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一章 异乡重逢
    说完,那双纤细而白皙的双手,忽然间闪动了一下。

    一只大红色的芍药花,就在他的手中,绽放开来。

    “我给你带上,看看好不好看。”

    一阵幽香拂过,林梦雅睁开朦胧的泪眼,鬓间,一朵娇嫩灿烂的芍药,却是已经埋入了她的乌发之中。

    “死狐狸!你到底跑哪去了!”

    双手,紧紧的抓住了清狐的衣襟。埋入了他清瘦的怀抱之中,话,是从牙齿里挤出来了。

    这个死家伙,一声不响的就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打不说,即便是去哪儿了,也是一句都没有交代。

    清狐之于她,更像是处处维护她,又待她极好的哥哥。

    虽然,她对林南笙也是一样的,可到底,清狐日日夜夜都陪在她的身边,把她视若瑰宝。

    自然,她对清狐的兄妹之情,也更加的浓厚了些。

    “啧,这花还是太艳丽了,不适合我家的小丫头。戴上,活像是媒婆子,土气得很。”

    依旧是这种欠揍的闲闲语调,林梦雅实在是气不过,小手用力,使劲的在清狐的胸口,掐了一把。

    “哎哎哎,你这丫头。亏得我还巴巴的跑来看你,怎么三句话不到,你就动手动脚的。”

    虽然苦着一张脸,可清狐,究竟也是没有把林梦雅推开。

    轻轻的把她拥入怀中,抚摸着她的长发。

    谁知道,这温馨时刻,还没超过一刻钟。林梦雅就抬起头,揪住了他的衣襟,凶神恶煞的问道。

    “你到底死哪儿去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你知不知道,家里的人,都要担心死了!”

    卷翘的长睫毛上,还犹挂着清亮的泪珠儿。可下一秒,她却或像是个讨债鬼似的

    清狐只好认出,露出了一张讨好的笑脸,生怕这丫头一言不合,就掐自己两把。

    “哎呀哎呀,咱们怎么着也算是久别重逢,你怎么还是这么凶巴巴的呢。你想我了没有?家里的四个丫头,还有那俩只小东西,都想我了没有?”

    看着再次企图赖皮蒙混过关的清狐,林梦雅狠狠的给了他一记眼刀。

    眼看着混不过去了,清狐却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收起了脸上,那顽皮的笑容。

    “丫头,你不该来的。这趟浑水,你也不应该搀和进来。听我的话,现在,就跟着龙天昱走吧。晚了,我怕他也救不了你。”

    清狐从来不会骗她,这是林梦雅从前,便知道的。

    有些问题,哪怕这家伙不想回答,却也只是顾左右而言他,却极少,会对她撒谎。

    可如今,既然他都这么说,恐怕,这里面涉及到的事情,真的会像是他说的那样,波及甚广。

    如果,连龙天昱也保不住她的话,那力量,该有多恐怖?

    林梦雅皱起了眉头,也松开了抓着他的衣襟。

    清狐倒是丝毫不在意身上名贵的衣料,而是坐在了她的右手边,轻轻的伸出手来,查看着她现在,还不太灵活的右手。

    “幸好,你的手已经能治好了。不然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他。”

    一道阴狠,从清狐的眸子中划过。

    敢伤他的小丫头,他绝对,不会让那些人好活!

    林梦雅却忽然,捕捉到清狐语气中的意思,林梦雅转过头去,却发现,清狐身上穿着的,却是一件云锦的衣裳。

    这料子,即便是在大晋的京都,也只是贡品。

    一匹不下百金不说,却因为是皇家之物,所以,根本就是千金难得。

    看着她略有些惊讶的双眸,清狐的脸上,终于漾出了一抹无奈的悲凉。

    “丫头,我...我又走了当年的老路,你...不会怪我吧?”

    清狐的语气,有些犹豫。

    可是眼睛里,那深埋的脆弱,却让人心疼不已。

    林梦雅却忽然间,生出了极大的怒气。

    “是谁!是谁逼你这么做的!敢动我的人!当真是不想活了!”

