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八章 杜仲身死
    “好,这一次若是成功了,给你记头功!”

    林梦雅却是淡淡一笑,不错嘛,这件事情做的,十分漂亮。

    很快,冰窖的大门,被玉安大开。

    一阵浓重的冷气,从黑乎乎的地窖洞口袭来。

    林梦雅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却是一双大手,瞬间,把她拉入了怀中。

    龙天昱把她紧紧的护在怀中,驱散了所有的冰冷。

    不过,玉安跟左丘羽,应该是已经习惯了的。

    对于龙天昱跟林梦雅,这种公然秀恩爱的行为,他们俩个人,除了嗤之以鼻,就只能当做没看到似的了。

    “没事,我们进去吧。”

    林梦雅带头,进到了冰窖的里面。

    刚进去,一股子果蔬特有的清香,就迎面袭来。

    点起了门口的煤油灯,里面一目了然。

    虽然临天国四季如春,但是现在,并不是果蔬成熟的好时机。

    但是,在百草阁的冰窖内,别说一些平常的蔬果了,就算是西瓜荔枝这些的热货,里面也是挂着霜带着露的。

    一筐筐新鲜又难得的蔬果,简直比左丘辰这个皇帝,过得还要舒适。

    怪不得,玉安要先摸到这里来呢。反正,不吃白不吃。

    玉安打了个招呼,就在外面守了下来。

    倒是林梦雅跟左丘羽三个人,到了最里面。

    “金丝我已经准备好了,还有你要求的,木桶跟水。现在,我们要怎么做?”

    左丘羽把东西放在了林梦雅的面前,谁知道,林梦雅竟然一下子,就把那个玄机盒子,扔在了水里。

    “我的小祖宗,那里面的东西,万一进了水,我就只能去哭死了!”

    左丘羽有些急了,可没想到,林梦雅竟然小手一挥,拿了一只木碗,轻轻的把水,灌入了锁眼里。

    “别急,她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

    龙天昱难得开口安慰左丘羽,但是实际上,不过谁不想让这聒噪的家伙,打扰到林梦雅而已。

    只见她除了灌水以外,还用柔韧的金丝,从锁眼里探了进去。

    金丝柔软,但是韧性不错。但是奇怪的是,它竟然随着林梦雅灌水的动作,自己就从锁眼里滑了进去。

    ‘哗啦啦’冰窖里,唯独只能听到她灌水的声音,三双眼睛,一样盯在了玄机盒上。

    “好了,完成了。现在,就把它放在水中。记得,俩个时辰后,我们再来。”

    林梦雅等到金线,从另外一面溜出来以后,就把玄机盒,放在了木盆里。

    随后,就带着龙天昱跟左丘羽,从冰窖里面,悄悄的走了出去。

    “这就完事了?表妹,这会不会太草率一点了?”

    如今,左丘羽的脑袋里,已经完全是问号了。

    拿东西虽然机巧,但是,如果泡在水里,也不能完全保证,不会浸湿吧?

    “你相信我,这东西,我帮你拿定了。”

    林梦雅却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后,胸有成竹的说道。

    三个人又偷偷的溜回了,他们所居住的院子里。

    一道地方,林梦雅就嚷嚷着累了,回到厢房去睡了去。虽然留下了龙天昱跟左丘羽大眼瞪小眼,但是可惜,他们谁都不知道,林梦雅的打算。

    “郡主,郡主!有人偷偷的摸过去了,现在,就在冰窖里面!”

    没过一个时辰,玉安就悄悄的,摸到了林梦雅的房中,向她禀告。

    瞬间,林梦雅从假寐中醒了过来。一双眼睛瞪得溜圆精神,哪里,像是睡觉的样子。

    “走,我们去看看。”

    四个人又倍加小心的,到了冰窖的门口。

    不过此时,林梦雅的脸上,却带着几分,奸计得逞的笑容。

    玉安打开了门,才刚进去,就看到了一个,倒在地上的身上。

    林梦雅摸了摸脉息,刚刚才断气。

    翻过来看,这死不瞑目的家伙,居然是一直监视着他们的杜仲。

    早知道这家伙会对他们不利,可没想到,居然在这个地方死了。不过,他只能算作咎由自取。

    他大睁着双眼,死前应该是痛苦挣扎过。五官也有些扭曲,不用解剖,林梦雅也知道,这家伙的死因。

    三个人几乎没有费力气,就找到了玄机盒。不过此时,那盒子已经是四开大敞。露出了里面,一把精致的钥匙来。

    林梦雅伸手就要拿,可龙天昱却觉得危险。可没想到,林梦雅却摇了摇头,瞬间就拿到了钥匙。

    臆想当中的暗器并未发生,林梦雅反倒是觉得这钥匙,似乎,材质奇怪得很。

    “不用担心,所有的毒针,都已经报应到了杜仲那家伙的身上。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死得那么惨。”

    林梦雅把钥匙递给了左丘羽,眼神,只是带着几分可惜,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杜仲。

    这玄机盒子,防盗的水平堪称一流。

    她之所以要用金丝跟冰水,是因为如果不把里面的东西,一起冻住的话。这盒子开起来,会有千万根细如牛毛的毒针,让人避无可避。

    而且,这东西相当的精巧,如果是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必须要用金线穿着,用冰水冻着,才能临时得出一把冰钥匙来。

    所以说,这个玄机盒,如果是用寻常的钥匙来开,反而会送命的!

