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四章 狗头军师
    龙天昱看左丘羽的眼神,有些复杂。

    这种事情,那是他们夫妻二人的闺房秘事,这家伙,问这种事情做什么?

    看着龙天昱怀疑的眼神,左丘羽没办法,只能堆起了笑容。

    搓着手,有些为难的,靠近了龙天昱的耳边。

    寥寥几语,却让龙天昱的眼神里,带了几分惊疑,最后,却是有些信了,这家伙的话。

    “你说的,可是真的?”

    龙天昱郑重其事的看着左丘羽,最后,后者笃定的点了点头。

    “我可是大夫,这种事情,自然是瞒不过我的。我知道你喜欢我表妹,但是,再喜欢,也要顾着她的身子,万不可索求无度,将来,会落下病根的。”

    一抹狭促,从左丘羽的眸子中闪过。

    龙天昱虽然不喜欢这样被人取笑,可是,却不得不暂时,放过这个家伙。

    眉头微微的蹙起,看向林梦雅的方向,也有了些许的担忧。

    “这病,可有调理的方子么?”

    看到龙天昱这幅认真的样子,左丘羽也不好再当个闲人了。

    伏在了龙天昱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而后,龙天昱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走出了会客室。

    虽然脑袋昏昏沉沉的,可林梦雅,却还是睡不着。

    有些恼怒的用被子蒙上了脸,都怪龙天昱,动了她的心。

    以前,她在医学院上学的时候,不管多忙多累,沾到枕头就能睡得着。

    可现在,都是因为龙天昱,现在的她,却饱尝失眠的滋味。

    “真是的,我到底在纠结什么嘛!”

    林梦雅气闷的把被子掀开来,一双眼睛,转转悠悠的看着床的顶端。

    从昨晚到现在,她已经快要被这种复杂的情感给逼疯了。

    要是早知道爱情这么难缠,她宁可当初被毒死了,也不想跟龙天昱,有任何的瓜葛了。

    “梦雅,你睡了么?”

    门外,突然见传来了龙天昱的声音。

    林梦雅愣了片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头发,端坐在床上,才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进来吧,我还没睡。”

    门,被龙天昱从外面推开。

    随后,他就小心翼翼的,端了一只大碗过来。

    林梦雅有些疑惑不解,可是在看到,那大腕里面,黑乎乎的液体后,不由得疑惑的看向了龙天昱。

    这里,是什么药?

    “你趁热喝了,左丘羽说,这药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看到龙天昱如此的小心,林梦雅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怀疑。

    想了想,就端起碗,一股脑的喝了下去。

    可谁知道,这药非但不苦,却是有些辛辣,更让她意外的,则是那药汤,竟然是糖水。

    直到看她把碗底喝了个干净,龙天昱的眉头,才稍稍的纾解开来。

    一双眼睛,更是关切的看着林梦雅。

    “喝完了就再睡一会儿,左丘羽说了,这几天,你应该好好的休息。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吧。”

    大手,轻柔的爱抚着林梦雅的头顶。

    甚至于,还给她掖了掖被角。

    林梦雅略有些惊讶的看着龙天昱,可是,在看到龙天昱,那心疼的眼神后,林梦雅的大脑,终于反应了过来。

    “左丘羽那个混蛋...他跟你说什么了!”

    瞪着眼睛,林梦雅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龙天昱犹豫了片刻后,才低沉的说道:

    “这种事,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女子...自然是有女子的不同。也是我不经心,这几天,你好好的休息就是。”

    这话,林梦雅立刻明白了个大概。

    也不怪左丘羽会这样误会,昨晚,她突然间变得这么反常,龙天昱不担心才怪呢。

    只是...

    那家伙明明是个大夫,她来没来大姨妈,理应瞒不过那家伙的眼睛的。

    如今这么看来,却是仗着自己会医术,就来戏弄龙天昱了。

    真是,让人无话可说了。

    “龙天昱,其实我...算了,还是谢谢你。”

    一碗姜汤红糖水,不仅仅温暖了她的身体,更是融化了她的心。

    尽管,她有心想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可她却忽视了龙天昱的感受。

    他喜欢自己,甚至可以为了自己,豁出命来。

    爱情,本就是俩个人的事情。她怎么能这么自私,因为心头一丝丝的阴影,就拒绝龙天昱的靠近呢?

