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玄机盒子
    从昏睡中再次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林梦雅睁开了眼睛,有些失神的,看着旁边,坐着睡着了的龙天昱。

    脑海中的记忆回笼,她,吃药的时候,似乎被龙天昱发现了呢。

    吐了吐舌头,这件事情,她本不想让龙天昱知道的。

    却不想...

    “醒了?还疼么?饿不饿?”

    只是坐起身来,可却惊动了龙天昱。

    林梦雅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一直被他紧紧的握着。

    所以,她无意中的动作,也会让龙天昱,瞬间醒了过来。

    看着那一双已经熬得有些微红的眼睛,林梦雅却是淡淡的摇了摇头。

    “我一切都好,倒是你,自己身体本就不好,怎么不好好的休息呢?”

    龙天昱紧张的看着林梦雅,上上下下的看着。

    知道确定,她真的是无碍了以后,才放下了一颗心来。

    “我怕你疼。”

    大手,轻轻的捏了捏林梦雅的右肩。

    确定她没有任何的不适后,才缓缓的,把林梦雅给扶了起来。

    她疼得不停翻滚的样子,到现在,龙天昱还历历在目。

    实在是难以想象,这样的疼痛,竟然每天,都要发生在林梦雅的身上。

    把她安置在椅子上,连忙倒了一杯温水,塞在了她的嘴里。

    可是,那一双眼睛,却像是生了根似的,怎么也不肯从林梦雅的身上移开。

    “我不疼了,真的不疼了。”

    林梦雅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却也的确是有些窝心的暖意。

    轻声的安慰着龙天昱,到好像,这疼是生在了龙天昱的身上似的。

    “这药,你就别吃了,缓一缓来,你的手臂虽然要紧,若是让你每天都这个样子受苦,倒是有些不值得了。”

    林梦雅松了一口气,还好,看样子龙天昱,还不知道,自己要尽快治好,是为了给他行针。

    定定的看着龙天昱,一双水眸里,带着几分乞怜的渴望。

    “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羽表哥说,我这手臂,越是时间长了,越是不好用。”

    龙天昱当下就握住了她的小手,抢白道:

    “不碍的,如果你的手,真的不中用了,我就做你的右手!”

    林梦雅看到他这样的担心,心头却是一软。

    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龙天昱,目光里,全然都是柔情爱意。

    “可是,如果我的右手废了,那我的医术,就是废了一半。龙天昱,我是个大夫,若是我的手好了,那也是一件积德行善的好事。再说,只不过是疼一些而已,左丘羽也说过,等到这药效上来了,我自然就不会疼了。你相信我,我不会让自己再有任何的损伤的。”

    如果林梦雅嘴硬,偏偏要用这药,龙天昱倒是可以态度强硬一些的。

    可这丫头,偏偏就拿住了他的软处。

    自是知道,她越是这样的温言软语,自己,就不会拒绝她的任何请求。

    不由得,在心头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这下子,他算是碰到了克星了。

    “你...唉...”

    龙天昱宠溺的看了她一眼,尤其是在看到她突然间高兴起来的眉眼。

    便觉得,这世上,纵然有千娇百媚。可能在他心头绽放的,却唯有面前的这一个。

    “谢谢你啦。”

    调皮的在龙天昱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吻,可不想,却被一双大手,扣住了头。

    半晌,差点被夺走了呼吸的林梦雅,恼怒的看着自己面前,一脸餍足的家伙。

    可那故意装作羞愤的眉眼,却怎么,也掩盖不住,她眼角眉梢里的笑意。

    “啧啧啧,我说你们俩个,虽然是夫妻不假。可要是清热的缠绵时候,至少也要关下门吧!”

    门外,酸溜溜的声音响起,林梦雅没想到竟然被人看了一场直播。

    脸颊不由得飞起了一朵红晕,一双眼睛,愤愤的瞪了龙天昱一眼。

    这样的娇羞媚态,在林梦雅的身上,倒是极难看到的。

    龙天昱却是一点也没觉得害羞,淡淡的瞥了左丘羽一眼后,才吐出了俩个字。

    “有事?”

    平淡的语气,却含着*裸的不耐烦。

    左丘羽也品出了他的眼下之余,显然是没事就滚蛋的意思。

    忍不住有轻轻的咳了一声,才说道:

    “我可是有正事的,唉,本以为是险象环生,谁知道,却成了那俩个人的风花雪月了。”

    左丘羽后面的半句话,虽然是自言自语的语气,可另外的俩个人,却都听出了言外之意来。

    齐齐的给了他一个飞刀冷眼,这家伙的取笑,才告一段落。

    “有正事就快点说,没事就趁早滚蛋。”

    林梦雅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左丘羽这家伙总是忘了她的脾气。

    这下子,左丘羽也也不敢再调笑了,只是走进来的时候,手中,却捧着一个小乌木盒子。

    盒子上,雕刻着精致的花纹。但是上面,却有清清楚楚的三个人——百草阁。

    “这是什么?”

