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 石室被困
    提起这件事,左丘羽的眼神中,少见的,透露出了几丝的阴狠。

    “我师父医术精湛,虽然不是阁中有实权的长老。可以他当日的名望,未必会比他们几个人差。只不过,当初我师父,是被他们几个人,联手陷害了!哼,我三番几次的想要找出证据来,都被他们给躲过去了。没想到,师父的骸骨,居然在这里。”

    这话说出来,林梦雅就明白了个七八分。

    既然大长老收了母亲,也就是长公主当徒弟。

    那么,能收左丘羽这个皇子当弟子的袁先生,地位跟医术肯定是不凡。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位袁先生,才是大长老定下来的传位的人选。

    为了夺取大长老的位置,所以,南睿他们,当然是要联合在一起,陷害袁先生了。

    如此想来,大长老跟袁先生,之所以会在这里,怕也是因为南睿那些人的狼子野心了。

    “我想,他们应该是进不来这个石室的。不然的话,大长老跟袁先生,怕是也不会在这里了。我觉得,现在不宜打草惊蛇,我们还是先出去再说吧。”

    左丘羽点了点头,还是忍着悲恸,把大长老跟自己师父的骸骨,好好的收敛起来。

    “嘘,外面好像是有人来了。”

    一直机警着的龙天昱,突然间出声警告。

    四个人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因为,一阵杂乱而急促的脚步声,也无比清晰的,传到了他们的耳中。

    奇怪,都这个时候了,又有谁会来呢?

    脚步声虽然慌乱,但是很快,又消失了。

    不管他们四个,怎么把耳朵贴在石门上,都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好像,突然就凭空消失了一样。难道,对方也跟他们一样,都把耳朵,贴在石门上了?

    林梦雅疑惑的看向了龙天昱,对方的眼中,也拥有跟她一样的神情。

    呼吸,都变得依稀可闻,可石门外,还是诡异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两厢,好像是在比拼耐力一样。

    一道石门,像是隔开了两个空间。

    “长老,会不会是你们猜错了?”

    终于,对面好像是沉不住气了,一道年轻的声音,率先说道。

    “不可能!这里是阁中禁地,两边的灯油都点燃了,肯定,有人掉下来过!”

    这是——端木阳的声音!

    林梦雅迅速的跟龙天昱交换了一个眼神,可后面帮忙抱着大长老骸骨的玉安,却是一个不小心,把其中的一段腿骨,掉落在了地上。

    瞬间,清脆的身影,在安静的石室里格外的清晰。

    林梦雅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以为,这下子肯定会被外面的人给发现了。

    不过,片刻之后,预想之中的话语,并未传来。

    林梦雅跟龙天昱俩个,大眼瞪小眼,眨巴眨巴,交流了一番。

    “咳咳,外面是谁?”

    龙天昱可疑改变了声线,以不大不小的声音询问道。

    可是外面,还在沉沦于他们的猜测中。

    好像,丝毫没有听到里面的声音。

    左丘羽试探的骂了一句,外面,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四个人终于放下了心来,看来,这石室的构造特殊。外面的人,听不到里面人的讲话。

    但是里面的人,却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这下子,倒是方便了他们不少。

    四个人放松了下来,却还是决定,先听听外面的人怎么说。

    虽然,争论的焦点,还是在灯油为什么会燃烧起来。

    为什么到了这里,却看不到人之类的话。

    林梦雅心头有些疑惑,难道他们,不知道这里有间石室么?

    刚想到这里,外面,那道最先响起的年轻声音,就说道:

    “长老,他们,会不会进去了?”

    果然,端木阳他们也是知道这间石室的。

    “怎会?就算掉下来的是那个什么郡主郡王,他们,也是打不开这道门的。也许,是有人下来的时候,忘记熄灭灯油了吧。我们先出去,万一被人发现了其他的出口,反而大事不妙了。”

    端木阳的声音,跟脚步声渐行渐远。

    可此时,林梦雅却已经是满肚子的疑问了。

    看来,石室的秘密,端木阳应该是知道的。不然的话,他又怎么可能,又会肯定的说,没人能进得来这个石室?

    至于,另外一个出口——

    “快,我们快走!”

    林梦雅心头一震,立刻招呼龙天昱他们走。

    所幸,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左丘羽跟玉安,一人抱着一包骸骨,就往台阶上的门快步跑了过去。

    可刚到石门,还没等用机关打开。

    一阵柴禾被烧焦的焦糊味道,就从石门外面,传了进来。

    果然,刚才端木阳是在故弄玄虚!

