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 假死风波
    龙天昱才刚走出房间不远,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动静。

    眉心一皱,却是三步并作俩步,跑到了房间里。

    “梦雅!左丘羽,来人!”

    刚一进门,就看到了瘫倒在地上的林梦雅。

    嘴角,那触目惊醒的血红,忽然让龙天昱心头一紧。

    可林梦雅,脸上却有些不正常的红润。龙天昱掀开林梦雅的袖口,果然,右臂上,一片弯曲的蚯蚓似的红色痕迹,让龙天昱,心疼到了极点。

    “怎么了,怎么了?”

    左丘羽闻声立刻赶来,在看到龙天昱怀中的林梦雅后,显然吃了一惊。

    “这是...龙天昱,你快点把她放在床上!”

    龙天昱哪里肯撒手,就这样抱着林梦雅,面色阴沉的坐在了床上。

    左丘羽立刻搭脉,可面色,却越发的凝重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她...她没有脉搏了!呼吸呢?怎么也没有呼吸了?”

    事情,诡异到了极点。

    刚刚还完好无损的林梦雅,这一刻,却是连呼吸跟脉搏都没有了。

    但是,她右臂上的红痕,依旧跳跃得极为的欢腾。

    左丘羽已经是满头的大汗了,却依旧没有搞清楚,林梦雅到底怎么了。

    “去把常天华给我找来!这药是他配的,他一定清楚!”

    诡异的情况,却让龙天昱,瞬间冷静了下来。

    虽然呼吸跟脉搏都没有了,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林梦雅还没有死。

    他曾经听师父提及过,武林中人,有一种功夫,可以让人陷入假死的状态。就是外表一切如常,可呼吸跟脉搏,却是全然都没有的。

    看林梦雅的样子,也许,她是有可能陷入了这种假死的状态。

    也唯有如此,才能解释,她为何面色红润,可却气息全无。

    左丘羽也是匆匆忙忙的去找人去了,龙天昱就这样小心翼翼的,抱着林梦雅,生怕,错过哪怕一瞬间,她的情况。

    没多久,常长老跟左丘羽,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而此时的林梦雅,脸上的红晕也稍稍的褪去了许多。手臂上,那暴起的红痕,也渐渐的有了安静下来的迹象。

    只是,林梦雅的呼吸跟脉搏,却还是没有恢复。

    “常长老,之前,梦雅也吃过你给的药,虽然疼得死去活来的,却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

    常天华也不敢怠慢,听了左丘羽的话后,也只得立刻给林梦雅凝神诊脉。

    眉头拧紧,气氛,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吐出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郡主的脉象,实在是世所罕见。虽然表面上气息全无,但是身体,生机未断。老夫的药,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不过,郡主的心脉好像是曾经受损过。老夫这药,似乎是药力过猛了。不过没关系,老夫已经悉心研制了新药,药力要温和了许多。”

    常天华擦了擦额头的汗,生怕这两位贵人,会因此而迁怒于自己。

    不过,龙天昱跟左丘羽到算是理智,还没有对他喊打喊杀的。

    “那我表妹,性命真的无碍么?”

    左丘羽神色凝重的问道,常天华考虑再三,才慎重的轻轻的点了点头。

    顿时,俩个人悬着的心,就都缓缓的,放了下来。

    “快看,梦雅有呼吸了!”

    左丘羽惊喜的声音,瞬间让龙天昱的心,悬了起来。

    视线,紧紧的盯着林梦雅,直到,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仿佛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林梦雅,才从黑暗中挣脱出来。

    神农系统的人体保护措施,有些灵敏得过头了。

    她刚刚不过是因为药力太强劲,所以,吐出了一口淤血而已。就自动启动了,而且,还必须要等系统判定,无生命障碍以后,才可以关闭系统。

    偏偏,这还是强制保护措施。林梦雅虽然知道,却毫无办法。

    一睁眼,就撞入了龙天昱,那双深切担忧的眸子中。

    愣了愣神,林梦雅只能报以无力的笑容。怕是,吓坏了他吧。

    “龙天昱,我没事,别担心。”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龙天昱的神情,凝固在了脸上。

    就这样深切的望着她,眸子中,冷淡渐渐的散开,留下来的,唯有深情。

    到底是从何开始,那个冷峻到了骨子里的人,总会对她释放出暖意来的呢?

