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 反转比赛
    比赛中发生的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不过,远在二楼看台上的俩个人,却知道的清清楚楚。

    “看来,你倒是没有看错人。这个候翎羽,正直坦荡。为了证明你的清白,竟然准备放弃比赛。足见,是个大丈夫。”

    左丘羽赞赏的看着比赛场上,那个已经恢复了精神,正在给小女孩诊治的候翎羽。

    “这个侯家,倒是有趣。关于他们家,你可有什么情报么?”

    信手捏了一枚茶果,放在嘴里。林梦雅眯起了眼睛,好奇的问道。

    “侯家的风评一向不错,但是因为前任家主好赌成性,后来,才干出了贪墨千药坊中药材倒卖的事情来。当初是一个小学徒揭发出来的,到最后,侯家查出了不少亏空。最后,被驱逐出了侯家。”

    左丘羽也是听别人说的,没有亲身经历这种事情,他也是知道个大概。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千玉明这么害怕侯家的人。也许当初那件事情,离不了千玉明的背后指使。”

    点了点头,其实左丘羽的看法,跟林梦雅差不多。

    千玉明是什么人?那可是现在百草阁最大的蛀虫了,而侯家不倒,他又怎么可能,会接手这么一大块肥肉?

    不过现在,三个势力沆瀣一气,否则的话,恐怕千家的下场,比侯家好不到哪里去。

    “这倒是个好机会,我想,他们之间的关系,恐怕也并不是铁桶一块吧?倒是有趣了,看来咱们这一次,还真是来着了。”

    林梦雅是谁?这丫头年纪不大,眼睛毒辣着呢。

    左丘羽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她,而后又挪向了比赛。反正,梦雅是不会害他的。

    所以,不管这个妹子做什么,他尽全力支持就是了。

    “对了,你刚刚出去跟朱家对上,有没有任何,关于龙天昱的消息?”

    讨厌归讨厌,但是左丘羽却深知龙天昱对林梦雅的重要。

    她虽然嘴上不说,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但是,才几天的时间,人就消瘦了不少。

    听玉安说,更是连饭都吃不下。

    即便是为了妹子,他也得努力把龙天昱救出来不是?

    摇了摇头,林梦雅的眸子哪怕是极力的掩饰,却还是漾出了一抹失望。

    “除了朱家泾跟我说,龙天昱是在他们的手上以外,我没有任何的消息。”

    并且,林梦雅心头,还有一个疑问,没有说出口。

    她甚至怀疑,想要抓龙天昱的,其实另有其人。

    至于朱家,很可能就是一个捕兽笼子的作用。

    想当初,朱家抓龙天昱的时候,用的是何等的心思?

    还制造出一个伪造的现场,来扰乱她的视线。

    心思缜密,可怕极了。

    虽说今天,朱家发难也是一环套着一环的。

    但是段位,终究是差了一些。

    况且,她识破朱家诡计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传扬出去。

    朱家泾上来就说,龙天昱被朱启运而抓了,根本就是自己在拆自己的台嘛!

    所以,林梦雅才更加的担心,如果朱家后面,也是有黑手推动的话,那,又会是谁呢?

    “快看,他们好像是吵起来了!”

    左丘羽的叫声,把林梦雅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

    循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比赛的台子上,候翎羽好像是在跟人争辩着什么。

    很快,就有人来不断的回禀,台子上发生的情况。

    原来,候翎羽早就已经诊断出小女孩得的病症了,正想去给一位剩下的老人去看诊。

    谁知道,他偶然间看到了一个年轻人的方子。

    根本就是不对症,更要命的是,只要按着这房子喝下去的话,病人的病症延误了不说,而且,还极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他刚开始只是小声的提醒,谁知道那人并不领情。

    反口讥讽他学艺不精,根本不知道药性之类的话。

    候翎羽当然不会妥协,两个人就各自据理力争了起来。

    “这家伙,当真是个一根筋。”

    林梦雅听后,微微的摇了摇头,评价道。

    “不,我倒是觉得他难能可贵。身为大夫,本就应该如此。病人的生命系与一人之手,若是不精细,岂不是白白的害了人家一辈子么!”

    歪着头,林梦雅倒是没有想到,羽表哥竟然跟这个一根筋的家伙,倒是十分的投缘。

    嘴角浮起了一抹古怪的笑意,林梦雅看着左丘羽,眼神里有些意味深长。

    “要是你当了大长老,不如,就把他收为副手吧。只是,你们这长老阁里,都是些一根筋的家伙,我去哪给你找个稍微圆滑一些,能协调你们俩个人的人呢?”

