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 风雨欲来
    林梦雅的推测,极少有失误的时候。

    而且,现在旧都里唯一跟朱家有仇的,恐怕矛头都会指向林梦雅的。

    以她的身份,不知道又会在旧都里,掀起什么样的狂风暴雨了。

    “郡王,府尹大人来访。说是有要事,要找您跟郡主询问。”

    刚说完,外面就进来了一个通传的下人。

    左丘羽看着林梦雅,来的,还真是快。

    “你先去吧,我随后就来。”

    点了点头,左丘羽当然知道,林梦雅这是放心不下龙天昱,想要看看他再说。

    “走吧。”

    府尹又能如何?有他在,任何人,都不能轻易的伤害林梦雅!

    房间中,酸腐的气息,早就被外面的风,冲的一点味道都没有了。

    淡淡的安神香的香气,让人的心神宁静了下来。

    龙天昱闭着眸子假寐,凌夜,难得的,在他的面前现身,守护着龙天昱。

    “夜,这件事情,不要告诉给任何人。”

    龙天昱轻声说道,但是语气里的毋庸置疑,让人只好心甘情愿的臣服。

    “是。”

    已经习惯了当王爷的影子,只要有王爷在,他就永远会是王爷手里,最锋利的武器。

    “觉得怎么样了?哪里还疼么?”

    关切的柔和嗓音,从门外传来。

    凌夜跟龙天昱,同时看向了门外。

    “不疼了,你的药,还真是药到病除。”

    龙天昱的脸色,也缓和了许多。看着面前柔弱纤细的女子,不自觉的,眼中就透露出宠溺的温柔。

    “哪里是我的药好,明明是你的体质好,吃过饭了没有?”

    坐在龙天昱的床边,尽管床上的被子都换了一套,可此时龙天昱的衣裳,还是有些微微的潮湿。

    他的体力已经耗尽了,每次的毒瘾发作,对他来说,不吝于一次地狱的酷刑。

    现如今人已经是内外空虚了,当然,体质也会大不如前。

    那些该死的,到底给龙天昱用了多少的神仙散!

    一丝阴狠,浮上了林梦雅的双眸。不过很快,就被她掩饰了过去。

    “吃过了,你呢?对了,我听左丘羽说,你的右手已经开始治疗了。怎么样,痛不痛?”

    强撑起来自己的身体,龙天昱靠在床上,关切的看着她的右臂。

    伸出手来,轻轻的摩挲着她的右肩,仿佛,显示怕碰痛了她似的。

    “当然不痛了,你忘了,我的右臂现在没有什么感觉的。即便是拿刀刮骨疗伤,我怕,我都能不当一回事呢。”

    林梦雅轻轻巧巧的安慰着龙天昱,尽管,这炭烧似的痛楚,依旧让他心有余悸。

    但是无妨,只要她的右臂能好起来,能早一点给龙天昱行针。

    那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傻丫头,苦了你了。”

    刮了一下她挺翘的鼻头,龙天昱轻柔的,把林梦雅拥在怀中。

    嗅着她发间的香气,多少次,当他差一点,就沉沦于幻境之中的时候,总会因为幻影,没有她身上,那股子幽然冷香的味道,而惊醒。

    真是太好了,现在的这个,是真实的。

    真想把她揉碎了,融进了自己的身体了,以后,再也不会分开。

    “对了,你还记得,是什么人,把你抓走的么?”

    趴在龙天昱的胸口,听着规律有力的心跳。林梦雅还是,把自己的疑问,说出了口。

    “我应该是中了别人的**术,当时,我只记得一双手,在我的面前挥舞。接下来的事情,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但是,等到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到了一处地下密牢。那里除了我以外,还有数不清的人。他们,都是被迫服用这种神仙散。看守我们的人,全部都带着鬼面具。可他们到底是谁,我也没有任何的答案。”

    听着龙天昱的话,林梦雅却隐隐的,有些别的担心。

    “你是说,他们给所有的人,都喂食了神仙散?”

    龙天昱点了点头,虽然他接触的人不多,但是除了他以外,所有的人,一天到晚的,都是在自己的牢狱里哭喊,要人给神仙散。

    “怎么?你想到了什么?”

    龙天昱低头,看着林梦雅深思的样子,忍不住轻声问道。

    “我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心头有些东西正在成型,可林梦雅现在却没有任何的证据,来说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罂粟,在这里,除了烈云国广泛种植以外,其他的几个国家,只是极少的培植。即便是有,也不过是入药用处。

    而且,这种神仙散,里面除了罂粟以外,还有其他的致幻剂。

    这种东西,要是在黑市面上,那可是最为抢手的毒品。

    价格,当然也不会便宜的了。

    但是,为什么会在一个地牢里,给那么多人服用呢?

