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 闹剧落幕
    林梦雅晃了晃手中的黑龙令,意思很明白。

    也就是这些隐秘,都是左丘辰透露给她的。

    这下子,几个长老的脸色,变幻不定。似乎有些难以置信,这些事情,竟然已经被那个小皇帝知悉了。

    那百草阁中,还有什么秘密,是皇帝所不知道的?

    唬住了他们一群人,下面的人事情,就好做多了。

    “我的徒儿啊!你的命好苦,你就这样去了,可叫为师以后如何生活!”

    眼看着,所有的事情,都要被林梦雅蒙混过去了。千玉明立刻,形同泼妇似的,开始号丧了。

    情感之真切,声音之悲怆。如果不是明知道,这家伙就是让自己徒弟送死的主谋。林梦雅,还真会信了他的表演。

    可见,人在这种地方里混久了,演技,各个都是一流的。

    眼看着捞不到任何的好处了,千玉明就又哭嚎了起来。

    林梦雅的眼睛,不经意的捕捉到了端木阳眼中的一抹幸灾乐祸。看来,他们之间,矛盾倒也不少呢。

    怕是这个杜仲,也是为了玄机盒里的钥匙而来的。

    千玉明,还真是好算计。

    “令徒虽然是年轻夭折,可也算得上是咎由自取。不过,我倒是好奇,千长老,按说这开玄机盒的钥匙,应该,在谁手中掌管呢?”

    这些人虽然想要共同抵制左丘羽,但可惜,这些人只会窝里斗。

    首先,把玄机盒给了羽表哥,应该是共同筹谋的。

    但是,因为玄机盒里面的钥匙,其实,能够算得上是另外一件,继承大长老位置的信物。

    所以,这些人的心思,也就都活泛起来了。

    从看到他们出了事,就在短时间,匆匆赶来的时间来推算。

    除了本就离这里不远的常天华长老,尚且可暂时排除在外。那么剩下的几个,就是有备而来的了。

    想必,他们想要听到的,是左丘羽误开玄机盒的死因吧?

    真是可惜,千玉明实在是太过贪婪愚蠢,这才,让她从中,捡了个大便宜。

    不过,杜仲的死,还真是个麻烦。

    “这...玄机盒的钥匙,我们一直寻找,也未曾找到过。也许,是有心人藏起来了也说不定。只是,郡主,这人毕竟是死在你们面前的。还请郡主跟郡王,能给我们一个答复。”

    说话的,是还算是理智的端木阳。

    自从,跟林梦雅打了个照面,就被她呛了回来以后。端木阳不知道是得了谁的提点,对林梦雅,也客气了许多。

    一口一个郡主,面子上,倒是比从前,强了几分。

    “这人是中了玄机盒的机关死的,怎么?他贪婪成性,才会偷了钥匙,想要打开玄机盒的,这事,也要怪在我们的头上么?”

    林梦雅冷眼一挑,眸子里的不耐烦,丝毫不掩饰。

    一直站在端木阳身边的端木阴长老,却是冷哼了一声后,幽幽开口:

    “也许,是这倒霉的家伙,当了别人的替死鬼也说不定的。我早就听闻,大晋林家的人,杀伐决断与常人不同。哼,到底是林将军的女儿,是不是阴谋诡计,也未可知。”

    端木阴的声音嘶哑,可听他说话,林梦雅的心里,就觉得有些隐隐的不安生气。

    这人的眼白多,眼黑少。虽然跟端木阳有几分相像,但是,却给人一种阴鸷的感觉。

    他一开口,瞬间,气温好像是下降了许多似的。

    有许多的弟子,在看到端木阴后,都是一副惧怕多过于尊敬的表情。

    而且,他虽然不常开口。但是,每一句话,却像是一颗颗钉子,时时刻刻,都想要把罪状,钉在林梦雅她们的身上。

    本来,有利的局面,却被他三句两句的扭转了过来。

    但是,林梦雅也发现。虽然,百草阁看似以南睿为尊。可端木阴一说话,这几个长老,除了常天华以外,竟然,难得的和谐了许多。

    奇怪?难道说,这个端木阴,有什么不凡之处么?

    “是啊,我的徒儿生性单纯。而且,侍奉师长从未尽忠尽责,从未有过任何失礼的地方。难保,不会有人利用,我这徒儿的心性,才让他,做了这替死的冤鬼!”

    明明是千玉明自己贪图钥匙,可现在,他这样言辞犀利,神情激动的指着林梦雅。倒是,还生出了几分慷慨激昂来。

    林梦雅心头奇怪,为何眼高于顶的千玉明,似乎,很听端木阴的话。

    看到端木阴开口了,这家伙,居然还像是有了什么底气似的。

    她的迟疑,却是被另外的一些人,当做了心虚。霎时间,气氛,就对林梦雅,有些咄咄逼人的压迫感。

    “严惩杀人凶手!为杜仲师兄报仇!”

