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 又见故人
    “芳兰阁?哼,回去跟你们穆老板说,这两个丫头,我们要了。要是他敢来要人,这芳兰阁,他也就不用开下去了。滚,否则打断你们的腿!”

    灰衣仆人眼神里,带着十分的倨傲。

    不过,他一个下人,都能知道芳兰阁的幕后老板,竟然姓穆。

    再加上,虽然只是露出了一个缝隙,但是,这宅子里的富丽堂皇,可是让几个壮汉,从未见到过的。

    经常混迹在青楼换场之中,他们自然是知道,什么人不能惹。

    当下,几个人互相看了看,领头的,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

    “别以为老子怕了你,等着,我们芳兰阁可不好惹!老子现在就回去问个清楚,要是你敢骗老子,这宅子,老子也给你砸了!兄弟们,我们走!”

    撂下了几句狠话,几个汉子,骂骂咧咧的出了巷子。

    灰衣仆人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后,才把门重新关好。

    转过身来,那两个显然,已经被吓傻了的少女。正用惊疑的神色,看着他。

    “两位姑娘不要怕,咱们家的宅子,还没人敢闯。正好,我们家小姐需要俩个侍女,我带二位,先去见过我家小姐。”

    灰衣仆从虽然十分的客气,但是,那双锐利的眸子里,却闪过了一抹残忍。

    只是,两个少女哪里懂得这些。赶紧行礼谢恩,脸上,带着几许劫后余生的庆幸。

    怕是她们做梦也想不到,才刚逃出芳兰阁那个贼窝,又掉入了这个狼口里来。

    若是她们知道,怕是要哭着喊着的,去给芳兰阁的妈妈卖命去了。

    俩个少女,跟在了仆人的身后,往宅子的深处走去。

    许是因为觉得自己安全了,两个人的话,也多了起来。

    这宅子富丽堂皇,雕梁画栋,那时她们在乡下,不曾看到过的。

    灰衣仆人嘴角勾着一抹冷笑,看样子,她们还不知道要面对的,是什么。

    三人,绕过了后院,到了一间装饰得极为奢华的房间门口。

    那仆人却是弯了腰,恭恭敬敬的说道:

    “玉小姐,刚才,又有两个人来了,您看看,是否还合您的眼。”

    房间雕刻着芙蓉花的门,突然被一双素手推开。

    一道石榴红色的身影,从门里走了出去。

    冷漠的丹凤眼,落在了那俩个畏畏缩缩的少女身上。

    快速的看了一眼后,才淡淡的开口说道:

    “嗯,这次的货色不错。你去领赏吧,人,就先放到我这里。你们俩个,随我进来。”

    语调透着继续的缠绵,就连声音,都是让人不禁沉醉的酥麻。

    那仆人偷着狠狠的看了几眼,红衣女子丰盈的胸前,跟纤细的腰肢。

    一听到有赏,却是高高兴兴的把俩个少女,推在了这位玉小姐的面前。

    “你们两个,好生的伺候玉小姐。玉小姐,没别的事,小的告退了。”

    看着那人欢欢喜喜的走了,玉小姐才瞟了她们俩个一眼,低声说道:

    “跟我进来吧,别在这里傻站着了。”

    两个少女,显然是欣喜坏了。

    也是因为,从未见过这样美丽妩媚的女子,立刻畏首畏尾的,跟着红衣女子到了屋子里。

    门,再一次被人紧闭,隔绝了里面的一切。

    屋子里的装饰十分的华贵,还有一股子淡淡的幽香。

    可玉小姐却突然间,从自己的梳妆台里,拿出了俩个小小的香囊,分给了这俩个少女。

    脸上,也由刚开始的冷漠,变成了惊喜不已。

    “郡主,随我到内室里来。”

    语气透着恭敬与亲切,两个少女,也也不再是刚刚,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

    镇定的跟着玉小姐,到了隐蔽的内室里。

    “红玉,你怎么也在这里?他们,没有为难你么?”

    俩个少女,自然是林梦雅跟阿秀。

    林梦雅突然想起,曾经,龙天昱派人去追查过秀梅的踪迹。

    得到的情况,就是说她跟红玉,都在一个宅子里。

    而且,这里还有许许多多的少女。

    所以,她就猜测,是不是这里。而且,夜还曾经,传过话来,说是有这宅子,每天都有从不同地方运过来的少女进去。

    却极少,看到那些少女出来。

    林梦雅这才想出了这一招来,果然,她押对了。

    那仆人定然是以为,她们也只是普通的少女,所以,才开了门,把她们让了进来。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最先碰到了红玉。

    “我...我现在还好。只是,郡主,您不应该来的。这里,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儿。待会,我会想个法子,把你们二位,给送出去的。”

    红玉的脸上,带着几抹焦急。

    她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折在这里算了。没成想,竟然还能遇到林梦雅。

    “别急,我既然有法子进来。自然是有法子出去,只是,你不是说,那些人抓住你,是为了指证我不是真正的郡主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还当什么玉小姐呢?”

