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拜见郡主
    “多谢南长老。”

    侯家的后生的成绩,虽然得以保全。但他的脸上,似乎没有任何的轻松。

    反而像是盯着仇人似的,却不得不勉强退下。

    要是没有左丘羽的解说,林梦雅还以为,这侯家后生得有多不识好歹呢。

    “南睿看重了侯家的家传古方,当初他跟侯家的关系也不差,谁知道竟然趁火打劫。要不是侯家拼死相护,恐怕,几百年的家底,都被人抢夺一空了。”

    真是一群强盗,林梦雅倒是能理解一点,为何侯家的后人,会对他们一点都不客气了。

    这要是放在她的身上,怕只会闹得一个天翻地覆。

    侯家后人掀起的一个小小的插曲,很快就被人忽略不计了。

    不过,经过他的处理后,那些药材其实辨认起来更加的容易了。

    刚刚还寥寥无几的选手,现在,已经增加到十几个了。

    香还剩下一点点了,估计能通过的,不到半数。

    “咣——”

    一声震天的锣鼓响,正式宣告了时间的结束。

    如同林梦雅所预料到的那样,总共三十六个人,但是通过的,也就只有十五个。

    因为还要验明药材的真假,所以,这十五个人,也大多是战战兢兢的。

    除了侯家的那个后生还算稳重,其他的,要么是在望天兴叹,要么就是极为紧张的看向舞台上的那张桌子。

    “时间到,请没有及时完成的各位,退场。”

    学徒的声音,宣布了剩下的二十一个人,最后的可能也没有了。

    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他们的心里肯定是有不甘愿的。

    不过,这就是规矩。

    学艺不精,怨不得旁人。

    而且,这种医术大赛,怕是有生之年,都再难以碰到了。

    不过,他们其中的几个,倒是丝毫不知,自己,已经落入了一个人的眼中。

    “那几个人不错,能帮侯家的人的忙,也算是颇有慈心。做大夫,技艺可以精进,但是人品,却是更加贵重的。”

    林梦雅的意思,左丘羽哪里有不了解的。

    吩咐了手下人,要悄悄的把那几个人给收入麾下,加以培养。

    台上很快出了结果,除了在侯家后生的问题上,又引起了一番小小的争辩以外。合格的,只有十一人。

    另外四个,则是看到台上的药材后,只能落下了十分不甘心的眼神。

    但是规则就是规则,只能跟着前面的二十一个,一起成为了失败者。

    接下来则是第二项,辨认出来的药材,并未被人给收走。

    反而是放在了各自的面前,而且从台下,又列队走出了十五个人来。

    这些人高矮胖瘦,男女老少都有。

    而且表面上看,是看不出什么异常来的。

    只不过,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几分拘谨。

    想必是,不太适应这种大场合吧。

    学徒清了清嗓子,说道:

    “这里的十五个人,全部都是患有隐疾。各位手中的药材,正好可以对应其中的一位。这就是第二项,跟第三项的比赛!”

    原来,第二项考的是对病情的诊断。可第三项是什么,大家倒是真的有些好奇了。

    因为有雷达的暗中加持,林梦雅在毒药可以说是极为的精通。

    但是,真的比起诊断病症来,她的水平尚浅。下面的十一个大夫,怕是哪个都比她强的。

    所谓外行热闹,内行看门道。

    左丘羽看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要是碰到稍有些奇特的诊断之法,更是激动得手舞足蹈的。

    官员这一点,林梦雅倒是觉得,这家伙反倒像是过节了似的。

    反正她也待得无聊,不如出去走走,透一透气。

    玉安自然是要跟随在她的身边的,想必左丘辰给他下的命令,是要贴身保护自己。

    这家伙倒是也不见外,除了她睡觉上厕所没跟着,其他的时间,都像是个小尾巴似的,怎么甩也甩不掉。

    而且,这家伙十分的机灵,许多俏皮话,说得也能给林梦雅解闷,到不让人觉得烦。

    俩个人一前一后的,刚走到拐角处,林梦雅的面前,就突然冒出了一个身影。

    “呀...小人不知道是郡主,冒犯了郡主,还请郡主原谅。”

    身影立刻就弯下了身子,无比恭敬的说道。

    林梦雅着眼看去,却是一张略有些面生的脸孔。

    反正人家也没有撞到自己,她倒是也没想计较什么。

    “没事,不好意思,是我不小心。”

    林梦雅后退了一步,也轻柔的道歉说道,欠了欠身子,就准备转身离开。

    “郡主,请留步!”

    没想到,才刚转身,就被人叫住了。

    “何事?”