    不知道是谁,在人群里喊了一句。

    顿时,情绪被煽动了起来。到底,林梦雅他们是外来客,哪里有千玉明他们,能够收买人心呢?

    林梦雅秀眉一皱,刚想要发作,一道身影,就挡在了她的面前。

    “昱亲王,你虽然是我国贵宾,难道,你也打算徇私枉法么?”

    千玉明的横眉倒竖,竟然敢不怕死的,对龙天昱指手画脚。

    ‘嘎巴’的一声脆响,随后,就是千玉明,杀猪似的嚎叫。

    “啊!我的手!你...你...我跟你拼了!”

    有了端木阴的支持,千玉明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了。

    竟敢用他的手,指着龙天昱。

    但是,所有人的人,都没有看清楚,龙天昱是如何动手的。只是,随着那骨响之后,千玉明的那只手指头,已经呈现了一种,几位诡异的弧度。

    在场的都是大夫,自然知道,那只手指头,已经是骨折了。

    “哼!”

    千玉明一时恼怒,竟然冲着龙天昱张牙舞爪的冲了过去。

    可龙天昱,却只是冷哼一声,随后,左手微抬。冲着他冲过来的千玉明,就如同一只毫无重量的人形模特,瞬间,被摔出了人群外面。

    所有人,包括一直被他护在身后的林梦雅,都默契的,用视线,描绘出了千长老,那完美的弧形抛物线。

    看着他重重的摔了下去,然后,一口气没上来,就晕死到了那里。

    人群,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宁静。

    冰冷的眸子,带着几分杀机。龙天昱只是随便,用眼睛扫了过去。瞬间,人群就自动往回退了五米的距离。

    林梦雅在心头不由得偷笑,这些家伙,平常扯皮惯了。

    如今,遇到了龙天昱这样,一言不合就扔出去的暴力狂人。反而,是被唬住了。

    “千长老,千长老!快,快送千长老回去!”

    端木阳赶紧带着徒弟,却查看千玉明的情况。

    不过是一口气没上来,所以晕厥过去的而已。死不了人的,只是在百草阁里,千玉明以后,就会沦为众人暗中的笑柄了。

    千玉明的弟子,急急忙忙的把人送走了,林梦雅却从龙天昱的背后,轻轻的走了出来。

    温婉的眼神,冰凉如水。她跟龙天昱的外貌,原本就是极为优秀的。可如今,在百草阁弟子的严重,却如同地狱里的黑白无常。让人,望而生畏。

    “郡主!昱亲王,请问,你们这是何意!”

    南睿似乎有些动怒了,一双眼睛,带着几许,阴冷的毫光,看向了林梦雅跟龙天昱。

    “这是千长老,对我们不敬在前。为人臣子,就得遵守规矩。这一次,我夫君不过是小惩大诫。下一次,可就说不定了。”

    气势突然爆发开来,再加上一直阴沉着脸蛋不言语的龙天昱,这一对,更是成为了不少人心头的噩梦。

    许是因为,骨子里头,就带着林家人,在沙场中磨练出来的气魄。

    林梦雅一旦认真的摆下了表情,就别有一股子冰冷的杀气,让人,不敢轻视于她。

    “杜仲之事,疑点颇多。我自然,是要给大家一个交代。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我相信日后,自有公断。但若是某些人,想要蓄意抹黑我夫妻与慎郡王。侮辱皇室,你们先估量着,自己有几个脑袋可砍!”

    铮铮有声,林梦雅自然知道,今晚这些事情,可能会造成的舆论。

    虽然,人言可畏。不管她如何做,都难堵悠悠之口。但是,她的威胁,在一定程度上,能让这些人,姑且有些忌讳。

    “郡主既然这么说了,我们到底,也不能太过为难郡主。只是,杜仲不管是不是因为郡主而被害的,可终究,是跟郡主跟郡王有些关联的。杜仲身为我阁中弟子,此事,不能不详查。在真相未曾查明以前,还请郡主跟郡王以及昱亲王,不要在阁中肆意走动,以免,节外生枝。”

    南睿思考片刻后,才不情不愿的说道。

    如今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不能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对方的话是错的。

    所以,南睿的要求,倒也公允。

    只是这样一来,他们在百草阁中,一切的行动,都要受人限制了。

    未免,有些不方便。

    “郡主虽然是万金之躯,只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若是郡主执意不肯的话,那老夫,只好上表朝廷,请皇上定夺了!”

    南睿的最后通牒,不得不让林梦雅点了头。

    这事要是真的禀告给左丘辰,那么,为了名声,也为了维护法治,势必,会让左丘辰不好做。

    “郡主果然深明大义,几位,请回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