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虐单身狗
    “好了,表哥,天昱还是个病人呢,你不要老是找他麻烦。”

    俩个大男人在她的面前,这么孩子气的行为,倒是让她有些无奈了。

    感受到腰间的大手收紧,轻轻的派了那只作怪的大手一下。

    真是的,才刚好一点,就又这么淘气了起来。

    唉,她怎么觉得,自己像是幼儿园的阿姨。

    “哼,你说的对。他是病人,我不跟他一般计较。但是表妹啊,你未免也有点太向着他了吧,不管怎么说,我也是跟你有血缘关系的哥哥。你这小白眼狼,怎么出嫁了就不认哥哥。”

    说完,就装作一副怨妇的样子,看着跟连体婴似的夫妇俩个。

    “是,我们虐狗呢,是我们不对。但是羽表哥,作为一只单身狗,你要是觉得我们碍眼,就及早找个表嫂给我不就好了。”

    林梦雅白了左丘羽一眼,在二人世界里,单身狗永远是受到重击的那一方。

    顿时,这来自于新世界的形容词,立刻让左丘羽闭了嘴。

    单身狗,说的真是贴切呢!

    “你...你狠!”

    实在是迫于无奈,左丘羽只好认输了。

    龙天昱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则是明晃晃的轻蔑。

    “对了,朱家的事情,怎么处理了?”

    林梦雅既然有黑龙令在手,那不管是府尹也好,还是他身后的人也罢,也只能暂时拿她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但是,这并不代表,那些人,就会轻易的忍气吞声。

    相反,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把脏水,泼向林梦雅跟左丘辰。

    但是凌夜他们做事一向十分的干净利落,就算是对方有意栽赃,怕是伪证,也早就被凌夜这群黄雀抹了去。

    所以,这些人不过是只能制造一些舆论而已。

    不过,在有心人的传播下,倒是能给他们,带来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

    “还能怎么做?朱家也算是临天有名有姓的大户了,自然是要重重追查的。但是,依我看,不过是一些表面文章而已。”

    左丘羽跟林梦雅一样,心里明镜似的。

    朱家之所以能为非作歹,跟百草阁的那几个老不死,有直接的关系。

    所以,一旦真的彻查此事,可是要拔出萝卜带出泥的。到时候,别说是朱家了,就算是百草阁里的人,也不想让某些事情,大白于天下的。

    “既然是这样,你不如给他们加一把火,如何?”

    林梦雅笑得极有深意,左丘羽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对了,朱启运他们几个,已经在柴房里关了两天了,你不去看看他们么?”

    要不是左丘羽提起来,林梦雅几乎要忘记那三个人了。

    这事,龙天昱也听凌夜回禀过了。要不是林梦雅早有安排,怕是此时,朱家可真是造了灭门了。

    “去,是自然要去的。不过在去之前,你帮我去弄一样东西。”

    阳光下,林梦雅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冰冷。

    太子宝坻的柴房内,阳光从窗子透了进来,照在了三张,完全没有生气的脸上。

    为了防止他们做出什么自残的行为来,林梦雅可是让人,给他们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五花大绑不说。

    每个人的嘴上,都塞了一个吐不出来,但是也咬不坏的软木塞。

    如今饿了俩天,这三个人虽然全身无力,可到底也还活得好好的。

    只是精神上,萎靡了许多。

    亲眼目睹自己家被灭了门,恐怕任何人,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吱呀”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早就已经失去了当初的风采的朱启运,抬起了死气沉沉的眼睛,看了一眼面前,那条淡青色的罗裙。

    “来人,把朱大人嘴里的东西给拿出来。你瞧瞧你们,多失礼。朱大人,下面的人不懂事,还请你,能多多包涵。”

    林梦雅话虽然说的客气,但是事情,却不像是她说的那么恭敬了。

    几个小厮立刻把朱大人几个人的木塞拿了出来,一阵干咳的声音,在柴房里响了起来。

    “水...水...”

    嘶哑的声音,让原本唱念俱佳的朱家泾,现在已经是一副病死鬼的样子了。

    林梦雅倒是也没有为难他们,连带着朱启运的小女儿,一起喝了个痛快。

    不过,缓过神来的他们,都一脸仇恨的,瞪着面前的女子。

    “你什么意思?既然救了我们,为什么,不救我的家人!”

