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一章 彻骨难缠
    一场关乎于人命的闹剧,就这样落幕了。

    南睿派了几个人,名为看护,实则是监视他们几个人。

    围观的弟子们,都渐渐的散去了。因为千玉明不在,所以,杜仲的尸体,就放在了地上。

    反而,成了最不重要的摆设。

    而之前,因为他的死亡,才造成的这一系列的风波,到好像,跟他无关似的。

    林梦雅回头看了一眼,也不是因为可怜他。只是觉得,这人若是知道,自己的死亡,不过是他师父手中的一步棋,到底,会不会后悔呢?

    被人监视的滋味很不好受,但是,因为有龙天昱在,这些人,到底还是要对他们客客气气的。

    本想一起跟进来的,但是因为龙天昱的一个眼神,这些人,全部都怪觉的,守在了门外。

    玉安本想去找他们麻烦的,最后,还是被林梦雅,拦了下来。

    “他们也没有什么可值得介意的,毕竟,有龙天昱在,谁也不敢闯进来。看门狗而已,你又何苦,跟他们生气。”

    林梦雅当然知道,龙天昱这个煞星,如今,在百草阁可算是威名远播了。

    而玉安,左右是觉得,是他的一时疏忽,才让杜仲有机可乘的。心下,有些觉得过意不去。

    当下,林梦雅三个人,又被当做嫌疑人被人关押。所以玉安,总是想做出点事情,来补偿他们。

    看着这家伙垂头丧气的模样,林梦雅悄悄的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是,奴才这就去做!”

    看着玉安离开的身影,林梦雅的嘴角,泛起了一抹颇有深意的笑容。

    果然,没一会儿的功夫,玉安就跟外面的人吵了起来。

    “玉安没事吧?不会吃亏吧?”

    左丘羽坐在会客室里,有些心神不定的说道。

    林梦雅却摇了摇头,玉安可是个人精,要是这点子都摆不平的话,岂不是白在左丘辰的身边,混迹这么久了?

    “没事,我只是吩咐他去拿一些东西回来而已。对了,那盒子里,除了钥匙,是不是还有别的东西?”

    虽然林梦雅只是看了几眼,但是,盒子里面,除了一把钥匙以外,好像,还有个纸条之类的东西。

    左丘羽闻言,立刻拍了一下脑袋,随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纸包出来。

    当着另外俩个人的面,左丘羽小心翼翼的展开。

    没想到,还没有拇指大的纸包,最后竟然可以展开两只手那么大。

    只不过,纸也是薄如蝉翼,最后,左丘羽不得不把它放在桌子上,三个脑袋,凑上前去,好奇的看着纸上的内容。

    极为简单的线条勾勒,既不是地图,也也不像是什么文字。

    三个人的脑袋里,都塞买了问号。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好像是地图吧?”

    左丘羽疑惑的问道,但是,这上面除了简简单单的几条线以外,可是什么都没有。

    就连一个具体的标注都没有,更像是某个人,信手涂鸦画了几条线而已。

    “龙天昱,你觉得呢?”

    三个人里面,龙天昱对地图算是最有研究的一个了。

    毕竟,他之前可是带过兵,打过仗的。

    龙天昱凝神看了看,最后,也是对林梦雅摇了摇头。既然他都说不是了,那也肯定不是地图了。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林梦雅还是把它扫描进了自己的神弄系统。

    反正容量无限,万一有个什么用处,也好有个双保险不是?

    三个人看了又看,就差把这张纸给看出个洞来了。

    可最后,还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林梦雅想了想,又把纸翻过来看。

    彼时,阳光正好从窗户照射进来。映在纸上,却让林梦雅,灵光一闪。

    轻轻的拿起来,冲着阳光,没想到,一行刚刚还未曾看到过的字,竟然,在纸上出现了!

    “得玄机盒,入主百草阁,后世谨记,不可违背组训!容华留”

    容华?林梦雅只觉得这名字,好像是十分熟悉似的。

    再想一想,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这个容华,不就是青筝谱第一页上,印的那个名字么?

    转过头来,林梦雅刚想问容华是谁,就看到左丘羽,正一脸激动的样子。

    “这...这是百草阁初代大长老的名字!原来,原来真的存在!”

    初代大长老?林梦雅瞬间回想了起来,难道说,青筝谱这部千古奇书,竟然是百草阁的初代大长老所编写的么?