    这么做,对龙天昱也好,对她也好,都是一种伤害。

    想通了,心结也就暂时放下了。

    温暖和婉的笑容,再次回到了林梦雅的脸上。

    看得她这样,龙天昱也终于放下了的心来。

    昨晚,他还以为林梦雅有什么异常呢。现在看来,倒真是被左丘羽给说着了。

    这东西虽然不难找,但是,以后小厨房里,怕是要常备着了。

    林梦雅丝毫不知道,因为自己心情的改变,左丘羽,倒是被龙天昱,当成了恩人。

    想通了,林梦雅也就不再纠结于那些用不着的事。

    呼呼大睡到了下午,才精神饱满的,从自己的屋子里走了出来。

    除了龙天昱跟玉安,左丘羽倒是笑得贼贼的,好像是什么计谋得逞的样子。

    林梦雅却在心头冷哼了一声,敢算计她的男人,左丘羽,真是好胆!

    “郡主,您没事吧?身体,可康复了么?”

    玉安以为是林梦雅身体抱恙了,赶紧迎过去问候到。

    林梦雅摇了摇头,如今,才觉得有些不方便。

    她的大姨妈向来不准时,以前,好歹有女孩子在身边。如今,这一群的大男人,反而是让她,有口难开了。

    “表妹,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对了,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左丘羽自动的去林梦雅的身边献殷勤,一张脸上,更是笑得比狗腿子都要奉承亲切。

    林梦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哼,看着他,还能耍些什么花样来。

    “上午有人来通报,说是你的一位故人找来了。我怕吵醒你,就让人先在外院候着,现在,要请进来么?”

    见好就收,这是左丘羽自从跟林梦雅打了交道以后,自动领悟出来的技能。

    别看林梦雅表面上一副温和有礼的样子,若是把她惹急了,怕是连皇兄,都难以护得他的周全。

    唉,要怪就怪大千世界繁华多变,他还想留着这条命,多浪荡几年呢。

    “故人?是谁找我?”

    一提到故人,林梦雅就想起了集市上的那个骗子老道,跟恒运赌坊的那个女老板。

    眸光,不由得有些暗淡。

    那人,当初跟母亲可谓是渊源深厚,如果不是她一时疏忽的话,怕是现在,还过着她的日子吧。

    她没有时间自责,因为,阴谋终究是有掀起波澜的那一天。

    她,不过是个导/火/索而已。

    “是谁?”

    林梦雅倒是有些好奇,可左丘羽却是神秘一笑,才闪开了身子。

    随后,一道娇俏的身影,则是瞬间,弹入了她的怀中。

    “郡主姐姐!我可找到你了,这里的人太坏了,根本就不让我进来!”

    清脆的声音,让林梦雅有些意外。

    怀中穿着奇装异服的少女,此刻抬起了脸蛋上,一双水灵大眼,正看着她,明晃晃的笑着。

    “阿秀!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把抱住林梦雅纤细腰肢的,却是那个当初,差一点就被卖掉的阿秀。

    此时,少女唇红齿白的,正赖在林梦雅的怀中,不肯出来。

    不是说,这丫头跟了她叔叔走了么?

    怎么才几天没见,她竟然,找到了这里?

    “我是跟着叔叔走了,但是我不放心你。然后,我跟叔叔大吵了一架,后来,叔叔就带我来找你了。郡主姐姐,我知道你在这里需要帮手。我们东方家的人,一定要知恩图报!”

    看着阿秀拍着胸脯跟她保证的样子,林梦雅不由得失笑。

    阿秀纯真可爱,敢作敢为。而且最难得的是,她心思纯净,是非分明。

    林梦雅对她的印象本就不错,再加上阿秀,又十分的喜欢在一处。

    看着她,林梦雅就像是看到了妹妹似的。

    “唉,胡闹。你知道么,这里可是十分危险的。听话,若是你真的不愿意回去,过阵子等我出去了,我再跟你叔叔说,带你去我家玩几天。只是现在,你,必须要走。”

    家里的那几个人,一定会非常喜欢阿秀的。

    但是现在,留在这里,就等于推她入火坑。

    林梦雅不想,也不能这么做。

    可是阿秀却有些着急,想要说服林梦雅,却不想让别人知道。

    躲了躲小脚,却趴在了林梦雅的耳边,悄悄的说了些什么。

    “这——你当真?”

    林梦雅疑惑的看着阿秀,轻轻的问道。

    阿秀立刻重重的点了点头,期待的目光,让人,难以拒绝。

    林梦雅可是知道,这丫头当初,为了一个承诺,就能主动以身涉险的。

    若是自己不答应的话,怕是要惹出,别的事端来,反而,是害了她。

    思考再三后,林梦雅终于,无奈的点了点头。

    “还是郡主姐姐最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郡主姐姐,我先去跟我的叔叔道别,一会儿我就回来,你等我哦!”

    看着阿秀蹦蹦跳跳的跑了,林梦雅的心头,却是有些微微的凝重。

    看着周围,那三张疑惑的面孔,林梦雅轻轻的说道:

    “神—仙—散。”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