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章 联合朱家
    “湘儿别怕,只不过一转眼间的事情,父亲跟你,都会在黄泉路上,跟你母亲哥哥相会的。”

    稚子无辜,朱启运只能无奈的叹气。

    内心,却不可避免的,有些动摇了。

    “既然如此,那就送朱小姐上路吧。”

    朱启运本以为这样,林梦雅作为一个女子,会有些微的松动。

    可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的狠心,丝毫没有任何的犹豫。

    “爹!爹!湘儿怕!湘儿怕!”

    俩个身强力壮的小厮,眼看着就把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提了起来。朱启运看在眼里,却疼在了心上。

    一时间,竟然是老泪纵横。

    “放过我的女儿!你们放了她!湘儿,我的湘儿!”

    朱启运想要摆脱后面几个人的钳制,却无奈何已经苍老的身体,哪里挣脱得开几个年轻人的把持。

    眼看着其中一个小厮,掰开了朱湘儿的嘴,毫不留情的,就想要把那粒红色的毒药,喂给自己的女儿。

    此时的朱启运,终于,服了软。

    “郡主!老夫知错了,老夫愿意为了郡主效劳!求求您,放过我的女儿吧!”

    朱启运还是服了,林梦雅挥了一挥手,小厮立刻把药丸,放回了盘子里。

    “朱大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来人,把朱小姐带走,不要怠慢了她。”

    被吓坏的朱湘儿,不知道这些,要把自己带到哪里去。

    拼命的挣扎尖叫,但是,却还是被人给带出了柴房。

    看着女儿满脸的泪痕,可此时,命运却全部被他人掌控了。朱启运一时间,倒像是苍老了几十岁一样。

    “湘儿,我的湘儿...郡主,我朱启运一生从来没有向任何人低过头。只是,我希望你能信守承诺,不要再为难我的女儿!”

    朱启运可以拿自己的儿子来换前程,却舍不得一个女儿。

    林梦雅倒是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就是。

    既然拿捏住了他的七寸,那搓扁揉圆,还不是自己说了算么?

    “这是自然的,不过,我倒是有一事不明白。既然朱大人如此的舍不得女儿,为何,又能把令公子舍弃了,意图冤枉我呢?”

    朱启运听闻此话,却是有些呆愣着,看着林梦雅。

    仿佛,有些不太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难道说——

    “我儿子,不是被你们给打死的么?他是不治身亡的,既然现在,我已然是郡主的阶下囚了,郡主,何苦又拿这种话来消遣我!”

    朱启运的神色有些气愤,看来倒不像是在做戏。

    “朱大人,不管是昱王爷,还是慎郡王,亦或是我。你觉得,我们是那种没有轻重之人么?没错,当初令公子是对我出言不逊。可我刚到旧都,怎会惹祸上身。当时你儿子看起来眼中,却只是一个皮肉之苦。若是静心休养,不出半年就会一如往昔。若不是大人心狠手黑,怕是现在,朱家的尸骨,可就又多了一具了。”

    林梦雅这话说的极为辛辣,即便是现在的朱启运,也是脸色阴沉。

    不过,朱家的公子到底是不是他老爹杀死的,此时,已经不重要了。

    “进来吧。”

    她的话音还未落,外面,就进来了几个人。手中,还抱着几个白瓷的罐子。

    “这里面的,都是朱家之人的骨灰。朱大人,我能力有限。旧都的府尹,为了结案,就让人胡乱的把尸体放在一起烧掉了。我的人,也只能找到这些了。对了,你们家所有的家私都已经充公了,现在的朱家,可就剩你们三个了。朱大人,你好自为之。”

    林梦雅并不急着跟朱启运提出合作,何况,这事还是需要从长计议的。

    现在,旧都里又不少的眼睛,都在盯着她。

    她若是有个什么动作,总是瞒不过别人的眼睛的。

    所以,即便是朱启运肯合作。那这利刃,总也得用在该用的地方才是。

    转身离开,自有合适的人去安排他们的住处。

    有朱湘儿在手,朱启运跟朱家泾,绝对不敢轻易的自杀的。

    她跟龙天昱的伤痛,这几天正是重要的时候。更为重要的是,左丘羽,就要去参加百草阁大长老的医术大赛了。

    重重的事情压盖下来,她多多少少的,也得要耗费不少的心力呢。

    “启禀郡主,那个毛丫头老是哭。吵着闹着,要见自己的家人。郡主,您看——”

    刚回到院子里,就有个婆子来回禀。

    看着婆子为难的样子,想必是知道,这丫头身份特殊。打不得,骂不听的。

    林梦雅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亲自,跟着婆子,到了朱湘儿关押的房间。

    还没到屋子里,就听到这丫头撕心裂肺的哭声。

    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

    她,也是不怎么适合,应付小孩子呢。

    “你们走开!我要见我父亲!我要见我娘亲!走开,你们都是坏人,走开!”

