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石像秘密
    ‘轰隆’一声,药王像在龙天昱跟林梦雅的大力推动下,轰然倒下。

    不过,跟左丘羽一样,龙天昱跟林梦雅也愣在了当场。

    这药王像,怎么那么轻?

    而且,药王像根本就没有破碎。

    三个人呆滞在当场,目光一致,傻傻的看向了倒在地上的药王像。

    “呃...”

    林梦雅嘴角微微踌躇,本来,古朴的药王像十分有历史的厚重感。

    可如今的情况,林梦雅特意看了看。才发现,药王像好像是中空的。而且外面,应该是套了一个金属层,里面,大概是某种木质坚硬的木材。

    回过神来,却看到药王像的底座上,竟然有一个,可以容纳一个人的洞口。

    “快过来,我们好像是找到第三条通道了!”

    林梦雅兴奋的说道,浓烟几乎要蔓延到他们几个人的口鼻之间了。

    这个重大的发现,也让四个人重新燃起了希望。

    龙天昱把林梦雅保护在身边,却是从玉安的手中,拿过了火折子,扔了下去。

    火光把下面照亮,一人深的坑道,内壁虽然不太光滑,不过,容纳一个成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火折子燃烧得很旺盛,看来,里面是通气的。

    一定是能通到外面的,跟林梦雅对视了一眼,龙天昱率先,跳了下去。

    “小心些!”

    林梦雅担忧的看着他纵身一跃,轻轻巧巧的落地。

    捡起了玉安的火折子,小心翼翼的往坑道里面探去。

    片刻后,龙天昱转回身来,冲着林梦雅,点了点头。

    “里面很宽敞,也不气闷,都下来吧。”

    得到了龙天昱的证实,林梦雅终于放下了心来。

    浓烟滚滚中,却已经有了新的希望。

    “下来,我会接住你的。”

    龙天昱伸出手,抱住了坐在上面的林梦雅的双腿。

    稍微一用力,就安安全全的落地。

    可左丘羽却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一样,跟玉安,又调下了神龛。

    “你们快点下来,这里太危险了,浓烟会致命的!”

    林梦雅赶紧喊他们两个,可谁知道,玉安跟左丘羽,却费力的把神像,又扶了起来。

    “你们俩个躲开,玉安你先下去,我得把神像最后扣起来。”

    左丘羽的智商终于上线,也不主张跟外面的那些人喊打喊杀了。

    林梦雅也明白了他的意思,那扇小门不一定能扛得住火焰的灼烧。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当初,大长老跟袁先生,很可能,也是这样困死的。

    如今,这恶毒的手段使出来,他们更是轻车熟路了。

    随着一声闷响,玉安也左丘羽也安全落地。

    浓烟呛人的味道,也终于淡薄了许多。

    林梦雅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看来她的运气,还不算是太坏。

    坑道曲折迂回,不过,龙天昱紧紧的握着她的手,黑暗中,倒是让她没有那么的担忧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一丝丝微光,忽然从尽头露出。

    林梦雅却叫停了的四个人,让他们慢慢的出去,否则,会觉得阳光刺眼。

    刚才在里面倒是不觉得,直到爬出了洞口,林梦雅才发现,不知道何时,他们已经回到了地面上。

    晨光熹微,外面早就有太阳升起来了。

    跟往常一样的清晨,却让林梦雅觉得,格外的美好。

    “太好了,我们终于逃出来了!”

    没想到,就这样折腾了一夜。

    环顾四周,他们好像是从一个假山洞里出来的。

    “玉安,你知道咱们这是在哪里么?”

    三个人同时看向了的玉安,这家伙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

    “这里好像,是在咱们住地方的后面。你们跟我走,这里,应该没有任何人能看到。”

    虽然是有惊无险,但是玉安跟他们在一起,总归是多了几分患难与共的情分。

    晨光中,四个人偷偷摸摸的,做贼似的,摸回了小院。

    等着最后一个人,都从墙上翻过去以后,四个人对视了一眼,各自静悄悄的回到了房间。

    外面被支走的看守弟子还没有回来,所以,谁也不知道,他们几个,竟然在地底溜达了一圈。

    忙活了一夜,林梦雅终于看到了床,也顾不得身上的灰尘,脱了外衣,就爬到了床上。

    她竟然在地底下走了一夜,怪不得两腿,好像是灌了铅似的沉重。

    刚想要闭上眼睛,就看到龙天昱,又准备在外面的小榻上委屈自己。

    愣了一愣,林梦雅却轻轻的叫了他一声:

    “你过来一起睡吧,反正,大家都应该累了,不是么?”

