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 戒毒之策
    有了林梦雅的保证,龙天昱似乎安定了一些。

    毒瘾,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体力。

    现下终于到了安全的地方,很快,龙天昱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这个样子,我看,还是叫个几个人来帮忙吧。”

    左丘羽也没有想到,龙天昱居然会被折磨成这个惨样。

    灯光下,他浑身的伤痕,越发的明显。

    两只眼睛深陷,乌青的淤痕分外的吓人。

    即使现在沉睡中,可还像是有些不安似的,睫毛轻轻的抖动着。

    这几天,他到底受了多少的苦?

    “嗯,但是一定要,找几个可靠的人来。这几天我要亲自照顾他,而且,这件事,千万不能传出去。”

    此时此刻,林梦雅多希望能用自己的双手,来照顾龙天昱。

    “对了,常长老那里,你什么时候,能帮我联系?”

    她现在,若是能好一点治好右臂,那照顾龙天昱,也会有更加的方便了。

    从未有像现在这样,她想要医治好自己的手臂。

    “我跟常长老说了,他说,你这种病并不难治。而且,还给了我两种药膏。”

    说话间,从林梦雅的桌子上,拿起了一只小盒子。

    一打开,里面有一黑一红,两只瓷瓶。

    “黑的这一只,叫灵芝续骨膏,药性温和,但是疗效缓慢。最少,也要有半年才能好。可红的这一只,名为火灵青玉膏。虽然,它能让你的经脉骨骼,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恢复。但是,普通人用来,就像是被热炭灼伤一样。这是常长老新研制出来的,他说,若是你敢用的话,这黑灵续骨膏,也一并送给你了。”

    左丘羽有些犹豫的说道,其实,他是要代林梦雅拒绝的。

    只是宴会上有事,被耽误了。

    如今看来,林梦雅选择新药的可能性,反而是最大的了。

    说实话,他真的不想,让林梦雅遭受这样的痛苦折磨。

    “没事,就用那瓶红的吧。看着他每天那么痛苦,我能陪着他疼,也是心甘情愿的。”

    林梦雅用手中的布巾,轻轻的擦拭着龙天昱的脸。

    满心满脑的,都是在想着他的事情。至于自身,她却没有考虑那么多。

    戒毒这种事情,古往今来,都有各自的办法。

    她虽然也是第一次见,但是并不陌生。

    神仙散的主要成分,应该是经过高度提纯的罂粟为纯料,但是其中掺杂了很多别的毒品。

    所以,才能产生这么大的效用。

    但是,归根结底,这种毒品应该是通过刺激中枢神经,最后成瘾,磋磨人的意志力。

    龙天昱应该是被强行喂食的,不然的话,以他的性格,哪怕是疼死痒死,也不会被毒品所控制。

    虽然,神农系统已经为她配置了好几种,理论上,完全可以戒掉毒瘾的方子。

    但是实际上,这些方子的副作用不小,首当其中的,就是龙天昱的身体,能否能经受住,这么大的折腾。

    “好,既然如此的话,这几天,我会跟你一起留在府里,帮龙天昱熬过最难的这几天。”

    左丘羽想要出口劝林梦雅几句,可刚开口,就不得不改变了初衷。

    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林梦雅就选择了那瓶红色的药。

    在看到她对龙天昱的态度,左丘羽也明白,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的,帮助她了。

    “多谢你。”

    左丘羽摇了摇头,却还是悄悄的退了出去。

    凌夜捂着胸口,脸上的红润,也因为刚刚剧烈的情绪,崩开了他身上的伤,而悄然间消失了不少。

    眼中,冰冷在凝结。

    尤其是在看到,龙天昱那一副颓废的样子后,更是心头怒火焚天。

    二话没说的,也转头,往外走去。

    “你要去哪?回来,去送死不成么?”

    林梦雅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叫停了凌夜的脚步。

    可孤傲的背影,就冷硬的站在那里,态度,是从未有过的决绝。

    “他们毁了王爷!”

    铮铮话语,带着几分阴狠。

    林梦雅哪里不懂,这是凌夜跟她一样,都恨死了幕后下黑手之人。

    “现在,你就算是死了,又能怎么样?”

    “可王爷...难道,就这样算了么?”

    凌夜现在的心情,林梦雅又岂会不知道?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想办法给龙天昱报仇。而是,尽快的让他,恢复健康。

    “当然不会这么算了,所有伤害他的人,我都要一个个的找出来。最后,把他们,全部挫骨扬灰。”

    林梦雅语气轻柔,生怕吵醒了睡着的龙天昱。

    语句散发出来的森冷,却绝不是轻易就能罢休的样子。

    “王妃,可是有了什么好的计划?”

