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九章 预谋诬陷
    哼,来得还真快。

    林梦雅刚才的话,说的就给这些人听的。

    有这么多人在,她可不怕千玉明,再耍什么把戏了。

    千玉明的眼睛里,闪过了一抹懊悔。

    阴毒的看了看林梦雅,显然,这仇怨倒是深刻了不少。

    无妨,反正林梦雅心知肚明,早晚,这些人得被她给得罪光了。现在,不过是前奏而已。

    淡定的面容,丝毫不见任何的慌乱。倒是显得一旁的千长老,有些狗急跳墙了般的激动了。

    “发生了什么事?”

    南睿在几个弟子的簇拥下,明知故问。

    千玉明立刻添油加醋的,把杜仲的死,都赖在了林梦雅他们一行人的身上。

    说的虽然难听了一点,却是绘声绘色。

    若是不知道,还以为千玉明真的目睹了整个过程似的。

    南睿跟端木家的那俩个,倒是一脸的公正严明,也没有说话,互相看了看后。还是,先跟林梦雅几个人,客气了一下。

    “郡主,此事到底关系到一条人命。老夫觉得,以郡主的身份,自然是不会轻易的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但是,毕竟杜仲死得蹊跷。不知道郡主,能否协助老夫,让此事水落石出呢?”

    南睿这话虽然客气,但是,林梦雅却总觉得,着老家伙是不怀好意的。

    但是,如果她拒绝了。又会被人说她是仗势欺人,心虚才会不配合。

    想了想,林梦雅却是没有做出正面的回答来。

    “南长老说的有礼,这件事的确是有蹊跷。不如,就在这里说开了吧。大家都在,也省得以后,有什么麻烦。”

    这么一来,南睿他们也不好插嘴了。

    正在他们说话的节骨眼上,杜仲的尸体,已经被几个人抬了出来。

    人,是左丘羽跟龙天昱盯着的。定然,是没有人再敢做什么手脚。

    所以,千玉明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冰窖里面,光线昏暗,所以,林梦雅其实并未看清楚。

    但是,如今暴露在阳光之下,所有人,都看清楚了,杜仲的脸上,密密麻麻的有不少针孔。

    不过,针孔却是细若牛毛,在脸上,不过只是一个个细小的红点。

    眼珠子瞪得溜圆,脸上,还带着几分诡异的笑容。

    如今,这样看起来,倒是有几分瘆人了。

    不过,百草阁里,大家什么病症没有看过。这样的,到底也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林梦雅故意的走到了杜仲的身边,指着他的右手,说道:

    “他手上拿着的,是一个盒子的钥匙。不过,我倒是想要问问各位长老。这盒子明明已经给了慎郡王,充当比赛的用具。为何,杜仲的手中,会有这盒子的钥匙呢?是有人故意为之,还是,杜仲密谋,要给慎郡王使绊子呢?”

    林梦雅率先发难,倒是让南睿他们,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了。

    不过,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南睿只是眼光变幻了一会儿,就冷下了脸色,十分不善的,看着已经了无生息的杜仲。

    “该死的东西!居然做出这种没脸的事情来,死了也是活该!”

    听到南睿的话,千玉明自然是有些不悦。

    “南长老,这事也许,是有人栽赃陷害也是说不定的!再说,这里是冰窖。既然慎郡王拿到了这盒子,怎么不在自己的地方想办法打开,偏偏要到冰窖里来!况且,杜仲可是我好心好意的,派去招待各位的。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郡主,也要给我个交代!”

    这是一定要把脏水,泼在她的身上了是么?

    林梦雅却是漾出了一抹冷笑,定定的看着千玉明。

    “因为,这东西是玄机盒。若是不在冰窖里打开,那死的,就是慎郡王了。”

    轻轻巧巧的一句话,却让几个长老,同时变了脸色。

    林梦雅便是知道,这些人,必定是知道,玄机盒里,有什么东西的。

    只不过,想要大开玄机盒子。就必须得牺牲一个人,如果,能趁机除掉左丘羽,反而是省了他们的事。

    可偏偏,这事应该是在私底下密谋的。林梦雅却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就这样明天白日的抖露了出来。

    这下子,他们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竟然是玄机盒!南长老,既然慎郡王已经抽中了玄机盒,那便是天意!”