    林梦雅稍稍的安慰了一下红玉,而后,就把心中的疑惑,给问了出来。

    红玉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才说道:

    “世事难料,我自从到了这里,就听他们谈论起你来。说是,你太厉害了,竟然得到了北方世族,跟许多皇族的认定。如果,想要推翻你的身份,怕是很难很难了。所以,他们就暂时搁置了这个计划。我就被送到了这里,又因为我曾经是花娘,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这个玉小姐。只是,在这宅子里,又被逼着,做了不少的孽。”

    红玉唏嘘不已,显然是不想,又在这个宅子里,重操旧业。

    当初,她是洗净了一身的铅华,想要重新开始的。

    没想到,绕来绕去,她又回到了这种,见不得人的地方。

    “原来是这样,可是,这宅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有你妹妹,她到底,在策划些什么?”

    林梦雅的疑问很多,好在,红玉是死心塌地的,站在她这一边的。

    不然的话,说不定在这宅子里,她还真是要难办了。

    “其实,这宅子里——”

    红玉刚要开口,外面,就传来了一道傲慢至极的声音。

    “姐姐,听说来了俩个新人。妹妹我实在是好奇,想要来看看呢!”

    阴阳怪气的动静,林梦雅一听,就知道是谁来了。

    “糟了,她怎么来了。”

    红玉慌了神,如果林梦雅没有看错的话,她的眼中,似乎,多了一抹——恐惧。

    要说,素梅是她的亲妹妹,原本,不应该会有这种情绪的。

    可红玉非但害怕,还一边手忙角落的,拿了梳妆台上的胭脂,胡乱的涂抹在了她们俩个人的脸上。

    最后,给两个人做了一个噤声的表情后,才重整了一下情绪,走到了外室。

    “你怎么来了?”

    门被推开,随后,穿着深紫色衣衫的女子,推开了红玉,坐在了屋子的桌子旁边。

    透过内室珠帘的缝隙,林梦雅倒是能看得清楚一些。

    先前的素梅,只不过是一个乡下的小丫头。

    虽然有几分姿色,却只不过是清秀而已。

    如今的她,皮肤白皙得如同冰雪一般,眼角眉梢,也是细细的勾勒过。

    额间,那深紫色的花钿,越发衬得她的皮肤雪白。

    浓妆华衣,却独有一股子妖媚的气质。

    眼神里,再也没有了怯懦跟狡猾,反而,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几分魅惑。

    林梦雅不由得有些惊讶,才今天的时间而已,究竟是什么,竟然能把一个人,改变得这样的彻底?

    “我怎么不能来?姐姐你别忘了,你不过是一个负责驯养这些小丫头的花娘而已。我,才是这府中的掌事。人呢?在哪里?我要看看。”

    声音带着几分傲慢跟无礼,林梦雅算是看明白了。

    素梅,可能是故意来找红玉的麻烦。

    要是这样的话,若是被红玉认出来,她跟阿秀,怕是要不好。

    红玉咬了咬嘴唇,却是柔声的哀求。

    “妹妹,我知道你心里怨我。可这不关旁人的事,你若是想看,我叫出来让你看便是了。从前的种种,都是姐姐我错了。”

    看到红玉松了口,素梅的眼中,流出了一丝讥讽的神色。

    “早知道这样,当初,你就该协助我,让我当上昱亲王的侧室。不过现在,也不管是晚。主人答应了我,只要我能达到他的要求,他就有法子,把我重新送到昱亲王的身边。而且,若是我不喜欢了,不管是临天国的皇宫,还是大晋的皇宫,都能有我的一席之地。说道这里,我还是要谢谢你的。若是没有你,主人,又怎么会认识我呢?算了吧,我也累了。没心情去看这两个丫头,你细心的*着。若是不想让她们都成了我的药渣,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素梅语气,带着一丝狠戾。

    红玉瑟缩了一下,却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

    目送着素梅,趾高气扬的离去。许久之后,红玉才叹了一口气,重新,把门给惯关了起来。

    “好险,差一点就被发现了。红玉姐姐,你妹妹,好像是有些不对劲呢。”

    阿秀拍了拍胸脯,悄声说道。

    红玉转过身来,脸上,却是布满了无可奈何。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