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 突然改变
    怪不得,人家电视剧里的公子小姐们,全部都是从小就饱读诗书,勤学苦练,最后才能写得一手的好字。

    现在,她这个半残...

    唉,林梦雅把好不容易才练的像个字型的宣纸,团成一团,灰心丧气的仍在了废纸篓里。

    在过去的一个小时内,废纸篓里的纸团,正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增加着。

    “握笔的时候,别太紧了。一定要稳,手腕用力,带动笔来行动,慢慢来,不着急。”

    一直温暖修长的大手,捂住了林梦雅略有些颤抖的小手。

    醇厚的声音,忽然间在耳边响起,让人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阵阵的酥麻。

    明明龙天昱握住了他的手,在跟她讲解写字的要点,可林梦雅,却最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这样子的温柔相待。

    俩个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虽然是背贴着对方的胸膛,那是,对方的温度,却让林梦雅,禁不住的心猿意马了起来。

    忍不住偷偷的看了一眼,龙天昱认真的侧脸。暗骂自己没有出息,人家只是来教她写字,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勉强镇定了心神,林梦雅忍不住掐了自己一把。

    “练字一定要心境,手随心意,一气呵成。”

    在龙天昱手把手的教导下,林梦雅的右手,也不再颤抖。

    反而是被一股柔和的力量主导着,一笔一划,都顺畅无比。

    终于,笔锋潇洒的划过。一个虽然比不上规范字,但是已经好看了不少的‘大’字,跃然于纸上。

    “真的好很多!”

    看着这个自己这辈子,写的最漂亮的一个毛笔字,林梦雅差一点,就兴奋的叫了起来。

    龙天昱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看了看那个只是因为一个字,就满心欢喜的女子,倒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丫头,真是怪异的很。

    从前只以为她喜欢钱,跟个财迷似的。

    却不想,那些富贵,却在她的眼中,如同过眼如烟。

    说她善良单纯吧,但是诸多手段,就连他一个男子,都不如她的狠辣。

    可如今,又只是因为一个写得还不错的字迹,就欢喜成了这个样子。

    当真是,与众不同。

    “好了,今天就练到这里吧。你的右手才刚恢复,别累到了。反而对你的伤情无益。”

    龙天昱霸道的扔下了她手中的笔,一个晚上,林梦雅几乎都是在这种枯燥乏味的练习中度过的。

    从刚刚提拿起笔来,都觉得有些吃力。到现在的勉强能认得出来,别人没有看到,可他,却看到了那雪白的额头上,冒出来的点点汗珠儿。

    这丫头,总是不肯轻易的,把自己心头的难处讲出来。

    可看着她这样的执着,龙天昱却是心疼不已。

    “好吧,反正今天我也累了。不如,早些休息吧。今天晚上,你是要打地铺,还是睡在榻上?”

    一个闪身,林梦雅调皮的溜出了龙天昱的怀抱。

    笑嘻嘻的看着他,等待着龙天昱的选择。

    这几天晚上,他们都是同床共眠的。

    虽然没有发生点什么旖旎的事情,可龙天昱,却是已经,不可抑制的,习惯了有她在自己的臂弯内的感觉。

    原以为林梦雅是害羞,可她却是已经,把被褥枕头,搬了出来。

    “我...睡榻上吧。”

    龙天昱有些讶异的,看着正在为他,铺了被褥床铺的林梦雅。

    不过,这丫头总是笑嘻嘻的,看来,怕是自己多心了吧。

    走过去,刚想抱住她。却不想,林梦雅像是条泥鳅似的,一转身就逃掉了。

    “快点睡吧,晚安啦!”

    站在内室的门口,林梦雅冲着他挥动着小手,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

    瞬间,就让龙天昱心头的不悦,烟消云散了。

    这丫头总是这样鬼灵精怪的,谁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

    微笑着点了点头,坐在了小榻之上,看着她轻轻的,关好了内室的门。

    可站在内室之中的林梦雅,嘴角的笑容,却渐渐的垮了下来。

    扑倒在了床上,可鼻间,却充斥着龙天昱身上,极好闻的味道。

    已经习惯了有他的怀抱作伴,如今,她却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似的。

    可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间闹别扭。

    难道,是因为女人的那个要来了么?

    闷闷的躺在床上,心头,有些憋得慌。

    其实,她清楚得很,她是在不安。

    一切,都是因为龙天昱,给自己的答案。

    她知道龙天昱喜欢自己,但是同时,龙天昱也是一个,注定不会平庸一生的人。

    她也并非是想要龙天昱,真的陪她在临天国甘当一个平庸的人。他有不能放下的家国天下,而她,何尝不是如此。

    但是,一旦龙天昱真的,坐上了那个位置。即便是能让她当他身边最心爱的女人,可是,接受过现代教育的她,又怎么可能,会接受跟别人,共侍一夫的生活呢?

