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章 侯家慈心
    林梦雅往台子上看了上去,没想到,这四个人,竟然还敢谋害皇子皇亲。

    左丘辰早已修炼的不像是常人那样情绪多变了,刚开始的激动过后,已经完全稳定了下来。

    “当初,为了权势,他们更庆王沆瀣一气,想要把我们毒杀。本来我们已经中毒了,是阿羽的师父以身试毒,才找出了解药。但是阿羽的师父,也是因为如此,落下了一身的病。更是因为体弱压制不住毒素,而毒发身亡了。从此以后,阿羽就游历各国,目的,就是为了寻常长公主。”

    左丘羽的目光,落在了林梦雅的身上,意味深长。

    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左丘羽会在皇宫里的时候,故意接近她了。

    “所以,羽表哥才会不惜任何代价,一定要阻止他们,夺得大长老的位置,对么?”

    左丘辰点了点头,也看向了那几个很是得意的老不死。

    “没错,若是被他们夺得了位置,那以后,就永无宁日了。”

    左丘辰的语气严肃,此刻,他已经没有了任何说笑的心思。

    百草阁虽然有弊端,可到底根深叶茂,轻易动弹不得的。

    十年前,他们就敢毒杀皇子。何况是十年后,难道,就不敢毒杀皇上了么?

    “我明白了,你放心就是。”

    皇室的争斗,林梦雅从大晋的时候,就看得清清楚楚的。

    哪里还有什么骨肉亲情,为了争权夺利,他们甚至连自己的至亲都能牺牲。

    现在,林梦雅倒是有些了解,为何当初,母亲会选择出走了。

    “李源那边,你准备怎么处理?”

    李源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早就已经有了反心。

    不过此时,他却是需要左丘辰的势力,所以才暂时,没有撕破脸而已。

    林梦雅并不了解此人,而且辰表哥之所以把他安排进去,自然是有防着他反咬一口的把柄在的。

    “他不过是一枚废棋而已,以我对他的了解,一旦决赛开始,他肯定会主动,跟你和阿羽联系。到时候,你随机应变就好。”

    有野心的人,又怎么会选择屈居人下?

    能背叛左丘辰,也就能背叛他的师父。

    不过,李源肯定更想看到,左丘辰跟南睿争斗得你死我活的。

    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渔翁得利了。

    “我明白了,但是我现在有一件事情,非得请你帮忙不可。龙天昱被朱启运抓走了,我想让你在暗中,帮我打探一下。无论如何,我都要把龙天昱救出来。”

    这是林梦雅第一次,这么严肃正经的,拜托左丘辰。

    而且后者也知道,这件事有多么的严重。点了点头后,他的心里,却是有了自己的计较。

    “朱启运此人十分的谨慎小心,我想,他之所以敢以身犯险,劫持了龙天昱。想必,已经是有了万全之策。咱们不能操之过急,你不要再管这件事了,交给我来办。”

    左丘辰嘱咐道,林梦雅虽然聪慧,但毕竟这里不是她的主场。

    万一一个不小心,落入了敌人的圈套,岂不会满盘皆输。

    有了左丘辰的保证,林梦雅也能稍稍的安心了一些。

    左手握了握有些微冷的右手,羽表哥说,预赛结束了以后,就要带她去拜访常天华了。

    但愿,她的手臂,还能有恢复如常的那一天。

    林梦雅不能就留,又跟左丘辰说了几句话后,由玉安带着,回到了他们的隔间。

    “你回来了,快来看!”

    饶有兴致的左丘羽立刻招呼林梦雅,指向了那十二张大圆桌。

    只见那个蘸水的男子,现在已经移动到了别桌。

    也不知道跟那些选手耳语了什么,他在一边蘸水,竟然没有人阻拦不说。

    还有几个速度较快的,正把手里已经辨别完毕的草药,也投入了那人的木盆里。

    “奇怪?人家都是在辨别草药,他怎么倒洗起来了。”

    林梦雅跟左丘羽一样觉得奇异无比,但是渐渐的,她就发现了其中的蹊跷。

    经过他浸泡的药材,在太阳光下一晒,竟然有些晶亮剔透的感觉。

    林梦雅稍稍的想了一想,就像是想通了似的,嘴角,不由得带上了一抹微笑。

    “好一颗慈悲的心肠,羽表哥,这人,不管今天预赛通没通过,你都一定要把他拉入你的麾下。”

