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另有文章
    一时之间,林梦雅没有回答他。

    龙天昱转头看着她,不知道忽然之间,林梦雅这是怎么了。

    “我知道,你不喜欢跟太子他们争斗,如果你实在是想要过,平静的日子的话,那我——”

    “说什么呢,你是大晋的皇子,理应为了自己的国家鞠躬尽瘁,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林梦雅突然抬起头笑了,一张脸上,倒是滴水不漏,看不出什么来的。

    龙天昱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他,就是觉得,林梦雅好像是有心事。

    “对了,今天听常长老提起,我才想起来,沈燮这个名字,你可曾记得?”

    其实,听常长老提起的时候,林梦雅就觉得,这个名字,曾经在她的记忆里出现过。

    但是,倒了现在,她反而是有些,想不起来了。

    只觉得,这个名字,定然是不凡。不然的话她,常天华提起之时,也不会那那么的崇拜。

    “神医沈燮,百草阁的大长老,而且,也公认的医仙。据说此人的医术极高,但是来历十分的神秘,恐怕,就连整个临天国,也不会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听这话,想必是龙天昱知道,沈燮的身份么?

    看着林梦雅渴求的眼神,龙天昱才缓缓的说道:

    “其实,这件事情,我也是听说来的。你知道,大晋也好,临天也罢。虽然立国有几百年了,可之前,却是有别的国家。听说,这个沈燮,就是古卫国,最后的传人。至于,是真的,还是假的。唯有他自己知道了,别人,怕是无从得知了。”

    古卫国?林梦雅的脑海中,突然蹦出了以前翻阅史书,得来的消息。

    相传古卫国,可是一个极为神秘的国度。

    虽然灭亡了,却不是受到任何国家的侵占。只是一夜之间,整个国家,就这样神秘的消失了。

    史书上记载,这已经是千年前的事情了。

    如果说,沈燮真的是古卫国的最后一个传人,那也就说,其实古卫国还是存在的。

    只不过,是因为不明的原因,所以举国都迁走了而已。

    这样的事情,哪怕是史书上,也是难有记载。

    怪不得,辰表哥的父亲,会让他当上大长老的位置。

    没有权势,也没有可以依仗的亲族。这样的人,却是最最稳妥的。

    “原来是这样,不过,沈燮既然医术超群,又跟皇室的关系那么的紧密。按说,本是不应该,被人这么暗害的。你说,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大胆子,是不是因为,有人在背后策划,有人给他们撑腰呢?”

    林梦雅分析情况就是透彻,经常是一语中的。

    龙天昱也是这样想的,而且,他也跟林梦雅一样,觉得这一切,都像是有一只无形的黑手,在幕后操纵着。

    可惜,不管他们如何机警,却总是会落后一步。

    让那黑手撤得干干净净的,逃之夭夭。

    “这是肯定的,千玉明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轻易跟皇室作对。但若是,有人许给他们莫大的利益,这又是两说了。夜昨天来报,说是已经找到红玉跟素梅她们的落脚点了。只是,他说那里的看守,十分的严密。即便是他,想要潜入都极难。不过,他也冒险进去看了一趟,说是里面,除了红玉跟素梅以外,还有不少的少女。而且,还有专门的人*她们。但是年龄,好像都在十三四左右。”

    林梦雅跟龙天昱对视了几分钟,而后,眼神里,露出了几分疑惑来。

    按照红玉的说法,那些人之所以留着她们姐妹二人,其实,是为了推翻她的身份。

    那既然如此的话,其他的少女,又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十三四岁的少女,还有专门的人来*。我怎么觉得,倒好像是用处颇多的样子。”

    十三四岁的少女,正是清纯美丽的豆蔻年华。

    别说是在这里了,即便是在现代,也是有不少口味特殊的怪蜀黍们,喜欢这种少女萝莉的类型。

    如今,又是经过了*。想必,比寻常的少女,也多出不少的情趣来。

    如此,怕是会有不少的男人,都会拜倒在这些少女们的石榴裙下了。

    这样的勾当,古今中外,也不是第一次了。

    而红玉跟秀梅,怕是有别的用处。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看到林梦雅,斜着眼睛,看向了自己。龙天昱却是心头发毛,这丫头,不知道又在动什么鬼主意。

    “龙天昱,昱王爷,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也喜欢那种青涩的少女呢?”