    丝丝的意外,从清狐的眼神中散发而出。

    片刻后,又自嘲的一笑。

    他早就知道,丫头绝对不会嫌弃他的。

    伸出手,把她按在了座位上,看着她因为气愤,而涨红了的小脸,笑了个眉眼弯弯。

    “不是别人逼我的,只是,我知道你早晚,都会跟他们杠上。所以,我就先回去,给你当个内应。”

    林梦雅压下了心头的怒意,看着面前,一身火红衣衫的清狐,才多久没见,这家伙,就又清瘦了不少。

    “我才不需要你当内应,不如,这次你就跟我回去吧。小玉走了,我不希望,你也跟他一样,此生相见的机会很渺茫。”

    林梦雅有些沮丧,其实,即便是清狐不说,她也知道,他之所以跑回去,都是为了她。

    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都是她没用。

    如果,她真的有抵挡天下的能力,清狐跟小玉,也就不会,从她的身边离开了。

    “傻丫头,我总不能天天跟在你的身边,要么装成女人,要么就跟那个冷面鬼打架吧?还是听我的话,这里的事情,你最好及早抽身。不然的话,我怕你会有危险。”

    看到清狐还是一力的劝说自己抽身,林梦雅,却摇了摇头,脸上,带了几许不屑的冷笑。

    “我现在不能走,你以为,我走了,他们就会放过我么?青筝谱在我的身上,无论我走到天涯海角,他们都不会放过我。”

    听到林梦雅的话,清狐却愣了片刻。

    眼神里,带着几分紧张。林梦雅瞧见了,也只是给了他一个浅浅的笑容而已。

    “你,都知道了?”

    林梦雅垂下了眸子,敛去了眸中的精光。

    “不光是你,还有龙天昱跟左丘羽他们,都想要瞒着我不是么?其实,我早就猜到了,他们的目标,不过是我手中的青筝谱而已。你也好,这个白草阁也罢不过是别人手中的一把刀。在这世上,唯有我知道青筝谱的下落了,你觉得,你背后的那个人,真的会放过我么?”

    清狐有些黯然失笑,摇了摇头,他以为自己已经隐瞒得足够好了。却没有想到,一切的症结,林梦雅早就已经乱熟于心了。

    “就算是他不会放过你,我也不会让他伤了你的。只是现在,你还没有足够的能够,想要从他的手中逃脱,你必须强大。”

    这不是清狐在危言耸听,也并非是他想要林梦雅,离开是非之地的托词。

    只是,以他的能力,在那个人的手下,也不过是一条狗而已。

    林梦雅虽然身份显赫,现在,却并非是他的对手。

    或许,世上,原本就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吧。

    “你说的没错,也许,想要完全铲除他,我现在的确是能力不够。但是,清狐,我早就已经想明白了。如果,想要把那个人连根拔起。我,是最适合的人选。”

    林梦雅站了起来,逆光中,模糊了她的五官,可是那挺直的背影,却让清狐,心头一动。

    也许,丫头说的没错。

    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好,我等着那一天的来到。丫头,照顾好自己。”

    大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顶。

    尽管不合,尽管心头,有千言万语,想要跟她倾诉。只是现在,他必须离开。

    “死狐狸,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背后之人,有多残暴,有厉害。你都要给我好好的活着。若是,你敢先死,我必定闹翻了阎罗殿,也要给你给揪出来!”

    离开的火红背影,略微有那么一瞬间的迟钝。

    随后,却是渐渐的,离开了林梦雅的视线。

    只留下了她鬓间,那朵散发着幽香的芍药花。

    一定要活着!

    摸着芍药花,林梦雅却陷入了深思当中。

    哨子,是当天玉安从外面回来以后,偷偷交给她的。

    清狐虽然精神看起来不错,但是脸色却是越发的苍白。

    林梦雅不用仔细的查验,也知道,从前清狐极力摆脱掉的,那种如同跗骨之蛆般的剧毒,就在荼毒他的身体了。

    那种东西,虽然能暂时提高人的内力跟精神,但是代价,却是加速死亡。

    想必,已经背叛出来的清狐,再度回到那个地狱,也是吃了不少苦头的。

    只是,那家伙,不想让她知道的东西,总是嘴严得像是保险箱。

    这一次,他冒险过来,怕,不仅仅是警告她,这么的简单。

    “谁来过了?”

    龙天昱的声音,突然从外面响起。

    林梦雅转身,举了举手中的芍药花,才说道:

    “是清狐,刚刚,他过来看看我。”

    点了点头,龙天昱对于清狐能来,好像是一点都不惊讶。

    “他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你劝他还是要小心一些。他背后的那些人,可不好对付。”

    思虑了片刻后,龙天昱才沉声说道。

    林梦雅看着他,嘴角,勾起了一抹好奇。

    “连我都不知道他背后的人是谁,龙天昱,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

    叹了一口气,龙天昱看着那双精明而纯澈的眸子,却是满心的歉疚。

    “我也是这段时间,才有了眉目。只是,我只知道,对方很难缠而已。但是,具体的事情,我却一件都没有查到。有一件事,我可以肯定。不管是在路上阻击我们的人,还是红玉之前待的那家青楼,亦或是夜探听到的那些少女。都跟清狐背后的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