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九章 临天往事
    从左丘羽的父皇那那一代起,这群乱臣贼子就不曾消停过。

    后来,左丘羽十五岁之时,有人为了谋夺皇位,竟然铤而走险,想要下毒毒害两位皇子。

    若不是袁先生拼了命,以身试药,左丘羽跟左丘辰,怕也是要不明不白的死掉了。

    后来,那些人又派兵追杀,也是袁先生跟他的朋友们,用尽浑身解数,才把他们兄弟俩个,拼死送回了皇宫中。

    再后来,袁先生就回到了百草阁,师徒俩个依旧是有书信往来。

    只不过,因为试毒的原因,袁先生的身体,一直不太好。

    “师父最后一次给我的信上说,那些人要对我跟皇兄不利,要我们倍加小心。还有,师父说我心性过于软弱,不适合再皇宫中生活。所以,他拜托了一位,在大晋的挚友,把我安排到那位挚友的家里,充了师父挚友儿子的名头。师父还在信中说,他虽然受了伤,但是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地方修养了。没想到,却是这样。”

    讲述完了之前的一切,不仅仅是左丘羽,就连龙天昱跟林梦雅,都一样沉默着。

    皇权的倾轧,不仅仅是左丘羽经历过,龙天昱也是一样的。

    为此,付出生命的人,袁先生不是第一个,却也不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半晌,左丘羽才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这些事情,已经憋在他心里很久了。如今,师父的尸骨又已经找到。他虽然伤心,可好歹,事情也是有了一个着落了。

    只是,他心头不免悲痛欲绝。

    “既然是这样,羽表哥,你更应该努力的去争取大长老的位置。袁先生大义,若是你继承了百草阁,方才不辜负了他的牺牲,也能继承他的遗志。若是这位置被别人继承了,只怕,会有数不尽的脏水,泼到袁先生身上了。”

    林梦雅的话,却让左丘羽有些疑惑不解。

    “你别忘了,要真正继承大长老的位置,必须要确定大长老是不是真的去世了。不然的话,即便是有人胜出了,也不过行代长老之职。你们也看到了,他们并非不知道大长老,是死在石室里的。如果,他们之中有人胜出了,你觉得,他们会如何做?”

    林梦雅一席话,惊醒梦中人。

    左丘羽也是一时激愤,所以,只是想着,要给袁先生报仇。

    却忘记了,师父已经过世了,又是跟大长老死在一起的。

    所以,他就成了最佳的替罪人选。

    “你的意思是,他们会把所有的黑锅,全部都推到我师父的头上!”

    林梦雅点了点头,石门虽然难以开启,却并不代表,他们肯定找不到进去的方法。

    只不过,这法子肯定是要劳师动众的。

    所以,只有在继承大长老的位置后,才顺理成章的,能打开祭祀石室的门。

    到时候,嘴长在他们的身上,怎么说,还不是他们上嘴唇碰下嘴唇说得算的。

    “可恶!”

    没想到,师父谨慎一生,为他们牺牲了一生。

    身后,居然还要承担如此的恶名。

    那些人,都该死!

    “现在生气也是没用的了,我猜,他们定然是觉得,落入地道的人,已经被困死在里面了。接下来,他们肯定会逐个排查,到底,是谁掉了下去。我们,还是小心应对吧。”

    如果她猜得不错的话,对方的注意力,肯定会重要放在她的身上。

    盒子里的冰块跟石头,虽然不会有人刻意的张扬,但是终究不是个秘密。

    怕是现在,应该有人猜到,她是故意戏耍那些蠢货的。

    偏偏是他们搬走东西的时候,石室才有人掉下去,未免,也太过巧合了。

    所以,只要他们稍微的用用脑子,林梦雅她们的嫌疑,就是最大的了。

    只不过,他们不敢明着来,所以,白天几个人睡觉的时候,应该有不少人,前来窥探过了。

    反而是看到了他们没缺胳膊没缺腿的,还在悠闲的睡大觉。

    所以,又不得不排除他们的嫌疑罢了。

    “郡主,常长老过来了。”

    话音刚落,玉安的声音,就从外面响起。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虽然,常天华可以算是他们这一派的人了。但是,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才越安全。

    短短一瞬间,三人就达成了共识。

    协议刚刚达成,常天华瘦削的身影,就出现在三个人的视线之内。

    看到他们三个好整以暇的样子,常天华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

    黑瘦的脸上,也难得的露出了几分轻松的笑意。

    “我方才跟羽表哥说,要去拜谢长老呢。您看,这才几天的时间,我的右臂啊,居然都会动了。昨晚上,这俩个家伙为此闹腾了一夜呢。”

