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二章 权势滔天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个人的权势,岂不是堪比一国之君?”

    林梦雅哑然,她虽然早就才想到,能让清狐讳莫如深的人,这人的势力,一定是手段通天。

    可没想到,如今龙天昱说来,她却只觉得,像是揭开了冰山一角。

    龙天昱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

    “不,也许在某些层面上来说,他背后的那个人,已经是权势滔天了。但是,君主毕竟是统治整个国家的人。那个人无论有多厉害,都比不上国君的控制。可如果是临天国现在的样子,只要,他扶植起来一个傀儡的皇帝,那临天国,岂不会被他收入囊中。我父皇早就发现这个人的存在了,但是,多年追查下来,虽然知道此人富可敌国,奸猾狡诈。只是,这个人完全藏匿在暗中。父皇跟我,已经追查了好几年,却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说起这个话来,龙天昱就游戏懊恼。

    任谁付出了这样大的努力,竟然一点回报都没有的话,也会难免,有些心浮气躁。

    倒是林梦雅,却是若有所悟一般,今天清狐的警告,跟龙天昱的话,都像是一根线,串联了她心头,许久都不曾明白的细碎片段。

    清狐曾经说过,在他小时候,这个神秘而冷血的势力,就存在了。

    以清狐的年纪推算,这个势力存在的时间,至少应该是她爷爷辈的了。

    而且,他们竟然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都是为了得到她手中的青筝谱。

    那么,她是不是可以认为,当初母亲的出走,其实,并不是一时激动?

    又或者说,大长老之所以会死,也是因为要拼死,掩护自己的母亲。

    也就是说,当初母亲,是为了避祸,才远走他乡,抛弃了自己的兄长亲族么?

    如果,她再大胆一点推测,也许,当初辰表哥之所以会经历那种夺嫡的动荡,也是因为,这神秘势力的捣鬼么?

    那么,她手里的青筝谱,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连那种连一国之君,都忌惮不已的势力,都垂涎三尺的珍贵。即便是她是个傻子,也能明白,这其中的蹊跷了。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青筝谱,到底还有什么用?

    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却被一堵脆弱的墙所阻拦住了。

    现在的林梦雅,最需要的,就是一把,能破开这堵墙的锤子。

    关窍,到底是什么?

    看着林梦雅因为思考,突然间愣在了当场。龙天昱轻轻的叫了她两声后,又用手,在她的眼前,挥了挥。

    可这丫头,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早知道她会认真成这个样子,有些事,他还不如,不告诉她的好。

    省得这个丫头,又要劳心劳力了。

    “梦雅!梦雅!醒一醒,别想了。”

    似乎,有呼唤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林梦雅突然间回过了神来,看到的,就是龙天昱,略有些担忧的俊脸。

    伸出手,轻轻的拂过了额头。

    她现在运用神农系统越发的熟练了,稍有点难的,就习惯性的,用系统来分析浩瀚如烟尘的信息。

    也不知道是不是用惯了,以前,那种稍微用过头了,就会晕眩的感觉,如今也没有了。

    只可惜,她虽然参与了神农系统的开发。但是,只是负责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恐怕,就连老师,也不能完全的了解,这个高科技的人脑智能系统了。

    “没事,只是刚刚,想得太入神了而已。对了,清狐过来跟我说,让我及早跟你一起离开这里,我想,应该是他收到了消息,知道有人,已经耐不住性子,想要对我下手了。”

    林梦雅的话,让龙天昱的嘴角,露出了几丝冷笑。

    想要动他的王妃,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虽然清狐说,你都不一定能保护得我。但是,我已经被人家摆了那么多道,总该找回写利息吧?”

    林梦雅眸光,闪过了一丝狡黠。就连龙天昱,都不由得心头一动,随即,觉得无比的窝心。

    他家的这个小狐狸,从来都只有算计别人的份儿。

    “好。”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包含着无限的宠溺。

    只要她开心,天上地下,他都愿意如影相随。

    跟林梦雅这边的略带刺激的气氛不同,百草阁里的这群人,可是度过了这辈子,最艰难的时刻。

    就像是林梦雅他们猜测的那样,石室里的动静,第一个被怀疑的,就是身为外人的他们。

    不过,四个人倒是跟个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那些人再不相信,也不敢真的进来,大张旗鼓的搜查。

