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七章 调转枪口
    “郡主是说,您早就看破了他?”

    玉安也安定了下来,想来也是,他都能看出来的破绽,郡主这样仔细谨慎之人,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

    “要他真的是皇上布下的棋子,又怎么可能会这样冒然的来找我?”

    以左丘辰的实力,倒也不是不能把人安排到朱启运的身边。

    可惜的是,朱家泾来的太过莽撞了。

    落在她的眼里,倒好像是有些故意的。

    林梦雅可不相信,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分明,就是朱家泾故意到她的面前,说这么几句废话来的。

    可这些话,别说是她了,就连玉安都看出了漏洞来。朱家泾不会以为,她会傻到上钩吧?

    “郡主,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玉安压低了声音,语气里带着几分担忧。

    轻轻的摇了摇头,林梦雅其实并不怕朱家会玩弄什么心机手段。

    相反,这样风平浪静的,反而让她更觉得不安。

    “从我来这里开始,处处都布满着阴谋,你以为我们是来做什么的?”

    从拐角的地方走出来,林梦雅看到朱家泾已经回到了朱启运的身边。

    依旧是那副心神不宁的样子,但是落在林梦雅的眼中,却别有一番体会了。

    “这朱家泾,好像真的跟朱启运不合似的。”

    玉安看人其实也是极为毒辣的,但是,朱家选中的人既然是他的话,即便是真的跟朱启运有不合,也不应该这么表面。

    所以,现在,唯有一个理由,能解释他现在的模样。

    “都是装出来的,不只是给我们看,也是给那些人看的。”

    演戏?林梦雅玩味的勾起了嘴角,这演技未免有些太过拙劣了吧。

    别说她身边一个个的,都是堪比奥斯卡影帝的实力派。

    就算是稍微聪明一点的,也应该其中,这其中定有蹊跷吧。

    而且,朱家泾好像是已经看到了她。

    不停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那眼神里,分明就是让她,立刻出手制裁朱启运的意思。

    真是的,这种简单的圈套,也想让她上套?

    可转念一想,林梦雅又觉得,主动送上门去,又有何不可的呢?

    噙着一丝笑容,林梦雅难得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白衣如雪,妍丽的容貌,在男性为主的会场里,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参见郡主。”

    一个个的大臣们,全部都站起身来,给她行礼问安。

    恰到好处的回应,既不会失了礼数,也不会让人觉得她高傲冷漠。

    其中,有几个曾经见过长公主芳容的老臣,更是显得有些激动。

    恍惚中,仿佛当初那个明艳动人,美丽聪颖的长公主,又再次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缓步行来,林梦雅不曾把目光,放在任何人身上。

    但是每个人,又好像是跟她的目光相遇过似的。

    直到走到了朱家所在的位置,不出林梦雅意外的,收到了一声轻哼。

    “哼,是真是假,现在还不知道,就来讨人的欢心!”

    这话,不管是林梦雅,还是周围的人,都有些不高兴了起来。

    转头看去,朱启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倒是朱家泾,反而有些愣怔的,看着林梦雅。

    “这位是——”

    “本官乃是朝廷命官,一般的郡主郡王,在本官的面前,也装不得什么主子样。何况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冒牌货。”

    朱启运语气冰冷,可说出来的话,却瞬间,让周围的人,炸开了锅。

    安乐郡主回归的这件事,可是皇上跟慎郡王亲自认定的。

    怎么到了朱大人这里,反而成了假冒的呢?

    林梦雅并不惊慌,玉安也搬了一把椅子。她坐在了椅子上,目光饶有兴致的,看向了朱启运。

    “大人这话,我倒是有些听不懂了。”

    看着她似笑未笑,半点不慌张,朱启运也丝毫,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

    视线环顾,倒像是嘲笑周围这些,忙不迭来拍马屁的人似的。

    “你要说听不懂,也没什么。不过,先皇的妹妹,曾经是百草阁大长老的关门弟子。此事,人尽皆知。当初大长老出走,下落不明。据传信物,都在长公主的手上。既然长公主已经不幸仙逝了,那信物,也自该都在长公主的后人手上吧。你若说你是长公主后裔,那信物,是不是应该展示给众位看看。”

