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二章 诡异产妇
    “郡主,您身子骨弱,还是吃一些吧。免得到时候,弄坏了身子,昱王爷也是要心疼的。”

    香甜的点心,就放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虽然她肚子里早就已经空空如也了,可细指刚刚捏起来一个,又放回了玉安的手帕上。

    “你也一天没吃东西了,饿坏了吧,你先吃。”

    林梦雅的眼睛,还是转回了排队要出去的马车跟商队。

    她生怕会错过龙天昱,又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来晚了。

    不过,她心里也清楚得很。如果是为了安全,一般人肯定会选择,光线昏暗的晚上,带人出城的。

    可日落西山,城门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关闭了,她却一点点,都没有看到什么端倪。

    难道说,是因为她的一时疏忽,所以把人给放走了么?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会。别说是能藏人的马车了,就算是盛着泔水的桶,她都恨不得钻进去看看。

    如此认真的查看,别说是一个大活人了,就算是只猫猫狗狗,也是不能从她的眼皮子底下溜过去了。

    难道说,是她估计错了?那些人,早几天就出去了?还是,他们是准备晚几天再走?

    不过,有一点林梦雅可以肯定。

    留着龙天昱的活口的作用,明显要比留着他的尸体作用更大。

    但是现在,无论多么理智的分析,在残酷的事实面前,还是让林梦雅,深受打击。

    如果...

    林梦雅心头一紧,如果龙天昱真的被人运往城外了。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这位大人,城门马上就要关闭了。不知道,大人还有没有别的吩咐了。”

    城门官有些难为情的,搓了搓手,对着玉安说道。

    “大人不必如此客气,待我去问问我家主人。”

    玉安温和有礼,没有半点的盛气临人。

    这也是左丘辰会*,大凡是近身的奴才,多多少少的,也会沾着一点自家主子的脾气秉性。

    虽然林梦雅并没有自报家门,但是,能拿着慎郡王的帖子,还能生的高贵优雅。

    城门官也明白,此人,定然是城内的风云人物——安乐郡主无疑了。

    他虽然是个小官,可到底是见多识广。甭管郡主到底是不是真的,只要她是皇上跟郡王心尖尖上的人物,那就是他所不能得罪的。

    “你去告诉城门官,按时开关门就好了。这是大事,不好耽误他。”

    林梦雅早就听到了城门官的话,低声吩咐道。

    人家既然肯给她这个面子,她就不能太过分了。

    又让玉安拿了一些银票给城门官,说是给众位弟兄加个餐什么的。

    让人家忙活了一天,总不好白忙吧。

    揉了揉眉心,她已经盯了一个下午了。左丘羽派人来通传,说是晚上去参加宴会,怕是要入夜才能回来了。

    还好,有刘轩跟着,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即便是那些人想要对左丘羽做些什么,刘轩也会识破的。

    倒是她这边,今天,竟然一点收获也没有。

    林梦雅的眼睛,也有些酸了。轻轻的揉了揉,出城的人此时已经是三三俩俩,紧赶慢赶了。

    眼看着希望落空,林梦雅也不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郡主,您不要伤心,明天,奴才再陪着您来。”

    玉安有些担忧的说道,这一整天了,郡主从早上忙到了晚上。要是真的累坏了,那陛下,还不扒了自己的皮。

    “嗯,也只能这样了。辛苦你了,玉安。”

    蜷缩在马车上,缓解了一下胃部传来的不适感。

    眼看着城门就要关闭了,她今天也只好先回去。

    可冥冥之中,她似乎能感应到,龙天昱今天一定会出现似的。

    周围的居民都是加紧脚步出城去了,守城官们,也开始一天最后的盘查了。

    也不见有什么马车跟商队了,街道上都已经升起了灯光,林梦雅叹了一口气后,有些失落的吩咐玉安。

    “回去吧。”

    “是。”

    好说歹说,郡主总算是同意回去了。

    玉安立刻亲自赶着车,往太子宝坻赶了回去。

    林梦雅坐在马车里,可视线还是没有离开城门。

    暮色中,巍峨的城墙,渐渐的从她的视线中,由大变小。

    刚想要收回视线,却看到对面,一顶乌蓬小轿,忽然由四个人围着,往城门的方向去了。

    坐在马车上的林梦雅,还听到那四五个人,正在说着什么,要出去找大夫什么的。

    心思一动,她连忙叫住了玉安。

    “我看刚刚那个轿子里的人,好像是需要大夫。反正,咱们回去也是闲着,不如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郡主...这,怕是不合适吧?”