    林梦雅着迷的一样,拿着那双黝黑深邃的眸子,仿佛是天空中最难得的星子。好像,能把人心都吸引进去似的。

    “咳咳...表妹啊,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旖旎的气氛被打破,林梦雅转过头去,却看到左丘羽跟常天华,好像是商量好的似的,一个往左,一个往右,扭过了头去。

    好像,对她屋子里的摆设,别样用心的研究。

    俏脸微红,好在林梦雅不是寻常的女子,自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觉得尴尬就是了。

    反正,她跟龙天昱也算是合法夫妻了。就算是有点什么,那也算是夫妻恩爱不是?

    厚着脸皮,林梦雅在龙天昱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身体倒是没有什么毛病,除了脚步虚浮以外,也没其他的感觉。

    活动了一下身体的各部分,右臂果然又好了许多。常长老的药,还真是不同凡响。

    可刚回过神来,就看到龙天昱皱紧的眉头,跟常长老有些别扭的神色。

    怕是,龙天昱觉得,自己这一次受难,可能是源于常长老的药吧。

    这,倒是愿望了常长老了。

    “其实,这事都怨我。常长老的药,果然是神奇。只是,我想要手臂好的更快些,所以,服用的时候,也就贪多了。我身体跟别人不同,所以,才会吓到大家了。这一次,是我对不住大家。”

    说完,林梦雅盈盈行礼。

    龙天昱的眉头,也慢慢的纾解开了。

    他也知道,林梦雅这意思,就是在为常长老表功。

    于情于理,他也不应该迁怒给常长老。

    “没错,常长老为我的王妃研制出这药来,龙某不胜感激。”

    听到龙天昱的语气也缓和了,常天华紧绷着的一颗心,如此也放了下来。

    赶紧堆起了笑容,连连摆手,说道:

    “这算不得什么的,还是郡主信任老夫,才能为老夫试药的。不过,郡主,这压力也实在是霸道。我又研制出其他的药丸来,药力温和了不少。您服用这个,也会有不错的功效。”

    气氛,也融洽了许多。

    常天华虽然是个怪人,但是,对林梦雅和左丘羽的感觉,却又分外的好些。

    这人看起来古板,却是个明白人。

    如今的百草阁里,也唯有他,还能让林梦雅他们,信上几分了。

    “郡主,虽然杜仲的事情,连累了你们。但是,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会客室内,几个人坐下饮茶。常天华思量一番后,才低声说道。

    “哦?这是为何?”

    林梦雅略带几分疑惑的,看向了常天华。

    这事,可是把他们三个,牢牢的锁在了这个小院子里。

    以后,必定会有诸多不便的。

    常天华沉吟了片刻后,才缓缓的说道:

    “千玉明跟南睿,表面上看起来是一条船上的。但是,因为利益的纠葛,早就已经成了冤家。端木家的兄弟俩个,心思活络,谁也不得罪。而我,左右不过是一个闲人,碍不着他们什么事。但是,杜仲可是千玉明的心腹弟子,这一次,他却是因为玄机盒而丧命。其实,并非是他不小心。而是有人,故意推波助澜。”

    常天华的话里自有玄机,林梦雅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后,静候常天华的解释。

    “千玉明跟南睿,都想得到大长老的位置,但是他们都欠缺点火候。你们知道,这一次,为什么阁中的众长老,执意,要召开这次医术大会么?”

    林梦雅猜到了一些,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就是因为,要找回青筝谱跟百草印!”

    常天华的话,一点也没有出乎林梦雅的预料。

    这么大张旗鼓的,当然不仅仅是要为百草阁,选出大长老这么的简单。

    要知道,百草阁之所以会有今天的这个规模,无非是因为,有青筝谱坐镇。

    如今,青筝谱遗失了。唯一知道青筝谱的大长老不知所踪,若是没有了青筝谱,自然,也就失去了人天才人才的吸引力。

    林梦雅到现在才明白,为何母亲,要把青筝谱藏起来了。

    怀璧其罪,这东西,眼看着是个宝贝,实际上,则是一个马蜂窝。

    “可是,青筝谱已毁,百草印鉴也不知所踪了。”

    左丘羽看了林梦雅一眼后,才缓缓的说道。

    常天华此刻也把目光,投到了林梦雅的身上,眼神里,带着几分热烈的恳切。语气,却是低沉得,唯有他们几个人,才能听到。

    “郡主,当初所有人都说,大长老把青筝谱,传给了长公主。老夫并非是想要染指大长老的位置,只是,老夫浸淫此道多年。满心想着,想看一眼青筝谱,这部奇书而已。”

    常天华语气如此的恳切,倒像是句真心话。

    林梦雅想了想,这书要是断送她的手中,倒也是造孽了。

    可书存在于她的脑子里,总不能,把她的脑袋,安到别人身上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