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 歹人猜测
    “走吧,现在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

    左丘羽起身,有些感叹的,跟林梦雅说道。

    出线的人已经决定了,所谓的预赛,到这里也就告一段落了。

    总共三十多个人,最后却只出线了五个人。

    这淘汰率,其实也有点出乎林梦雅的预料。

    听说,就这三十多个人,还是从几千人的海选中,脱颖而出的。

    哪一个都曾经是极为骄傲的佼佼者,但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候翎羽他们五个,能成为最后的优胜者,倒也是充满了惊喜。

    “嗯,不过这事,应该还不算完。表哥,你找人去暗中保护一下这五个人吧。我总觉得,那四个长老,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召开医术大赛,其实并非是长老们的意愿。

    而是因为之前的医术大赛,都会有这个规定。

    既然是要比拼医术,就不仅仅是阁中的长老,也要给外面的名医一个机会。

    况且,候翎羽可是跟他们有仇的。

    就连千玉明,在表面上都不得不认同了这个结果。可想而知,背后的阴谋,只会更加的阴险了。

    这五个人,可是林梦雅扰乱百草阁固有势力的棋子。

    所以,她可得暗中保护好了才行。

    “刘轩已经派人去了,这几个人,他可是相当的上心。”

    左丘羽的话,倒是让林梦雅有些疑惑。

    这个刘轩,好像自从来到旧都以后,就三天两头的不见人影。可处处,却都已经率先安排妥当了。

    怕是,他不仅仅只是一个郡守这么简单吧。

    “那就好,对了,咱们的信鸽,可放出去了?”

    外面,南睿正在做最后的讲演。

    当然,无非是一些场面话。接下来的,也就是那些大臣之间的寒暄了。

    不过,经过刚才的那件事,她俨然已经是人尽皆知了。

    这种和谐的场面,她还是不要去凑合好了。

    “已经放出去了,昨晚走的,还差一点打伤了看守她的人。不过你放心,人还没丢,只是藏起来了而已。”

    他们说的,正是一直被林梦雅有意弃之不理的素梅。

    一路上,林梦雅虽然有意让她跟外面联络,但是频率也好,方式也好,都是在林梦雅的掌控之中的。

    现在,旧都已经到了,她豢养了这么长时间的信鸽,总得放出去飞几圈才是。

    “盯紧了她,我想红玉这几天也该到了,让他们仔细些,千万不要漏了红玉的消息。”

    起身,玉安跟着林梦雅一起下了观礼台。

    左丘羽是走不得的,来的人并非都是守旧派的。其中,也不乏保皇党跟两面都不想得罪的中立派。

    所以,现在正是溜须拍马找关系的最佳时期。

    只不过,若是她在的话,反而是麻烦了。

    上了轿子,玉安正吩咐轿夫欲走。一道身影,却急急的拦在了轿子前面。

    “草民候翎羽,叩谢郡主大恩。”

    林梦雅坐在轿子里,一听到这声音,觉得有些意外。

    “侯先生能脱颖而出,实在是因为医术精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隔着一层轿帘,林梦雅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能清清楚楚的,传到候翎羽的耳朵里。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忙着拉关系,哪里还有人,注意到他们这一块了。

    候翎羽这才放了心,诚恳的说道:

    “郡主既然早知道,是草民听到了您跟朱家泾的对话,又知道草民的为难,特意派人来安抚草民,才能让草民安定心神,继续比赛。郡主也没有怪罪草民,这不是大恩,又是什么?”

    轿子的布帘被掀开,一张笑意盈盈的俏脸,从里面望了出来。

    候翎羽刚刚只是在台上看了一眼,只觉得郡主美貌端庄。

    不想,如今近前一瞧,更是多了几分绝色清丽。

    他一个粗汉,每日只知道跟药草打交道。哪里见过这样娇美的女子,当下,竟然有有些红了脸似的。

    “我蒙冤受屈并没有什么紧要的,清者自清。只是侯先生,侯家当初蒙冤不白,所受的委屈,比我今日,可要多得多。若是先生,真的有意为我的伸冤的话,就全力以赴的,把侯家的冤屈申明。到时,我所受的委屈,也自然会大白于天下。先生若是明白,那我也就没有多事。”

    那个女孩是左丘辰事先安排好的,林梦雅回到观礼台,就明人暗中嘱咐了女孩。

    只要他有想要放弃比赛的迹象,就让那女孩,跟候翎羽说,其实,她早就知道候翎羽是目击者。

    如果,候翎羽真的想要替她作证,就要好好的比赛。

    因此,候翎羽才能一鼓作气,不再因为林梦雅的事情,而有任何的分神。

    “是,草民知道。”

    看到候翎羽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林梦雅点了点头。

    轿子抬起,渐渐的消失在候翎羽的视线之外。

    只是,他却深深的看着轿子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回到太子宝坻,林梦雅才刚进院子里,就看到脸色苍白的凌夜,正站在房门口,张望着。

    “你的伤还没好,怎么不在床上躺着?”