    朱启运的一番话虽然冠冕堂皇,可惜啊,目的性暴露得太早。

    无非是冲着她手里的东西来的,当初,她宁死也不肯把青筝谱透露出来。

    所以,大部分的人,都认定青筝谱已经毁了。

    朱启运这么说,是笃定了她,拿不出青筝谱来了。

    林梦雅突然笑了,倾国倾城的面容上,笑容更是如同朝华般美好。

    许多青年人的眼睛都看直了,可谁也不知道,这笑容下面,隐藏了多少的危险。

    “是与不是,自有公断。即便我不是郡主,这位大人,又何必咄咄相逼,说的这么难听呢?看来临天国陛下还真是英明,不然的话,何以大人这种朝廷重臣,都有时间,对这种小孩子家家的事情,了解得这么清楚。可见,临天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所以,重臣们都不用再担着千斤重担了。”

    林梦雅娇笑着说道,朱启运不客气,她更加的刁钻刻薄。

    说句不好听的,是不是安乐郡主,只是人家皇族内部的事情。

    她即便是认了郡主这个身份,也关系不到朝廷大事。

    可朱启运这样咄咄相逼,上纲上线的,也就显得小气了。

    “你这女子倒是牙尖嘴利,本官不与你争辩。但是,你恶意伤我儿在先。又恐吓我侄儿在后,你便是郡主又能如何?难道,真的欺我临天国无人了么?”

    重头戏,来了。

    林梦雅做出了一副深思的样子,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仿佛对朱启运的指控,一点也不知道。

    “朱大人,我家郡主敬你是朝中重臣,不曾与你有任何的过节。朱大人却如此诋毁我家郡主,难道,不怕陛下怪罪么?”

    贴身的玉安自动护主,虽然是个内侍,又年轻那么多。

    但是,对上朱启运,却是一点也不惧怕。

    “小小内侍,也敢这样对本官说话!”

    朱启运勃然大怒,他当然知道,这个家伙,就是小皇帝身边的那几个小畜生。

    竟然敢这样顶撞自己,刚想一巴掌把他拍走,可玉安的身体却自动的向后退了一步。

    大掌落空,朱启运对玉安,怒目相视。

    “说话,就好好的说话。动手动脚的多粗鲁,朱大人,玉安是御前的人,我想你一定知道。陛下身边的人,朱大人说打就打,说骂就骂。难道说,朱大人真的觉得,自己可以比肩陛下了么?”

    林梦雅前面的话,还算是柔和。

    可后面,却是话锋一转,言辞犀利了起来。

    她也站起了身来,一边护着玉安,一边瞪着胡启云。

    明明是比人家矮半头的女孩子,可气场丝毫不输对方。

    因为她的丝毫不让,竟然,要隐隐的压过朱启运的气势。

    “臣,不敢。”

    不管朱启运有多厉害,在大庭广众之下。

    他既然敢动手打御前之人,又被林梦雅这样点出来了,那自然,是不能再造次的。

    不管怎么说,朱家的地位,也没有利害到能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地步。

    林梦雅看着这老家伙不甘心的退步,可心里,却没有半分,想要放过他的意思。

    “不敢?你们朱家人,还真是热情好客,不拘小节。在城外,我可是亲眼看到,你家那位公子,跟慎郡王勾肩搭背,称兄道弟。我倒是想要问问朱大人,慎郡王乃是皇帝的亲生弟弟。你朱家的公子,难道,觉得自己,尊贵,如同皇上么?”

    谁也没有想到,林梦雅竟然抢先发难。

    而且,还是抓住了朱启运跋扈的短处。

    要知道,当初在城外,龙天昱他们教训朱家公子是不假。

    但是朱家公子,跟左丘羽勾肩搭背,没大没小的,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朱启运没想到,林梦雅会先反咬自己一口。

    准备好的说辞没用上,只好脸色铁青的否认。

    “那...只是小儿在跟慎郡王开玩笑而已,小儿从小就跟慎郡王一起长大,感情融洽。所以一时轻狂,也是有的,可——”

    “开玩笑?皇帝是天子,乃是九五之尊,岂容你们开玩笑?感情融洽,哦,你们朱家的人,还真是别具一格。感情融洽,就可以拿皇帝开涮。感情融洽,就可以调戏有夫之妇。那明天你高兴了,跟皇上的感情融洽了。那金銮殿上的龙椅,你是不是也可以做得了!”

    林梦雅字字紧迫,丝毫不给朱启运解释的机会。

    她口齿伶俐,又拿捏到了朱启运的错处。

    这一句句话,就像是一块块石板,压住了朱启运的气势。

    本来,朱启运死了儿子,正是大势的一方。

    可不知怎的,就被这小小女子,调转了乾坤。

    “可我的儿子,竟然被你们虐打致死,你们...你们还我儿子的命来!”

    朱启运提起儿子,就势老泪纵横,颤抖的双手,仿佛十分的伤心欲绝。

    “虐打致死?朱大人,令公子是何时一命呜呼的?为何旧都里,人人都不知道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