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六章 血腥玛丽
    提到了正事上,阿秀的眉头,却小小的垮了下来。

    一双眼睛,有些为难的,偷偷的看着林梦雅。

    “怎么了?还是这事,你觉得难办?没关系,反正,我也知道这事急不来的,你若是觉得为难,咱们以后再说。”

    林梦雅善解人意的说道,倒是阿秀拼命的摇头,生怕林梦雅,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似的。

    “不是这样的,其实,我也只是听叔叔他们无意中说起来的。罂粟,虽然在你们的眼中是害人的东西,但是,在我们那边,罂粟也是可以救人的良药。我希望,你不要讨厌我们。”

    看着阿秀小心翼翼的说完,林梦雅却有些哑然失笑。

    她虽然是现代的医学研究生,但是,到了这里以后,却师承毒师至尊的百里睿。

    说起来,她经手的毒药,比罂粟毒性大的,可是不少呢。

    想必是因为阿秀,在外面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才会觉得,自己会因为罂粟,而讨厌她吧。

    真是个心思单纯的女孩子,倒是让她,觉得难能可贵。

    “你说的对,罂粟原本是无错的,如果用的好的话,还可以有镇痛止泻的效果。可有些人呢,如果用来害人的话,那罂粟,就变成了毒药。其实最可怕的,不是罂粟本身,而是人心,对么?”

    林梦雅轻轻柔柔的话语,瞬间,就让阿秀有种遇到了知音的感觉。

    忙不迭的点了点头,拉着林梦雅的手,这就打开了话匣子。

    “姐姐说的没错,在我们家乡,罂粟不过是一种药材。可我随着叔叔开始在商队里游历各国的时候,曾经,有不少的人,辱骂过我跟叔叔。我当时很生气,觉得,我们不过是外乡人,为何要这样对我们恶语相向。可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其中有许多人,都是因为罂粟而家破人亡的。罂粟,虽然各国都有出产,但是,唯有我们烈云国,是可以合法贩卖的。所以,他们才会讨厌我们。只是,郡主姐姐,我们,真的有错么?”

    阿秀的一番话,道尽了她的委屈跟困惑。

    林梦雅也是微微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的确,就像是阿秀说的那样,罂粟也好,还是各种毒药也好。它们原本生来,并非是用来害人的。

    只是,后来人发现了它们的药性,所以,才会有后面,各种各样的是非出来。

    摸了摸阿秀的头发,林梦雅只能用自己的理解,尽量祛除阿秀心头的疑惑。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毒药,而是人心。但是,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想法。我们不能左右别人的想法,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做到为心无愧而已。”

    阿秀似懂非懂的看着林梦雅,最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虽然不太明白郡主姐姐的意思,但是,郡主姐姐说的,总归是没错的。

    心下,也就不再那么不开心了。

    拉着林梦雅,说起了这几天,在临天国的见闻。

    “对了,郡主姐姐,我前几天在街上,看到那个什么素梅了。不过,我看她脸色不是很好,像是,受了什么伤似的,有些苍白。”

    阿秀顺嘴一说,却勾起了林梦雅的注意。

    受伤?应该不会吧?

    素梅,不是已经跟她姐姐汇合了。既然那些人是她背后的靠山,按理说,不应该为难她才是。

    “你会不会看错了?确定是她么?”

    阿秀睁着大眼睛,用力的回想着记忆。最后,肯定的说道:

    “不会错的,一定是她。我虽然不能肯定,她是不是受了伤。按时,我身上有些嗜血的毒虫,在看到她的时候,有些骚动。虽然说,女子身上的天葵也算是血的一种,但是我的毒虫,绝对不会因此而有躁动的。所以我觉得,她应该是受了什么伤。而且,我看她脸色苍白,应该,是受了很严重的外伤。可奇怪的是,她的行动,居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你说,怪不怪?”

    阿秀机敏,所以看得也仔细。

    这下子,却是林梦雅陷入了沉思当中。

    素梅虽然算不上是那群人里的头头脑脑,但至少,也应该算是他们的自家人吧。

    如今,她好端端的过去投奔,却受了不轻的外伤。而且,还丝毫不影响行动。

    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你能确定,是血的味道,才让你的毒虫,躁动起来的么?”

