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 神秘坊主
    看到红玉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素梅却是冷笑连连。

    “好,既然连我亲生的姐姐,都向着外人,还留着你有什么用!动手吧,回头,我会向主人解释。”

    看到那些仆人还有些迟疑,素梅却无比阴毒的叫喊。

    在她的眼中,早就没有半点的骨肉亲情了。

    “是。”

    虽然红玉也算得上自己人,可到底是没有素梅的地位高。

    那群人如同凶神恶煞一般,猛地冲进了红玉的房间。

    看着红玉纤细瘦弱的身躯,竟然毫不畏惧的,挡在了自己的面前,林梦雅却觉得唏嘘不已。

    这个女人,尽管深陷风尘,可是一颗心,却把太多太多的人,都比了下去。

    拍了拍红玉的肩膀,丝毫不意外的,感受到了她身体的颤抖。

    到底,在生死的面前,谁,又能坦然的面对。

    “别怕,他们还杀不了我。我叫林梦雅,如果,你们现在立刻把我在这里的消息,通报给你们的主人,谁,可能就会得到一份极大的赏赐。”

    淡然的看着面前的凶神恶煞,林梦雅倒是一点都不怕。

    素梅想要除掉她,可惜,今天算是不能,让她如愿了。

    所有人都迟疑了片刻,别的不说,就是那张已经擦干净的小脸蛋,却是不太陌生。

    宅子里,也有好几个姑娘的脸,跟眼前的女子,有几分相似。

    当下,行动不由得迟疑了起来。

    “你们不要听这个女人胡说!她是在拖延时间,若是你们把她杀了,我一定会回禀给主人,重重有赏!”

    素梅教唆着众人,生怕他们会被林梦雅的一张巧嘴给糊弄住。

    可她越是这样的气急败坏,那些仆人们,头脑活跃的,却是觉得,其中,可能会有鬼。

    “你何必这样咄咄逼人呢?素梅,你是打算把我杀了,然后,把罪名都推给这几个仆人不是么?你们主人千辛万苦,找了一些跟我相像的女子,难道,你就不想想,这是为了什么?若是你今天把我杀了,我敢打包票,你主人滔天怒意,你说不定,会承担不起的。怎么?如此,你还要对我动手么?”

    林梦雅越是笃定,素梅的心情,也就越是急迫。

    为什么,在众人的面前,自己,总是会败给林梦雅这个女人!

    不行!今天就算是主人震怒,她也要除了这个臭女人!

    “你们不动手,我自己来!”

    仆人们早就已经停了下来,素梅虽然地位高,但还没到,能够号令众人的地步。

    况且,对面的那个女人,说的很有道理。

    万一要是真的因为这个疯婆子,而得罪了主人,得不偿失。

    素梅已经疯魔了,当下,就抄起了一个仆人手中的朴刀,用力的砍向了林梦雅。

    红玉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所以,竟然对着素梅迎了上去。

    可林梦雅哪里会让她这么无辜的寻死,身手利落的,抱着红玉,就摔倒在了一边。

    身后的阿秀更是身轻如燕,早就有了准备。

    一个闪身,让素梅扑了个空。

    “铛”的一声,笨重的刀身,砍在了床柱之上。

    一击不成的素梅,已经是恨林梦雅入骨。挥动着钢刀,竟然又扑了上去。

    林梦雅拉着红玉的手臂,一下子就窜入了人群之中。

    而素梅,竟也是不管不顾的砍了过来。

    使得空间本就显得略显拥挤的屋子里,已经尽是惊呼声了。

    仆人们没有想到,素梅竟然是已经不分敌我了。

    当下,大家都想从屋子里退出去,免得被连累。

    可没想到,此时,门框竟然被挤了个水泄不通。

    在加上林梦雅跟红玉的身形纤细,不停的在这群人之中穿梭。

    已经疯了的素梅,此刻眼睛都已经瞪得通红了,两个仆人躲闪不及,竟然,被她砍伤了。

    霎时间,猩红色的血液,染红了素梅白皙的脸蛋。

    狰狞的表情,哪里还有什么她故意培养出来的美感。倒像是地狱里的夜叉,出来索命了似的。

    “大家快跑!她疯了,她要把咱们都给杀了!”

    看到有同伴已经倒在了地上,刚才还对素梅有所顾忌的仆人们,此刻已然明白,素梅根本就是要利用他们,不然的话,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同伴,下毒手呢!

    想清楚了,剩下的几个人,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狠辣。

    能在这宅子里过活的人,能有几个,是好惹的?

