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六章 彻骨痛楚
    “呃...”

    林梦雅还是没有隐忍住,咬着牙,硬挺着。

    “我要不要停下来,你缓一缓再说?”

    左丘羽有些担心,这药常人摸来,只是触手温凉。

    但是没想到,在酒力的催动下,居然能立刻就给林梦雅,带来莫大的痛苦。

    眼看着,她的小脸,已经被苍白跟冷汗布满了。左丘羽,有些不太忍心,继续用药了。

    “没...没事...你继续就好。”

    林梦雅咬着牙挺着,虽然这药无比的神奇,但是,她除了痛苦以外,其他的感觉,到底还是没有感觉到。

    不行,她一定要挺过去,龙天昱,还在等着她。

    “好吧,如果你觉得没办法承受了,我随时停止。”

    看着林梦雅如此坚持,左丘羽也只能继续,用掌心,缓缓的替林梦雅按摩。

    灼热的感觉,几乎是在挑战林梦雅忍耐的底线。

    但是耳边,龙天昱癫狂痛苦的声音,却给了她墨大的勇气。

    全身都瘫软在那张小榻之上,林梦雅此刻已经是气喘吁吁,犹如刚从水中捞出来似的,全身都被汗浸透了。

    “好了,就快好了。”

    常长老说过,只要药膏完全的渗入肌理,就算是完成了。

    鲜红的药膏,渐渐的变成了粉红色。最后,除了因为他的按揉,而有泛起丝丝粉红的藕臂。

    药膏,已经渐渐的被皮肤所吸收了。

    但是,林梦雅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啊——”

    比刚才,更加强烈的痛楚,从右臂袭来。

    如果不是她亲眼看到自己的手臂,完好如初。此刻的她,甚至都以为,自己的右臂,是不是已经被烤成了焦炭。

    “梦雅,你撑住!一定要撑住!”

    看着林梦雅惨叫着,翻腾着,左丘羽的心里,也满是纠结。

    常长老说过,随着伤势的减轻,痛楚也会愈来愈轻的。

    可以林梦雅的伤势,最少,也需要承担半个月所有,这种烈焰焚身般的痛楚。

    “我可以!我一定可以!啊!表哥,把我的嘴堵上!求求你!”

    疼痛,已经耗费了林梦雅本就不多的体力。

    此时,她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了。

    黑发湿漉漉的贴在她雪白的额头上,看起来,倒是比龙天昱还要吓人。

    “表妹,你忍着点。”

    不舍得,可左丘羽,还是找了一块干净的布巾,堵住了林梦雅的嘴。

    里面的声音,已经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林梦雅,一定是不想让龙天昱,听到她痛呼的声音。

    咬着牙,心疼的看着几乎已经晕厥过去的表妹。龙天昱啊龙天昱,若是以后,他敢负了林梦雅,他,不,整个临天国,都不会放过他的!

    晕晕沉沉中,唯有右臂传来的,一阵高过一阵的痛苦,还无比的清晰。

    可因为神农系统的作用,她依旧保持着最后一丝的清醒。

    只是,她连移动手指尖,这么简单的工作,都做不到了。

    “郡主...郡主这是怎么了?”

    刚送了一口气,从里屋出来的玉安,一下子就看到了榻上,迷迷糊糊,却是呼吸声都几不可闻的郡主。

    “嘘,不要惊动任何人。你们做你们的事情,今天看到的事情,不许乱说。”

    左丘羽静静的守在林梦雅的身边,神色有些复杂。

    他总以为,这丫头会跟皇兄一样,都是个精明到了骨子里的人。

    却不曾想到,比起为爱痴狂来,更是一个比一个的疯癫。

    看到林梦雅这个样子,记忆却是忍不住,跟五年前的皇兄,重叠了起来。

    只是——

    低下头,轻轻的撩起了林梦雅额间的碎发。

    但愿,这丫头,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梦雅渐渐的,从昏沉中清醒了过来。

    此时,她却穿着一身干爽的衣裳。而且,还躺在了一张陌生的床上。

    想了想,似乎是左丘羽抱着她来的。

    捏了捏眉心,这痛苦实在是太难熬了。

    “郡主,您醒了。奴婢,服侍您洗脸吧。”

    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林梦雅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略有些陌生的俏脸。

    不过,转念一想,就记起来,这似乎是太子宝坻的侍女。

    自己的衣服,也是她换下来的吧。

    无力的勾起了嘴角,还真是麻烦人家了。

    “谢谢你。”

    浣洗着布巾的侍女,忽然间手一顿,有些腼腆的笑了笑。

    似乎,是没有想到,郡主竟然会这么客气。

    “服侍郡主,本就是我的福气了。对了郡主,慎郡王说,您醒了就去书房找他好了。”