    玉安停住了马车,有些为难的看着郡主。

    都这么晚了,他们身边又没有什么护卫。万一发生点什么事情,反而不好收拾了。

    可林梦雅的态度又坚决,玉安叹了一口气后,也只能调转马头,往哪小轿后面追去了。

    其实,林梦雅只是不想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回到太子宝坻去。

    即便是有些事在外面忙活着,总归也能给她带来一线希望。

    马车在无人的长街上疾驰,很快就追上了小轿。

    此时,轿子已经在城门口停下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正在跟城门官交涉。

    “官爷,您就行行好吧。我大儿子在外面经商,眼看着儿媳要生了,可城里的稳婆都说我家媳妇的胎位不正。只有一个姓赵的稳婆才能救命,我求求您了,就放我们出去,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男子苦苦的哀求,差一点就要给城门官跪下了。

    但是城门此时刚刚关闭,已经落了钥。按照朝廷的律法,没有要紧事,是不得开门的。

    “不是我不帮你,现在城门已经关闭了。要是再为了你大开,怕是我要吃罪不起的。”

    城门官一脸的为难,男子忙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钱袋子来,伸手就要塞给城门官。

    但是城门官却并没有接过来,反而是推给了男子。

    若是放在平时,倒是也可以通融。

    可惜现在,各路达官显贵云集。要是他有个什么差错,被人家抓住把柄了,这事,可就不妙了。

    “是你家媳妇要生了么?”

    两厢正在危难之际,一道温柔的声音,忽然传来。

    俩个人同时看向了声音的来源,一道纤细的倩丽身影,袅娜而来。

    “小姐,是他的儿媳妇要生了。说是要找一个稳婆才行,只是,现在天色已晚,城门又已经关闭了,下官,实在是有些为难。”

    看到安乐郡主去而复返,城门官立刻迎了上来。

    郡主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他自然也是乐于配合的。

    恭敬有礼的态度,倒是一点都不敢怠慢。

    “既然是这样,不如我先给你的儿媳妇看看吧!你不用担心,我是个大夫。而且,于妇科一脉,倒是有些心得的。这城门即便是开启,也是需要费一会儿工夫的。”

    玉安早就拉了城门官交代清楚,让他找人来开门。

    城门官自然是乐意,反正出了什么事,自然有郡主来承担的。

    赶紧找了一队人过来,准备看门。

    可林梦雅刚到了轿子边上,便被俩个人拦住了。

    这俩个都是十分精干的样子,只是脸色,有些不自然。着急,也好像是装出来的样子。

    眉心一皱,林梦雅打量着这俩个人。

    奇怪,若是产妇生产的话,怎么连一个婆子丫环都没有呢?

    “俩位这是——”

    “这位小姐,他们是我的侄儿。我儿媳妇已经是疼的晕过去了,多谢您让城门官高抬贵手,放我们出去了。”

    此时,那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又来打圆场。

    但是,却丝毫不提,让林梦雅看他儿媳妇的事情。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去催促一声,免得,让你的儿媳妇有危险。”

    神色一变,林梦雅又恢复了刚刚,温柔的样子。

    快步的走向了城门官,低声说了些什么。

    “小姐,那此事,应该怎么办?”

    城门官神色微变,不过,却没有被那几个人看到。

    林梦雅想了想后,故意扬起了声音,说道:

    “既然人家那么着急,你还不快多找些人来。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若是耽误了,我饶不了你!”

    城门官点头称是,立刻跑出去找人了。

    可刚刚还准备开门的士兵们,此时却停止了动作,只是做样子,实际上,却是在等待着下一步的指示。

    “小姐,不知道这城门,还有多久才能打开?”

    等了一会儿,男子的额头上,冒出了些许的汗珠儿来。

    他一边用袖子擦着,一边跟林梦雅,打听说道。

    “快了,这门的门轴出了些毛病。所以,推开也格外的费劲些。你先别忙,一会儿,他就找人来了。”

    林梦雅耐心的安慰着,说的倒也是合情合理。

    但是,那人却越发的有些焦躁了起来。其他的几个人,竟然对轿子里产妇漠不关心,反而频频的向城门口张望。

    林梦雅此时更加断定,这个所谓的产妇,一定有鬼!

    “算了,还是不要麻烦俩位了。我那儿媳妇虽然难产,但是女人生孩子,哪个没经历过三灾八难的。我还是回去,直接去找最好的大夫跟稳婆吧!”

    又等了一会儿,男子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就想要带着自己的人离开。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