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 阁中争端
    这话说出来,林梦雅立刻,就沉了一张脸了。

    原本,千玉明他们是长老,这些话,本不应该说出来的。

    可多年来的养尊处优,已经显然让这些人,忘记了自己的本分。

    一双美眸,带着几分不屑,看了千玉明一眼后,林梦雅也不再留情面。

    “是么?今天大家可都听到了,你千玉明,不过是临天国的平民百姓。即便是在百草阁身居要位,可终究是为人臣子。我母亲且不说是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即便是撇开这一层关系去。她也是临天国的长公主,你们,也是要尊她一声殿下的。你如今敢竟然敢这样污蔑我母亲,怎么?千长老是有不臣之心了么?还是说,你觉得这临天国,以后就是你们千家的了!”

    有些话,千玉明敢在心里想,却未必敢宣之于口。

    可林梦雅却是不同,这一番话,可是火辣辣的抽了千长老的脸。

    这下子,该说的,不该说的,林梦雅可是样样都占全了。

    就连千玉明也没有想到,堂堂的安乐郡主,竟然如此的,口无遮拦。

    这些事情一揭露出来,就连他,也不得不三缄其口了。

    何况,左丘羽此时的眼神,已然是虎视眈眈了。

    若是他敢造次,怕是难以,全身而退的了。

    “这都是哪里的话,千长老也是一时糊涂。希望郡主,莫要怪罪才是。”

    尴尬的场面,最终,还是由端木阳出来,打了个圆场。

    不过此时,俩个老家伙,却是不得不,对林梦雅客客气气的了。

    人家都明说了,要是不客气,那就是想要谋反。

    他们可不是傻子,这丫头的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谁也不敢接不是。

    “哼,如此么?可我今天偏要个结果,大长老的信物,到底是传给我母亲的。还是,骗去的!”

    如今,到变成了林梦雅不依不饶了。

    千玉明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脏水,泼到长公主的身上。

    林梦雅现在这撒泼打滚的架势上来了,一时之间,也不好收场了。

    “这...此事...当年之事,我们确实是没有亲眼看到。”

    端木阳何时,被一个小小女子,逼到如此的境地。

    可偏偏,这丫头的身后,站着的,可不仅仅是一个临天国的皇帝。

    瞧瞧那大晋昱亲王一脸不满意的模样,端木阳也不禁在心头,暗骂千玉明的粗浅张狂了。

    但是,这摩登两可的答案,显然,没有获得林梦雅的同意。

    一双杏目瞪过来,倒是让端木阳,也有些难做了。

    “不过,以长公主的性格,老夫觉得,这东西,当然还是大长老传给长公主殿下的几率多些。郡主,您觉得呢?”

    小心翼翼的说完,林梦雅却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后,抿着嘴,并未说话。

    不过既然对方不再咄咄逼人了,端木阳也明白,这一关,却是暂时糊弄过去了。

    他们今天来,不过是想要来探探林梦雅和左丘羽的虚实。

    却没成想,这位安乐郡主,浑身上下像是长了刺似的,谁要是敢近身,那就得等着倒霉去吧。

    赶紧,拉了气疯了的千玉明道歉,而后,退出了林梦雅她们居住的小院子。

    “欺人太甚!”

    眼瞧着身影离开,林梦雅重重的手,重重的拍在了案几上。

    好一个百草阁!好一个大长老!

    现在就如此猖狂了,若真的让他们得了势,怕是这临天国,可就成了别人家的天下了!

    “郡主其实不必如此动怒,老夫在百草阁这么久了,多少也了解一些他们二人的性子。若是他们得了大长老的位置,却也是不敢,跟陛下作对的。若是别人的话,却是难说了。”

    常天华已有所指的轻声说道,先前,他没有见识到林梦雅的性子。有些话,哪怕是为了郡主好,也是决计不能说的。

    现在看来,这位郡主,却也是个厉害的主儿。

    他虽然肖想大长老的位置许久了,但自认,绝对不是那几个人的对手。

    今日来访,多少,也有些投诚的意思。

    “多谢常长老提醒,哼,一个俩个的,以为皇帝那么好当么?天家富贵,看起来是花团锦簇,可那个九五之尊的位置,却是这天下,第一难做的行当了。一个俩个的,连个百草阁都弄得这般乌烟瘴气的。可想而知,若是真的能号令天下了,必定,也是个昏君!”

