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六章 祭祀石室
    可灯笼草十分难以栽培,在以前,也是贵族能享用的。

    如今,大部分只有在庙宇里,才能见到了。

    “难道,这里是百草阁祭祀之所?”

    龙天昱怀抱着林梦雅,低沉的声音,却让林梦雅心头一震。

    祭祀?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一定会有出口的。

    “可能是吧,既然有灯笼草,我们不如点起来,也会亮一点。”

    左丘羽的语气,有了一丝丝的怪异。

    跟玉安俩个人摸摸索索的,好像是找到了灯油。

    光亮,一点点的扩到,转眼之间,黑暗尽数褪去。

    有些难以适应面前的一切,林梦雅揉了揉眼睛,两边的灯油,也在转瞬之间,照亮了狭长的甬道。

    “这里是——”

    左丘羽吃惊的看向了周围的墙壁,两面的墙上,都各有一道深深的沟壑。

    而灯油,就在沟壑中,带着光亮游动前进。

    自然的清香,不因为多年的沉积而有丝毫的杂质,反而,让人觉得精神一振。

    但是,最让他吃惊的,则是两面的墙壁上,那栩栩如生的壁画。

    左丘羽伸出手去,轻轻的抚摸着画壁的一角,虽然墨迹早就已经干透了,但看在后他们这些后来人的眼中,却依旧如同刚画上去的那般鲜艳。

    “连你也不不知道么?走吧,咱们进去看看。”

    奇怪的是,青筝谱上,也丝毫没有任何的记载。

    如今,连左丘羽也是一脸懵懂的样子,看来,这里真的是一处秘境了。

    四个人小心翼翼的沿着甬道前进,虽然两边的火光越来越亮,但是他们的呼吸,却丝毫没有阻碍。

    也是,既然可能是祭祀之所,通风自然是没问题的。

    想到这里,四个人的脚步也快了一些。

    一路走来,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了。可四个人的面前,却依旧没有出现任何的大门。

    尽管甬道看起来好像是没有尽头似的,四个人却都能感觉到,他们,应该是越来越往地底去了。

    周围墙壁上的壁画,林梦雅也仔细的看过了。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讲的应该是第一代的大长老,是如何抛弃了荣华富贵,投身于医道之中的。

    壁画栩栩如生,仿佛那人的人生,也扑面而来似的。

    林梦雅敬佩之余,却是更加唏嘘不已。

    若是这位大长老泉下有知,一定会被这些个不孝的后人,气得再死一次不可。

    “前面,好像有东西。”

    走在最前面的玉安,忽然惊喜的叫到。

    龙天昱却是下意识的,把林梦雅护在了怀中,生怕,她有任何的闪失。

    四个人脚步不由得快了一些,终于,一道坚硬的石门,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有办法打开么?”

    林梦雅看着石门,语气,难免带上了几分激动。

    他们已经在甬道中,不知道走了多久了。再走下去了,怕是这几个人,不累死,也得要绝望了。

    虽然,这扇石门,光滑而坚硬。但多少,是个能逃出去的希望。

    “你在这等着,我们去试试。”

    把林梦雅安置好,龙天昱就跟着另外的俩个人,一起用用力的推石门。

    可是,石门怕是重逾千斤。哪怕他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都不能撼动半分。

    三个人涨红了脸,可石门,却是依旧一点改变也没有。

    站在那里,林梦雅盯着石门看。

    不经意间,石门右下角的小小角落,林梦雅,却看到了一抹熟悉的标记。

    紧走了几步,蹲在石门的右下角,果然,一个她早就烂熟于心的梅花样的图案,出现在她的眼中。

    自从跟临天国扯上了关系,这个梅花的图案,可是三番五次的出现。

    难道说,这种梅花的图样,难道,不仅仅是母亲的象征图案么?

    梅花,梅花,为什么都是梅花?

    一瞬间,林梦雅陷入了思考之中。

    这里应该确定是祭祀的地方无疑了,但是,应该是经年未用过的了。不然的话,她跟左丘羽,应该会有一些蛛丝马迹的。

    但是,这道石门,却难以开启。周围,又被龙天昱他们仔细的勘察过了,也不像是有机关的样子。

    手,无意中的摸了摸梅花的图案,却发现,这朵梅花,是松动的。

    “你们过来看,这里好像是有机关!”