    林梦雅好奇的拿在手上掂量了一下,别说,还真是有点分量的。

    可是,这东西虽然四四方方的,可却丝毫没有任何的缝隙。

    奇怪了,难道,是一块木头么?

    “这就是我抽到的题目,这盒子叫玄机盒,之后特殊的方法才能打开。试题就在里面,如果今天日落以前,我还打不开的话,那就算是输了。”

    左丘羽一脸便秘相,想必是这东西,怕是对他的‘特殊优待’吧。

    “我倒是听说过这东西,如果是用外力解开的话,里面的东西就会损毁。”

    龙天昱的补充,又让左丘羽的脸上的难看,上升了一个高度。

    双手重重的捶在了桌子上,即便是他知道那些人,不会让他轻易的过关。却没想到,他们,竟然使出了这一招来。

    偏偏,这可是他看似‘公平’得来的。只怕是那些人,现在早就在背地里,笑弯了腰了。

    “这有何难,不过,他们竟然能想出这一招来,倒也是厉害。”

    不用问,左丘羽肯定是被那群人给坑了。

    不过,林梦雅是谁,她的神弄系统,可是个逆天的外挂。

    扫描系统自动运行,里面的所有构造,她早就看的一清二楚了。

    这玄机喝果然厉害,不过,秘密就在里面,十分复杂的锁芯结构。

    当然,神农系统自动就弄出了几分解决的方案,原理嘛,倒是也说得十分的清楚。

    “这样,你都有办法么?”

    左丘羽绝对不是有怀疑自家表妹智商的意思,但是,让整个百草阁都疼痛不已的玩意,怎么到了她的手里,竟然就变得如此的轻松了?

    “这东西没什么难的,但是这里面,好像不太对劲呢。”

    听了林梦雅的话,那俩个,却是对视了一眼。

    不过,林梦雅总是会爆发出各种各样的惊人之语,到最后,总是会被证明是对的。

    如今,既然她说不对劲,那肯定是有些不对劲的地方的。

    “我看到别人拿出来的,似乎都是一个纸条什么的。难道说,这里面,还另外有玄机不成?”

    左丘羽凝重的说道,可林梦雅却好像是晃神了似的。

    等到左丘羽忍不住提高了声音,林梦雅,才缓缓的,回过神来。

    不过,此时却是幽幽的,吐了一口气。

    转眼间,神色就变得有些...有些古怪。

    “是谁要把这个盒子,给你的?”

    林梦雅哭笑不得的看着左丘羽,这家伙的运气,也未免有些太好了吧。

    她刚刚,下意识的去查看了一下青筝谱里,有没有百草阁类似的记载。却发现,不知道是哪位先人开的玩笑,这下子,南睿他们,哭都来不及了。

    “这是我抽签抽来的,但是我去晚了,好的,容易的,都已经被他们给抽走了。所以,我才领了这个东西回来。看你的样子,似乎知道些内幕?”

    所谓的抽签,不过都是一个过场而已。

    不然的话,也不会那么巧,他就被杜仲给‘领错’了地方。

    等到他姗姗来迟的时候,大家都已经瓜分完毕。用看傻子的神情,看着他。

    谁知道,这个木头疙瘩,好像居然还是个宝贝似的。

    “你的便宜捡大了,这里,有没有冰窖?还有,给我准备一根韧一点的金线。待会,我有大用。”

    虽然不知道林梦雅,到底想到了什么解开盒子的鬼主意。

    不过,看到她胸有成竹的样子,左丘羽也重新燃起了希望。

    这么多日子以来,丫头从来都没有让他失望过,这一次,当然也不会了。

    为了掩人耳目,三个人带着玉安,像是做贼一样的,找到了一处冰窖。

    玉安还真是个天生的情报贩子,才来里俩天,却是把内院的情况,都摸了个底儿掉。

    毕竟,争斗还是属于上层的事情。至于下面的这些人,不管如何更迭,还是要过自己的日子的。

    而玉安嘴甜机灵,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能跟人家称兄道弟的。

    所以,他们一路走来,竟然连半个百草阁的弟子,都没有看到。

    看着玉安熟车熟路的,开了冰窖的大门。

    林梦雅三个人一致的惊讶眼神,对此,神通广大的玉安同学,只是给了他们一个,颇为腼腆的笑容。

    “听说,阁里的新鲜蔬果,都是在这里储存的,所以我——”

    玉安挠了挠脑袋,显然,这两天吃的甘甜的水果,自然是有他的一份功劳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