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 诡毒心肠
    刚刚还是一副急三火四的样子,现在,竟然就想要走。

    林梦雅越发能肯定,这轿子里装的,肯定不是什么孕妇!

    “慢着,这位大叔,城门马上就要开了。再说,您的儿媳妇,不是着急要生了么?这生孩子,可不等人呢!”

    林梦雅一下子拦住了这个男人,脸上带着诚恳的表情,可却一点也不让男人,有可乘之机。

    “小姐,您说的极是,只是...只是我这儿媳要是再耽搁下去,恐怕是要一尸两命的了!你们,快把她抬回去!找大夫,找稳婆!”

    男子好像是很着急,额头上沁出了薄汗,一边挥着袖子,让那几个人,把轿子抬走。

    “是么?那我来看看,这样吧,我也是个大夫,帮您看护她。您现在,赶紧去找大夫跟稳婆,此事宜早不宜迟!”

    林梦雅哪里肯放过,抢先说道。

    男子被她缠住,一时着急,便伸手退了林梦雅一把。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我家主人动手!来人,给我把他拿下!”

    玉安早就候在了一边,看到郡主被人推开,立刻大吼一声说道。

    蓄势待发的手城官兵,一下子就把那汉子跟轿子团团围住。

    轿子旁边的几个汉子,也神色大变,不过,却不敢跟面前人数占据上风的官兵动手。

    “小姐,我是无心之失!再说了,我的儿媳妇,可真的是耽搁不得了!”

    男子没有想到,刚刚还看上去人畜无害的手城官兵,只是一瞬间,便对自己操戈相向。

    更没想到的是,之前还柔声安慰着自己的女子,莲步轻移,此刻,脸上却已经是挂着冷笑了。

    “儿媳妇?如果这轿子里真的坐的是你的儿媳妇,那这神仙散,想必是能让你儿媳妇,止痛的喽!”

    林梦雅的声音,已经是越压越低。

    但是,语气中的怒火,却是越来越盛。

    神仙散三个字一出口,男子的脸色,也变得惨白惨白的。

    眼珠儿一转,就欲开口狡辩。

    “来人,把他们都抓起来,送到太子宝坻!”

    玉安一声令下,刚才去交齐人手的手城管,立刻带着一对官兵,前来襄助。

    不远处,就是城防大营。彼时,因为得了慎郡王的手令,此时,都已经燃起了莹莹之火。

    “都别动,跟官爷们走一趟!”

    此时,男子倒是光棍。知道现在,他们逃出去容易,但是想要带走轿子,可是太难了。

    “不好!他们要服毒!”

    一抹剧毒的信息,突然从林梦雅的脑海里划过。

    可已经来不及了,几个人同时都服用了毒药。瞬间,诡异至极的黑血,从这几个人的七窍流出。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些人,已经是无药可救了。

    “该死!”

    没想到,到手的活线索,竟然又这么断了。

    林梦雅敢肯定,即便是检验尸体,怕也找不出什么来了。

    三两次的过招,对方的心思缜密,手段狠辣,已经丝毫让林梦雅,讨不到什么便宜了。

    “郡主,人都已经死绝了,怎么处理?”

    此时,城门官也不敢再掩饰什么了,毕竟,人都已经死了。他又去城防营调集了人马,怕是,不好交代了。

    “烧了吧,干净些。”

    林梦雅无暇再去顾及那几个人的尸首了,快步走到了轿子旁边。

    伸出手,轻轻的掀起帘子。

    可只是看了一眼,林梦雅的神情,就变得惊骇莫名。

    怨毒的眼神,看向了那几个个死人。

    幸亏他们死的早,不然的话,她一定要折磨得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玉安,把轿子抬回去。慢一点,稳当一些。”

    玉安赶紧招呼人来抬轿子,林梦雅忧心忡忡的看着他们,也在玉安的催促下,上了马车。

    一路上,她想要努力的控制情绪。

    可是,盛怒之下,她几乎要燃烧掉自己所有的理智。

    ‘砰’的一声,林梦雅狠狠的拍在了马车车厢内。

    该死的!那些人,为什么敢如此对龙天昱!

    视线,片刻都不敢离开轿子。生怕那里面的人,会再遭受到任何的痛苦折磨。

    好不容易,轿子终于停到了太子宝坻。

    此时,已经得到了消息的左丘羽,也匆匆的从宴会上赶了回来。

    “表妹,你们——”

    刚迎过去,左丘羽就看到了林梦雅脸上,冰霜一样的寒冷。

    来人只说林梦雅截了一个轿子回来,难道是...

    “进去再说,麻烦你们几个,把轿子抬到我的院子里。”

    林梦雅一脸的凝重,亲自看着人,稳稳当当的,把轿子抬入了自己的小院子里去了。

    “玉安,让所有人都退下去,不要进来。”

    林梦雅站在轿子门口,可是一双眼睛里,却带着几分的心痛。

    一向坚强如她,竟然也开始轻轻的颤抖。

    “这里面,是王爷么?”