    他们的真正目的,就是用另外一道门,困死石室里面的人。

    可想而知,那道石门的后面,肯定早就已经布满了伏兵。

    这里又用火烘烤着,里面人,要是出去。不管从哪一面出去,都会被人立刻在当场抓获。

    好狠毒的手段!

    看来,还真是她小瞧了百草阁的这群衣冠禽兽。

    “怎么办?不如,我们从石门那边走,咱们也能杀出去。”

    左丘羽的眼神里带着几分阴狠,现在,百草阁里的大部分人,在他的眼里,不过都是畜生而已。

    林梦雅制止了他的想法,别说他们现在势单力薄。

    要是被他们知道,是自己跟左丘羽被困在这里,定然会起了杀心,半点,不会放过她们的。

    不到万不得已,拼命,还不到时候。

    “我们先下去,也许,这里会有第三条出路。”

    温度愈来愈高,石门透过来的浓烟,也越来越呛人。

    不过好在,石室的空间够大,而且,烟是飘在上面的。一时半刻,他们的呼吸,还不成问题。

    但是,外面的比他们有耐心,熏死,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林梦雅环顾四周,突然响起龙天昱说的话。

    如果,这件石室,是用来给百草阁的后人避难的。那么,修建的当初,也许,会考虑到如今这种情况的。

    把自己的猜测,给几个人说了一遍后,四个人分散开来,事无巨细的,查找着石室里的一切可能。

    龙天昱跟林梦雅一起,翻遍了靠近石门的一侧,任意的空间。

    可最终,都是徒劳无功的。

    空气里,焦糊的味道,已经让林梦雅的喉咙,有了些许的不适。

    但是,她轻咳着,却是跟另外的两个人,摇了摇头。

    形势,已经到了最紧急的时刻。

    如果再拖下去的话,怕是四个人,都得成了烟熏香肠了。

    “怎么办?咱们还是杀出去吧,梦雅,你不用怕。即便是牺牲我跟玉安,也会把你跟龙天昱,送出去的!”

    左丘羽的脸上,已经似有悲壮的情绪了。

    林梦雅轻轻的打了他的脸一下,眼神,变得严肃。

    “说什么呢,总会有办法的。既然,都是因为我出的这个主意,大家才落难至此的。那我,就必须把你们都带出去!”

    左丘羽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一时上来,容易做一些冲动的傻事。

    现在,冲动却是最大的敌人。

    转过身来,林梦雅再次环顾石室的周围。

    不知为何,她却觉得,这药王像,有些别扭。

    “龙天昱,你过来看看,这个药王像,是不是有点怪呢?”

    龙天昱跟她一样,转过头来,看着这尊药王像。

    其实说奇怪,也不过是因为,这像,并未紧紧的依靠神龛。

    反而,是有些凸出了。

    林梦雅慢慢的走了过去,神龛的后面,是一堵巨大的石壁。

    按说,临天国三面环海,境内几乎没有过高的山峰。

    这石门也好,石室也好,不太像是纯天然的。

    借着火折子,林梦雅爬到了石像后面的石壁旁,把幽暗的地方,也都一一看过了。

    虽然墙壁凹凸不定,但是,却是有极为细微的差别。

    不凑近了看,根本,就看不出,这面墙,是一块一块重叠在一起的。

    既然,石室是人造的,那就一定,会留有后路。

    这是古代工匠们的习惯,毕竟,给皇家做事,稍有不慎,就会被人坑杀掉的。

    久而久之,在建成的机关墓室乃至宫殿里面,就会有一条通道,可以直接逃出生天。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出,这条通道!

    到底,会在什么地方呢?

    林梦雅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眼睛,如同扫描仪一般,一寸寸的从石室里扫过。

    既然是匠人们挖掘的,那么,一定会藏到,石室的主人,怎么也想不的地方去。

    林梦雅的视线乱扫,最后,还是落在了这尊药王像上。

    既然,石室是修来祭祀的,那么,石室的主人,按照道理来说,唯一不敢动的地方,就是药王像。

    龙天昱的目光,突然跟林梦雅交汇上。

    两个人心里有灵犀,目光,都燃起了几分火热,聚焦到了石像之上。

    “喂...我说,你们俩个...”

    左丘羽有些疑惑的看向了俩个人,这俩个人都是聪明至极的人,所以,有些时候的举动,好像,不是他一个凡人,能够了解的。

    但是,如今他们这样热切的看着药王像,左丘羽的心头,就是有些怪异。

    “没时间了,我们试试看,能不能推动这尊石像!”

    林梦雅提议,龙天昱立刻照办。

    “嗳!表妹,这是欺师灭祖,欺师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