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预赛开始
    十二只木箱子里,每一个装着的都是一千种混合起来的草药。

    等一下,每一张桌子上会站三个人,每个人要从中挑选出四样草药来,然后放在匣子里封存,最后亲自送到台上来,请五位长老来确定。

    听起来简单,但是操作起来,却是难上加难。

    先不说一千种草药如何分辨,就算是草药之中,雷同者何其之多。

    所以,想要从一千种草药里辨认出区区几种来,实在是太难。

    “开箱!”

    负责监督的弟子扬声说道,随后,十二只箱子,全部都应声大开。

    在场几乎所有观众的目光,全部都胶着在了箱子里的草药上。

    弟子们轻手轻脚的,把一束束的草药,从箱子里取了出来。最后,放在了圆桌上。

    “没想到,这些个老家伙还真舍得下血本。这些药看起来成色都不错,这么些个东西,得多少钱才能够用呢。”

    林梦雅惋惜的说道,她心里是跟左丘羽一样,只觉得心疼无比。

    因为有些药材是要避光保存的,而且一定要保存在极为干燥的情况下。

    这样曝晒了半日,再加上人手翻来翻去的。药性当然会大减不说,而且绝对是不能再放回库里的了。

    “照千玉明平常的性格来看,估计是肯定不会再用的了。他最讲面子排场,要是他的话,恐怕会把这些药材,毁之一炬吧。”

    左丘羽的面色有些难看,先不说要在这里搭建场地,浪费多少银钱。

    就是那些药材,也本是可以用来治病救人的。

    现在,却只是沦为了工具,沦为了千玉明炫耀百草阁药材储存量的资本了。

    “这也是他的催命符,早早晚晚的,这些都是罪证。”

    林梦雅越是在这里看着,也就越是明白,为什么辰表哥下了狠心,一定要把这些败类给铲除了。

    只是这些东西都是陈年旧事了,想要完全革除,也不是一时一刻能做得到的。

    现在,也只好先忍耐着。

    林梦雅用力的嗅了一下空气里,飘散的药香。

    浓郁的味道,神农系统自动分析,药材的种类,已经完全的记在她的脑海中了。

    “真是变态。”

    林梦雅不由得出声感叹,虽然这场预赛里优胜的人,跟大长老无缘。

    但是如果能拔得头筹的话,以后自然是前途无量的。

    可如果想要胜出的话,这第一关,也太难了一点。

    想要辨别药材的种类,除了观其行,嗅其味,察其色之外,许多还是要用到非常方法的。

    比如说,这里面有一位名叫海上花的药材。外表看起来就是一只枯草,其貌不扬。

    但如果想要辨别的话,是要先在火上烤制。

    足足要烤上一刻钟,干枯的树枝,却会渐渐的从外面,沁出乳白色的浆液来。

    这样的奇药,掺在一千种药材里,简直就是难上加难。

    要是能通过的话,倒也算是人才了。

    若是能真的选拔出几个医学天才来,也不完全都算是弊端。

    人才,不管是辰表哥还是这五个长老,都是多多益善。

    介绍完规则,参加预赛的选手,也从百草阁的大门里鱼贯而出。

    贵族出身,或者是医术受到承认的人,是可以直接进入到决赛的。

    所以,这些人虽然高矮胖瘦不一,但是鲜少又眼熟的面孔。

    十二张桌子,也就是三十六个选手,现在已经站在了各自的桌子前面。

    这些人神色紧张,或是有些跃跃欲试,或是如临大敌。

    总之,没有几个轻松应对的。

    这就对了,想要从这里脱颖而出,必须得有极为强悍的能力。

    “第一轮测试,必须要在俩个时辰内完成,现在,计时开始!”

    负责监督的弟子一声令下,不远处,一只手臂粗细的香,此刻被点燃。

    那是特制的用来测试时间的香,一个时间会燃烧完一只。

    虽然不如现代的钟表精准,但是大致不会错的。

    在那弟子的声音落下后,三十六个选手,都立刻沉入了忙碌的辨认工作当中。

    这种场景,不管是林梦雅还是左丘羽,都是第一次见。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场中的选手们,也都在各显神通。

    林梦雅看了一圈,只觉得第三桌上,有个年轻人极为的有趣。

    他不知道从哪里要来了一盆水,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把桌子上的草药,浸入水中一点,然后,再迅速的拿出来。

    “羽表哥,你看那个年轻人,他这是在做什么?”

    左丘羽也注意到了那个人,其他人都是利用药不同的属性,来辨别药名。

    可只有这个人,只是好像不停的用药材来蘸水。

    而且他的速度很快,跟他一桌的俩个选手,似乎有些不高兴了。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洗一下药材,难道说,他怕脏不成?”

