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朱家发难
    朱启运隐藏自己儿子的死讯,无非是想要在这里突然发难。

    然后,他在做出一副老泪纵横的样子,让林梦雅变成众矢之的。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他宣布他儿子的死讯的时候,反而,是让林梦雅,将他一军。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要真是我的人虐打致死的,我一定不会推脱。倒是朱大人,你儿子死了,你一不去官府报案,二还藏匿令公子的死讯。其心,实在是可疑!还是说,你朱大人觉得,普天之下,除了你,就没有做事公正,敢于面前强权的好官了么!”

    林梦雅字字犀利,巧舌如簧间,更是一点情面都不讲。

    步步紧逼,间或用尽了她身为女子的泼辣率性。反倒是压得朱启运,毫无还击的力量。

    “我的儿子啊!我可怜的儿子啊!”

    朱大人眼看风向对自己不利,而且,几个主管旧都治安的官员,明显看向自己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怀疑。

    这丫头真是好歹毒的心肠,避重就轻的,就化解了自己的发难不说,竟然还把火苗,引向了那些朝廷中的同僚。

    当下,他只哭自己的儿子,对其他的事情,却是丝毫不敢再提了。

    “朱大人白发人送黑发人,自然是心痛不已。不过,令公子还是早日入土为安的好。我跟各位大臣一样,都会去令公子的灵堂上上香的。至于令公子的死因,我想,有众位大人的英明,很快就会大白于天下的。朱大人,节哀顺变。”

    眼看这个老货开始演苦情戏了,林梦雅又岂会任由他一个人控制节奏。

    当下,就柔和下了眉眼,目光盈盈,哪里还有刚刚的咄咄逼人。

    “哼,不用你来假好心!我儿子,就是你害死的!”

    大势已去,朱启运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没有办法,把祸水引到林梦雅的身上了。

    只是,他虽然不甘心,却也再不好发作什么了。

    林梦雅欠了欠身子,刚想要从朱启运的身边离开。

    可没想到,一道畏畏缩缩的身影,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郡主请留步,小人敢问,如果你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清白无辜。那刚才,小人请请您说出我的堂弟死因之时。你为何...为何要声称委身于我,换取我不要声张此事?”

    声音带着几分颤抖,不过,在安静的空间里,却显得分外的清晰。

    林梦雅抬起了眸子,看着面前这个,刚刚还跪在自己的面前,痛诉朱家残暴的男子。

    原来,真正的杀手锏,是在这里。

    回头,不经意间,看到了朱启运的严重,稍纵即逝的得意。

    刚刚的一切,只是铺垫而已。

    她神色稍稍慌乱了一下,眼神有些无助。可还是勉强的,镇定住了。

    “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

    所有人都听出了她语气里的急切,要是真的没有发生这种事情,林梦雅也不会急着否认不是么?

    已经尘埃落定的时候,此时,竟然又有了惊天的逆转。

    居然,还是这种八卦情节。

    顿时,那些围在第一线的吃瓜群众们,都竖起了耳朵,准备随时传播消息。

    “叔父,侄儿对不起你。这个女人的心肠实在是太歹毒了,她诱惑我不成,就警告我,如果我对你和盘托出,她就一定会灭了咱们朱家。堂弟已经不幸身死了,侄儿,不能连累您啊!”

    朱家泾声泪俱下,又跪在了自己的叔父的面前。

    “怪不得,怪不得你只说郡主想要委身于你,可究竟是为了什么,不管我怎么问,你都不肯说。原来...原来竟然是如此的不堪!”

    方才的老泪纵横,现在又变成了抱头痛哭。

    林梦雅真是忍不住在心头吐槽,为什么朱家的男人,都这么喜欢哭。

    还有那个朱家泾,眼泪更是跟装了自来水龙头似的,说来就来。

    说好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呢?都学到汪肚子里去了?

    这种没骨气的男子,还不如自家养的小白跟小虎。

    “你在胡说些什么东西?我何时要委身于你了,你不要血口喷人!”

    林梦雅的否认,不管怎么听,都有一股子色厉内荏的感觉。

    眼神里,无论如何都想要隐藏的惊慌,此时却落在了每个人的眼睛里。

    顿时,对这位传说中的安乐郡主,又无端端的多了不少的猜测。

    朱家的那一对叔侄,也觉得,这盆脏水,他们是泼定了!

    “郡主现在否认,是觉得羞愧了么?可是,刚才你赠给我这条手帕的时候,可是那样的肆无忌惮。我不想收,你就立刻变脸,以我的身家性命想威胁。难道这一切,郡主都可以当做没发生一样么?”