    这种东西,只要用过一次,就很难戒除了。

    难道,是在试药么?

    “没想到,临天国的旧都,竟然会隐藏着这么诡异罪恶的地方。”

    这件事,并未给龙天昱蒙上多大的阴影。

    反而,又让他多了几分坚毅,跟想要铲除这些败类的决心。

    “我想,就是因为旧都里面,有百草阁这样的庞然大物。所以才会有神仙散这样的害人东西,这东西,要是不懂药理的,根本配置不出来的。”

    林梦雅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东西虽然害人不浅,但是对于有心人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谋得巨大利益的神药。

    如今看来,神仙散应该是在实验阶段。

    他们给龙天昱用的,应该算是完整品。但是,如果是完整品的话,应该不会出现,继续用人试药的事情出现。

    难道说,他们在这种神仙散的配方上,又有了新的改变?

    林梦雅不禁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这样的毒品,别说是人了。若是泛滥起来,都是可以毁掉一个国家的!

    “对了,你还记得,那些人服用下去以后,是什么反应么?”

    林梦雅有些急迫的追问,龙天昱想了想,把自己看到的,也都详细的,说给了林梦雅听。

    “按照你的意思,如果这种神仙散真的研制出来了,整个临天国怕是要乱了。”

    历史课上,关于鸦/片战争的图片,她还是历历在目。

    不可以,她绝对不能让这个该死的神仙散,毁掉母亲的故国!

    “没错,历来这种东西,只会在贵族中流转。但是,我看到那些人,有时候甚至会抓来一些贩夫走卒来食用神仙散。我虽然困在那里,但是也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他们说,如果想要得到这东西,就带来更多的人。”

    龙天昱神色有些凝重,如果是个目光短浅之人,可能会觉得,反正临天国是邻国而已。

    如果乱了,甚至于他们可以在其中,捞一杯羹。

    但是龙天昱是何等的精明,两国是近邻,这东西如果在临天国流传开来。

    势必,是要向大晋渗透而去的。

    更何况,囚禁他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晋国之人!

    “你先休息,我出去找一下羽表哥。好好的睡一觉吧,我听那几个小厮说,你下午有犯了一次。但是,比早上那一次的强多了。有你这份决心,一定可以摆脱那东西的。”

    林梦雅脸上,回复了温柔。

    轻轻给龙天昱盖上了被子,温和的笑着说道。

    被她当做一个孩子似的对待,龙天昱虽然有些不习惯。但还是乖乖的听话,躺在床上闭上了双眼。

    看着她轻轻的掩上了门,龙天昱的眼睛,却又在此时睁开。

    彼时,颓废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虽然疲惫,但是却一如往昔的锐利光芒。

    “夜。”

    凌夜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

    恭敬的行礼,仿佛随时,都能化身龙天昱手中的利剑。

    “召集人手,给家里传回消息。就说,洪灾蔓延,家里要倍加小心。”

    “是。”

    一阵风吹过,身影消失。

    龙天昱躺在床上,看着他刚刚故意藏起来的,手腕上的累累红痕。

    尽管林梦雅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可还是因为龙天昱的力气,而落下了这样的伤痕。

    握紧了拳头,每一次毒瘾犯了,对他来说,都犹如在地狱里行走一遭。

    可他依旧会忍耐着,直到,这些东西,再也不能控制他为止!

    客厅内,左丘羽正不耐烦的应付着不停盘问的府尹。

    其实旧都的府尹并不好做,当初的府尹是个保皇党,如今,已经去掌管望天城了。

    现在的这一个,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一个中立派。

    但是底子里,到底是忠是奸,却是难以分辨了。

    此时,他正一脸为难惶恐的,希望左丘羽把林梦雅请出来。

    不过,慎郡王表面看起来随和,现在接触起来,却是个难缠的主儿。

    这么半天了,也只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提,什么时候请来安乐郡主的事情。

    “郡主到——”

    小厮的唱喝声,此时,在府尹大人的耳中,如同天籁。

    随后,一位宫装丽人,从屏风后面,缓步走出。

    虽然没有那日在百草阁会场里,那么的明艳不可方物。

    但是,那份骨子里天然散发出来的典雅与高贵,却是让人难以忽视的。

    “下官,参见郡主千岁。”

    年逾五十的府尹,赶紧给林梦雅行礼。

    可郡主却虚扶了一下,淡然开口说道:

    “大人不必多礼,我这个郡主的身份,可还存着疑点。大人如此做,反倒是让我为难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