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六章 终于察觉
    “知...知道了。”

    这话,林梦雅可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看着龙天昱,一副关切的样子,有些话,林梦雅只能咽回肚子里。

    “那就好,我去找夜。左丘羽,这药有什么禁忌的么?”

    龙天昱只当林梦雅是真的怕苦而已,详细的询问了之后,龙天昱却是去找凌夜,给她准备一些蜜饯之类的东西去了。

    “没想到,堂堂的昱亲王龙天昱,竟然也有这样细心妥帖的一面。”

    看着龙天昱的背影,左丘羽却是笑着说道。

    平心而论,龙天昱可能并不是最合适当夫君的人选。

    不过,对于林梦雅,龙天昱却是偏偏,经常会做出一些让他的都有些,觉得哭笑不得的事情出来。

    实在是难以想象,在大晋以冷酷著称的昱亲王,居然会成为这么一个温柔体贴的相公。

    看来,他的表妹,实在是个神奇的人。

    “你编个借口,把他骗开吧。我怕这药,我一旦承受不住的话,会让他看出来异常。”

    林梦雅看着龙天昱的背影,犹豫了片刻,才低声说道。

    “好,我知道了。不过,我看龙天昱的现在的情况,已经是超乎我们所有人的预料了。也许,神仙散的药效,远比我们想象的弱一些。”

    可林梦雅却神色有些凝重,摇了摇头,意味深远的,看向了龙天昱。

    其实,龙天昱的镇定如常,很大一部分取决于他的意志力。

    这家伙强悍得不像人,戒毒的人,最后之所以失败,很大的一部分,是因为内心,抵制不住神仙散带来的诱惑。

    不管怎么说,龙天昱是人不是神。

    身体可能会对神仙散有渴望,但是他现在,不过是在强行的压制住了而已。

    这东西之所以难缠,也是因为其配方中,更多的,是加强的成瘾性。

    虽然身体有自结的循环系统,但是,哪怕是在解药的冲刷下,毒素还是会在龙天昱的身体里积淀下来。

    这,才是最麻烦的部分。

    “吃药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先吃些东西,到时候,我会想办法,把龙天昱支出去的。”

    有左丘羽在,林梦雅倒是也省了不少的麻烦。

    即便是龙天昱知道,林梦雅的医术并不低,但是,每次探讨到她的病情的时候,龙天昱总是不放心的,要左丘羽再确认一遍才行。

    凌夜的手脚也是够快的,才刚吃过了早饭,龙天昱吩咐的,用百花香蜜制成的蜜饯,已经摆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看着眼前,那甜蜜的蜜饯,散发着诱人的香甜。

    林梦雅拿出了一块,放在了嘴里,瞬间,酸酸甜甜的滋味,就在口腔中泛滥开来。

    果然,女孩子都是抵挡不住甜食的诱惑的。

    “常长老说,这药要配合青玉膏一起用,才能发挥最精纯的药力。所以,你一定要忍住。”

    尽管林梦雅的忍耐力超出常人,可左丘羽还是有些不忍心。

    从小瓶子里倒出一粒黑色的药丸出来,用温热的酒化开了,才让林梦雅服下。

    同时,左丘羽也倒出了火灵青玉膏,涂抹在了林梦雅,整条雪白纤细的手臂之上。

    “唔...”

    随着药力化开,肩膀上,那让她几乎崩溃掉的灼热痛感,直接扩散开来。

    林梦雅皱紧了眉头,这股子热力,实在是让人煎熬不已。

    没过多久,她的额头上,就已经渗出了一层薄汗。

    疼痛,是最最耗费人的体力的。

    尤其是现在,林梦雅只觉得右臂,像是被扔在了开水锅里煮熟了一样。

    “啊——”

    终究是隐忍不住,惨叫声让左丘羽听着都有些瘆的慌。

    “梦雅,梦雅!如果你实在是忍不住的话,我们就放弃吧!至少,至少你不用像是现在这么的痛苦啊!”

    左丘羽看着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的林梦雅,额头上也都是汗了。

    可林梦雅却是咬紧了牙关,如今,就是连惨叫声,她也不肯发出了来了。

    “梦雅!这是怎么回事?”

    一丝又惊又怒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

    左丘羽心头暗叫一声不好,转身看去,果然看到了龙天昱,那张心疼与愤怒,互相交织的俊脸。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

    左丘羽下意识的,想要阻拦龙天昱。

    但是,被那双冰冷的眸子一扫,却是瞬间,冻结在了原地。

    “不...不关他的事...”

