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三章 礼尚往来
    其实关于青筝谱,她从来也没有郑重其事的,回应过左丘羽他们一次。

    既然如此的话,那她不如,现在就把话说开了。

    低下头,林梦雅想了又想,最后,严肃的开口说道:

    “不瞒常长老,其实,真正的青筝谱,已经被我母亲,不小心给损毁了。”

    林梦雅有些为难的说道,果然,不管是常天华,还是左丘羽,脸上,都露出几位失望的表情。

    想必,整个百草阁,唯有这俩个人,是真心真意,以研究的心态,看待青筝谱的吧。

    “当年之事,我虽然有所耳闻,但毕竟,未得亲眼所见。想必是我母亲,对于此事,也是颇多无奈的。但是,青筝谱这本书虽然毁了,可我母亲,早就把此书誊抄出来,装订成册了。若是,常长老不嫌弃的话,能否,协助我一起,让青筝谱上的一切,再度呈现在世人的面前呢?”

    林梦雅的话,可是让常天华跟左丘羽,心绪大起大落了一番。

    在他们的眼中,青筝谱更重要的意义,是一本可以救助许多人的绝本医书。

    现下,听到林梦雅,能够再次让青筝谱临世,登时,乐得跟个孩子似的。

    “好好好,还蒙郡主不弃,竟然能让老夫,能够有看到青筝谱临世的这一天。老夫感激不尽,一切,愿凭郡主吩咐。”

    常天华眼中含泪,他也没有想到,竟然能在有生之年,真能看到青筝谱上的一切。

    而这一切,都是林梦雅赐给他的。如果不是林梦雅的话,他,一辈子也只不过是个痴念而已。

    看着年纪,比自己父亲还要大的常长老,居然因为一本书,而老泪纵横。瞬间,林梦雅就知道,自己,找对人了。

    “常长老快别这么说,您是长辈,德高望重。我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这是造福民众的好事。”

    林梦雅立刻谦虚的说道,不过,她这一下子,却是把常天华,牢牢的捆在了他们的阵营之中。

    常天华也是一时情绪激动,在得到林梦雅的承诺后,人,也千恩万谢的回去了。

    气氛,有些压抑,龙天昱跟左丘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倒是林梦雅,有些小小的意外。

    “你们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林梦雅心头觉得有些抱歉的,别的不说,她的确是不应该隐瞒龙天昱跟左丘羽俩个人的。

    只是,青筝谱事关重大,她觉得,与其让它,在百草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不如,就这样流传下去,还能造福民众,岂不是更好?

    可此时,那俩个人的脸色,却是变幻不定,让人,难以捉摸。

    “我没事,不过,表妹,此事你不该瞒我。”

    嘴角溢出了几分苦笑,左丘羽还是有些心疼的。

    毕竟,青筝谱此书十分的繁杂,即便是姑母和表妹在用心,想必,也是难以复原的了。

    不过,要是他知道,林梦雅的扫描系统,可以做到一个比划都不错的话,心情,也就会好很多了。

    “我原本也是不想隐瞒你们的,但是,我之前并不知道,这书如此的重要。后来知道了,我又觉得,这东西总会给咱们带来麻烦,这事,是我的不对。”

    左丘羽是个生性豁达之人,所以,只不过是别扭了几分钟以后,就想通了。

    脸上似乎有些如释重负的表情,到底,他也没有辜负师父的嘱托。

    “你说的对,医书就是医书,不应该是跟权力和**纠缠在一起。龙天昱,你说,是不是?”

    左丘羽的表情,颇有些意味。

    不过,却只是转瞬之间,并未,让林梦雅察觉到。

    龙天昱的眼神里,却有片刻的凝滞。随后,也就消失不见了。

    “你说的对,青筝谱能重现人间,也算是大功一件。”

    龙天昱神色轻松的看着林梦雅,眼神里,带着赞同。

    得到了表扬之后的林梦雅,也坚定了信心。看来,她做的没错。

    “郡主,您要的东西,奴才,已经帮您取回来了。”

    此时,玉安的声音想了起来,林梦雅三个人看着玉安,手中,却捧了一个巨大的冰块来。

    虽然,用重重的衣物垫着,可玉安的手,却还是冻得通红通红的。

    “快点放下来吧,小心别冻伤了。”

    没想到,这家伙倒是个厉害的。

    这么一大块的冰,也真是废了不少的气力。

    “嘿嘿,没事。奴才已经按照郡主说的,尽量让那些人,看到我到底做了什么事。相信,不到晚上,冰窖,就会翻得底朝天了。”

    玉安脸上带着笑容,低声说道。

    他们这位郡主,戏弄人可是一顶一的厉害。这下子,那群人可有的忙了。

    龙天昱看着巨大的冰块,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这丫头鬼灵精似的,这,又是在玩弄什么花样?