    林梦雅说话间,玉安已经把凌夜,扶到了屋子里。

    许是因为常年隐藏在暗中,凌夜不知道该如何,正常的跟人家说话。

    而且,因为这是第一次,没有任何隐瞒的,跟林梦雅面对面,一时间,他只能垂着头,抿起了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用太过担心,辰表哥来了。他在暗中,一定会帮我们留意龙天昱的情况。而且,我有个猜测,龙天昱应该不在朱府。”

    在这里,只要凌夜,是跟她一起从大晋过来的。

    龙天昱不在,林梦雅跟凌夜的担忧,其实是相差无几的。

    只不过,凌夜不像是林梦雅,没有了王爷的命令,凌夜不能调动任何的力量不说。

    人也像是无头苍蝇似的,不知道该从哪里查起。

    “不在朱府?那王爷,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凌夜有些着急的追问道,林梦雅沉吟了片刻后,才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我想暂时不会,不过我有一件事,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我原以为,他们抓住龙天昱,是想要针对我的身份。但是,以龙天昱的性子,为人所胁迫这样的事情,他是断然不会从命的。你说,他们都是临天国的人,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力气,抓一个晋国的王爷呢?”

    凌夜摇了摇头,在他眼里,只有王爷跟王妃是最聪明的。

    既然王妃都没想明白,那他,肯定是更加糊涂了。

    可林梦雅,刚说完这句话,心头,却是若有所悟。

    对啊,她怎么早没有想到!

    虽然临天国的人抓龙天昱没有太大的用处,但是如果,是跟晋国有勾结的呢?

    要知道,太子跟皇后,可是巴不得要除掉龙天昱的。

    而且,现在晋国皇帝的身体已经大好了,皇后跟太子做的那些好事,难保皇上不会查出来。

    那么——

    “玉安,你立刻帮我联系一下,这几天,所有进出旧都的商队,都要仔细的查验。不行,我得亲自去才能放心。对了,你帮我联系阿秀跟郭爷,就说我有要紧的事情,要他们帮我去做!”

    凌夜执意要跟着,要不是林梦雅下了重话,说他要是死在路上,反而是给自己添乱,这才勉强的留在了太子宝坻。

    林梦雅匆匆的换下了一身礼服,只是找了一件普通的青色衣裙穿在身上。

    由玉安领着,就到了进进出出的城门。

    因着大波进城的人已经过去了,所以城门如今只开了俩个,林梦雅还是让玉安拿了左丘羽的帖子,亲自去拜访了一下城门官。

    反正,只是一个城门进,一个城门出。

    实际上,并没有影响到任何人进出城。反而,因为井然有序,大家也都更加方便了。

    林梦雅躲在马车里,仔细的在城门口,看着过往的商队,车辆。

    “郡主,您是怀疑,他们会把昱亲王,偷运出去么?”

    玉安小小声的问道,机灵如他,怎么会没有猜出,林梦雅的用意。

    点了点头,林梦雅紧紧的盯着来往的车辆。

    如果真的像是她所预料的那样,朱家其实,是跟皇后太子他们互相勾结,所以才想要抓住龙天昱的话。

    那么现在,当城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可以让大众观看的会场之时,就是把龙天昱偷运出城去的最好时机了。

    龙天昱是谁?即便是被抓住了,他也是个大麻烦。

    如果是她的话,也会选择在这种时机,把人给运出去。

    因为天色渐晚,所以出城的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那城门官很会做人,想必是猜到了林梦雅,是想要在这里来寻什么东西的。

    所以,一般的行人,都不用盘查,直接出城就好了。

    至于拉着大件东西的商队,马车什么的,则是在另外一边,接受了盘查。

    而且,因为全城戒严,盘查倒是正常的。林梦雅也知道,唯有这样,才不会引起对方的警觉。

    眼看着,已经在马车上,愣愣的坐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了,可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反倒是玉安,正有些担忧的,看着痴坐在马车中的郡主。

    机灵的去旁边的摊子上,买了几样时兴美味的点心回来,双手托着,献好的放在了林梦雅的面前。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