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八章 翻脸无情
    “这,自然是要给郡主一个交代的,只是,杜仲身死一事,疑点颇多,还希望郡主,能给老夫一些时间,定然能查个水落石出的。”

    南睿躲躲闪闪,却还是想用拖字诀。

    可惜,林梦雅早就已经看透了他的心思。态度,也变得咄咄逼人了起来。

    “交代?好啊,我现在就修书一封,奏请陛下,让陛下来亲自过问此事。免得,我们一众人蒙受这种不白之冤。南长老,你不会连这个也要阻拦吧?还是说,你觉得这种事情,陛下无权过问!”

    林梦雅言辞犀利,而且字字诛心。

    她平常倒是鲜少有这种高傲犀利的态度,所以一时间,南睿,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我们来到百草阁,本是奉了皇上的谕令。谁知道,竟然被你们禁足再此。先前我不发作,不过是因为杜仲死得蹊跷。我跟郡王,也不想惹人怀疑而已。可你们呢,当真以为我们是囚犯,所以,连半点颜面都不要了么!”

    林梦雅虽然没明说,但是大家都听出来了,她说的,就是那一晚,有人潜入偷东西的事情。

    这事虽然是在暗中进行,并且,对方也吃了一个大亏。

    可终究,是双方都明白的事情。

    她已经隐忍了多日,对方本以为她是不想声张,却不想,如今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揭发了出来。

    一时间,除了常天华以外,四个长老,不由得觉得老脸一阵阵的火辣。

    “郡主,这是从何说起呢?虽然,我们几个是希望郡主能够协助。可也是以礼相待的,怕是郡主,误会了什么了吧?”

    端木阳出来打圆场,可林梦雅却冷哼了一声,指着门口,还在昏睡的俩个弟子说道。

    “当初杜仲是怎么死的,大家都是有目共睹。是不是我们干的,你们也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吧?若是有证据,你们拿出来,我认下便是。可现在呢?你们找了几个人日夜监视着我们,还不许我们踏出院子一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请问,我们是犯了哪一条的王法?你们这百草阁,又是那一道的衙门!竟然敢监禁郡王郡主,你们还真是好胆!莫说今日,大长老不在阁中。即便是大长老在,论法/论理,他也该尊我兄长一声郡王千岁。你们,又是个什么东西!”

    林梦雅这一番话,可是骂的几个人狗血淋头。

    但是,她却是字字句句,都掐着道理伦常来的。以前她聪慧有礼,现在的她,却是卡住了几个人的喉咙。

    张狂之中,又带着几分庄重。

    就连一向能言善辩的端木阳,都被她的话,一下子给噎住了。

    “郡主这话,未免有些强词夺理了吧?杜仲是因为慎郡王丧命,阁中的弟子,皆是见证。郡主几句话,难道,就要枉顾一条人命么?”

    千玉明几乎已经被林梦雅给气到口不择言了,想必是这么多年来,百草阁里,还无人敢跟他这么讲话。

    可是,话一出口,林梦雅的眼神,就带着冰冷的杀机,锁定了千玉明。

    眉头一挑,眼角眉梢,都是凉薄的冷意。

    “你说,杜仲是因为我表哥才死的?好,既然千长老说的这么肯定,那就给请拿出证据来!如果,千长老今天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杜仲的身死,是跟我慎郡王有关系的话,我立刻就上书陛下,说你污蔑皇族!”

    林梦雅义正言辞,也是抓到了千玉明的话柄。这下子,可是让对面的几个老家伙,叫苦不迭了。

    千玉明若是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这几个人,也明白,若是不拿出证据来。怕是今天,不能善了了。

    “污蔑皇室,这个罪名,可不小。”

    许久未曾说话的龙天昱,此时,却是站在了林梦雅的身后,一双狭长的冷眸重,闪着精明的冷光。

    “这里虽然是临天国,可我晋国,还并非是任人宰割的无用之人。若是诸位,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本王,必定要以晋国亲王的身份,与你们临天国的国主,亲自请教一番!”

    早知道林梦雅不好惹,可如今他们才明白这个道理,未免,也有些晚了。

    别的不说,不管是龙天昱,还是那个浑身都是毒虫毒草的烈云国的女孩子,现在,都在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这一众人。

    明明,他们在人数上,占据上风。可这几个人的气势,却是竟然,能压过自己。

    现在看起来,处于劣势的,反而是自己这一群人了。

    “这...这...郡主,好歹这里也是百草阁,与别处不同。还请郡主,不要为难我们。”

    端木阳的态度,也有些生硬了起来。

    毕竟,他们在阁中这么多年,为非作歹惯了。现如今碰到了林梦雅这样一个硬茬,一时间,竟然也转圜不过来。

    “为难?百草阁也是临天国土。还是你们觉得,区区百草阁,就可以凌驾于临天皇族之上了么?几位长老,你们所图不小啊!”