    侍女殷切的说道,想必是,以前从未见过这么客气的主子吧。

    “嗯,辛苦你了。”

    林梦雅接过布巾,擦了擦脸上的汗。

    她刚才试着动一下右臂,虽然,还是不能动。

    但是,却又有些细微的差别。具体是什么感觉,她也说不清楚。

    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

    她的痛苦,总算是没有白熬。

    此时,已经是晚霞漫天了。没想到,这一折腾,今天竟然就这么过去了。

    书房中,左丘羽正在跟玉安吩咐着什么。

    凌夜,则像是一尊雕像似的,矗立在门口。

    不怪另外的的俩个人没理他,以凌夜的脾气,除了自己跟龙天昱之外,怕是,没有人能从他嘴里,问出一句话来的。

    当然,清狐那个赖皮除外。

    “王妃。”

    看到林梦雅,凌夜立刻恭恭敬敬的打了招呼。

    其他的俩个人,则是以相当吃惊的表情,看着从门口,缓步进来的林梦雅。

    “他原来会说话,我还以为,是个哑巴呢。”

    左丘羽没好气的说道,刚刚,这家伙就像是一根灯柱一样,站在那里。

    不管他怎么客客气气的说话,对方,都像是看不到他似的。

    “你别在意,凌夜他就是这么个脾气。对了,你们在说什么呢?”

    林梦雅进门,随便找了个张椅子坐了下来。

    此时,刚刚还充当雕塑的凌夜,竟然自然而然的,站在了林梦雅的身后。

    但是,更让他们好奇不已的事情,则是凌夜的脸,竟然跟龙天昱,极为的相像。

    难道说,这个忠心耿耿的暗卫,也是晋国皇帝,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误么?

    “他们只是长得像而已,还有,这件事情,你们烂在肚子里,谁也不许说出去!”

    林梦雅用眼睛一扫,就知道这俩个人,正猛地盯住凌夜的脸,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也算是龙天昱的秘密之一了。

    俩个人当即对视了一眼,不说不说,林梦雅不让说的事情,谁都不会知道的。

    “对了,朱家被灭了满门,这事,你知道了么?”

    话题,终于转入了正轨。左丘羽正色,说道。

    林梦雅点了点头,与其说知道,不如说,是她早就预料到的结果。

    与虎谋皮,就得有被老虎吃掉的风险。这一点上,朱家,只怕是没想到能来得那么快。

    “凌夜,朱启运他们,你可救下来了?”

    始终,没有说话的凌夜,此刻,再次恭恭敬敬的开口说道:

    “已经救下来了,朱家共有朱启运,朱家泾,跟朱启运的小女儿朱湘儿三个人活下来。是我亲自把他们点了穴,关在了衣柜里。确保他们,能够清清楚楚,看到家里人,是如何被残杀殆尽的。”

    几句话,就让左丘羽跟玉安,后背一凉。

    好凌厉的手段,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全家被灭门。这...这还真是诛心之策。

    “现在人呢?怎么样了?”

    林梦雅倒好像是浑然不在乎,随口问道。

    “人已经被关在柴房了,正等着您发落。”

    凌夜也跟林梦雅一样,丝毫不为所动。

    看着这俩个家伙,左丘羽跟玉安,不得不苦笑连连。

    虽然大家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的,可到底,这俩个家伙的心肠,还是比自己的狠多了。

    “不急,先关他们俩天。但是,可别让他们死了。”

    林梦雅吩咐完,凌夜就去忠实的执行了。

    左丘羽看着凌夜走远了,才压低了声音,跟林梦雅讨论这件事。

    “你怎么把朱启运弄回来了?虽然是你救了他们,但是,他们可未必会领情的。你可要想好了,难不成,还要让他们,再反咬你一口么?”

    林梦雅似笑非笑的看了左丘羽一眼后,无所谓的笑了笑。

    “我才没有想要跟他们合作呢,我会有办法,让他们把所有的事情,都吐出来。然后,我就会把这几只丧家之犬赶出去。”

    从头至尾,林梦雅都没有想要利用朱启运的意思。

    因为,在她的眼里,他们都已经是死人了。

    到时候,一旦踏出太子宝坻,等待他们的命运是什么,可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不过,她比那些人好一点,起码,还能暂时留下朱启运这几个人的狗命。

    “依我看,利用他们调转枪头,去咬出幕后之人,不是更好么?你这样做,不是白白浪费了力气么?”

    左丘羽有些不太同意林梦雅的看法,甚至于,他有些隐隐的觉得,林梦雅似乎,变得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会咬人的狗不叫,可他们呢,叫的比谁都欢。这样没用的东西,就算是想要做我手里的刀都不配。他们,只不过是一滩烂泥而已。羽表哥,这几天,怕是旧都要变天了。你多尽点心吧,怕是,来者不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