    林梦雅这话,本不是说给龙天昱听的。

    可龙天昱,却是看着林梦雅,微微的愣了愣。

    世人都说,皇位乃是天下人,都梦寐以求的。但是没有想到,唯有林梦雅,却是点出了这其中,真正的难处来。

    怪不得,她从鼓励自己,要争夺什么皇位。

    原来,她早就把这泼天富贵,看得个仔细清楚了。

    难道,林家之所以在斗争中,会选择中立,独善其身。全是因为,这样洞若观火的洞察力么?

    一时间,龙天昱不由得敬佩起,林家那一位高瞻远瞩的高人来。

    殊不知,林梦雅可是接受过现代教育的。

    几千年之后的东西,自然,是要比现在的思想,进步数倍不止的。

    “行了,你这样生气,也是气坏了自己的身子。今天,你这样夹枪带棒,毫不留情的一顿,也够他们受的了。不过,我倒是不知道,你何时竟然修炼成了这样的火爆脾气。”

    左丘羽自然是要出来打圆场的,这一场,他也算是看清楚了,那些人的狼子野心了。

    以前,纵使只有个俩三分,想要争夺大长老的心思,现在,也多了个五六分了。

    “我哪里脾气火爆了,不过是——算了,常长老好不容易能抽身来一次,倒是我,打扰了您的好心情了。”

    林梦雅只不过是被千玉明的话,给激起了火气而已。

    这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转眼间,就又一切如常的,跟常长老,谈笑风生了。

    这一场下来,常长老已然是坚定了心思,要跟林梦雅她们一伙的了。

    所以,也就透露了许多,关于比赛的内幕消息。

    左丘羽亲自把常长老送了回去,会客室内,林梦雅却是轻轻的喝了一口,面前的药茶。

    “其实,你本不必趟这一趟浑水的。左丘羽此人,并不是你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龙天昱实在是舍不得林梦雅,如此的奔波劳累。

    尤其,是看着她纤瘦的身材,因为千玉明他们,那么的激动。看得龙天昱,又是一份心疼。

    “不碍事的,其实,我只不过是想要尽我的一份力而已。而且,青筝谱,是因为我母亲才损毁的。我总是对百草阁里,那些真正研究医术的人,觉得有些抱歉。”

    这话,倒也不算是假意。

    青筝谱实在是算得上一部医学巨著,如果,真的因为她的一己之私,断了传承。

    那她,才算是真的造孽了。

    相信,母亲也不想要如此的。

    所以,林梦雅已经暗暗的决定。如果左丘羽当选大长老,那她,就找人,把青筝谱默写出来。

    如果,左丘羽失败了。她也有办法,让这部巨著,不至于断送在她的手里。

    “梦雅,其实,我有件事情,一直想要跟你说——”

    龙天昱鼓足了勇气,想要把父皇,让自己寻找青筝谱的事情,和盘托出。

    可话刚刚说到一半,就听到外面,玉安的喊叫声:

    “什么人!站住!”

    林梦雅几步,就跑到了门口。

    只看到玉安,正顺着小院子左边的小路追去了。

    难道说,是有人刚刚,肆意窥探么?

    龙天昱也紧紧的跟在林梦雅的身后,只是,他远比林梦雅,更加的机警与谨慎。

    可是,若不是玉安的声音的话,他竟然,也没有察觉到半分。

    此人,难道真的武功不俗?

    “这人,刚刚是蹲在窗户下面的。”

    林梦雅在院子里,四下的寻觅,对方留下的痕迹。

    终于,是在会客室的窗子下面,看到了草丛里,似乎有人踩过的痕迹。

    龙天昱也注意到了,俩个人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窗子的边缘。

    “还真是这样,可为什么,离得这么近,我会觉察不到?”

    龙天昱现在的脸色,可有些不太好看。

    林梦雅却是伸出手,在地上翻翻找找,最后,终于找到了一根只剩下尾巴的香头。

    “这就是原因,这东西好生厉害,可以完全麻痹掉我们的无感。但是因为是在室外用的,所以,也不过是让我们我感官,有些迟缓而已。你身体虚弱,自然是第一个中招的。”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神农系统的警报的话,她也发现不了这东西。

    用力的嗅了嗅,果然,她一向引以为傲的嗅觉,有了些许的迟钝。

    而且,按照这香燃烧的速度,应该是在千玉明他们来的时候,趁乱蹲在墙角的。

    奇怪了,难道说,千玉明他们,也同时被人监视住了么?

    不然的话,为何,会有人在窗户下面,用这东西藏身呢?

    况且,能被玉安轻易的发现,后来又知道往哪里逃窜去了。武功,想必不是太高。

    看来,她以前的推测,也有疏漏的地方。

    这里,可是百草阁。医药之术,变化万千,即便是她,也是防不胜防!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