    “梦雅,你这是——”

    林梦雅却用小手,轻轻的堵住了樱唇。

    他们既然糟了别人的暗算,多少,也应该还回来一点,不是么?

    冰块散发着寒意,可人心的争斗,远比这块冰,更加的寒冷。

    天还没黑,那些得到第一项比赛指令的人,就纷纷的汇集在了百草阁的内院。

    说是大长老的选举,实际上,除了寥寥几人之外,其他的,也都是陪衬。

    由于左丘羽打开了玄机盒,所以,他就成了最后竞争的其中一人。

    而由于杜仲,他们又被囚禁了起来,一举一动,都要受着别人的监视。如此一来,反倒成了百草阁里,最悠闲的所在。

    此时,林梦雅正靠在床前的小榻上,一边看着院子里的景色,一边跟龙天昱,磕着瓜子聊着天。

    “我看你晚饭就没有吃多少,是不是,身体还没有恢复?”

    林梦雅,关切的看着龙天昱。

    他下午又犯了一次毒瘾,虽然在龙天昱极力的忍耐下,只不过是脸色苍白了一些。

    但是,林梦雅却知道,在她故意出去的一会儿功夫,龙天昱可是吐了好几次。

    精神尚可,只是,人却憔悴了许多。

    “没事,只是有点累而已。”

    从前,龙天昱何曾说过累这个字。

    林梦雅把身体,轻轻的靠在了龙天昱的怀中,脸上,带着一抹柔情的笑容。

    “很快,我们就可以回家了。你说,小白跟小虎这俩个小混蛋,有没有忘了我?还有,我哥一定急坏了,这些天,我也没有给他和爹爹写信。”

    林梦雅娇软的嗓音,让龙天昱十分的舒服。

    这丫头,虽然古灵精怪,也有狠毒的一面。可无论哪一面,都让他,有些着迷的感觉。

    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欠了她的。

    “不会,小白跟小虎都有灵性。我听过来送信的人说,它们俩个,把你的院子,保护得密不透风,谁都不能进去。”

    醇厚的声音,却难得的说起了家常。

    林梦雅眯起了眼睛,像是一只,被安抚得十分舒适的猫咪。

    俩个人难得的温馨时刻,毫无意外的,总会有破坏者。

    龙天昱竖起的耳朵,早就察觉到,院子中,有一道不属于他们其中,任何一个的脚步声。

    不,还不止一个。

    “有人——你,是你引过来的?”

    第一反应,龙天昱就想要出去看看情况。

    可林梦雅,却拉住了他,嘴角,还带了几分坏笑。

    龙天昱立刻反应了过来,怪不得,从晚上到现在,她就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原来,正戏,是在这里。

    “当然了,不然的话,不就可惜了玉安,带着这么大块冰,在百草阁里,招摇撞市了么?”

    唇角弯弯,林梦雅的笑容里,带着几分让人心动的狡黠。

    刚刚还像是个乖乖娃娃,现在,就变成了一只,戏耍旁人的小狐狸。

    龙天昱却是忍不住,轻轻的,在她的唇上,偷了一个吻过来。

    “你——算了,龙天昱,你帮我看看,外面,有多少人摸过来了?”

    勉强镇定,可林梦雅游移的眼神,还是透露出了她被偷吻的娇羞来。

    没办法,现在正事要紧,她,就只能大人有大量了。

    “门口有五个人,院子里有三个,都往会客室里摸去了。”

    龙天昱只不过是认真的听了一会儿,就立刻知道了外面的情况。

    这些个斯文败类,虽然医术精湛,可惜,却都是草包,鲜少,有会拳脚功夫的。

    他们觉得悄无声息,可在龙天昱的耳朵里,却是一清二楚。

    “才这么少啊,罢了罢了,反正,一会儿就有好戏看了。”

    林梦雅撅起嘴,有些不满的说道。

    然后,就偷偷的爬到了窗子下面。她特意没有点灯,而是用月光来照明,为的,就是制造大家,都已经休息了的假象。

    把下午偷偷准备的,只是挖空了两只眼睛的黑布头套,套在了自己的头上。

    林梦雅大大方方的,露出了半个脑袋,在阴暗处,看着那几个人的动静。

    月色下,几条黑影,偷偷摸摸的摸进了会客室。

    没一会儿的功夫,里面,就传来了偷偷吸气的声音。

    龙天昱隐藏在窗后,不用看,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倒是觉得有些可笑,尤其是,林梦雅脑袋上的头套。

    吸气声,很快的被压抑了下来。随后,有条黑影偷偷的溜了出去,果然,人数又增加了些。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