    才七八岁大的小丫头,还梳着俩个可爱的包包头。

    比起她那个不成器的哥哥,这个小丫头倒是有几分胆识。

    但是,却并不代表,林梦雅会可怜她。

    “我为什么要救你的家里人呢?小姑娘,何况,我救你们,也不是出于好心。你要记得,在没有能力之前,千万别作死。”

    林梦雅笑意吟吟的蹲在小丫头的面前,好心好意的说道。

    这句话,小孩子不懂,但是大人可明白着呢。

    朱启运古井无波的眼神,只是冷冷的看了看她,随后,就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朱大人,其实我想,你们朱家之所以落得这么一个下场,你应该是早就有所准备的吧。只是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对么?”

    活生生的看到家人惨死在自己的面前,朱启运自然是目次欲裂。

    即便是他野心勃勃,但是这种事情,可但凡男子,又有几个,能忍受得了这种事情。

    当然,如果能挺过来,以后,怕也会成就一番大事。

    可眼前的朱启运跟朱家泾,俨然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郡主,您能高抬贵手,救下我们,我朱家泾,一定会结草衔环为抱。不管为您做什么,我都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

    好一个墙头草,随风倒。

    眼珠儿转了俩下,就明白现在,林梦雅手中,掌握着他们三个人的性命了。

    朱家泾立刻,像是一只狗似的,跟林梦雅的面前,表达自己的忠心。

    殊不知,林梦雅却是最讨厌,这种没有气节的东西了。

    “好,那你就为我去死吧。”

    轻飘飘的一句话,但是在别人的耳中,却是恶毒得令人发指。

    朱家泾想必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登时,就愣在了原地。

    “哼,没有骨气的东西。郡主千金之躯,怎么可能看得上你。”

    朱启运显然是已经看透了林梦雅,不过是是在戏耍自己这个没有骨气侄儿而已。

    忍不住,出口讥讽。

    纵然是因为朱家泾是个软骨头,可到底是朱家的人。

    “还是朱大人明白事理,不过,既然朱大人如此的通情达理,可为何,却总是做出一些傻事呢?我丈夫虽然是晋国的王爷,但是,如果有人想要谋害他的话。我想,我也是不会放过他的。”

    林梦雅把事情挑明了,朱启运,此时也明白,是自己的一时之差,招来了横祸。

    只不过,他也不开口,混不吝似的,倒是也光棍。

    林梦雅怎么不知道这老家伙是怎么打算的,浅浅的笑了出来,嘴里的态度,也清冷了些。

    “朱大人可知道,为何我要手下人,单单只救了你们三个人出来么?”

    若是论卑鄙,林梦雅手段绝对不输任何人。

    听出了她语气里,那股子威胁的意思,朱启运也不得不抬起头,看着面前的林梦雅。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哼,既然我家里的人都已经死了,我们三个人,也不想在这世上独活。是生是死,悉听尊便!”

    呦,这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了。

    林梦雅倒是也想到了,不过,有野心的人,岂能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弃自己的一切呢?

    跟她玩,朱启运还不够老道。

    “既然如此的话,来人,把我准备好的极乐登仙药拿过来给朱大人。放心吧,这药是我亲自配置的,见血封喉。保证不会让你们,有任何的痛楚,就可以跟家里人,在阴曹地府相聚了。”

    一声令下,便有人从外面,端来了三个盘子。

    红木的盘子上,三颗黄豆大小,却红艳艳的,有些血似的艳红。

    “朱大人,请吧。”

    林梦雅好整以暇,一点点犹豫都没有。

    看别人死是一回事,但是,当生死两条路,摆在自己的面前,可以选择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能轻易的选择死亡。

    “叔父!叔父!千万不能做傻事啊!咱们朱家,就剩下咱们三个人了。若是咱们都死了,那朱家,可真的绝后了啊!”

    朱家泾是第一个反对的,可惜,林梦雅做戏太真。

    竟然叫人,按住了他。一副非死不可的样子,此时,朱家泾也已经顾不上许多,闹腾起来了。

    朱湘儿只是个孩子,即便是在柜子里的时候,也是让人打晕了,并未看到那些家人的惨状。

    可即便是如此,那些之前,还活生生的家里人,熟悉的人,在一夜之间,就成了不会动的死尸。

    这样的恐惧,哪里,是一个孩子,可以承担的。

    “父亲...父亲...我怕...我怕...”

    即便是怕极了,朱湘儿也只是噙着泪,小小声的说道。

    侄儿无骨气,已经让朱启运气急了。可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一副可怜无比的样子,即便是铁汉,心里,也有些微微动摇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