    林梦雅笑意浅浅,主动跟常长老打了招呼。

    邀请他一起坐下,又亲自奉了茶,常天华才说话。

    “其实,也是郡主的底子好。对了,这几天你们出门不太方便,再加上阁里也不如从前太平了。所以,能不出门,还是不出门的好。”

    听到常天华如此说,林梦雅三人,故意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来。

    “这我们倒是不知道了,敢问长老,外面,到底发生了何事呢?为何一大早的,这院里院外的,就不见人硬了呢?”

    常天华喝了一口茶,斟酌了片刻,才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们也知道,他们什么事都是瞒着我的。所以,我在这里,就如同瞎子一般。但是,这事闹得很大,说是昨晚,有贼人潜入了药房去使坏了。只是,看守的弟子们,却并未抓着人。只说是伤着了,现在,那几个老东西,正派人逐一排查呢。”

    听得这话,林梦雅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好在,我们三个昨晚一步都没有离开这里,外面看守的弟子也可作证。反而,嫌疑少了一些。”

    林梦雅如此说道,也是让常天华放心。

    龙天昱是何等机警之人,早就知道,一大早,常天华就派人来看过他们三个。

    只是,在见到连玉安都呼呼大睡,一点防备也没有的样子,就在外面替他们守着。

    也算是替他们几个,做了见证。

    至于那些被支走的看守弟子,自然知道是有错在先。

    若是照实说了,一定会受到责罚。还不如,就一口咬定,昨晚,他们从未离开过。

    如此一来,即便是长老们再怀疑,林梦雅三个人,明面上,也是一点错处都抓不到的。

    而常长老巴巴的亲自赶来,怕也是为了确定,昨晚大闹药房的,是不是这三人。

    虽说大家都是因为利益而结合在一起的,但是常长老这么尽心尽力,也让林梦雅心头,更信任了他几分。

    “如此甚好,我就是不放心,怕你们会被人冤枉了去。不早了,我也得告辞了。对了,这几天,你们要万分小心。唉,这百草阁,早就不是沈燮先生在时候的样子了。”

    听常天华如此的感慨,林梦雅也是心有戚戚焉。

    送走了常天华,林梦雅忽然想起,他提起的那个名字,沈燮。

    回到会客室里,左丘羽已经去把大长老跟袁先生的骸骨,安排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去了。

    如今,屋子里,唯有龙天昱一个人。不过,此时,他好像是也陷入了深思之中。

    听到了林梦雅的脚步声,方才缓缓的抬头,看着林梦雅,习惯性的,给了他一个温和的笑容。

    “在想什么?”

    林梦雅坐在龙天昱的身边,她有预感,这里的事情,很快就会完结掉了。

    她虽然跟左丘辰相处时间不长,却知道,那家伙可是个杀伐决断之人。

    其实,她现在也是突然明白过来。之所以左丘辰秘密的也跟到了这里,其实,是为了暗中做些事情。

    而他们,左不过是明面上的掩护而已。

    说起来,还是被左丘辰那家伙给算计了。

    千玉明他们,又不知道收敛,所以,现在左丘辰怕是已经收集到了不少的证据。

    只等着有一个机会,突然发作了便是。

    她也知道,这个机会,怕是不远了。

    做完了这件事情,他们就也要回大晋去了。

    这一次,倒是出来许久了。即便是她,也有些想家了呢。

    “没事,我只是觉得,生于帝王之家,需要背负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这话,倒是让林梦雅一愣,随机,随意的说道:

    “那不如,你跟我一起,在临天国当个普通的富家子弟如何?我想,我表哥一定会欢迎你的。”

    龙天昱立刻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

    “不行,我不能扔下我的父皇跟母妃。而且,如果太子即位的话,大晋,只会葬送在他的手上,到时候,民不聊生,生灵涂炭,实非我所愿。”

    林梦雅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茶杯,掩住了五官,看不清她的表情。

    “如果,是我想要你留在这里呢?你会留在这里么?”

    语气里,带了几分试探。

    龙天昱犹豫了片刻后,才缓缓的说道:

    “如果是你所希望的话,你可以先在这里等我,等我安排好一切后,我就会来陪你。但是,你说过,大晋才是咱们的家,所以,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回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