    被林梦雅当头拦住,如今,凌夜也能稍稍的平静下来了一些。

    但是,他跟林梦雅一样,只不过是强行压抑着,即将要爆发的火山而已。

    当有一个合适的机会,心头潜藏了许久的怒火,就会如同岩浆一般,把那些人,烧得连个骨头渣子都不剩。

    “今天晚上,抬着轿子的那几个人,都当场服毒自尽了。以为这样,我就查不到他们的所在了么?既然龙天昱是在朱家被人抓住的,那,我就从朱家入手吧。”

    林梦雅表面平静,但是眼角眉梢,都带着十足的戾气。

    这是她真正动怒之后的表现,若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此时的林梦雅,才是最为可怕的。

    “我们能想到,别人必定能想到,现在消息还没有传出去多久。你亲自带一队人马,潜入朱家埋伏。记得,只保护朱启运跟他的侄儿。但是,最好要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家人,被别人屠戮殆尽。你给我好好的看着朱启运,要让他所有的家人,都死在他的面前!”

    凌夜神色一震,也恢复了之前冷漠的样子。

    领了林梦雅的命令,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对方的手段激进,从那几个人,任务失败以后,就服毒自杀,就可见一斑。

    朱家算是最后的线索了,她既然能想到从朱家入手,对方也会第一个想到,如何抹去这最后一个证据,

    反正,现在医术大赛最重要的部分开始在即。朱家又丢了那么大的一个脸面,如果对方栽赃,大可以是说她下的手。

    早晚,她都要背这一个黑锅,不如,早早的下手,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夜晚,喧闹了一天的旧都,此刻也安静了下来。

    沉睡在梦中的人们,丝毫没有预料到,在他们的屋顶上,围墙上,正有无数的黑影飞跃过去。

    玉安守在院子里,今天的情况,他都已经派人去回禀主子了。

    想起主子的回复,他便是知道,今晚,注定不会安静的度过去了。

    “你替我多谢辰表哥,这事若是没有他的话,也不会成的。”

    照顾了龙天昱一个晚上的林梦雅,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皓月当空,她看着清冷的月色,轻柔说道。

    “主子说了,一切,都任凭郡主您的吩咐。只是,奴才有件事不明白。既然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为什么郡主,不把朱家拿下,投入大牢呢?”

    跟在陛下的身边,玉安早就已经见惯了腥风血雨,尔虞我诈的争斗。

    但是,比起陛下的诡计多端,聪明善变,郡主的手段,又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残忍冰冷来。

    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如果说陛下是一只下山的猛虎的话,那郡主,就像是一条,吐着蛇信的毒蛇。

    无法想象,这么一张美丽的面孔下面,竟然隐藏着的,是让人,无不颤抖冰寒的诡诈。

    “朱家之事,可能牵扯到晋国高层。如果,此事要惊动临天国的朝廷,以辰表哥今时今日的情况,无疑是雪上加霜。我这么做,大家也都省事了。”

    尽管朱家的人还没有抓到,可林梦雅心头,却对这个幕后之人,有了更加具体的猜测。

    以前,她怀疑除了皇后跟太子以外,晋国还有一股势力,妄图操控朝廷。

    但是,现在她终于明白,那股势力的确是存在的。只是,她乜有预想到的是,皇后跟太子,十有**,也是跟这个势力联起手来了。

    如今,晋国能有资格,跟天子角逐皇位的,唯有龙天昱的威胁,是最大的。

    而且对方抓住龙天昱以后,竟然想到用神仙散来控制他,这种损招,怕不是想要龙天昱的命,这么简单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陛下说,此事不宜声张。但是,神仙散这种东西,奴才也是听过的。听说,粘上了以后,就不易戒除。以后,怕是都要毁在这上面了。”

    神仙散,林梦雅也是在青筝谱上,看到过的。

    青筝谱的作者可谓是个奇人,寻常的医书里,对神仙散,都只有无药可救四个字形容。

    但是,青筝谱的作者,却另辟蹊径。用一套心思奇绝的针法,再配合方子使用,就有很大的机会,让患者脱离神仙散的。

    在加上现在科技配置出来的方子,想要让龙天昱恢复,并不难。

    左手,悄然的握着自己,温凉却毫无知觉的右手。

    这也是她为什么,坚持要选择,这个新药的原因。

    但愿那个火灵青玉膏,能让自己的手臂,完全恢复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