    这也是青筝谱里记载的,所以,林梦雅才能想到解开的法子。

    “杜仲师兄!杜仲师兄!你怎么了!来人啊!杀人啦!”

    一道尖细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林梦雅三个人回过神来,却看到了一道身影,从门口跑了出去。

    三个人追了出去,却看到一直在看守的玉安,倒在了门口。

    不过,他应该是被人给打晕了。性命,倒是没有问题。

    “没想到,竟然是连环计。”

    林梦雅是何等的精明,三两下一想,这其中的道道,便知道了七八分。

    原来,他们给羽表哥这盒子,本来,就是有目的在的。

    她就说嘛,这些人,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把这种贵重的东西,交给左丘羽呢?

    原来,是起了借刀杀人的心思!

    即便是解开了,左丘羽也是凶多吉少。那这东西,可就归了他们所有了。

    好歹毒的心思!这些人,还真是贼心不死!

    那个弟子模样的人一嚷嚷,周围,就渐渐的来了不少的人。

    有几个人,打着维护现场的旗帜,把他们四个人,团团围在了中间。

    可林梦雅既没有打算翻脸,也没有辩驳什么。反而是亲自,把倒在地上的玉安唤醒了。

    “唔...我的头...郡主,你们...”

    玉安揉着脑袋,赶紧想要给他们几个人示警。

    可看到周围,那些虎视眈眈的人后,却是有些懵了。

    林梦雅冲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这家伙倒是个机灵的,瞬间,就不在问什么了。

    “杜仲!杜仲!我的徒儿啊,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还没进去,千玉明就哭嚎了起来。

    可只是干打雷不下去,想必,杜仲这家伙,也不过是被人当了替死鬼而已。

    没想到,千玉明刚刚接近冰窖,林梦雅就好整以暇的,挡住了他。

    千玉明立刻剑拔弩张的瞪着林梦雅,好像,要吃了她似的。

    “郡主,你这是何意?”

    杜仲死的干净,但是因为玉安的谨慎,走了以前,把冰窖牢牢的锁了起来。

    而且,用的可是一把玉安带来的锁。

    所以,杜仲身上,一定有还没有来得及处理的证据。

    而刚刚的那个人虽然打晕了玉安,却并未敢靠近杜仲。因为他身边的左丘羽跟龙天昱,都是武林高手。

    可千玉明一来,就想要往里面闯去,林梦雅更是觉得古怪了。

    轻轻巧巧的挡在了千玉明的面前,但是话,却是一点都没有退让的意思。

    “千长老,既然损失的令徒。不如这样,未免有人,在上面做手脚。咱们双方,都派出俩个人去把令徒的尸身,给抬出来,你看如何?”

    林梦雅这话,倒是让千玉明心头一惊。

    难道,被她看穿了么?

    不过转念,他觉得这丫头,未必有那么聪明。

    随手,指了俩个他的心腹,就想要往里面闯去。

    “嗳,我才想起来。令徒可是中毒身亡的,万一,要是让您这俩位徒弟沾染上了,岂不是罪过?依我看,不如——那两位吧!”

    千玉明没有想到,这丫头竟然如此的狡猾。

    刚刚,骗他把心腹的徒弟指了出来。

    下一刻,就转变了主意。随便,指了俩个人出来。

    脸色,变得极为的阴沉那看。

    他千玉明纵横百草阁许多年,从未,被一个女子,玩弄于鼓掌之中!

    “郡主,您这是在戏弄老夫么!死的,可是老夫的徒儿!老夫尚未让你们偿命,已经是在极力的克制了!还请郡主,三思而行!”

    商量不成,就来威胁了么?

    林梦雅可不是什么软柿子,毫不畏惧的对上了千玉明,林梦雅,则是一脸的无辜。

    “令徒可是中毒而亡,而且,还是中了玄机盒的毒针身亡。他手中,还捏着一把玄机盒的钥匙呢!但是,据我所知,这盒子,好像是应该已经属于我表哥,慎郡王的参赛物品。千长老又是如何教的徒弟,这样中途耍诈之事,我想,不会得了您的真传吧!”

    林梦雅的话音刚落,南睿,端木阳,端木阴,还有常天华,就都到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