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黑龙令牌
    这位府尹,倒是个妙人。

    现在来造访他们,于时间上并不适合。

    但是他态度反而跟恭敬,倒是让人,抓不住他半点的错处了。

    林梦雅虽然摆了他一道,不过,府尹倒是没有生气。

    只是有些歉意的笑了笑,随即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能在新势力与旧势力之间,找到一个平衡,足见此人的厉害。

    “王妃说的是,只是王妃即便不是郡主,也是我国上宾。下官冒昧前来,是希望王妃,能协助下官,查明一件事情。”

    重点还是来了,但是,府尹能圆滑至此,林梦雅也不好再刻意为难人家去了。

    “大人请讲。”

    林梦雅坐在左丘羽的身边,淡淡的说道。

    “不知道,王妃可曾记得,朱启运朱大人?”

    点了点头,林梦雅当然记得。而且,这位朱大人,可就在后院的柴房里呢。

    “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有一个往朱家倒夜香的仆人来回府衙里报案,说是后院发现了几具尸体。下官赶紧带人去看,没成想,这朱家不知道是惹了什么人。竟然,在一夜之间,惨遭灭门了。”

    林梦雅跟左丘羽,故意都露出了一副惊疑的样子。

    俩个人的演技都绝对是能获得小金人的精彩,这一下子,倒是差点让府尹相信,这俩个人,是不知情的了。

    “原来是真的,下午,旧都就传开了。说是朱家被恶鬼冤魂索命,一家子都造了横祸了。我原本以为是谣传,可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左丘羽故意惋惜的说道,眼睛,却是偷偷的看着林梦雅。

    “唉,到底是谁,下了这样的毒手。府尹大人,你可要好好的查一查,不然的话,我们这些人,岂不是岌岌可危?”

    府尹立刻点头称是,借着林梦雅的这话,他也转入了正题。

    “王妃说的是,发生的这样的事情,我们理应是要严格查办的。所以,这才来到府里,想请王妃,过府一叙。”

    好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要是她今天,走出太子宝坻一步。这灭门凶手的帽子,怕是就要扣在了她的头上了。

    林梦雅突然神色一冷,一直如玉的小手,就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

    “好个临天国,好个府尹大人。你找不到杀人凶手,就想要让我顶包么?好,我今天就跟你走,但是,我是如何杀人的,你今天要是拿不出证据来。我就立刻修书一封,回禀了我父皇!”

    府尹顿时,冷汗淋淋。

    找林梦雅,本不是他出的主意。可没想到,这昱亲王妃,也如同传说一般,极为的难缠。

    谁知道,这王妃看起来一副柔弱的样子。可倒是个疾言厉色的主儿,一时间,倒是让他这种习惯了弯弯绕的人,有些进退两难了。

    “这——王妃言重了。只不过是按照惯例,想要让王妃去府衙里小住几日而已,有慎郡王在,谁敢对您不敬呢?”

    府尹大人,此时也是有些要憋不住了。

    但是,慎郡王正在旁边对自己虎视眈眈。

    怕是自己前一秒命人拿下这个女子,后一秒,慎郡王就会暴怒。

    既然俩边都不好受,他也只能两相权衡取其轻了。

    “来人,请昱王妃回去。”

    左丘羽登时弹起,把林梦雅护在了身后。

    好一个先礼后兵的府尹,这下子,林梦雅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若是没有人在其背后撑腰,他哪来这么大的胆子。

    “看来今天,府尹大人,是非得要把我带走了?”

    站在左丘羽的身后,林梦雅的脸上,哪里有半分的惧怕。

    神色冷峻的看着府尹,一双眸子里,泠然有些寒光。

    “下官,也是照规矩办事,多有得罪,还望王妃谅解。”

    横下了一颗心,府尹也就不再如同之前那般的唯唯诺诺。

    对方指明要把林梦雅带过去,若是他不照做的话,定然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慎郡王虽然位高权重,可他最大的后盾,却远在望天城。

    府尹这种聪明人,当然知道,要如何获得最大的利益了。

    “相带我走,倒也不难。”

    两厢僵持中,林梦雅忽然发话。

    左丘羽跟府尹的视线,全部都看向了她。

    “不知道王妃,可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

    林梦雅笑了笑,忽然从怀中,取出了一枚令牌。

    黑金相间的令牌,上面用古篆字,刻了一个辰字。

    而辰字的上方,则是一条欲飞的五爪金龙。

    府尹一看到令牌,立刻带着所有人,跪倒在地,脸上,满是惶恐。

    “这是——黑龙令!皇兄,皇兄竟然把这个都给你了!”

