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九章 恶名昭昭
    场面有些搞笑,林梦雅手中握着一个,跟朱家泾完全相同的帕子。

    后者,则是瞪着她手中的帕子,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林梦雅随意的挥了挥,所有人的眼神,也跟着她的帕子动了动。

    周围的都是临天国的栋梁,如今,竟然被两条女人家的香帕,搞得有些迷糊了。

    “朱大人,既然玉安寻回了我的帕子。那令侄的一条,就留作纪念吧。只是,这些都是女儿家的玩意,大男子太过在意了,反而有些不合适呢?”

    林梦雅几句话,就气得朱启运吐血。

    这也是她高明的地方,真真假假的,她并不去计较,也不去深究。

    因为,周围的人,早就在心里有了他们猜测的真相。

    林梦雅不去澄清,一是有息事宁人的意思。这二来嘛,当然是让朱家泾的名声扫地了。

    “郡主,我这帕子可是——”

    朱家泾有些急了,挥着帕子就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朱公子,这么多人在,有些话,我也不得不奉劝你俩句。公道自在人心,纸是包不住火的。”

    添油加醋,林梦雅玩得可是一个炉火纯青。

    朱启运的手段,她现在总算是看明白了。

    不就是透过舆论,把她塑造成一个人尽可夫的淫/娃/荡/妇么?

    也许,名誉对别的女人来说,不吝于生命。

    但是对她来说,自己的人生,哪里容得下别人的说三道四?

    “我出来这么久了,慎郡王怕是要怪罪我了。各位,就此告辞了。”

    说完,林梦雅就大度从容的,走出了吃瓜群众的包围圈。

    看她倒是一点心虚也没有的样子,有人在心里,自动的得出了结论。

    至于以后,会被传成什么样子。林梦雅并不担心,也无需担心。

    反正,趟完了这趟浑水,她就会溜之大吉。

    哪管她背后,掀起的滔天八卦浪潮呢?

    保持着优雅得体的微笑,林梦雅一路都轻轻的点头示意,活像是在检阅三军仪仗队。

    而且,男人们传播八卦的速度,其实并不比女人慢到哪里去。

    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大人们,心头,也都对林梦雅这个安乐郡主,有了一些个性化的印象。

    不过,林梦雅却是丝毫不在乎。

    身影消失在众人的面前后,甚至于,还有些意犹未尽。

    “我的郡主小姑奶奶啊,您怎么就一点都不担心呢?”

    玉安擦了擦额头的汗,要不是他机灵,先是眼尖的看到了朱家泾藏在怀中绣帕一角。

    又趁着没人注意的情况下,拿来了早就给郡主准备的备用手帕。

    怕是今天,郡主肯定会被那些人给陷害的。

    “我担心什么?说来说去,也不过是一些风流韵事而已。反正到时候我拍拍屁股走人了,江湖中总得流传点关于我的传说不是。”

    林梦雅却神秘一笑,好像玉安即便是不拿来帕子,她也能脱身似的。

    刚到二楼的观礼台,就听到左丘羽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你啊你,总是这样不肯有半分老实的功夫!”

    进门,左丘羽就颇为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小表妹。

    虽然,他坐在台上,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林梦雅引起的骚动,他还是通过仆从们,知道了前因后果。

    摇了摇头,左丘羽算是领教过,她对那些人云亦云的不在乎。

    这下子,朱家可是失策了。

    这个丫头啊,别说是妄想用舆论把她压垮了。

    就算是受到千夫所指,她也依旧能够云淡风轻。

    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大啊!简直,令人发指。

    “有什么可担心的,反正我有目击证人。要是玉安不拿来帕子,有人肯定坐不住的的。”

    林梦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说了这么一路的话,嘴里怪干的。

    拿了桌子上的温茶灌了下去,润了润喉咙,脸上也挑出了一抹笑容来。

    “什么?目击证人?郡主,奴才是看到了,但是,如果奴才说的话,反而会对您不利的。”

    玉安的确是目睹了整个过程,但他是御前的人。

    林梦雅可是左丘辰亲自认定的,御前的人,想当然的,会向着她说的。

    “她说的不是你,表妹,你怎么就那么肯定,他一定会挺身而出呢?”