    阿秀身上,至少带了不下三十中剧毒的虫子跟毒药。

    当然,她自然是有自己的方法,不让自己,反受其害。

    其中,有三五种虫子,极为的喜食新鲜的血液。

    所以说,既然阿秀说毒虫感应到了,那应该是没错。

    “嗯,我能肯定。后来,还是我喂了几滴血,才让这几个小家伙,平静下来的。”

    阿秀的话,林梦雅倒是丝毫不怀疑。

    沉吟了片刻后,林梦雅却觉得,这可能,是一个重要的线索。

    “这事,还是问问别人吧。我总觉得,这个素梅,怕是不简单。”

    幸好,龙天昱他们都在会客室里。

    几句话,阿秀就把自己所见所闻,跟另外的两个人说了。

    顿时,四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当中。

    “我在想,会不会,素梅根本就没有受伤?她身上的血,是别人的?”

    林梦雅揉了揉额头,幽幽的说道。

    这个答案,却是他们目前,推测出来,最符合情况的一种了。

    龙天昱看着林梦雅,才微微的点了点头,才说道:

    “有可能,但是,按照阿秀说的,血液必须要新鲜,才能引起毒虫的躁动。如果只是星星点点的话,怕是连毒虫,都感应不到。阿秀,你可曾嗅到,她身上有任何浓重的血腥味么?”

    阿秀想了想,而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她对血腥味也算是敏感,虽然没有林梦雅的鼻子这么灵敏,可好歹,比一般的人嗅觉,要强上一些的。

    但是,血液浓厚到一定的浓度,腥臭的味道,便是怎么掩饰,也掩饰不掉的。

    这一点,好像,又不符合常理了。

    刚刚才有一点的头绪,如今,又断掉了。

    四个人都转动起了脑筋,林梦雅坐在那里,不经意的,却看到了窗口,用来装饰的铜镜。

    突然间,一道灵光闪过。

    “阿秀,你看到素梅的时候,她是不是皮肤雪白,但是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的样子?”

    被林梦雅抓着手突然问道,阿秀也仔细的想了想,才惊奇的回答。

    “没错,就是这样!我还记得,那天,她穿了一件血红色的袍子。而且,她的脸色,白得不像是正常人!”

    也许,会像是她所猜测的那样了。

    “表妹,你到底想到了什么?”

    看到林梦雅的脸色一沉,左丘羽忍不住追问道。

    可林梦雅的脸色,却有些古怪。有些不忍,更多的,却是厌恶。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捉那些少女过来,不光是为了*贩卖。更多的,可能是有其他残忍的用处。比如说,用少女的血,来维持女子的美貌。”

    这话一说出,不仅仅是阿秀,就连左丘羽跟龙天昱,都觉得头顶,阵阵发凉。

    “不...不会吧。再说了,用人血来永葆青春,应该,只是一种妄想而已。”

    左丘羽语气有些发虚的说道,这种邪门歪道的东西,他们都只是在故事里听说过。

    没想到,林梦雅竟然是这样猜测的。

    “人血的功效,其实并不像是我们看起来这么的简单。像是阿秀所说的那样,如果,这些用来沐浴的少女之血,常年累月的,都是用吃着上好药材的少女身体所出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会压制大部分腥臭味道。但是,阿秀身上的毒虫,却并不受到这些味道的困扰。所以,才会躁动。”

    还有更深层次的一点,药材经过人体的消化跟转化,很有可能,会比单纯的服用下去,更加的细腻而有效果。

    在现代的时候,听说有人用中药材来喂鸡喂猪什么的,也是同样的道理。

    只是现在,换成了人。却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素梅,不过是一个小卒子而已。没有必要,要牺牲那么多吧?”

    左丘羽虽然觉得这种方法,惊悚得令人发指。

    可他还是觉得,素梅这种马前卒,根本不会有这样的待遇。

    “别忘了,素梅最想当的就是龙天昱的女人。而且,她自恃貌美。又在我们身边这么久了,我敢说,等到我们下次相见的时候,她,一定会让我们大吃一惊。而且,如果她是用来,试验一下,这种方法,到底有没有用的呢?”

    林梦雅目光灼灼,却让人莫名的觉得,她的猜测,**不离十。

    这种方法,可是曾经有人验证过的。

    她还记得,曾经有个叫做血腥玛丽的贵妇人,也就是用少女的血来洗涤自身的衰老。

    听说,那人到了五六十岁,还娇艳得如同少女一般。

    虽然故事里,肯定会有杜撰的成分在。但是,自古这种血腥诡异的事情,也肯定会发生过不少的。

    如果是这样,怕是素梅背后的那股子人,肯定,在策划更大的阴谋。

    到底,是什么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