    也许,在这里的人看来,这些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甚至于,有些所谓贤惠的妻子,还会主动,帮助自己的夫君纳妾之类的。

    但是,她就是做不到。

    可她也十分的清楚,只要龙天昱坐上那个位置,后宫的事情,就不再是家事,更是国事。

    到时候,即便龙天昱不想要充足后宫。那些大臣们,也肯定不会答应的。

    可惜,她也并非是一个冲动的人。这该死的理智,总会让她,无比冷静的,看清楚一些问题。

    假如,真的有女人,跟她来争夺龙天昱了。

    按照她的脾气,她绝对会做出一些,在别人的眼中,几乎可以用丧心病狂来形容的事情。

    不是她狠毒,只是,爱情从来都是自私的。

    虽然现在,龙天昱可以护着她,可将来呢?他成为一国之君以后呢?

    真的能够在后宫里,只爱她一个人么?

    她并非是没有自信,也不是不相信龙天昱。只是,这个问题,是横亘在他们俩个中间,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在想清楚这个问题以前,她觉得,俩个人之间,还是不要距离太近。

    不然的话,如果她真的那天兽性大发,把龙天昱给办了。

    天啊,这种画面,她只是想一想,就觉得面皮发烧。

    万一,要是没想清楚以前,俩个人真的滚床单了。以她的性格,必定是霸道得占据龙天昱所有的爱情。

    天啊!这个问题,真是太棘手了!

    门外,正在小榻上浅眠的龙天昱,耳朵不时传来,离间的林梦雅,或是叹息,或是翻身,或是捶床的动静。

    这丫头,到底在做什么?

    如果,龙天昱知道,此时她的王妃,已经思想跑偏的在思考,到底要不要把自己推到的问题的话。

    恐怕,他一定会干笑三声,然后——

    从,跟不从,这,也会是个问题。

    一夜过后,第二天早起吃饭的时候,左丘羽跟玉安,都察觉到了俩个人之间的不对劲。

    以前,他们俩个总是腻腻乎乎的,哪怕是被人看到了,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也依旧会我行我素。

    现在可好,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不说,行为上,也有些别别扭扭的。

    难道,吵架了?

    不可能啊,自己昨晚,也没听到这俩个人动静。

    挖了一口米饭,填在了嘴里。

    这一对儿,还真是奇怪了。

    “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胡乱了吃了几口,林梦雅只觉得自己没什么胃口。

    昨晚,她几乎是烦恼了一夜。第二天,不得不顶了一个黑眼圈出来见人。

    如今,她脑袋里一团浆糊,只好好好的睡一觉。

    经过昨晚的胡思乱想,她却是不自觉的,逃避着龙天昱。

    不管是他深情的眼神,还是温和的语气,都让林梦雅,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她生怕自己,有一天会控制不住,化作扑火的飞蛾,不管不顾的霸占龙天昱的一切。

    可当她,变成了龙天昱最不喜欢的那种悍妇以后,龙天昱,还会一如既往的宠爱她么?

    她想象不出来,如果龙天昱真的有一天厌倦了她,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极致的疯狂,便是天下最为恐怖的事情。

    何况,是她呢?

    所以,为了保护自己,也为了保护龙天昱,她,不得不逃避。

    因为爱情,从来都不是一个,可以任意攻伐的战场。

    心头有些微微的苦意,有时候,她宁可自己,不要这么清醒。

    “嗳,你还没吃多少呢,梦雅——跑得可真快,龙天昱,你们吵架了么?”

    左丘羽叫了林梦雅一声,可她,还是极快的逃掉了。

    好像是后面,被鬼追了一样。

    转头,疑惑的看向了龙天昱,左丘羽忍不住问道。

    “我...没有。”

    同样,跟左丘羽一样心里有疑问的龙天昱,却是摇了摇头。

    昨天下午,明明俩个人还好好的。怎么,只是一夜,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从来不太了解女人,何况,是林梦雅这样心思秉性,他都摸不透的。

    不由得,心头有些烦躁。

    不知不觉中,从前从来不会在乎别人怎么想的龙天昱,现在,却恨不得化身成为林梦雅肚子里的蛔虫,想知道,她的一切想法。

    “咳咳,那个,昨晚,你们俩个,是不是分床睡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