    离得这么远,左丘羽也不能确定。

    但是爱干净的人,刘轩就算是其中一个毛病比较重的。

    也没见这家伙,不管干什么,就先在水里洗过才算啊。

    不过,倒也不算是犯规。哪怕是水里有什么玄机,能辅助他辨别也是可以的。

    但是别人都是看准了以后,才下手测试的。

    可他好像没什么差别,只是在不停的蘸水,然后拿出来。

    不过,好像对药材没什么影响。刚刚还对他怒目相对的同桌选手,不知道为何,竟然突然安静了下来。

    林梦雅越发觉得蹊跷,这人,到底是在做什么?

    随着选手们的神色越发的凝重,时间也渐渐过了一小半。

    一直端坐在珠帘后面的林梦雅,也觉得有些无聊了。

    “我出去看看,你来么?”

    如今在临天,林梦雅绝对是享受着超级巨星的待遇。

    一举一动,都能稳站临天八卦排行榜第一位的殊荣。

    所以,她干脆也就不躲了。大大方方的露面,岂不是更好?

    “我不去了,你跟玉安小心点。”

    左丘羽面色凝重,想必是在担心,他争夺大长老的事情。

    林梦雅目前也帮不上他什么,于是,只好跟玉安,悄悄的退出了珠帘隔成的包间。

    “走吧,带我去见辰表哥。”

    外面,林梦雅压低了声音,用只有她跟玉安俩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道。

    玉安微微吃了一惊,他不知道是哪里露出了马脚,竟然让郡主,察觉到了陛下的存在。

    “不是你的错,是我表哥身上的药香留在这屋子里了。寻常人是闻不到的,可却瞒不过我去。”

    从刚进来开始,辰表哥身边那名贵的药材香味,就淡淡的飘散在空中。

    可惜,却逃不过她颇为刁钻的嗅觉。

    想来也是,辰表哥如此重视这场比赛。甚至不惜,把自己身边,最得力的内侍派过来。

    到了这种关键的时刻,他怎么可能会缺席呢?

    况且,有她跟左丘羽在面前吸引着火里。辰表哥就能真正的做到悄无声息了,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他又为何不来呢?

    想必此时,望天城内,皇帝陛下不是身体抱恙了,就是偶感风寒了。

    谁又能猜到,其实左丘辰早就来了旧都呢?

    玉安被识破,倒也没多大惊慌。

    只不过是佩服的笑了笑,轻声说道:

    “怪不得陛下说,他能瞒过任何人,可唯独瞒不过安乐郡主。郡主,这边请。”

    外面的人,早就被他们打发得一干二净了。

    玉安引着她,往二楼的深处走去。

    林梦雅倒是有些好奇,这里不是百草阁搭建的场地么?怎么玉安,到好像是十分熟悉似的,

    终于走到了最里面,玉安机警的看了看左右,然后轻轻的在墙壁上,敲了三下。

    又等了一会儿后,里面才把门打开。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招来的。”

    里面,一身寻常富贵公子常服的左丘辰,正微笑的看着林梦雅。

    林梦雅也不客气,进来后,就大咧咧的坐在了原本左丘辰坐的椅子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把我跟左丘羽当炮灰了是不是?今天你要是不解释清楚了,以后就甭想让我给你卖命。”

    林梦雅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看得左丘辰苦笑连连。

    他就知道,这个表妹没那么容易算计的。

    立刻陪着笑脸,解释道:

    “表妹息怒,我真的不是有意要瞒你的。只是我要是在暗中保护你们,不是更好么?”

    暗中保护?林梦雅挑起眼睛,瞥了这家伙一眼。

    “你都保护什么了?我看,你就是想要我们帮你吸引火力。哼,你还真是好算计。”

    这个解释,林梦雅显然不买账。

    左丘辰眼看着糊弄不过去了,只好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其实,我是不放心阿羽。你不知道,他跟那几个老家伙有血海深仇。如果我不过来的话,我怕他会一时冲动,坏了大事。”

    血海深仇?刚刚左丘羽是见到那几个长老,情绪有些激动。

    原来,竟然是因为如此。

    “什么血海深仇?”

    林梦雅下意识的追问了一句,可左丘辰的脸上,却划过了一抹阴狠。

    显然,这血海深仇,左丘辰也感同身受。

    “阿羽的师父,就是是被那四个人给害死的。但是,其实他是为了保护我们兄弟而死的。若是没有他的牺牲,我跟阿羽,也就不能活到现在了。”

    听着左丘辰微冷的语气,林梦雅不禁咋舌。

    怪不得人家都说皇家龌龊多,如今,她又算是多知道了一件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