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五章 重振精神
    一夜无眠,林梦雅就坐在龙天昱的床边,细心的照顾着他。

    左丘羽精心的挑选了俩个人过来,虽然都是男子,但是十分的机灵,做事又沉稳。

    有些林梦雅力所不及的活,他们就帮着做了,一点也不敢马虎。

    “郡主,天都亮了,您还是休息一会儿吧。”

    玉安端了一碗清粥,放在了林梦雅的面前,轻声的说道。

    这一晚上可是忙坏了郡主,如今,眼眶下的乌青,倒是看起来,比昱王爷的,还要严重似的。

    “天亮了,对了,凌夜他们有没有回来,外面,可有什么动静么?”

    强打着精神,林梦雅喝了几口清淡的粥。

    但实在是没味道,就推到了一边,视线,还是停留在龙天昱的身上。

    “还没传出什么来呢,但是,昨晚派去的人来回禀过,一如郡主所料,朱家,被灭门了。”

    给龙天昱擦着虚汗的手,忽然间停顿了这么一刹那,随后,一句淡淡的知道了,就算是结束了对话。

    温暖湿润的布巾,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擦拭着。

    被一阵阵不适感折磨的龙天昱,渐渐的从并不安稳的睡眠中,悠悠醒转。

    睁开眼,干净的房顶。身边,那人身上,淡淡的幽香,都是他在地狱中,一直坚持下来的理由。

    慢慢的往旁边看去,那张在梦中,在幻境中,成为他的精神支柱的俏脸,也带着温柔的笑容,看向了自己。

    一瞬间,龙天昱却是愣在了原地。

    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醒了,饿了么?要不要先喝点水?我叫他们帮你熬好了鸡肉粥,你吃一些,好么?”

    轻柔的嗓音,带着浓浓的关心。

    龙天昱就这么怔怔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内心,却是如同波涛汹涌般的复杂。

    “来,先喝点水吧。”

    林梦雅亲自捧了一杯水,送到了龙天昱干裂的唇边,可他,却突然间,扭过了头去。

    “怎么了?是太烫了么?我帮你吹凉一点,还有哪里不舒服,你跟我说就好。也许,我能帮你想想办法止疼。”

    轻轻的吹着手中的杯子,可躺在床上的人,却传来了冷冷的拒绝。

    “你走吧,我不想连累你。不管是休书也好,还是和离,随你的便。”

    愣了愣,林梦雅抬头,看了一眼那个背过去的身影。

    眼神却是渐渐的,泛出了几分心疼。

    “我是你的王妃,我哪儿也不去。”

    这种对林梦雅来说,肉麻到了极点的话,要是放在以前,她是绝对说不出口的。

    但是现在,却这样坦然的说出来,心头,反倒是一点不悦也没有。

    就这样自自然然的,却分外的,让龙天昱心头颤抖。

    “我——已经废了,就算是回到大晋,也只是废人一个了。你还有大好的年华,我不想耽误你。”

    一只手,忽然间轻柔,却执拗的,把他的脸,掰了过来。

    那双总是闪着睿智光芒的水眸,此刻,唯有他的倒影。

    “你休想赶我走,我知道,如果我离开了你,你就会跟那些人鱼死网破。我看重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贪生怕死。可是,你连死都不怕。为什么,就不相信,你可以戒掉那些东西呢?”

    林梦雅趴在龙天昱的胸口上,认认真真的,跟他的双眼对视。

    “这东西,会让人如同置身在天堂地狱之间。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扛过去。”

    任何的刑罚,龙天昱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但是,这神仙散可是太过特殊了。

    每天毒瘾发作的话,他就像是被万蚁噬体一样,疼得死去活来,痒得欲罢不能。

    如果不服用神仙散,人就会如癫似狂,甚至于,被幻境所掌控,最后,活活的被吓死,或者是被累死。

    他就在被架上轿子的前一个时辰,一个同样被刑求的人,就是活活的,被自己的幻境所吓死了。

    这样的折磨,简直让人生死不能。

    最后,都只能沦为神仙散的奴隶,消磨了自己的意志,成为行尸走肉。

    如果,他有一天,也会变成那个样子。还不如,趁他还清醒的时候,跟那些人,来一个鱼死网破。死,也死得轰轰烈烈一些。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你想想,这东西这么害人。你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受/害/者。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青筝谱的事情么?”