    当下,几个身手好的,就绕到了素梅的背后。

    只不过,可惜素梅虽然不会武功,但是一把钢刀乱舞,一个不小心,就会让自己挂彩。

    所以,一时之间,竟然也奈何她不得。

    “快去叫人,这娘们疯了!”

    有跑出去的仆人,立刻听到了屋子里同伴们呼喊。

    当下,就连滚带爬的,去搬救兵了。

    此时,林梦雅三个人,也从房间里,趁乱混了出去。

    恰好此时,已经没有人,在注意着她们了。林梦雅丝毫没有迟疑,就带着红玉跟阿秀,想要从来时的路,混出去。

    可没想到,才刚出了一道月门,一把铮亮的长剑,就横在了她的脖颈上。

    剑刃还未曾用力,就隔断了她的一缕黑发。

    与生俱来的本能告诉她,这把长剑,随时,都能要了她的命。

    “昱王妃,竟然来了,何必这么早走呢?”

    略有些耳熟的声音,突然从传了出来。

    随后,一个一身包裹在黑色衣衫中的冷漠脸,正握着这把利刃的剑柄,从旁边走了出来。

    林梦雅却是往他的背后看去,一张温和无害的儒雅面容,一身过精致整洁的青色衣衫。

    此刻,正含着几分淡笑,看向了自己。

    “多日不见,昱王妃,别来无恙。”

    除了阿秀,林梦雅跟红玉,忍不住身体震动了一下。

    这个人——竟然就是当日,莫名的把她放走了的回春坊的坊主!

    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来,昱王妃一定是在好奇,为何在下,会在这里。既然如此,那昱王妃不如在寒舍多住些日子。在下,也好解除王妃的疑惑。韩凌,把王妃请下去吧。”

    “是,坊主。”

    黑衣人立刻收回了自己的长剑,抱拳答应道。

    林梦雅三人,此时却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因为,那黑衣人的眼神极冷。她相信,只要她们敢妄动,自己这三个人的项上人头,能不能保住,还真是俩说。

    与其铤而走险,不如,将计就计。

    林梦雅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硬碰硬的人,既然,在这里碰到了旧相识。且看他,到底想要跟自己,续什么旧吧。

    “走。”

    名叫韩凌的黑衣人,只是冷漠的说了一个字。

    三个女孩子,互相对视了一眼后,还是决定,跟在他的后面,一起去了未知之处。

    林梦雅回头,看到了那道背影。

    她虽然知道回春坊,跟这个坊主,都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但是,竟然在这里,看到了他,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由得拉了垃身边红玉的袖口,轻声问道:

    “你来这里,也未曾看到过他么?”

    红玉有些惧怕的,回头看了看坊主的背影,才摇了摇头。

    奇怪了,难道,素梅口中的主人,原来,就是这位神秘的回春坊的坊主么?

    既然是这样,那为何当初,他,还要放走自己呢?

    一系列的问号,让林梦雅的脑袋,纠结不已。

    看来,一切,还得让这个坊主,亲自给自己解答了。

    韩凌把三个人带到了一处幽静的院落,一声不吭的打开了房间的大门,然后用锐利冷漠的眼神,示意着她们,最好自己乖乖的进去。

    按住了有些不忿的阿秀,她知道,阿秀的身上,还带着不少的毒虫跟毒药。

    只是,那是她们最后的王牌,实在是,不适合浪费在这种路人甲的身上。

    房间还算是清静,林梦雅三个人坐在了桌前的圆凳上。

    ‘砰’的一声,韩凌,又把屋门给紧紧的关闭了起来。

    看样子,他是准备在外面当个门神了。

    好在,林梦雅并没有觉得害怕。若是没有什么后招,她又怎么敢,只身的闯入这个神秘的大宅子。

    不过,在脱身以前,她必须要充分的探听出来,这里,究竟是个什么所在。

    “唉,郡主,真是对不起。我没想到,素梅她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良久,红玉才吐出了一口气,有些抱歉的看着林梦雅。

    从前,她真的以为素梅,不过是一个爱耍小性子的小姑娘罢了。

    甚至于,明明亲眼看到,她泡在人血池子里,还会拼命的给她找借口,说她只是被人欺骗了之类的。

    可是,今天她才完全看清楚,素梅,已经是何种的丧心病狂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她竟然,竟然想要杀了自己。

    “这不怪你,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怨不得旁人。红玉,我知道你一时半刻,还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但是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走。”

    这是林梦雅考虑再三,才发出来的邀请。

    如果说,以前的红玉,只是受到了身体的折磨,但是还有一颗坚强到可以重新开始生活的心。

    那么现在的红玉,早就已经是身心俱疲。这样的她,早就已经没有勇气,再开始一段平静的生活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