    转身,林梦雅在看到了对方,那抹欲言又止的样子后,才猛然间想起,这个人,好像是朱启运身边的那个侄儿。

    “还请郡主,借一步说话,此事,关系到郡主的夫婿。”

    朱家的侄儿好像是陷入了极度的不安,一双眼睛,不断的寻看着左右。

    林梦雅本不想跟他过去的,可在听到可能有关龙天昱后,却又不得不按下了心思。

    给了藏身在暗中的玉安一个眼神,对方立刻明白,要继续潜伏在暗中,不能露出任何的行迹来。

    “还问请教先生大名。”

    林梦雅斟酌了一番问道,朱家的侄子,把她领到了回廊的一侧。

    虽然十分的幽静,可到底不成样子。

    “奴才朱家泾,参见安乐郡主。”

    可朱家泾却立刻跪在了林梦雅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行礼。

    “你这是——”

    挑起了眉头,林梦雅吓了一跳。

    不过,朱家泾像是十分的激动。一边流着眼泪,一边低声说道:

    “奴才曾经是陛下的密探,后来,奉命以朱家侄儿的身份,潜入了百草阁。如今,看到郡主是代表了陛下的意思来,奴才...奴才高兴得不行。”

    一个大男人却在这里哭哭啼啼的,林梦雅顿时显得有些慌乱了些。

    “别这样,你先起来,有话好好说,哭什么呢。”

    话虽如此,但是林梦雅还是没有上前扶住他。

    反而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柔声安慰道。

    “奴才是开心得过了头,对了,不知道郡主,可带来了陛下,下一步的指示?”

    朱家泾没有起身,反而是跪在那里,抽泣着问道。

    林梦雅心头一跳,随后有些歉然的说道:

    “辰表哥的确是派我来的,但是究竟有什么指示,我也不是知道的十分清楚。这些事,你当然要去问你的上家。你说,对不对?”

    朱家泾的哭泣,也渐入尾声。

    可是那张脸上,却露出了几许极为悲伤的神色。

    “郡主说的有道理,只是,奴才长久的未见陛下了。心里着实想念,若不是郡主来了,奴才还以为,陛下要抛弃了我呢!”

    摇了摇头,林梦雅只得安慰了他两句。

    可朱家泾像是十分感动似的,转而脸色又变得极端的愤怒。

    “郡主可知道,那朱启运简直就是图谋不轨。他看到自己的儿子,不小心被人打伤了。就起了嫁祸的心思,把自己的儿子谋害致死!这还不算,他还勾结外族人,劫持了昱亲王!”

    这可算是惊天内幕了,林梦雅瞪了瞪眼睛,显然没有预想到,其中,竟然是如此的内情。

    “你是如何得知的?你既然知道所有的内幕,那为何,不会告诉陛下呢?”

    朱家泾把自己的哭泣的脸,埋在了手掌心中,无比悲伤的说道:

    “我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小民,哪里敢跟他们作对。我只求郡主能帮我寻回一个公道,天理昭昭,不要让这个无耻的小人,败坏了纲常!”

    这话倒是有些铁骨铮铮的味道了,林梦雅的脸色,也柔和了许多。

    “你先起来,既然你是辰表哥的人,那以后咱们也不是外人了。这多年来,倒是辛苦了你,潜伏在朱家。”

    林梦雅伸出了双手,轻轻的把朱家泾给扶了起来。

    后者推辞了几次后,也总算是站起了身来。只是眼眶红红的,一看就知道是哭过了。

    “既然你告诉了我,我定然是不会让真相蒙尘的。你先回去,稳住朱启运,保护好昱亲王。带我回去以后,给辰表哥修书一封。到时候,给你记一个最大的功劳。”

    林梦雅柔柔的笑了出来,她一笑,显得样子更加的明艳动人了。

    目光笼罩在朱家泾的身上,倒是让这个刚刚才痛苦过的男人,有些不太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既然如此,那奴才就放心了。朱启运此人太过多疑了,奴才出来久了,必定会引起他的怀疑的。”

    点了点头,林梦雅目送着朱家泾离开。

    等到那身影完全消失不见了,林梦雅脸上的笑容,才渐渐的隐藏了起来。

    “郡主,他说的话,您觉得能信么?”

    玉安,突然从林梦雅的身后出现。

    原来,他刚刚一直隐身在一根柱子后面。这些话,全部都一字不漏的落在了他的耳朵里。

    此时,他的脸上,却是一脸的警惕。

    “信,为什么不信。他的话里的确是有假话,但是未必,没有真话。”

    林梦雅高深莫测的看了一眼,那家伙消失的方向。

    朱家还真是在下一盘布局很大的棋,只不过,这引子倒是选的极为的精妙。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