    七八岁大的孩子,像她这个年纪,能经历这种事情的,心里定然是有不小的创伤的。

    可谁让她身为朱家的女儿,父辈的野心造成的后果,她,必须是要承担的。

    若不是因为林梦雅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怕是现在,这丫头怎么还会有耍脾气的功夫。

    站在门口,林梦雅着这一地的瓷片,眼中划过了一抹冷意。

    “来人,把这碎片一片片的捡起来。给我数清楚了,一片,就在她父亲的身上,给我抽一鞭子。”

    林梦雅淡淡的声音,却让朱湘儿瞬间停止了哭声。

    两只水灵大眼,恐惧的看着林梦雅,生怕,这个可怕的女人,会再有什么招数使出来。

    “你...你放了我父亲跟表哥!你这个坏女人!”

    七八岁的小家伙,虽然个子不大。但是在同龄的孩子里,也不算是小个的了。

    冲过来到了林梦雅的面前,一双小拳头,就要砸在林梦雅的身上。

    “你敢动我,我就十倍还在你爹爹的身上。”

    果然是林梦雅,哪怕是面对小孩子,也是一副威胁恐吓的样子。

    朱湘儿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怨恨的眼神,就这么看着林梦雅。可最后,还是在她平静无波的眼神里,安静了下来。

    “坐吧。”

    绕过了那些碎片,林梦雅优雅的坐在了屋子里的桌边。

    朱湘儿愤恨的瞪着林梦雅,想了想,还是跟在林梦雅的身后,一屁股坐在了她的对面。

    “你恨我?”

    朱湘儿点了点头,哪怕是府中最讨厌的婆子,都比面前的这个女人,要好上一百倍。

    “你知道什么叫恨么?朱湘儿,你知道为什么,你有好几个姐妹,而我,却偏偏只叫人救了你么?”

    朱湘儿被林梦雅的话问住了,但是很快,她就得到了解答。

    “那是因为,你是这几个女儿家里面,最聪明的。但是,聪明人往往得不到什么好结果。我现在说的这些,你也许还不懂。可一个只是烧火丫头生出来的女儿,却能得到朱启运最多的恩宠。我想,你应该不是一般的小孩子,那么的简单吧。”

    神农系统里,关于朱湘儿的信息,记录得无比清晰。

    看似只有七八岁的身量,可这丫头,却是有十岁了。

    而且,她只是一个无名无分的烧火丫头的孩子。

    五岁,她就能背诵诗歌,八岁,就能帮着朱大人断事,料理家务了。

    后来,朱启运更是把她当做珍宝一般。不管去哪里,都要带着朱湘儿。

    所以,比起一般只会哭闹的孩子而言。留下朱湘儿的用处,会大得多。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朱湘儿的早熟,其实是林梦雅预料之外的。

    但是,她能这么快的,就冷静下来。那张小脸上,一副沉着冷静的样子,倒是让林梦雅,对她生出了几分的好奇来。

    “我想要做的事情很简单,你父亲肯定能帮我做到。但是朱湘儿,朱家已经毁了,你现在可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了,记住我的一句话,眼泪,在聪明的女人手里,是杀伤力最大的武器。但是,在愚蠢的女人手里,则是自己的催命符。记住对我的仇恨,如果这一次,你能顺利的活下来,我欢迎你来报仇。”

    留下了似懂非懂的朱湘儿,林梦雅相信,有刚刚的事情做例子。

    这个聪明的小丫头,肯定不会再哭闹的了。

    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此时,已经是月上柳梢头了。

    “妹子,你可终于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龙天昱都要饿死我了。”

    刚进门,左丘羽就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自己。

    桌子上放着一桌子的好菜饭,但是,不管是龙天昱还是左丘羽,都是正襟危坐。

    仿佛面前的不是饭菜,而是奏折是的。样子,有些滑稽。

    “你们都没吃饭么?”

    坐在桌子边上,自然有人,给她递上了碗筷。

    左丘羽立刻大力的点头,眼睛如同冒了绿光似的,一看,就是饿坏了。

    “行了,大家都吃饭吧,龙天昱,你也吃吧。”

    龙天昱轻轻的点了点头,而后十分自然的,夹了林梦雅最喜欢的菜,到她的碗里。

    身边,是龙天昱无微不至的关怀,跟左丘羽的唠唠叨叨。这一刻,她仿佛是远离了那些宫廷中的尔虞我诈,像是普通人家一样,同桌共食。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