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七章 惹是生非
    血腥玛丽的猜测,让林梦雅陷入了沉默之中。

    如果不是阿秀提到,素梅脸色苍白,但是身上有常人难以嗅到的新鲜血液。

    她,也不会想到这方面。

    况且,从阿秀差一点就被人诱拐开始,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似乎,都好像是有所勾连。

    甚至于,林梦雅都能看到了一条黑色的长链。

    不管是他们在路上,遇到的人贩子商队,还是到后来,截杀他们的人。又或是,把龙天昱抓去,灌入神仙散的贼子。

    现在,林梦雅几乎可以肯定,他们,都是一伙的。

    素梅不过是个棋子而已,对方,竟然都能砸出这样的血本来。

    那些,经过悉心*的女孩子呢?

    林梦雅简直无法想象,如果那群女孩子,真的被这种扭曲诡异的方式*出来。

    恐怕各个,都会成为祸水级别的杀器。就想,曾经的清狐那样。

    “可惜,我们现在被困在了这里,难以翻身。若是能出去的话,恐怕那些人,也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了。”

    左丘羽有些惋惜的感叹到,却没想到,这句话,也提醒了林梦雅跟龙天昱。

    没错,他们之所以会被困在这里,肯定不仅仅是因为,百草阁的几个长老,想要让给左丘羽使绊子,让他失去继承大长老的资格。

    更重要的是,没有了他们碍手碍脚。那些在旧都里作怪的人,可就更加猖狂了。

    “原来是这样,他们的如意算盘,打得倒是精明得很。不用说了,南睿他们,之所以敢对大长老跟袁先生动手,都是因为有那些人,在背后撑腰的缘故。哼,他们想要颠覆的,怕不是只有百草阁而已。”

    面色微冷,林梦雅一声冷哼,可是眼中,却没有多少紧张的神色。

    “我们赶快出去,恐怕,迟则生变。”

    龙天昱沉声说到,他的预感一向敏锐。旧都虽然现在,看起来还是一派升平景象。

    只是暗中,却不知道,蕴含着多少滔天巨浪了。

    “不用,我们不动手,外面,自会有人动手。大家都不要着急,既然我们进来了,那就要牵制住他们。不然的话,这群老不休,也太得意了。”

    看到林梦雅胸有成竹的样子,龙天昱跟左丘羽,倒是觉得有些疑惑。

    林梦雅可从来没跟他们要过什么人,在外面的时候,也鲜少会出门。

    听她的语气,应该是在暗中,早就已经部下了一枚棋子。

    奇怪了,这丫头,又是什么时候做的?

    “好了,你们也别瞎猜了。到了时候,谜底自会揭晓的。跟我的玩,早晚会输的一败涂地。咱们也安静了这么几日了,接下来,也是该闹腾的时候了,阿秀,你去替我办一件事,可好?”

    以为自己办事不利的阿秀,现在满心的,都是懊恼自己,为何不派人跟上去。

    所以,现在一听到郡主姐姐有事要自己做,登时,开心得不得了。

    “郡主姐姐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做的漂漂亮亮的!”

    拍着胸脯打了包票,林梦雅却是微微一笑,然后,在她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阿秀的眼珠儿转了转,一抹坏笑,立刻爬到了她的唇边。

    “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冲着林梦雅眨了眨眼睛,这里面的意味,只有她们二人,才能体会。

    看着阿秀,快步的走出了屋子。林梦雅却是看着她的背影,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你们,又在谋划什么?”

    不得不说,看到林梦雅这么笑,就连左丘羽跟龙天昱,都不由得觉得汗毛倒竖。

    这丫头诡计多端,平时老老实实的还则罢了。

    若是一闹起来,估计会让整个百草阁,都人仰马翻了。

    “你们就瞧好吧,阿秀,一定会完成得漂漂亮亮的。放心,一会儿,我就让他们,把咱们给奉若上宾。”

    林梦雅十分笃定的说道,左丘羽跟龙天昱对视了一眼,这丫头,又在搞什么?

    阿秀才出去没多久,很快,外面就传来了几声惨叫。

    随后,如果没听错的话,应该是在门外,站岗看护的弟子们。

    林梦雅不紧不慢的,带着龙天昱和左丘羽,赶到了事发现场。

    此时,阿秀正一脸无辜的,跟门外一群弟子对峙。

    那双细嫩的小手上,绕着一只紫色的毒蝎。此刻,正乖乖巧巧的,在她的手上,一动不动。

    倒是阿秀的脚下,正躺着俩个弟子。看样子,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你们可不要过来哦,我的蝎子还没吃饱呢。”

    阿秀开口,清脆的嗓音,听起来,却如同魔音穿耳。

    林梦雅看到外面,不少的人,脚步都有些虚浮了。

    一下子就看得出来,是在强装勇敢。

    真是胆小,一个毒蝎子,就把他们吓成了这样。虽然,那毒蝎子剧毒无比,被蛰一下,就能致命。

    可怕成了这个样子,真是一点男人的面子,也都没有了。

    “阿秀,你又在这里,胡闹什么?”