    说完,她就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却没有看到,龙天昱的眼睛里,那一抹得逞的笑意。

    他就知道,梦雅舍不得自己。

    脱下外衣,大大方方的爬上了她的床,还十分得寸进尺的,把林梦雅抱在了怀中。

    这一夜,倒也不算亏。

    因为有昨晚的搬冰盗窃案在,那些上了当受了骗的弟子们,也只能自认倒霉。

    又怕被林梦雅问东问西,所以,一时间,倒是没有一个人,敢来这里找麻烦。

    四个人呼呼大睡,一直睡到了晚霞飞起,才意犹未尽的,各自起床。

    精心的梳洗了一番,林梦雅披散着长发,一边用布巾擦着,一边,摆弄着手中,那沈字玉佩。

    现在沉下心来,林梦雅聪明的大脑,也开始发挥了该有的作用。

    如果大长老跟袁先生,真的是被他们给困死在里面的,那么,这个秘密,也许将会颠覆整个百草阁。

    但是,时过境迁了,证据也早就湮灭在时间的长河中。

    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反而会惹祸上身。

    空有宝山,却没有任何办法,让之为自己所用的话,却是麻烦了。

    翻看着这巴掌大的玉牌,大长老之所以能有现在的位置跟声望,除了医术精湛,头脑怕是也必不可少。

    如果,真的是南睿他们做的,那大长老,可能会留下什么证据之类的东西。

    忽然间,脑袋里灵光一闪。

    对了,那个玄机盒!

    虽然说,打开玄机盒,就可以优先取得大长老继承的位置。

    但是,他们却胆大妄为到,想要用左丘羽的命,来换取玄机盒里的钥匙。

    现在看来,也许,大长老专属的秘境里,可能,会有一些,让他们无比在乎的东西。

    他们为了大长老的位置,已经汲汲营营了大半辈子。

    所在乎的,也无非是权势二字而已。

    假如,左丘羽真的当了大长老,他们大可以用自己的威望能力,来架空他这个大长老。

    可如果,密境里面,是有能他们身败名裂,失去这一切的证据呢?

    那身为外人的左丘羽,就是他们必须要除去的目标了!

    想通了这一层,下面的事情,也就多顺理成章了。

    怪不得,千玉明宁可失去心爱的弟子,也想要污蔑左丘羽。

    这恐怕他们留的后手,目的,就是为了取笑左丘羽的参赛资格!

    可惜,因为有她跟龙天昱的存在,所以,才会破灭了而已。

    心机之深沉,怕是她之前,都低估了这群人。

    若不是她胆子大,懂得变通,才找到了通道。

    不然的话,怕是他们四个,也跟大长老和袁先生一样,成为那些人争权夺势下,无辜送命的亡魂了!

    “梦雅,梦雅,我可以进来么?”

    门外,忽然传来了左丘羽的声音。

    林梦雅收回了思绪,转身,去开了门,请左丘羽进来。

    对方一脸的忧愁,即便是他不说,林梦雅也明白,这家伙想要做什么事情。

    幽幽的在心头叹了一口气,却是抬手,倒了一杯茶给他。

    “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我也跟你一样。但是,我们现在苦无证据,只有忍耐。”

    被林梦雅一句话,就道破了心头的秘密,左丘羽也只是苦笑了一下。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躲在大晋,不想来这里趟这趟浑水么?”

    这个,左丘羽还真的没说过。

    其实,羽表哥表面大大咧咧,跟个活宝一样,但其实,他的心里,也隐藏着不少的秘密。

    不然的话,左丘辰也不会跟她一起,算计自己的亲弟弟。

    这其中,定然是有不少的曲折。

    林梦雅也给自己斟了一杯茶,一双眼睛,温和的看向了左丘羽。

    她自问,做一个合格的倾听者,还是可以的。

    心事,想必也是在心里压抑得厉害了。

    如今有了机会,也像是闸门一般,倾泻而出了。

    左丘羽又喝了一口茶,才缓缓的开口讲述道:

    “我从小身体不好,听说,是母后孕育之时,被人暗害。后来,是姑姑跟师父救了我。所以,我这辈子最感激的,就是他们两个人。”

    原来,是母亲救了他的命。

    怪不得,左家的这兄弟俩个,对自己总是百般的呵护。

    这一切,都是源于她这个未曾谋面的母亲。

    “后来,姑姑失踪了,父皇忙于朝政,母后身体虚弱,宫中争斗不断。我跟皇兄自顾不暇,若不是师父拼命护着我们俩个,怕是现在,我跟皇兄,早就不在这里了。我随师父一起学习医道,直到,十五岁那年。”

    记忆,随着讲述一点点的清晰了起来。

    直到现在,左丘羽还是对那一晚的情形,记忆深刻。

    哪怕,是细枝末节,他也记得,无比的清晰。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