    不过,林梦雅又觉得有些不太可能。

    出了容华以外,书里还提到过不少的名字。可能,是容华大长老先提出的建议,后来人,不停的完善,最后,才有了这本奇书的吧。

    但是,找到玄机盒就能继承百草阁,这样的事情,为什么青筝谱里,却没有提及呢?

    “太好了!有了这个东西,就不怕他们再耍什么花招!”

    左丘羽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如获至宝般,看着手中的纸张,倒是比圣旨,还让他倍加珍惜。

    “我看此事,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跟左丘羽的激动相比,林梦雅却觉得,即便这真是初代大长老留下来的,那些人,也未必会遵从。

    试想一下,百草阁虽然是容华创立了,但是,毕竟是几百年之前的事情了。

    现在的人,连他定下的戒律都不遵守了。又怎么可能,会因为他的一张字条,而轻易的承认左丘羽的地位呢?

    还不如留着,也许以后,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激动过后,左丘羽也不由得苦笑着,把东西收了起来。

    他可不是个傻瓜,自然知道,这东西,现在不过就是一张白纸而已。

    “我看,你还是把它藏好吧,免得以后,会有什么意外出现。”

    林梦雅拉着龙天昱,回到了他们居住的屋子里。

    只有左丘羽一个人知道,反而会更加的安全。

    刚回到屋子里,林梦雅就把龙天昱按在了椅子上,左手,扣住了他的脉搏。

    凝神静静的诊脉,半晌后,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那么傻,你知不知道,刚才动用真气,差点就让毒素扩散了?”

    嗔怪的看着龙天昱,林梦雅当然知道,龙天昱总是看不得自己受半点的委屈。

    但是,在临天国,他们即便是想要动她,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只要左丘辰坐拥皇位一天,她的安全,倒是不用过多担忧的。

    这个傻瓜,却总是这么的冲动。

    “我没事,你别担心。”

    清冷的面容上,此时露出了一丝丝温和的笑容。

    龙天昱不由分说的,就把林梦雅拥在了自己的怀中。只是,抿紧的唇角,却透露了他此时的不适。

    神仙散的毒素果然霸道,虽然现在,吃了林梦雅和左丘羽给他配置的药。已经压制了很多了,但是没想到,他动了真气以后,身体里,竟然又有这种深入骨髓的渴望。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后,立刻给他找了些药来吃。

    在龙天昱强大的自制力下,那股子渴望,终究是被他压制了下来。

    等到一切平静的时候,龙天昱的脸上,已经是布满了冷汗。

    林梦雅只能用手绢,帮他擦擦汗而已。

    看着一脸关切的林梦雅,龙天昱轻柔的笑了笑,真是,又让她担心了。

    “这东西,比我想象的,更加难缠。”

    龙天昱出生到现在,从未对任何事情,有过惧怕。

    但是,神仙散,却差一点,就让他所有的自制力,土崩瓦解了。

    这样可怕的东西,世上不管是任何人,怕是,都逃不过去的。

    有时候,龙天昱甚至觉得,自己,会不会一辈子,都受这种东西的控制了。

    “可是,你比我想象中的,做的还要好。这东西虽然可怕,但是,你却比他更厉害。做的真棒,不愧是我的夫君。”

    林梦雅甜甜的笑着,弯起的眼睛里,盛满了对他的赞赏。

    像是哄小孩子似的话,本应该让龙天昱忍俊不禁。可是,他的心里,却升起了几分自豪似的。

    饱受折磨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弯起了一抹愉悦的弧度。

    这丫头的一句话,却是比任何的灵丹妙药,都要来的管用。

    “对了,你先去会客室找左丘羽,让他帮你再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大碍。我一会儿,就去找你。”

    轻声的哄着,龙天昱只好乖乖听话。

    看着他一步步的走到了会客室,林梦雅嘴上的笑容,却是渐渐的消散开来。

    转回内室,悄悄的拿出一瓶药。

    看着青玉的小瓶子,林梦雅却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

    苦笑连连,她明知道,龙天昱不想让她再受这份罪了。所以,他想要暗中,把这药给毁了。

    但是,却被早就洞悉了的林梦雅,藏了起来。

    只是稍微动了一下真气,就几乎要压抑不住了。龙天昱看似一天比一天要好,实则,却是个纸灯笼。

    没有任何的犹豫,林梦雅就吞下了药丸。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再把药瓶,藏到了枕边。

    下一秒钟,那股子让人窒息的痛苦,就从右臂,翻滚了上来。

    ‘噗’的一声,林梦雅却不知道为何,嘴里喷出了一股鲜血来。

    人,也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双眼紧闭,却是晕厥了过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