    林梦雅眼神冰冷,不光是她,不管是阿秀还是龙天昱,亦或是未曾发声的左丘羽,跟一直防备着他们的玉安。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几分薄怒,而且,也已经隐隐的懂了杀机。

    百草阁中,虽然尔虞我诈,暗中不知道害了多少的性命。

    可他们,终究是不敌这几个人的气势。

    因为,他们发现,林梦雅,是真的想要他们的命了!

    “南长老,端木俩位长老,还有千长老。你们既然信誓旦旦的说,杜仲是慎郡王害死的,那么,就请你们几位,拿出证据来吧。况且,我想几位这么说了,必定是有自己的缘由。都到这个时候了,就不要藏着掖着的。拿出来。咱们大家,也可以解除这一次的误会。”

    此时,常天华是唯一一个,不惧怕林梦雅这几个人的长老。

    带着几分笑意,常天华看向了四个同僚。

    只是,这话说的,却是明显的,在四个人之中,挑拨离间。

    “老常!你不要以为,有人给你撑腰,你就可以信口雌黄!”

    千玉明当然知道,常天华,是冲着自己说的。

    因为现在,南睿跟端木家的那来个家伙的眼神,已经明显的,对自己有些不满了。

    咬了咬牙,这一次,算是他活了这大半辈子以来,最窝火的一次了。

    “哼,有没有给我撑腰都不要紧。我老常,从来都是一个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人。咱们共事这么久了,我自然是知道,有些人心机深沉,惯用拿人当刀用的。”

    常天华又是一件离间的话,却是无形中,点醒了千玉明。

    恶毒的眼神,扫向了另外三个人。

    千玉明自然是知道,杜仲这件事情,其实自己被人算计,才会让徒弟,成为替死鬼的。

    四个人之间的嫌隙,也就更深了。

    常天华倒是一脸的洒脱,反正,虽然他势力最弱,即便是背后有郡主他们的支持,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所以,这四个人,当然,会先在窝里斗了。

    嘴角不经意的勾起了一抹冷笑,这些人,到现在还没明白,他们争来斗去的,其实,不过是在给他们自己,掘墓自困而已。

    “几位长老,我敬你们是长辈,所以,才信了你们几分。没想到,几位不尽心的查出事情的真相,反而处处为难我们。更是把这罪名,强行扣在我们头上!今天,若是几位不给出让我们满意的答案,那我,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林梦雅斩钉截铁的态度,顿时,让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那些弟子们虽然惧怕林梦雅几个人的气势,到底是站在多数的,虽说不敢跟林梦雅他们正面对视,却也是仗着人多,鼓起了几分的胆气。

    可林梦雅的眸子,从他们的面前一一扫过,每个人,都不敢跟这个小女子对视。

    哼,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林梦雅心头的蔑视加深,面上,也就冷得让人心惊胆颤了。

    “你!你这是血口喷人!来人,给我把他们拿下!”

    千玉明早就已经气急败坏了,经过了常天华的这一通鼓动,剩下的三个人,怕是都以为,自己还留了什么后手。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这几个人拿下,反正现在,也无人敢拦。

    恶向胆边生,千玉明手下,几个本家的弟子,居然敢真的想要上前去拿下林梦雅五人。

    而南睿和端木阳,自然也是抱着同样的心思,居然,没有任何的阻拦。

    只是,站在一边,冷漠的围观。

    林梦雅心头冷笑,看吧,现在,他们的狼子野心,就已经完全的憋不住了。

    龙天昱自动的挡在了林梦雅的面前,身体绷紧,只要有人敢对林梦雅不利,他就会立刻化身为地狱的阎罗,绝不会让人,靠近她身边半步。

    “千玉明,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你们千家,今天算是毁了!”

    越来越多的千家弟子,围住了林梦雅无人。

    林梦雅眸中闪着森森的阴冷,她的话,可绝非是玩笑而已。

    “什么郡主不郡主的,在这百草阁,任何人说话,都不管用!你这邪门歪道的丫头,实在是太猖狂了,动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