    所以,只能把怀疑的重点,放在别院人的身上了。

    倒了别处,这些人可不一定会这么客气了。

    虽然是傍晚,可内院,还是闹起来了。

    林梦雅三个人不便出去,所以,唯有玉安这个耳报神,才能灵活的去外面探听消息。

    没一会儿的功夫,这家伙就带着得逞的笑容,偷偷摸摸的回来汇报了。

    “郡主不知道,外面已经闹开了。南睿跟端木家的两个长老,只说是昨晚,有人潜入了药房,想要在试题上动手脚。所以,在内院里搜查,谁知道,最后却是千长老的俩个弟子不见了。这下子,四个长老可吵翻天了。千长老死活不承认,还说是南睿跟端木家的俩个长老,陷害他的。至于那俩个弟子,定然是受了奸人的蛊惑,会做出这种栽赃陷害的事情呢。您没看到,四个加起来二百多岁的老头子,像是泼妇一样的,骂起街来呢!”

    玉安偷笑不已,想必场景虽然搞笑,但也是给他稍稍的出了一口恶气。

    如此看来,其实昨晚的事情,除了常天华以外,竟然都是知情的。

    不过是不清楚,到底是谁做的而已。

    倒是那俩个失踪的弟子,怎么就这么巧?

    疑惑的目光,从左丘羽的身上,移到了龙天昱的身上。

    不过,俩个人都是跟她一样,略有些错愕。

    略微想一想,林梦雅却是会心一笑。

    “怎么?你知道是谁做的了?”

    龙天昱挑起眉头,看着这个笑得,如同小猫似的丫头。

    “除了清狐那家伙,还能有谁。他是最知道我的性子的,我又是那种一点哑巴亏都不肯吃的人,自然会趁着这件事情,摆他们一道。本来,我也是想要如此做。却没想到,这家伙,手段倒是快。”

    林梦雅正在屋子里练字,可巧玉安就回来了。

    这会子功夫,前因后果,她也算是明白过来了。

    “清狐?就是那个桃花坞的前任坞主?表妹啊表妹,你身边,可真是能人汇聚!”

    提起清狐,龙天昱可是熟悉。只是左丘羽的却露出了一脸的惊讶,他跟清狐接触得不深,多数,也是听别人提起,这位传奇人物的事情。

    没想到,他想尽办法,都难以混进来的百草阁,在清狐的面前,如若无人之境。

    “他啊,的确是个能人,只不过,是个麻烦的能人而已。以后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

    龙天昱的眉头,略过了几丝阴影。

    别人看不出来,但是他却敏感的察觉到,林梦雅提起清狐的时候,十分的亲密。

    虽然他知道,林梦雅对清狐,只有兄妹之情。清狐对林梦雅,也没有什么僭越的意思。

    但是,他是个男人。不管清狐如何竭力的隐藏,他还是隐隐约约的感受到了,清狐隐藏于内心的,对林梦雅的爱意。

    明明知道,林梦雅对他,不会变心的。可是,从未谈过情爱的龙天昱,却第一次,品尝了嫉妒的滋味。

    他,吃醋了。

    “好啊好啊,我早就听说过他了。此人,可真是个奇人——”

    正在兴头上的左丘羽,突然间,瞥到了某人,那双清冷的眸子。

    呃...看来,他应该退场了。

    “表妹,今天天色已晚,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玉安,走,咱们回去休息吧!”

    说完,就拖着玉安,脚步匆匆的,离开了林梦雅他们二人的屋子。

    “这人,可真奇怪。”

    林梦雅倒是没有看到,龙天昱眼中,那呼之欲出的冰冷。

    看着左丘羽的背影,小小的感慨了一下后,就继续练着字。

    说来惭愧,她虽然已经受过高等教育。但是,医生的字...现代人都懂得。

    写起来好一个龙飞凤舞,偏偏,他们本专业的人,倒是一个字都不会认错。

    这就导致了她,写的字,简直像是狗/爬的一般。

    如今,她可是答应了常天华跟左丘羽,一定要把青筝谱给默写出来的。

    若是她口述,别人来写的话,反而会浪费不少的时间。

    反正,这几天左右,她也没什么事情,不如静下心来,好好的练一练自己的字。

    只是,这毛笔软塌塌的,比现在的钢笔油笔什么的,难写了千百倍。

    一个晚上的时间,她就只写一些大小上下人之类的简单的字。

    从最开始的歪歪扭扭,到现在好歹还像是个字样了。代价,就是手腕,马上就要酸疼死了。

    好在,右手现在已经恢复了知觉。她练字,也算是复健。

    可看到龙天昱跟左丘羽,亲笔给她写的样子,林梦雅只想带着自己的字,找个耗子洞钻下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