    林梦雅趴在龙天昱的耳边,悄悄的说道。

    “其实这种东西,青筝谱上早就有记载了。而且,也有相应的解毒方子。只要,我们按照青筝谱上说的做,你,就肯定会康复的。”

    龙天昱的眼睛里,突然燃起了一丝丝的希望。

    如果,他真的能摆脱神仙散的话,那一切,还不算晚。

    “相信我,我一定会治好你的。可是,奇迹的发生,最重要的,却是你的努力。如果,你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被神仙散打败了。那,即便是方子再管用,也是丝毫没有作用的。”

    林梦雅趴在龙天昱的耳边,轻柔的鼓励着他。

    一双手,轻轻的环住了林梦雅纤瘦的身体。

    久违的怀抱,让林梦雅的身体,轻轻的一颤。

    鼻头有些微酸,抬起头,看着他那双渐渐的有了神采的眸子,林梦雅顿时觉得,不管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辛苦你了。”

    抚摸着她柔滑的黑发,龙天昱歉意的说道。

    自从嫁给他以来,似乎,她总是在奔波劳累着。

    哪怕是生病了,受伤了。可她却还是能在关键的时刻,成为自己心中,最重要的那个支撑。

    手臂渐渐的收紧,他这辈子的好运气,怕是,都用来,娶了她了。

    “这一切,可都是你欠我的。等到你好了,都得一件件的,还回来。”

    鼻音有些重,可林梦雅还是忍着没有掉下眼泪。

    轻轻的捶了龙天昱一下,可手下,那清瘦得几乎像是骨架一样的触感,却让她的心头,更加的难受了。

    “嗯,百倍,千倍的还你。”

    龙天昱心头的感动,无以复加。

    可下一刻,他却神色一边,轻轻的推开了林梦雅。

    紧皱着眉头,有些着急的说道:

    “快,快把我的手脚绑起来!”

    看着龙天昱的脸色苍白无比,额头也有沁了出来,林梦雅立刻意识到,龙天昱,怕是毒瘾又犯了。

    “来人,把昨天准备好的绳子拿上来,小心一点,只要他挣脱不开就行了,别绑的太紧了!”

    林梦雅慌忙叫人进来,昨晚,她特意找了府里会缝纫的侍女,给龙天昱缝了一个特制的绳子。

    麻绳差不多有两指粗细,但都是极为结实的。就算是几百斤的野猪,都挣脱不开。

    不过,属于手腕脚腕的地方,却是围上了一圈棉布。

    这样,即便是龙天昱挣扎,也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

    “郡主,都已经绑上了。您,还是出去吧,这里,有我们看着就行了。”

    玉安知道,郡主此时已经是心如刀割了。

    龙天昱的嘴,被一块柔软干净的布巾堵住了。那上面,浸泡了林梦雅特制的药汁。

    可以让稍稍的缓解龙天昱的疼痛,也让他,不至于把牙齿都咬坏了。

    许是有了希望,也许是因为,林梦雅的药有作用了。

    此时的龙天昱,虽然在幻境中沉浮,在痛苦中挣扎,但是眼中,始终保持着一丝清明。

    只是,林梦雅看到他毒发时,忽而浑身颤抖,忽而又不停翻滚的样子。却是恨不得,把他所受的痛苦,转移到自己身上一样。

    “你们好好照顾他,记住,每隔半个时辰,要给他换一个布巾。小心点,千万不要再弄伤了他。”

    林梦雅嘱咐了半天,才一步三回头的,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毒瘾发作的时候,到最后,人可能会失禁。

    她虽然不嫌弃,但是龙天昱,是不会希望被她看到如此不堪的一幕的。

    坐在门外,林梦雅听着里面,不断传出来的惊呼声,心如刀绞。

    而此时,左丘羽也拿了常天华的药,到了她的面前。

    “怎么样?他能扛过去么?”

    左丘羽站在林梦雅的面前,给她揉了揉右肩。掀开了她宽大的袖子,往雪白纤细的手臂上,抹上了一些药酒,力道正好的,帮她推拿。

    “能,他一定可以的。我也可以,开始吧。”

    林梦雅瞥了一样,那瓶红色的药膏。

    左丘羽欲言又止,可最后,还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把红色的火灵青玉膏,轻轻的倒在了她狰狞的伤口上。

    这里伤得是最严重的,所以,药效,也会从这里开始。

    “你忍着一点。”

    左丘羽凝重的看了看林梦雅,随后,手指按住了那一片鲜红如血的粘稠药膏。

    均匀的,在她的肩头,抹开了。

    刚开始,其实是没有任何的感觉的。

    但是,随着左丘羽动作的加重,林梦雅久违的右臂,忽然有了一阵阵温热的感觉。

    可还没等她高兴多久,那温热的感觉,越发的强烈,越来越热。

    到最后,她的手臂,就想是被人放在火上,炙考一般。

    “唔——”

    林梦雅忍不住闷哼出声,这东西药效还真是霸道。她都已经那么久没有过感觉的手臂了,此刻,竟然像是被火烧着了一样。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