    “刘轩啊,他就挺好。”

    左丘羽下意识的说道,倒是一点也没用得着思考。

    “好,那就刘轩吧。”

    那个处女座洁癖狂人,的确是比这俩个人,都要圆滑世故。

    要是他们三个组合起来,啧啧,辰表哥还真是有的受了。

    台子上的争论还在继续,不过显然,是候翎羽占了上风。

    他不仅把病人的病症,药性的配合,讲得头头是道的,更是浅显易懂,让哪怕是个门外汉,都能听懂了。

    不过,此时的五个长老,却是诡异的保持了一片安静不说。

    持中立的常天华长老,居然还意外的嘴露笑容。

    倒是千玉明,一副牙痒痒的样子。其他的几个人嘛,也是一派安静。

    这倒是奇怪了,选手之间,都已经吵得脸红脖子粗了,怎么他们,还不出来,主持公道呢?

    终于,在候翎羽把对方辩驳得哑口无言后。

    刚刚还跟他歪曲事实争论的男子,忽然间冲着他,礼貌的行了一礼。

    脸上的怒容也完全褪去了,反而是扬着赞赏的笑容,看向了候翎羽。

    本来,还一脸正义,要跳出去跟人家搏命的候翎羽,当场就呆在了原地。

    这是——什么情况啊?

    “啪啪啪——”

    常天华率先拍起了巴掌,随后,除了千玉明以外,其他的三个长老,也跟常天华一样。

    搞得他一个大男人,此时满心的疑问。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了。

    “恭喜候公子,第一人冲破了第三关,独占鳌头!”

    那个刚刚还跟他争论的人,转眼间,就恭喜了他来。

    候翎羽更是迷惑了,不过,他仔细的琢磨了男子的话后,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就是第三关。

    喜悦倒是没感觉到,反而候翎羽有些不好意思。

    憨厚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哎哎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此时,窝在椅子中的南睿,则是用欣赏的眼神,看着面前侯家的后生。

    “侯家的后生,果然老夫没有看错你。医者仁心,若是看到别人胡乱行医,而不去制止,此为心不仁。二则,同样的病症,连别人的方子都看不出来对错,学艺不精之人,就不要出来,祸害他人了。”

    南睿的几句话,虽然没针对谁。

    但是,剩下的几个人,却有些愧疚的,地下了头。

    比赛中,一分一秒都极为的珍贵。

    他们生怕别人先完成,所以,一门心思的,想要赢得比赛。

    却没有想到,哪怕是比赛,可他们同样是在医治病人。

    即便是看到候翎羽,在跟那个人争辩,他们也知道是那人的方子不对症,却没有说话,选择了沉默。

    失败,也失败得心甘情愿。

    “我不服!他只是多管闲事而已,何况,你们也没说,第三项比赛,就是挑出别人的错处。所以,结果不算数!”

    一个声音吵吵嚷嚷的狡辩着,瞬间,引起了那么三五个人的赞同。

    他们都是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只差一点,就能进入梦寐以求的百草阁了。

    他们,又怎么可能会甘心!

    “对,没错!我们不服!重新比试!”

    一小撮人,在那里纷纷叫嚷着不服气。

    可谁知道,才刚没叫嚷多久,就冲上来不少带刀的彪悍侍卫。

    看着他们一个个的,被人跟抓小鸡似的扔了下去。剩下的几个人,更加的害怕了。

    那四个人刚想垂头丧气的,接受最后的宣判,可谁知道,那个充当比赛者的学员,却又给他们行了一礼,说道:

    “几位能知错就改,也同样是前途不可限量。第三项比试,恭喜几位顺利通过。”

    瞬间,坏事变好事。

    剩下的四个人,面面相觑。最后,转为惊喜。

    就连候翎羽,也被这一出出反转剧所惊呆了。

    愣愣的看着五大长老,又看了看自己的同伴们。

    他觉得,自己学了二十多年药材的脑袋,好像此时已经完全的迷糊了。

    “原来,竟是这样。这方法是谁想出来的,真是刁钻得很。”

    林梦雅揉了揉眉心,这场反转大剧,连她,都有些意外。

    “其实,这医术大赛的比试规则,早在百草阁建成以后,就已经被制定出来了。就算是当上了大长老,也是无权改变的。我以前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奥秘,竟然是如此。不得不感叹,这位制定规则的长老的心思。”

    左丘羽也跟林梦雅是同样的心情,怪不得,每一届医术大赛选拔出来的人才,最后,在百草阁,都会闯出一番事业来。

    究其根本,这场比赛考察的不仅仅是医术,更重要的,是人的秉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