    朱家泾转头,愤愤不平的说道。

    还从怀里,掏出了一条雪色的银绢手帕来。

    这银绢纤润绵软,又光滑如肤,又因为工艺复杂,所以临天国极为难得。

    更重要的是,这银绢,就是林梦雅身上穿的礼服的原材料。

    林梦雅也觉得有些意外,下意识的摸了摸袖口,才发现,自己那条,跟礼服相配的手绢,确确实实的没了。

    竟然是到了朱家泾的手里,她忽然想起,刚才,朱家泾跪地不起,好像是有意,要引她靠近的。

    原来,竟然是为了盗取她的手绢,当做罪证。

    这朱家的叔侄,还真是好深的算计。

    “安乐郡主,手绢在此,怕是由不得你抵赖了!即便你不是郡主,乃是一届平民之女。这种事情,怕是也是难容于人前的。况且,你父亲贵为镇南侯,你这么做,真是丢尽了他的脸面。来人,把这个*给我抓起来。百草阁圣地,岂容你这种肮脏的女人践踏!”

    此时,朱启运才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来。

    他这么一说,无异于给所有人都提了个醒。

    林梦雅可不是一般人,她可是威震天下的常胜将军,镇南侯林南笙的女儿。

    这么一来,那些刚刚还支持她的人,就默默的跟她保持了一段距离。

    好一招离间计,姜,到底还是老的辣。

    “慢着,你既然也知道我是镇南侯林南笙之女,那你也应该知道,我是货真价实的昱亲王妃。我即便不是安乐郡主,也理应受国宾待遇。你们动我,那就是要挑起俩国纷争,战乱又起了。试问,黎民百姓之苦,朱大人,可是能一力承担?”

    逼着她亮出身份不是么?那她就把筹码加大。

    谁都知道,父亲在各国之中,以用兵如神而威震天下。

    如今,她不仅仅是林南笙之女,更是晋国皇帝的儿媳妇。

    要是被人私下扣押了,此事,就可以成为晋国攻伐临天国的借口了。

    不过,林梦雅的这一招,并不高明。

    用战争来威胁重臣,反而会招致更大的反感。

    果然,林梦雅话一出口,瞬间就有人反应了过来。

    上来劝阻朱大人,还是不要逞一时之快。

    林梦雅现在,可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人人都想要从她的身上捞出点好处来,但是没有一个人,敢接住她。

    环顾了一周,林梦雅并不失望。

    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说,跟临天国的关系越淡薄,她才能过得越好。

    大晋终究是她的家,不管临天国有多好,她还是要回到大晋,继续做她的昱王妃的。

    “哼,暂时放过你。不过,我们临天国重视礼数。没有邀请,昱王妃还是不要擅闯百草阁的好!”

    朱大人鼻子里出气,这话说的,显然是把林梦雅归为外人了。

    但是她身份特殊,又不得对她不恭敬。

    可没有想到,林梦雅竟然是泠然一笑,什么慌乱不安,全部都消弭于无形了。

    “郡主,郡主,您的手绢在这里。”

    谁也没有想到,刚刚趁乱消失不见的玉安,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手中捧着一个,跟朱家泾手上面料一模一样的手绢,到林梦雅的面前。

    “哦?原来是在这里啊,看我这脑子,还真是记得不清楚呢。”

    林梦雅出人意料的,从玉安的手中,接过了那条一模一样的手绢。

    这下子,别说是众位大臣了。

    就连朱家泾跟朱启运,都有些傻眼了。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又会有一条手绢呢?

    “都怪奴才不好,刚刚在里面的时候,忙着给您倒水,一时间的,就忘了提醒您手绢还在桌子上。”

    玉安假装浑然不懂的样子,十分抱歉的说道。

    林梦雅挥了挥手绢,轻轻的说道:

    “没关系,不过是一条帕子而已。对了,你说这帕子是你在哪里找到的?”

    玉安立刻干脆的回答。

    “是奴才在二楼的观礼台找到的,天热,您又怕热。一直拿它擦拭香汗来的,后来您要出来,就顺手放在二楼的茶桌上了。对了,刚刚有几位大人去观礼台给郡王请安来的。郡王还开了句玩笑,说您到处把东西乱放呢。”

    玉安的话,霎时间,搅乱了已经安静的池水。

    林梦雅装作无辜的样子,看向了朱家泾跟朱启运。

    “既然是这样,那我也想起来。玉安从我出了观礼台,就一直跟在我的身边,从未离开过。不如,大家来问问,这俩个帕子,到底哪一个是我的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