    林梦雅眨巴着大眼睛,挪揄着龙天昱。

    “我...没那个嗜好。”

    憋了半天,龙天昱才有些生硬的回答道。

    与其说,他不喜欢那些少女,不如说,除了对林梦雅之外的女人,他根本就半点兴趣都没有。

    “噗,我就说嘛,你肯定不是什么怪蜀黍了。对了,你有没有什么小名?我我们都这么熟悉了,我总不好总是叫你龙天昱,昱王爷吧?”

    林梦雅靠在龙天昱的肩上,掩住了眸子中的失落。

    其实,她是动了想要跟龙天昱,归隐田园的心思。

    但是,她也明白,龙天昱的身份为难,定然是不会轻易的应允的。

    不过,只是想要一句情话而已。可龙天昱,却给了她最现实的回答。

    说起来他们之间,虽然已经经历种种,却终究,缺少一句话。

    不知道,有生之年,她能否从龙天昱的嘴里,听到了。

    “小名?父皇跟母妃,倒是经常唤我昱儿,这算么?”

    龙天昱挑着眉头,看着赖在自己肩头的少女。

    怎么,如今她又要做什么?

    “昱儿?哎呀,听起来怪不好意思的。不如,我叫你芋头好不好?”

    晶亮的大眼睛里,闪着几丝微光。

    林梦雅看着龙天昱,满心满眼的,都是笑意。

    “只要你喜欢,随便你叫就是了。”

    芋头,这名字虽然土气了一些。但是,因为是她叫的,反而,心头却多了几分,芋头一样的沁甜。

    “芋头!芋头!芋头!哈哈,真是太接地气了。”

    这么个土的掉渣的名字,也难为了龙天昱,竟然这么不声不响的就应了下来。

    林梦雅抱着龙天昱的手臂,乐不可支。

    看着她笑得开怀,看着她撒娇得可爱,龙天昱的眼眸中,已经全然,是一片温柔了。

    对她,他总是这样,用尽了深情去宠爱。

    “芋头,我们很快就能回家了。我有点,想我爹爹跟哥哥了。我能去爹爹那里,看看他么?”

    闹够了,林梦雅依偎在龙天昱的怀中,语气里,却透着一丝丝的寂寞。

    “嗯,等我们回到京都,我就奏明父皇,去犒赏三军。到时候,你就能看到你父亲了。”

    怀抱着她纤细的身体,对于回家这件事情,龙天昱的心里,还是有几分雀跃的。

    不知道这么久了,父皇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还有母妃,在皇后的手中,她一定受了不少的苦头。

    想到母妃,他的眸光,就暗淡了下来。林梦雅当然理解他的感受了,伸出小手,抚摸着龙天昱的侧脸。

    “别担心,皇后不敢拿德妃娘娘怎么样的。我猜想,皇上一定已经得知此事了。有皇上在,德妃娘娘,定然会安然无恙的。”

    听到林梦雅如此安慰自己,龙天昱虽然忧心忡忡,也得到了一丝丝的缓解。

    俩个人正是浓情蜜意之际,煞风景的左丘羽,又再一次,贱兮兮的走到了两个人的面前。

    “咳咳,我不是有意打断你们的。只是,刚刚南睿派人来,说是要见我跟龙天昱。那个,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看着那个极力的把头别过去,装作什么都没看到样子的左丘羽,林梦雅现在连吐槽他的心思都没有了。

    只是用眼睛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后,目送着龙天昱跟左丘羽的离开。

    等到他们消失在眼前后,林梦雅却是从袖口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玉哨。

    上好的白玉雕琢而成,只是若是不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那上面,还有一个古拙的‘雅’字。

    没错,就是林梦雅的雅字。

    神色有些犹豫,林梦雅思考片刻后,却是把哨子,放在了唇边。

    用力的吹了过去,这哨子,却诡异的,一点点的声响,都没有发出来。

    亦或是,人的听觉,根本就察觉不到。

    吹了三声,林梦雅才把哨子放了下来。

    因为此时,一道红色的身影,已经悄然间,出现在她的面前。

    林梦雅愣愣的坐在那里,极力的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

    可她的眼泪,却是不争气的,从她的眼眶中,滑落了下来。

    就坐在那里,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颗接一颗,无声的滑落。

    身影从门口,慢慢的踱步到了她的面前。

    缓缓的伸出了玉色的一只手,细长的指,轻轻的拭去了她眼角的泪珠。

    “哎呀,丫头,你怎么哭了?”

    声音,依旧是永远,都不着边际的轻佻。

    可是,那抹子宠溺,却是这世上,任何人都无法再比拟的了。

    “别哭了,好不好?要不,我变个戏法给你看,好不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