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 各有隐秘
    “朱家的事情,就这样尘埃落定了么?”

    饭桌上自然是不适合谈正事的,等到饭毕,都用了茶。左丘羽,才提起了话题来。

    “嗯,暂时是这样了。朱家已经被瓜分一空了,现在连尸首,都已经被人付之一炬了。看来,也只能是这样了。”

    关于她是凶手的流言,根本就站不住脚。

    况且,府尹虽然来过太子宝坻,但是表面上,却是一点证据都没有拿出来。

    再加上林梦雅也在派人在暗中传播,不同的版本。

    要是比编瞎话的能力,府尹那一群人,怎么可能是林梦雅跟左丘羽的对手?

    “对了,明天你不是要去百草阁报道了么?要在那里住几天?我跟龙天昱能跟着去么?”

    林梦雅话题一转,就到了左丘羽的身上。

    对方却是脸上一苦,倒不像是进展得愉快的样子。

    “大概要在里面住上半个月才行,可是也奇怪,本来,他们是不允许外人,在医术大赛以前进去的。但是,这一次,却特殊的邀请了你跟龙天昱。看看吧,这是你们俩个人的请柬。”

    左丘羽掏出了俩张请柬,摆在了林梦雅跟龙天昱的面前。

    跟别处不同,医术大赛的请柬,却是草绿色的。

    哪怕是放在桌子上,依旧是一股子药香,迎面扑来。

    翻开外皮,里面几行清秀的小楷,言辞,倒是客气至极。

    “有趣,请我跟昱亲王当观礼嘉宾。看来,我这个昱王妃的名头,倒是比安乐郡主的还要响亮。”

    顺手把请柬,递给了龙天昱。

    俩个人对视了一眼,也觉得这其中,好像有什么古怪。

    “管他的呢,不过,咱们要是去百草阁住的话。以后可就都得吃素了,唉,我的肉啊!”

    林梦雅懒得理这个家伙,明明左丘羽比任何人都饮食清淡。

    他现在这个样子,无非是不想去百草阁里居住而已。

    “你的身体,能撑得住么?”

    现在,林梦雅最担心的,还是龙天昱。

    柔声问道,小手拉住了他的手。却是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他手腕上的红痕。

    “这是——玉安,拿药来!”

    看着林梦雅这幅紧张兮兮的样子,龙天昱却是冲着她笑了笑,大手反而覆住了她的手背,有些哭笑不得。

    这丫头,简直是把他当成纸糊的了。

    “我没事,你别那么紧张。都是一些皮外伤,若不是有你的细心,怕是现在,我这手腕都要断了。”

    低沉的声音安抚着林梦雅,饶是如此,可她还是固执得,非得要给他上了药,才了事。

    小心翼翼的触碰着他手腕上的痕迹,眼泪,却是一滴两滴的,掉在了他的手上。

    “傻丫头,你哭什么?”

    右手一揽,就把林梦雅纤细的身体,抱入了怀中。

    而一向十分识相的左丘羽,早就带着玉安,悄悄的退了出去。

    月上中天,宽敞的正厅内,林梦雅却是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给龙天昱上着药。

    “你本不应该受这些罪过的,若是你回到大晋,此时,肯定是好好的。”

    林梦雅说着自责的话,可却不知道,龙天昱听到耳朵里,心里有多疼。

    有些话,他现在暂时不能说出口。

    所以,他只能——

    霸道却轻柔的吻上了她的唇,想要介于俩个人的肌肤相亲,把自己的心思,传递给她知道。

    林梦雅也没有挣扎,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任由龙天昱,遍尝她的美好。

    “这些,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其实,我并非是你想象中的那么无私。知道么?雅儿,能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惊喜。”

    认真的看着林梦雅,龙天昱的黑眸里,溢满了柔情。

    他们之间,有些感情从来没有明说过。

    但是龙天昱却知道,他跟她的心情,是想通的。

    “你才知道啊,不知道谁当初,还不愿意娶来呢!”