    就连左丘羽,都觉得惊骇莫名。

    这黑龙令在临天国,几乎等同于最高权力。

    比起什么尚方宝剑黄马褂什么的,更具有别样的效用。

    原则上来说,只要府尹不是公然的造反。那么,手持黑龙令之人,则是可以在转瞬间,就卸去他所有的职务,取而代之。

    虽然百草阁的人位高权重,但是,在现在的临天国,还没有人,敢明着跟这块黑龙令作对。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府尹现在的心情,如同滔天巨浪一般。

    他之所以可以在这里生存,完全是因为,不管是新帝那一边,还是旧势力那一边,目前,都对他拉拢大过于排挤。

    如果,他现在失去了任何一方的支持,那么,就代表着会成为一枚弃子。

    别说旧都府尹的位置了,就算是被贬为庶民,怕是都不能善终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皇帝居然会把唯一的一块黑龙令,给面前的安乐郡主。

    他心里明白,怕是这安乐郡主的身份,已经坐实了!

    “府尹大人,我无意要与你起争执。只是,此事非同小可。我觉得,还是要细心查访才是。若是冤枉了好人,岂不是罪过么?”

    这东西,是来之前,辰表哥说给送给她防身用的。

    之前玉安看到的时候,就曾经大呼小叫的,跟她讲述过其中的意义。

    旧势力虽然根深蒂固,但是表面上,辰表哥还是这个国家唯一的皇帝。

    尤其是他们这种小卒子,当然是不敢忤逆的了。

    而且,她还有更重要的作用。

    “是,王妃说的极是,下官,这就去办。”

    府尹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忍不住在心里叫屈。

    这种要命的差事,为什么总是他来做?

    “慢着,我有句话,想要让大人替我带过去。”

    林梦雅当然清楚,这府尹不过是个替罪羔羊而已。

    他后面的推手,才是自己真正的敌人。

    “王妃请讲。”

    “请大人替我带句话,暗箭伤人乃是小人所为,我林梦雅虽然是一介女流之辈,可却是坦坦荡荡,不惧流言蜚语。”

    林梦雅低声说道,府尹连连点头,就差带头给林梦雅鼓掌了。

    “下官,一定带到。王妃,下官告退。郡王殿下,下官告退了。”

    府尹带着自己的人,恭恭敬敬的,退出了慎郡王府的大厅。

    林梦雅掂量着手中的黑龙令,林梦雅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不屑。

    看来,朱家之死,倒是让有些人,气急败坏了呢。

    “你何必拿出这个东西呢?反正有我在,他是带不走你的。这东西,还是留在更重要的时候用,比较好。”

    左丘羽有些无奈跟嫉妒的,看着林梦雅手中的黑龙令。

    这东西,历朝历代的皇帝,都只会赏给自己最看重的大臣或者是亲族。

    没想到,皇兄的这一个,却是落在了林梦雅的手中。

    不公平!有了表妹就忘了亲弟弟,哼!

    “这东西我拿出来是要打地鼠用的,这东西,大小分量,刚好。”

    林梦雅似笑非笑的的解释说道,倒是一旁的左丘羽,有些愣神。

    用黑龙令打地鼠,这,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吧?

    “表妹,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喂!你干嘛走的那么快!”

    追随着林梦雅的身影,左丘羽现在可是好奇极了。

    到底,表妹要打什么样的地鼠呢?

    一晃就过去了两天,龙天昱现在虽然体力消耗得很厉害。但是,毒瘾爆发的时候,人,却也不似从前癫狂了。

    不过每一次,林梦雅还是偷偷的躲在外面,让左丘羽,同时给她用火灵青玉膏。

    烧焦似的痛楚,这两天,渐渐的有了减轻的趋势。

    虽然林梦雅用过药以后,还是要昏睡半日。可到底,没有那么难忍了。

    一切的事情,看似,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着。

    “呦,龙大少爷,居然会走了。啧啧,不枉我这妹子,衣不解带的照顾你。”

    阳光明媚,林梦雅正扶着龙天昱,在她所住的小院子里,活动一下筋骨。

    一大早就不见人影的左丘羽也赶了来,看到林梦雅对龙天昱百般细心,还是忍不住,出言讥讽。

    龙天昱抬起眸子,脸色虽然还有些苍白,但是,已经不像是之前那么的憔悴了。

    身上的伤口,也都结出了淡淡的红色伤疤。

    听到左丘羽的话后,难得的没有回嘴。而是,一只大手,独占性的,紧紧的抱住了林梦雅的纤腰。

    果然,是传说的,一言不合就秀恩爱的主儿!

    “你...你...无耻之极!”

    被塞了一嘴狗粮左丘羽,憋了半天,就只会用什么无耻来形容龙天昱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