    冲过去,龙天昱把痛苦不已的林梦雅,紧紧的抱在怀中。

    看着她小脸变得惨白无比,龙天昱点头,却是心疼到无以复加。

    “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龙天昱才进来,就发现林梦雅的衣襟有些散乱。

    抱着她才感觉到,右臂似乎格外的热一些。

    连忙撩开衣袖,才发现,那只原本白皙纤瘦的手臂,如今,竟然像是蚯蚓一般,有红色的细小痕迹,在不停的鼓动着。

    龙天昱以为林梦雅是中了什么毒,但是,在看到桌子上,那未曾来得及收起来的药膏跟药瓶后,一瞬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你...”

    看着怀中,疼痛难忍的林梦雅。

    龙天昱,却是有千言万语,如鲠在喉。

    她好傻!明明承担着这样的痛苦,却每一次,都不让他知道。

    想起几天早上,她的右臂终于可以动了的时候,她竟然哭了。

    现在,龙天昱才知道,这是用多少的苦痛,换回来的。

    “唔...呼呼...龙天昱,这是我的自愿的...不要...不要怪任何人...”

    林梦雅已经疼得气若游丝了,可还是要尽力的劝阻龙天昱,千万千万不要迁怒于任何人。

    看着她苍白的小脸,龙天昱不得不轻轻的点头。

    可是抱着她的双手,却愈发的沉重了起来。

    “嗯...”

    终于,得到了回答的林梦雅,还是不抵疼痛的侵袭。

    在神农系统自动保护大脑的前提下,一如往昔的,陷入了黑暗之中。

    疼痛虽然只是一种感觉,但是如果在过激的前提下,会给她带来很大的伤害。

    看着刚刚,还翻滚的林梦雅,如今竟然突然间安静了下来。

    龙天昱却是没由来的一阵心慌,求助的看向了左丘羽,眼神里,却是深埋着,从不应该属于他的脆弱。

    “她...她怎么了?左丘羽,梦雅怎么了?”

    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左丘羽叹了一口气。

    给林梦雅号过脉以后,才对紧张不已的龙天昱,说道。

    “没事,只是晕过去了而已。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也就不瞒你了。这药,虽然有奇效,但是会痛苦异常。你知道了也好,省得我们每次用药,都要偷偷摸摸的。还有,我警告你,我表妹这么说,都是为了你。若你以后,有一星半点儿的对不住她,我跟皇兄,绝不会放过你。”

    这不是威胁,左丘羽跟龙天昱都知道,这只不过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得知林梦雅没有生命危险,龙天昱也渐渐的,恢复了镇定。

    这话,左丘辰也说过。

    如今从左丘羽的嘴里说出来,绝非,只是巧合而已。

    “你想说什么?”

    把林梦雅,轻轻的放在了会客室的软塌上,龙天昱,才转头,阴沉的看着左丘羽。

    “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她虽然聪明,但是,皇家的龌龊,却了解得不够深。龙天昱,这里是临天国,不是大晋!”

    低声的怒喝,让俩个人之间的气氛,瞬间有了些剑拔弩张。

    也许,左丘羽在林梦雅的面前,总是甘愿做一个小丑。但是,在龙天昱的面前,他却是一头,狡猾的狐狸。

    一切的伪装,不过是为了,能够让林梦雅舒心而已。

    “不管你知道些什么,这些事情,你不许跟梦雅,提起一个字!”

    龙天昱也阴狠的看着左丘羽,既然两厢都明白底细,有些事情,开门见山的好。

    “哼!我当然不会提起的了,但是龙天昱,你以为,我甘心在大晋的皇宫里,当了那么久的太医,真的,只是为了服侍你的父皇么?若你以为,我跟皇兄,只是为了梦雅手里的青筝谱,才如此待她的话。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你们晋国的皇宫里,没有君臣,没有父子,没有夫妻。有的,只是被权力奴役跟蒙蔽的人。至少,在我跟皇兄的心里,她,是真正跟我们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所以,你一定要看护好她。不然的话,我想不会放过你的人,不只是我一个。”

    这些话,如果是在林梦雅的面前,左丘羽,是绝对不会吐露半个字的。

    原以为,她跟龙天昱,左不过是利益的结合。

    可在大晋跟在临天国的点点滴滴中,左丘羽也看出来,龙天昱,绝对是对林梦雅有真心的。

    只是,他唯一担心的是,这份难得的真心,跟滔天的权势比起来,到底是孰轻孰重了!

    龙天昱表情阴冷,哪怕左丘羽已经消失在了他的面前,可龙天昱,还是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在林梦雅的身边。

    那些事情...不,必须要彻底的掩埋起来!

    不然的话——

    现在的他,却是已经明明白白的知道,失去林梦雅,已成为了他最不可承担的痛苦了!

    表情凝重的看了林梦雅一眼后,却是静静的,走出了会客室。

    “夜。”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