    一句话,让林梦雅破涕为笑。另外的一句话,却让龙天昱,如鲠在喉。

    呃...当初,她差点被毒死。好像,真的有自己的原因在。

    一下子,眼神里有了几分心虚。

    “那个...雅儿,其实...其实当初你中毒的事情,我...全部都知道。”

    死就死吧,龙天昱紧张的盯着林梦雅,生怕会触怒她,然后拂袖而去。

    大手不自觉的收紧,深怕她会因此,讨厌自己。

    可林梦雅却是瞪大了一双水眸,看了看他,良久,才轻轻的吐出了一句话。

    “其实,这事并不该是我来原谅的。只是,现在的我,虽然可以理解你当初的苦衷。但是,却并不赞同你们的做法。”

    林梦雅的话,让龙天昱听得有些云里雾里。

    但是,只要从她的语气里,没听出失望的意思来。倒是让龙天昱,送了一口气。

    只要这丫头不生气,什么事情,他都愿意去做。

    可心思一紧,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只是,无论如何,这件事,他都要瞒到底的。

    “我还是帮你上药吧,你也好早些休息。”

    同样有秘密的林梦雅,恰好逃避了龙天昱的眼神。

    一心给龙天昱的手腕上着药,可心头,却是对龙天昱说着对不起。

    其实,现在的她,早就已经跟之前林梦雅残存的记忆,融为一体了。

    她也明白,她就是这天地间,唯一货真价实的林梦雅。

    但是,对于龙天昱来说,她却有种,蹊跷的独占欲。

    哪怕是身体里面的另外一个她,那个只是残留在记忆中的女孩子,她,都不愿意分享。

    也许,这就是她从未接触过的爱情吧。

    她表面对任何事情都可以不在乎,但是唯独对爱情,就连过去的自己,都不能涉足其中。

    林梦雅却是没有察觉到,其实,她对龙天昱的感情,比她想象得要深得多。

    “这药虽然还疼得你死去活来的,但是,咱们住进了百草阁,常长老,应该会亲自为你治疗的吧。只是,他脾气怪异,手段,怕是要更为激烈。”

    书房内,林梦雅趁着龙天昱睡熟了,才敢溜出来用药。

    这家伙的自制力太逆天了,才几天的功夫,毒瘾就越来越淡了。

    现在,每次毒瘾爆发的时候,他都不用任何绳子绑着,都能自己撑过来了。

    虽然是满身的大汗,可到底,比之前强了许多了。

    所以,林梦雅瞒着他上药,就成了麻烦。

    好在,龙天昱睡得不安稳。林梦雅每晚,都要让他喝一些安神类的药物。这才,有了机会。

    “你别忘了我的师父是谁,当初,我能在他的手底下学到一些本事,你以为,能那么轻松么?”

    脸色苍白的林梦雅,白了杞人忧天的左丘羽一眼,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裳后,软绵绵的,躺在软榻上恢复着体力。

    当初,她能在百里睿的手中,习得控针之术,那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练成的。

    何况以百里睿的脾气,估计比常天华还要古怪几分呢。

    但凡是有点真本事的人,多少,都是有些怪脾气的。

    只是,林梦雅现在担心的,却是龙天昱。

    百草阁里,名医不少,龙天昱的状况,怕是瞒不过许多人的。

    如何遮掩过去,现在成了林梦雅的头号难题。

    “要不,让龙天昱天天在屋子里,别让他见任何人?”

    左丘羽想来想去,也觉得这其实,并不是个好办法。

    树大招风,他们的一言一行,必定会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况且,百草阁中,说不定,还有神仙散的研制者。

    万一,传出点风声去,龙天昱的名望声誉,可真的就毁了。

    “不行,让他不见人还是不行的。况且,他们这一次来,可是让龙天昱当观礼嘉宾的。要是我们躲着,反而,得落下口实。我得想个法子,遮掩过去才是。”

    休息了一会儿,林梦雅才从书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床上,龙天昱睡得正香,林梦雅蹑手蹑脚的,缩到了床的里面,生怕,会吵醒了龙天昱。

    睡梦中,他好看的眉眼,终于舒展了开来。

    虽然脸部瘦削,可却比以前,好像是更有棱角了似的。

    仿佛是有了感应一般,一向睡得极为安静的龙天昱,却是自然而然的,抱住了林梦雅。

    窝在龙天昱的怀中,已经疲惫至极的她,也终于沉沉睡去了。

    跟前几天的盛况不同,今天有资格进入百草阁的,全部都是有深厚的势力的家族人选。

    而且,最重要的医术大赛的部分,则是会在半个月后举行。

    林梦雅这一队,虽然不算是低调,但也绝对不算是显眼。

    一大早,百草阁就大开了大门,各处都洒扫得干干净净。

    衣着整齐的弟子们,分次在门口迎接。

    哪怕他们分属于不同的势力,但是在这些有权有势的人的面前,他们,不过是草芥一般。

    恭敬客气,谁都不敢得罪。只是,每个人在看向百草阁的内院中,眸子里,都忍不住,挑起一抹火热。

    只要能进入内院,成为各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就代表着,可以在偌大的百草阁,有一席之地了。

    可他们之中,想要脱颖而出,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天赋是一方面,但是在现在的百草阁里,更重要的,则是家世跟手腕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