    左丘羽疑惑不解,可林梦雅就是不给他解释。

    带着疑问,林梦雅看着这家伙竟然默默的把十二桌的草药都洗了。

    然后,带着那一盆已经剩下一个盆底的水,回到了自己的圆桌旁。

    其他俩个人,都已经只剩下一味药了。

    情况也越发变得激烈了起来,每个人都在用尽全力的,找寻着自己的那一味药。

    可那人也不着急,轻轻巧巧的在药材堆里翻找着。

    随着所有人的目光,有条不紊的,把自己所要的四种药草,已经全部都放在了自己的小盒子里。

    这时,这个忙活了半天的年轻人,才抬起了头。

    坚定的敲响了自己旁边的那一面小铜锣,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三。

    可完成的,却寥寥无几。

    年轻人在全场的目光注视下,捧着四个盒子,到了台上,交给了百草阁学徒。

    可学徒才刚刚捧到五位长老面前,还没等放下,坐在第二位的千玉明,就摆出了一副难看的铁青表情。

    “此人不用看了,直接淘汰!”

    全场哗然,包括在珠帘后面的林梦雅和左丘羽。

    “敢问长老,可是小的挑错了?”

    年轻人却没有慌张,反而是不慌不忙的问道。

    千玉明喝了一口面前的茶,挑起了眉头,厌恶的看着那个年轻人。

    “侯家孽子,竟然也敢来参加医术大赛。你们侯家,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被逐出百草阁了!现在,我不叫你把你抓起来,已经是看在往日的情面上了!”

    千玉明的话,突然让年轻人有些情绪失控。

    不过,他还是铁骨铮铮的站在那里,一双眸子里,却溢满了不屈。

    “敢问我们侯家是犯了什么错?想要驱逐侯家,必须有大长老的印鉴。试问,你们可有!”

    林梦雅被场中的异变所吸引了,侯家?

    转过头探究的看向了左丘羽,却看到对方,也是一脸纠结。

    “侯家,是在千玉明之前,掌管千药坊的家族。此人刚刚所用的,就是侯家的绝技,冰凝玉结水。听说,不管是什么药材,只要在此水中泡过。外面,就会结一层晶莹剔透的薄膜。可以保千秋万代不变质,现在,许多陈年的圣药,都是被这样处理过的。”

    林梦雅点了点头,其实刚才,她就看得出来,那人所做的,也是为了拯救这些药材。

    而且,他手法虽然快速,可都是轻拿轻放,生怕弄坏了什么。

    怪不得,有几个人肯帮他。敢情在这家伙的手中,这些药材,还能再有用处的。

    林梦雅感念他的一片慈心,可有人,却看得他像是肉中刺一般。

    “住口!侯家小二休得信口雌黄!当初驱逐你们侯家,可是我们所有长老的意见!你们侯家监守自盗,让百草阁蒙尘,本应该死。若不是长老们心慈手软,岂会留你这个小崽子,在这里猖狂!”

    千玉明此刻情绪有些激动,不过,这激动里面,多少是有些心虚的。

    当初,他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才接管了千药坊这块肥肉。

    可没想到,侯家余孽,竟然又要卷土重来了。

    他怎么可能,会给侯家这个机会!

    “要说当年侯家之事,老夫可是从未同意过的。千长老,老夫看他也不过是个毛孩子而已。再说了,当年侯家的事情,一没有确凿的证据,二即便是有错,也是侯家大人的错。你何必要跟一个毛孩子计较,反而,失了你的大度。”

    常天华缓缓的说道,可眸子里,却划过了一抹厌恶。

    他早就看不下去,那三方势力把持着百草阁的难看样子了。

    何况,他这人没有弟子,也没有亲近的人。就连亲戚,也都是死绝了的。

    再加上有左丘辰的暗中支持保护,这四个人对他是打不得骂不得。

    倒像是一块怎么也斩不开的滚刀肉,让四个人无处下嘴。

    而且,能给千玉明找不痛快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常天华的一席话,倒是赢得了不少人的赞同。

    不管怎么说,千玉明也是一个长辈。

    作为长辈,竟然如此的和一个小辈斤斤计较,传出去,也实在是难看。

    被摆了一道的千玉明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狠狠的瞪了常天华一眼后,脸色铁青的看向了南睿。

    南睿窝在椅子上,一双眼睛,像是刚刚睡醒了似的睁开。

    看了看那个侯家的后生,又看了看气呼呼的千玉明。干瘪的脸上,却露出了一抹平静的笑容。

    “好了好了,都是长辈,何苦在小辈面前吵吵嚷嚷的,像什么话。侯家的那个后生,依老夫看,就让他过关吧。毕竟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即便是有什么错处,想必也都反省过了,后生,你要好好的做人。切莫重复,你家大人覆辙,可知道了么?”

    南睿的话,成为了最终的定论。

    就算是千玉明心有不甘,此刻,却也不得不,暂时按捺住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