    凌夜的身影出现在林梦雅的身后,语气有些激动的问道。

    点了点头,林梦雅却强行压制住了自己心头,那一股股的怒火。

    轻轻的掀开了轿帘,一道被重重捆绑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轿子里的龙天昱,正剧烈的扭动着。

    苍白的脸上,一双狭长的黑眸中,满是迷乱的癫狂。

    嘴被堵了起来,但是那雪白的绸缎上,被用力咬出的血红色的印记,格外的明显。

    “是我,龙天昱,你看看我!”

    林梦雅情不自禁的往他的面前,走了一步。

    里面的人,似乎是听到了她的呼唤似的,一双早就已经失去了聚焦的眼睛,此刻,却是费力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歪着身子,龙天昱的身体,就这样的倒在了林梦雅的怀中。

    而此时此刻,林梦雅才看清楚,贴在他身上的那些破破烂烂的衣服,则是已经布满了血迹。

    “王爷!”

    “龙天昱!”

    凌夜跟左丘羽,不禁惊呼一声。

    林梦雅心疼无比的抱着龙天昱的身体,却既没有拿开他嘴里的白布,也没有让人解开绳子。

    “你们帮我,把他扶到床上。记住,不要解开她的绳子,也不要拆下他嘴里的布。”

    林梦雅只觉得心如刀割,就在几天前,龙天昱还是别样的意气风发。

    可如今,竟然被折磨得,只剩半条命了。

    左丘羽跟凌夜,很快就把龙天昱扶到了床上。

    而此时的他,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不停的喘着粗气。

    只是,已经没有挣扎的气力。

    呆呆的看向前面,眼瞳似乎是已经没有了生命力一般。

    林梦雅跪在他的面前,轻轻的,想怕是伤了他一样,拿下了他嘴里的布。

    “杀...杀了我...”

    尽管气若游丝,可龙天昱的态度,依旧坚决。

    灯光下,那张俊美的脸蛋,也变得惨白乌青。嘴角,干裂的血丝,让林梦雅看着只觉得分外的触目惊心。

    “不,你会好的,你一定会好的。”

    泪水,尽管经过一再的压抑,还是溢出了她的眼眶。

    林梦雅也不顾龙天昱的身上,都是腥臭刺鼻的味道,紧紧的抱着他的头,失声痛哭。

    滚烫的热泪,顺着他的脖颈,慢慢的渗入了龙天昱的身体里。

    他像是才回过神一样,木纳的眼神,转移到了,正伏在他的身上的身影。

    “你...滚!走开!又是幻影!我绝对不会,输给幻影!”

    龙天昱低沉的吼道,紧咬着双唇,想要用那一点点刺痛,来让自己清醒一些。

    可是,那‘幻影’却不知道为何,竟然献上了她的双唇。

    久违的柔软香气,瞬间充斥了他的鼻息之中。

    龙天昱瞬间呆愣在了那里,怎么会,怎么会...

    “我不是幻影,是我,是我啊!龙天昱,你回来了,我终于,把你带回来了!”

    林梦雅颤抖的,用自己的手,轻轻的描绘着他消瘦的脸颊。

    那些人好狠毒的手段,他们竟然,给龙天昱用了神仙散。

    神仙散可是高度提纯,又经过多重配发混合出来的毒品。

    只要吸食一次,人就全废了。

    而那些人,给龙天昱的用量,则是可以完全毁了他的!

    好狠的心肠,如果是这样,那比杀了龙天昱,还要让他难受。

    “梦雅,杀了我。我已经...已经不成人了...”

    龙天昱的眼神里,早就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满满的,都是颓废。

    刚才,之所以林梦雅不让人给他解开绳子,是因为他正在毒瘾的发作期。

    可下一次,他又能如何?难道一辈子,都要靠着那些害人的东西,活着么?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他死了。

    “不,你说什么傻话呢。也许,这东西别人没有办法,可不代表,我没有办法啊。你别忘了,你的王妃,是这世间数一数二的毒医。我会治好你的,一定会。”

    林梦雅丝毫不嫌弃,龙天昱身上的脏污。

    温柔的抱着他的手臂,轻轻的安慰着他,说道。

    “真的么?可是...这神仙散不是单纯的毒药,我...”

    从来,都是意气风发,似乎这人世间,从未有事,能够让他为难的龙天昱。

    如今,竟然被神仙散,磋磨了自己所有的骄傲。

    林梦雅看到他踌躇痛苦的样子,心中的痛,无以复加。

    点了点头,林梦雅接过了左丘羽递过来的湿润的帕子,轻柔的,给龙天昱擦拭着流着血的嘴角。

    “当然,神仙散再毒,也是毒药而已。只要是毒药,我就一定能解开!”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