    常天华应该是被埋在鼓里的,所以,当林梦雅提起玄机盒三个字的时候,他也不会,一副惊讶万分的样子。

    南睿的脸色阴沉,可碍于周围的弟子众多。

    这亏,他也只能暗自吃下了。

    “这...肯定是弄错了!玄机盒乃是阁中重宝,怎么可能,会当做竞赛的寻常之物?肯定是负责保管的长老弄错了,既然被郡王无意中得到了。还请,郡王归还才是。”

    一直没有吭声的端木阳,赶紧堆起了笑脸,客客气气的说道。

    可林梦雅却冷哼了一声,一双凤目,带着三分凌厉。一记眼刀过去,就连端木阳,也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当初慎郡王拿回来的时候,你们为何认不出来?现在盒子打开了,你们倒是来明抢了!实话告诉你们,我是奉了陛下的命令前来监督的!”

    林梦雅此时,才把一直放在身上的黑龙令,拿了出来。

    南睿他们的眼睛里,都冒出了几许忌惮。但是,深埋在眼底的,却是对黑龙令至高无上权力的贪婪。

    林梦雅只是轻轻的一扫而过,就明白,这几个人,看在黑龙令的威慑上,却是再也不敢明面造次。

    只不过,他们暗地里的小动作,一定不会少就是了。

    “既然是黑龙令,那郡主说话,我们也必须遵从。只是,这玄机盒,真的是事关重大。还请郡主,能够暂时,让阁中的长老,来保管。”

    憋了许久,南睿却并不放弃。

    不过,玄机盒的确是重要。不光是几个长老,就连弟子们,眼神里,都带着几分希冀。

    林梦雅他们现在,却是不好拒绝了。

    回头,看了一眼左丘羽,后者却是慎重的摇了摇头。那把古铜色的钥匙,在阳光下,更显古拙。

    心思微动,一个计划,已经从心底成型了。

    “东西,可以让你们暂时保管。但是,这里面的东西,既然是慎郡王拿到的,就应该归慎郡王所有。如果,你们觉得有异议的话,这钥匙,我当场就毁了!”

    谁也没有想到,林梦雅居然会同意归换。

    不过,她的要求,却也让南睿几个人为难了起来。

    “我赞成,玄机盒本就是有缘者得之。既然慎郡王是第一个拿到的,按照规矩,本就应该是属于慎郡王的。”

    常天华此时,也不紧不慢的加码。

    另外几个长老,却是在心里骂翻天了。

    百草阁里,谁都知道,这老不死的,已经跟安乐郡主他们坑瀣一气了。

    如今,可不是转头就来坑他们了!

    林梦雅跟常天华交换了一下眼神,俩个人颇有默契。

    虽然,他研制出来的药,着实让林梦雅受了不少的苦。不过,这老头着实不错,上道!

    “这——这——”

    南睿不开口,千玉明差不多要吃人了。所以,端木阳也显得有些为难。

    这那了半天,最后,还是看到南睿点头了,他,也才松了一口气。

    “好吧,按照规矩,玄机盒的确是有缘者得之,即便是我们来保管,比赛完毕以后,也会立刻归还的。”

    林梦雅心头冷笑一声,别以为她听不出端木阳话里的意思。

    有缘者得之,却并未申明,有缘者是谁。

    不过,他们却好像,并不知道玄机盒的另外一个用处。

    跟左丘羽耳语几句以后,俩个人,进了冰窖。不一会儿,就拿了那空盒子出来。

    当着所有人的面,左丘羽把钥匙,放在了盒子里。

    ‘啪嗒’一声,玄机盒在所有人的面前,合在了一起,浑然天成的样子,就好像是没有人,打开过一样。

    “还不快拿走!若是下次,再混入了别的东西里,小心我拿你试问!”

    端木阳立刻让掌管这些东西的长老,小心翼翼的,把左丘羽手中的玄机盒拿走。

    看到他们眼底,那压抑不住的兴奋,林梦雅却是越发的厌恶起这些人来。

    一个俩个的都没安什么好心,为了利益,枉顾人命。

    这些人,都是罪有应得!

    “各位长老,虽然玄机盒暂时寄放在你们那里。但是,我表哥这一轮,是不是应该优先胜出了呢?毕竟,玄机盒里的,放着的可是通往大长老秘境的钥匙。阁中规定,凡是有缘得到玄机盒里面钥匙的人,都有优先竞选大长老的资格吧?”

    这话一说出来,就连左丘羽,都忍不住抬头,瞪着眼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而一瞬间,千玉明他们几个的脸色,却变得极其的难看。

    因为,这个规定,乃是属于百草阁的机密。

    除了一些古籍里面,就是只有历代大长老,才应该知晓此事的。

    不过,阁中也有一些负责传承的长老,知道这个规矩的。

    但是,明明有些事情,都已经被他们联手给封锁了,怎么会——

    “难道几位长老不知道么?没关系,我既然有黑龙令在手,那么,一些规矩,也应当告知几位。”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