    左丘羽也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担忧的神情不见了,反倒是有些好奇。

    “我怎么知道的?他连那些没有生命的药材都不忍辜负,何况是我这么貌美如花的大活人了。况且,我被一群大男人为难。只要心里有些正义感的,肯定都会站出来为我说话的。到时候,那朱家泾可就成了俩面三刀,陷害我于不义的小人了。”

    林梦雅轻飘飘的说道,什么惶恐,害怕啊,其实都是她装出来的。

    目的,就是激起某些目击者的同情心。

    没想到,她演得更起劲呢。玉安这个好心办坏事的家伙,提前给她解了围。

    那么,她也只好顺水推舟,当场给了大家一个摩登两可的答案。

    让那些人,使劲猜去,就是不肯给一个肯定的回答。

    “这么说,奴才还办了一件坏事了。郡主,都是奴才的错,请您责罚。”

    抵着头,玉安有些懊恼的说道。

    可林梦雅非但没罚他,反而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

    “你自然有你的好处,这么一来,我名声是坏了点。可真正惨了的,是那个朱家泾。”

    玉安抬起了脑袋,疑惑的看着郡主。

    林梦雅轻笑一声,才解释说道:

    “朱家泾是青年才俊,这一次啊,朱家的意思,是想要被他送到长老阁里面,当个实权人物。可你想想,这话事情,可不会让人轻易的忘记。而且,在有心人的推动下,三五不时的,就会有人拿出来说上那么几句。到时候,你说朱家泾,还有机会进长老阁么?就算是他进了来,那他,还有可能问鼎大长老之位么?”

    玉安恍然大悟,原来郡主不惜泼了自己一声脏水,就是为了完全毁了朱家泾。

    没错,也许现在看来,不会有什么影响。

    但是以后,当朱家泾想要爬到一个高位的时候,这件事,就会成为他终身的污点!

    郡主这一招,就像是用钝刀子切肉,虽然慢,却能疼死人的。

    “表妹,你这么毒辣,真的不怕表妹夫跑了么?”

    左丘羽又像是没事人似的,拿林梦雅开玩笑。

    “我这么毒辣,他敢跑么?”

    挑起了眼睛,林梦雅淡淡的说道。

    顿时,屋子里的俩个人,都觉得后背,有些阴测测的发冷。

    看来,以后不管惹谁,都不能惹这个煞星了!

    比赛的广场之上,此时,有一双眼睛,正在犹豫不决的,看向观礼台的位置。

    候翎羽只觉得心头有些不安,擦着手掌,甚至于,对于面前的这个病人,都有些心不在焉了。

    刚刚,他临时去了一趟茅厕。

    在回来的途中,不小心目睹了朱家泾,跟安乐郡主真实的情况。

    躲在角落里,不是为了故意的偷听,只是不想惹麻烦上身而已。

    但是现在,没想到朱家泾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无耻小人。

    安乐郡主那么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子,居然受到了这种委屈。

    而他,则是因为一时的犹豫,失去了证明安乐郡主的机会。

    此时,他已经是十分的抱歉跟自责了。

    可是,这一次的机会,是侯家能够重回百草阁,一雪前耻的最后希望了。

    他依稀记得,祖父过世的时候,那死不瞑目的不甘。

    多年来的希望,如今都压在他一个人的肩上。他不想,也绝对不能,辜负家族的希期望。

    可是——

    小时候,祖父常教导他,遇恶而不阻止,就是助纣为虐,便是罪大恶极。

    耿直纯良的脾性,让他的心里,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

    比赛,也就落在了后面。

    但是,他却静不下心思,来继续比赛了。

    思考了良久后,候翎羽还是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脸上,重新露出了朴实坚毅的表情。

    即便是被淘汰出去,他也要说出真相。

    做出了决定后,候翎羽觉得浑身轻松。可刚想要说自己弃权之时,却被一双小手,拉住了他的手臂。

    “这位哥哥,你来帮我看病吧,好不好?”

    小女孩水灵的黑色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让候翎羽,一阵心头苦涩。

    蹲下身子,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耐心的说道:

    “哥哥还有事情要做,不如,让别的哥哥,替你瞧病,好不好?”

    梳着俩只小圆髻的小丫头,用力的摇了摇头,随后,拉下了候翎羽的耳朵。轻轻的在他的耳边,吐出了一句话。

    “什么?你!”

    候翎羽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小丫头,只见她还是忽闪着大眼睛,可爱的看向了自己。。

    下意识的,扣住了这丫头的脉搏。

    随后,眼神划过一抹惊骇。

    这竟然是,竟然是——

    “大哥哥,还是安心比赛吧。我这病,怕是只有你才能医治了。”

    小丫头纯真的面相,忽然露出了一抹陌生的成熟感。

    不过,是稍纵即逝。除了候翎羽,没有人看到。

    候翎羽像是被吓到了一样,不过很快,他就调整了过来。

    眼神,带着几分复杂,看向了观礼台的方向。

    他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那俩个人的青睐?

    立刻,振作了起来。

    这一次的比赛,他,必定要独占鳌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