住了自己心头的警惕。沉默的坐在了朱云的对面,只是脸上,却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丝毫看不出,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昱王妃,不,也许在这里,我称呼您安乐郡主更合适。不过,您能找到这里,我倒是丝毫不意外。”

    朱云笑了笑,语气倒不像是在对待一个敌人。

    反倒像是,在跟熟人叙旧似的。

    “随便你怎么称呼都好,我想朱先生大概也明白,我能进的来,就得出得去。”

    说不紧张是假的,这个朱云,总是会给她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但是,有一点她能肯定,就是这个人,是敌非友。

    “这是当然,只要郡主想,随时都从这里出去,没有任何人敢拦您。但是,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是否,能借用郡主身上的一样东西?”

    朱云说的轻松,可林梦雅却是十分的警惕。

    借用?难道要她的脑袋,她也要借出去么?

    看到她这幅样子,朱云却是友好的笑了笑,随后轻声说道:

    “在下听闻,郡主的母亲,曾经是百草阁前任大长老的关门弟子。既然继承了大长老的衣钵,那这东西,说不定就会在长公主手上了。在下只是借用,还希望郡主,能够割爱。”

    林梦雅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你要的,是青筝谱吧?只是可惜,青筝谱已经被毁了。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要说的,都是只有这一句话。”

    听到青筝谱被毁,朱云的眉头,细微的皱了一下。

    不过,林梦雅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坦然,看起来,倒不像是撒谎的样子。

    “这——如此的话,那就只能请郡主,在这里小住几天了。不过郡主放心,在下会派人,给昱王爷送个口信过去的。一切,无需郡主担心。”

    看来,还是不死心呢。

    林梦雅早就知道,这句话,不管是任何人,都不会轻易的相信。

    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如今,她倒是不急不忙了起来。

    “你真的是留我小住也好,还是用我来威胁龙天昱也好。没有,就是没有。况且,你们很快就连这里,也会留不住了。不如,你把我杀了,或者是把我放了,来的更加方便。”

    林梦雅说的,倒是事实。

    朱云看到她这一副笃定的样子,到像是看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嘴角的笑纹,也扩大了些。

    只是那双眼镜,却落满了寒意。

    “郡主果然聪慧,但是,如果我们要撤走的话,也许带着郡主,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以郡主今时今日的地位,我想,整个临天国,没有人会不给郡主这个薄面的吧?”

    这算是,威胁?

    林梦雅定定的看向了朱云,的确,朱云是个聪明的人。跟聪明人打交道,总是要格外费神一些。

    “没错,你可以把我当挡箭牌。甚至于,你可以拿我当筹码,来要挟龙天昱跟左丘辰。但是,朱先生是个聪明绝顶的人,应当知道,与虎谋皮,不是个最好的主意。你不能把我永远的留在你的身边,当然,你也留不起。”

    看到林梦雅,这么快就恢复了冷静,朱云,也是抛弃了脸上,那虚伪的笑意。

    “郡主果然是聪明人,怪不得,有人即便是豁出命来,也要让我不能为难你。我既然答应了别人,就不能不算数。郡主放心,三天之后,你就可以大摇大摆的,从这里走出去。至于这三天的时间里,还请郡主,能安心在这里休息。”

    朱云的的话,再次勾起了林梦雅的好奇心。

    上一次,朱云就说,他是欠了一个人的人情,所以才放走她的。

    那么现在,又是因为那个人么?忽然间,她脑袋里灵光一闪,一个呼之欲出的名字,从心里涌出。

    “郡主姐姐,这个人,好生奇怪。”

    阿秀低声说道,刚刚还胆敢威胁郡主姐姐,怎么下一刻,就说让她们,在这里住上三天就可以了。

    这人,还真是反复无常。

    “嗯,是很奇怪。郡主,你可认识坊主的什么熟人不成么?”

    红玉也是一样,以前在回春坊的时候,坊主虽然不常露面,可手段却是十分的冷酷。

    别说是放过谁了,就算是坊中的女子,一提起坊主来,都会情不自禁的发抖。

    只是,他为何,会俩次三番的,对林梦雅放水呢?

    “是...我的一个朋友,可能与他是旧识吧。”

    她几乎不用想,就知道,朱云口中的人,一定是清狐。

    心头有些愧疚,他总是会为了自己,连命都豁出去。

    可她,却是连任何事情,都不能替他做到。

    她欠清狐的,怕是这辈子,都难以还清了吧。

    “原来是这样,那还好,既然坊主说了,那咱们过三天,一定能出去。郡主不必挂心,我倒是听说,坊主极其的重诺。”

    死里逃生,红玉有些激动。

    可外面,却突然又响起了一阵喧闹。

    三个人往外看去,却看到了几个灰衣的精壮男仆,正拖着一个不断翻滚的身影,从地上拖了过去。

    “素梅...是素梅!”

    红玉惊呼出声,刚想冲出去,却被韩凌,挡住了她的脚步。

    “求求你,让我出去看看她!”

    红玉哀求着韩凌,可他,却是一脸的冷漠,丝毫,没有任何动容。

    正在嚎叫的素梅,听到了红玉的声音后,却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那个男人的手,踉跄着,想要跑到红玉的方向。

    “姐姐,我错了!救救我!我不想死!”

    林梦雅这才看清楚,素梅的面容,已经被几道狰狞的伤口,破坏殆尽了。

    外翻的伤口,几乎可以看到里面的骨头。

    头发已经散乱了下来,一身华服,也早就被血迹跟灰尘,染得脏污不堪了。

    如果不是红玉的话,林梦雅,还真是认不出来,此人,就是刚刚还嚣张无比的素梅。

    “素梅,你...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红玉心痛不已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可是,素梅哪里是那两个男人的对手。

    没跑几步,就被他们给抓了回来。

    不长眼的拳脚,就再次加注在了她的身上。

    一时间,素梅生不如死的惨叫声,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红玉,别求了。”

    林梦雅皱了皱眉头,她,其实并不想管这件事。

    落得今天这个结果,一切,都是素梅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也不值得红玉,这样为她求情。

    “郡主,我知道你有办法。求你,救救我的妹妹,求求你。”

    再一次,红玉因为素梅,跪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尽管,她已经被素梅伤害了一次又一次。但是,这个善良的女子,却还是不忍心,看到妹妹,受到这种酷刑的折磨。

    “别打了,别打了。主人,素梅知道错了!素梅知道错了!”

    另一边,素梅已经痛得在地上打滚了。可是,那些拳脚,却还是丝毫不留情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林梦雅看着泪眼朦胧的红玉,轻声说道:

    “即便是你把她救下来,你觉得,她还会好好的活着么?”

    红玉愣了片刻,门外的素梅嚎哭的声音凄厉无比,但是,不用林梦雅明说,她也知道,素梅,怕是已经遭受到了酷刑的折磨。

    “我明白了,还请郡主帮我最后一个忙。若是郡主答应,我必定感恩戴德,伺候郡主一辈子。”

    红玉重重的磕了一个头,红红的双眼,无奈的紧闭了起来。

    “好,我答应你。”

    在这种地方,素梅犯下的错误,定然是不会被轻饶了的。

    从她划开的脸上,就知道,这人,已然是被废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