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三章 长老来访
    “没什么,只是跟羽表哥商量着以后的事情。这里的人倒是不笨,周围也没有什么耳目。”

    林梦雅笑着说道,顺手,还推给了龙天昱一杯她刚刚晾好的茶水。

    自从龙天昱被解救回来,俩个人总是这样如胶似漆。

    每每,左丘羽看得都是一阵眼热。

    当然了,林梦雅对于这种虐狗行为,从来都是没有什么特殊感觉的。

    尤其是在左丘羽多次抗议无果的情况下,可怜的单身狗左丘羽,也只得接受这个事实了。

    点了点头,在林梦雅跟左丘羽的多番努力下,龙天昱的毒瘾,已经基本上可以克制住了。

    但是神仙散实在是太难缠了,若是没有林梦雅为他行针,怕是以后,也会落下大麻烦的。

    所以,在百草阁这种地方,龙天昱更加需要步步小心。

    把自己塑造成个酒鬼,虽说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少不得,会有有心人的刺探。

    龙天昱心里也如明镜一般,百草阁里的人,未必各个都是干净的。

    “不知道,你们这一次比赛,要比的是什么呢?”

    说是医术大赛,但是能参加到这一环节的,全部都是代表着背后的各个势力。

    左丘羽却是其中最难的,毕竟,他代表的是皇权。

    那些一心想要百草阁势力的人,也许,会暂时勾结起来,一直排挤他,也是说不定的。

    即便是最后,左丘羽能侥幸夺魁了。

    百草阁里的各方势力,怕是,不好应对。

    万一撕破了脸了,他们裹挟着各种资源,退出百草阁的话,那可就糟了。

    “题目,是长老们决定的。凡是参见大长老权力争夺的人,目前都不知晓。但是,唯一能肯定的是,这一次比的,是解毒之法。”

    他们的资源有限,一些内部的消息,左丘羽根本就没有办法获得。

    所以,现在他们所知道的,所有人也都会知道。

    “解毒之法?这范围也太广了,什么样的毒?怎么解?这些,都没有任何提示么?”

    林梦雅看着左丘羽苦笑的眼神,就知道这一次,百草阁里的人,到底有多不想,让左丘羽搀和进来。

    “没关系,到时候,我会帮你的。”

    不是林梦雅自负,而是因为有青筝谱跟神农系统的双重加持。

    如果只是单纯的比解毒之法的话,百草阁里面,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她,能有这份助力的。

    但是,就怕这个比赛,没有那么的简单。

    “但愿吧,你们先在这里休息,我去拜访一下常长老。”

    左丘羽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到底是人生大事,担心也是正常的。

    现在让他走一走,也是一种纾解的方法。

    百草阁虽然算是临天国的一个庞然大物,但是送来的饭菜,却都是一些时新的家常菜色。

    味道,都以清淡为主。

    就连盛放的盘子,也都是木制的居多。

    林梦雅看在眼里,却不由得有些叹息。

    左丘羽说过,百草阁里的一切,都是由初代大长老定制下来的。

    一路行走过来,不管是亭台楼阁,还是平常的用具,都是崇尚简单自然。

    想必,这也是为了告诫后人,一定要勤于在医学上的研究,不要逐名逐利。

    可惜,后来的人,却是越发的忘记了,百草阁祖师爷的初衷了。

    好好的一个百草阁,如今,竟然是这样的乌烟瘴气。

    若是被初代大长老知道了,会不会捶胸顿足的,大骂这些无耻的后人。

    “郡主,慎郡王回来了。常长老也跟着一起来了,慎郡王说,请您一同过去。”

    用过了晚饭以后,林梦雅正在跟龙天昱一起,在他们的屋子里,看书闲聊。

    玉安来通报了以后,她才知道,常长老居然跟着一起来了。

    虽然这常长老的药,可着实让她吃了不少的苦头。但是毕竟是有奇效,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去感谢一声的。

    会客室内,左丘羽正跟常长老探讨些医术上面的事情。

    俩个人正在讨论得极为热烈的时候,俩道身影,则是一前一后的,进了会客室的门。

    当日,在百草阁外面,对这位安乐郡主,也不过是匆匆一面而已。

    如今近处看来,常长老,却是心头一惊。

    像!实在是太像了!