    林梦雅敛去了眸子里的幸灾乐祸,做出一副姗姗来迟的样子,嗔怪的说道。

    “郡主姐姐,你可冤枉我了。我不过是想要给我的蝎子找点东西吃,可是呢,外面的这两个人,死活都不让我出去。所以,我就只能,拿他们来喂蝎子了。”

    阿秀无辜的说道,可是,她手中的蝎子,却挺起了身子,怕是下一秒,就能爬到那些人的身上,狠狠的咬上一口似的。

    顿时,那群没用的弟子们,又退后了一大步。

    “哦?原来是这样。你说的也对,这蝎子若是不喂的话,岂不是要饿死了么?反正,咱们也出不去。不如这样,以后呢,谁给咱们看门,你就用谁来喂你的蝎子,也是就地取材不是?各位师兄,请问,下一个,谁来呢?”

    林梦雅笑面如花,再加上阿秀纯真可爱。

    明明是俩朵花一样的小姐妹,可看在别人的眼里,就跟地狱的阎罗王一般的可怕。

    别说是自告奋勇的来送死了,就连往前一步,都成了勇敢者的游戏。

    可叹这些个怂包,没有一个敢上前的。

    阿秀假意往前走了一步,可是下了这群没用的家伙一大跳。

    顿时,有几个心思活络的。四下偷偷的跑了,想必,是去找能主事的人去了。

    “那...那个...启禀郡主,这实在是不干弟子们的事,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您,您先不要生气,让这位姑娘,把蝎子先收回去。咱们,有话好商量,好商量。”

    一个看似地位不俗的年轻人,被推举出来,跟林梦雅谈条件。

    看到这群怂包,林梦雅也知道,他们,不过是被推来送死的而已。

    让阿秀收了蝎子,可四个人周围五米远的距离,还是无人敢踏足。

    最后,没有多久,就看到百草阁的五个长老们,又都匆匆的赶来了。

    他们还都穿着百草阁专用的白色礼服,想必是刚刚结束比试,就听到了弟子的报告,所以,来不及换衣服,就赶了过来。

    “拜见长老。”

    弟子们看到拿主意的来了,自然是欢欣鼓舞。

    刚刚被林梦雅吓出的一身冷汗,如今,也爽利了许多。

    倒是几个长老,都是苦着一张脸。

    就连常天华也是如此,林梦雅倒是涌起了几分好奇。难道说,这一场比试,五个人都吃了瘪不成么?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闹什么?你们不好好的在自己的位置守着,跑这来做什么!”

    千玉明又是一通训斥,经过杜仲的事情过后,他的弟子们,有些心思活络的,都已经给自己找好了退路。

    毕竟,万一哪天被推出去,当了别人的替死鬼,跟杜仲一样,死得冤枉,多不值得。

    所以,除了千家本家的那些弟子们,外姓的,倒是没有剩下几个了。

    千玉明因此,也怨恨上了其他的几位长老。当然,他最恨的,还是林梦雅一行人。

    “启禀千长老,是...是郡主觉得,这禁足实在是有些不便,所以,所以才...”

    刚刚,负责沟通的那个年轻人,立刻为难的说道。

    千玉明阴毒的视线,看向了倒在门口的那两个弟子,眸子里,却闪过了一丝的幸灾乐祸。

    “南长老,这可是你门下的弟子。若是被人给毒杀了,你,可要替他们讨回公道才是。”

    把球,一下子就踢给了南睿这个老狐狸。

    可谁知道,南睿却并不紧张,反而,直视着林梦雅,说道:

    “郡主真会开玩笑,他们俩个,不过吓晕了过去而已。到底是老夫门下教徒无方,还请郡主,不要笑话。”

    林梦雅听到南睿说穿了,也不气恼。

    优雅一笑,也丝毫不心虚的,直视着南睿。

    “到底是南长老,洞若观火,心思细腻。没错,这俩个人都只是晕了过去。不过,也不怨他们,是我这贵客唐突了些。只是,南长老,你们因为杜仲的事情,把我们囚禁在这里。如今,怕是要给我们个交代吧?当今圣上,尚且不能随意囚禁我夫君跟我兄长,难道,你们想要私设公堂不成?”

    林梦雅目光灼灼,语气,也锐利了起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