    林梦雅的叫声,立刻让三个人,眼神向她投了过来。

    她只是稍稍的废了一点点的力气,就把梅花给掀了起来。

    而此时,她才看到,这个梅花,更像是一个,隐藏机关的石头扣。

    下一秒,一个四四方方,越有小指头粗细的小洞,就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这里可能是机关,你们闪开,我试试。”

    龙天昱自告奋勇,可不管他用什么办法,石门,依旧是纹丝未动。

    一筹莫展之际,一枚梅花样的印章,却伸到了他的面前。

    “要不,你试试这个吧。”

    林梦雅笑容灿烂,这也是她突然想起来的。

    之前,那个老道士把这东西交给她以后,一时间,她还没有想到,到底有什么用处。

    如果,不是这个小孔的尺寸,跟这个印章好像是很契合似的,她还一时,想不起来呢。

    龙天昱接过了她印章,只是看了一眼,便慎重的插入了小孔里。

    ‘咔哒’一声脆响,两厢契合。

    随着一阵,让人心颤的齿轮磨合的声音,石门,竟然拔地而起。

    四个人又是忐忑,又是激动的看向了门里。

    可触目所及的一切,却又让人,无比的心惊。

    “这是——”

    石门的背后,是一间大得有些惊人的石屋。

    一尊巨大的石像,此刻,五官已经有了些模糊。但是,却能依稀辨别出来,这是天下所有医道的祖师爷,药王的雕像。

    石像的下面,则是一张积聚了不少灰尘的案台,香烛之类的,已经落满了蜘蛛网。应该是多少年,都没有人来过了。

    但是,祭祀用的案台下,两个早就已经风干了皮肉的骷髅,却是背对背,坐在了蒲团之上。

    俩个人身上的衣衫,早就已经破烂不堪了。

    可左丘羽,却十分激动的,跑了过去。

    ‘噗通’一声,跪在了两具骸骨的面前。

    “师父!您...您居然在这里,师父,徒儿不孝!徒儿不孝!”

    鲜少,看到左丘羽这样的悲痛欲绝,声泪俱下。

    但是,三个人却听得分明。其中的一具骸骨,就是左丘羽的师父。

    “原来,袁老先生居然在这里。难怪,当初陛下跟郡王,怎么也找不到老先生的尸骸。”

    玉安也叹了一口气,不胜唏嘘的说道。

    不过,看样子这里也应该没有什么机关,林梦雅想了想,还是让龙天昱把印章拿了下来。

    里面的墙壁上,则是有一个看似,可以控制石门的装置。

    龙天昱看了一眼,就肯定的说,这里,不仅仅是祭祀所用,应该,还是用来避难的地方。

    轰隆声中,石门再次关闭,只是,四个人的心头,却已经没有了当初,害怕恐惧的心境。

    左丘羽还在那里哭着跟师父赔罪,林梦雅三个人不便打扰,就开始打量起这个巨大的石室来。

    石室的最右面,有一处旋转蜿蜒的台阶,三个人一直觉得,那里可能是另外的一个出口。

    但既然是避难用的,也就是说,跟石门一样,打开的机关,应该都是在石室里面。

    如此一来,心情也就没有那么的急迫了。

    石室里,还散落着一些香烛之类的祭品,更有一些,早就已经风化成标本的生活用品。

    林梦雅看着两具骸骨,虽然现在,已经成了这幅样子。但是从他们风化的姿势来看,不像是被人残害致死的。

    走近了看,却看到左边的穿着青色衣衫的骸骨下面,有一块青色的玉牌。

    林梦雅顺手捡了起来,擦干净玉牌上面的灰尘,一个苍劲有力的‘沈’字,格外的清晰。

    “你们看,这是什么?”

    正在痛哭之中的左丘羽转过了头来,却在看到林梦雅手中的玉牌后,刹那间愣在了原地。

    “这是!这是大长老的令牌!他从不离身的,难道说,这一位,就是大长老么?”

    激动到颤抖的声音,连林梦雅都有些意外。

    把手中的玉牌,转到后面来,却是一个栩栩如生的梅花图样。

    难道,梅花才是真正百草阁的象征么?

    大长老是今年前失踪的,按照骸骨干枯,跟衣服破损的情况来看,大长老,很可能是最后死在了这里。

    只是,左丘羽的师父,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一切的一切,都是未解的谜团。就连林梦雅这聪明的脑袋,都似乎,不够用了似的。

    “羽表哥,你也不要太过伤心了。我觉得,你师父和大长老,居然死在了这里,不觉得,有些蹊跷么?”

    林梦雅悉心的劝导着左丘羽,对方,也渐渐的收起了眼泪。

    龙天昱跟玉安,趁着这会儿的功夫,已经检查过了整个石室。台阶之上,果然就是另外的一道门,而且,也可以出去。

    既然,这里可以自由出入,为何,大长老跟左丘羽的师父,还会葬身在这里呢?

    一时间,林梦雅也找不到,这两厢矛盾的答案了。

    “我倒是想起来,之前师父失踪的时候,其实,已经受到了奸人的暗算!也许,大长老也是如此!”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