    当初长公主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女,他就曾经在百草阁里见到过。

    明眸善睐,当初,多少的青年才俊们,为了博得公主一笑,曾经做过多少的荒唐事。

    偌大的百草阁,也几乎让这些人,给搞得鸡飞狗跳。

    不过,现在想起来,也都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他也从一个壮年,变成了迟暮的老者。

    没想到,还能有一日,再度看到那张美丽的面孔,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这——想必就是安乐郡主了吧?当初,我与你母亲,还曾有过数面之缘。如今,能见到你,也算是缘分了。”

    缓和了表情,现在的常长老,更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辈。

    林梦雅也没有端起架子,反倒是行了一个晚辈应有的礼。一副娇憨可爱的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当初,舌战朱启运的样子。

    “是呢,晚辈自从来到这里以来,各位长辈,可是对我照拂不少。我也常听两位表哥,提起家母的旧事。只可惜,家母过世得早。”

    常天华对她算是有恩,再加上母亲的面子,林梦雅自然,是要客套一番的。

    看到她的态度,常长老亦是对她十分的亲切。

    一时间,小会客室,倒像是老友重逢一般的热络。

    “听说,郡主用了我研制的药膏,不知道,感觉如何?”

    作为研制者,常天华最是知道,这火灵青玉膏用起来,常人,会遭受到何种痛苦。

    之前,左丘羽就说过,林梦雅已经按照正常的用量在用了。

    没想到,小小女子,竟然能坚持,挺过最痛苦的几天。

    如今看来这样的云淡风轻,常天华也不由得,在心里惊叹。

    “这药膏——真是让人难以忘怀。不过,药效也的确是霸道,我这手臂,进来渐渐的有了感觉。若是真的能有能恢复如常的那一天,我一定,登门道谢。”

    饶是林梦雅镇定如常,但是,一提起火灵青玉膏的酸爽。

    她也不由得,在心里打了一个寒颤。

    如果不是因为心疼龙天昱受苦,她也不可能,脑袋一抽,就用了这刺激到了极点的药。

    若不是因为常天华先对她释放善意,就凭着这药把自己折腾成那个死样子,她定然,是不会放过常天华的了。

    “那就好,那就好。”

    暗暗的摸了一把虚汗,还好还好,郡主宽宏大量,并未怪罪。

    说起来,那药曾经被一个手指骨折的小学徒用过。

    据说用了以后,那个最为卑微怯懦的小学徒,曾经狂骂了他半个时辰。

    如今,看到郡主还是这样的翩翩风度,不由得佩服郡主的家教,还真不是一般的严苛。

    “郡主,千长老,跟端木阳长老,前来拜访。”

    几个人正相谈甚欢的之时,玉安突然从外面进来,伏在林梦雅的耳边,说道。

    眉头微蹙,这俩个人来做什么?

    不过,到底是人家的地盘,若是把主人拒之门外了,反而会招人非议。

    林梦雅略想了想,收敛了笑容,说道:

    “请进来吧。”

    玉安恭敬的下去招呼千长老他们了,林梦雅只是简短的跟屋子里的人交代了一下。

    除了常长老外,另外的俩个人,有些微微的惊讶。

    按说,他们来拜访谁都好,为何,要指明拜访林梦雅呢?

    心思微转,林梦雅却是已经明了。

    说起来,还不是就为了她手中,那疑似可能存在的青筝谱么!

    千玉明跟端木阳从外面走进来,却都没有像是常天华那样的客气。

    反倒是有些趾高气扬,想必是平常,在百草阁里,眼高于顶惯了的缘故。

    如今见到林梦雅三人,却是一样的,目中无人。

    “不知道俩位长老到此,所为何事?”

    林梦雅率先开口,一张脸上,带着三分虚伪的假笑。

    应付这些人,她可是有不少经验。

    以前她帮着导师,一起接待外国教授的时候,架子可比这个大多了。

    千玉明跟端木阳,只是用眼睛瞥了她一眼后,连客气话都省了。

    “我们大长老,昔年曾经寄放在你母亲那里的东西,如今,你也该拿回来,还给我们了吧。”

    千玉明不客气的说道,语气似乎还带着一些质问。

    左丘羽当然是隐忍不住,这就要发作了。

    可龙天昱,却是死死的扣住了他。

    他跟林梦雅心有灵犀,这丫头,又怎么会是一个,任由别人欺负的主儿?

    “哦?寄放?我怎么没听说,我倒是听说过,大长老选定了谁为下一任的继承者,就会把青筝谱传给谁。不然的话,大长老为何会舍近求远呢?还是说,你们看着大长老现在可能不在人世间,就可以公然的蔑视大长老的意愿了么?”

    撕破脸,比起不客气来,她林梦雅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耍横的,她更是行家里手。

    一下子,就驳得千玉明说不出话来。

    只能干瞪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丝毫不畏惧的林梦雅。

    “那是...那是你母亲花言巧语骗去的!不算数!”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